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温情(二更)
    孟倩幽坐在马车里,静静地想着事情。

    皇甫逸轩以为她是替那些被买入丞相府的女孩难过,安慰她:“牙婆说的没错,那些女孩的父母都不知道心疼她们,把她们卖了出来,我们替她们难过是不管用的。”

    孟倩幽前世很小就被训练成杀手,早已经变成了冷心冷情的性格,就算这一世有了些改变,但是对于那些女孩也仅仅是同情了一些而已,听了皇甫逸轩的话,知道他想岔了,便说道:“今天一见大公子,我就看出来他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我在想,当初文彪一定是不知怎么得罪了他,才让他设下计谋陷害他们一家。”

    皇甫逸轩知道她不是为了那些女孩难过,松了一口气:“等我们回了家以后,问一下文彪不就知道了,你何苦自己在这里胡思乱想。”

    孟倩幽摇头:“恐怕文彪也不知道自己如何得罪了他,当年我们从府城回家遭到围攻的时候,我问过他,他只是说大公子用翡翠摆件陷害他,别的一字都没提。”

    皇甫逸轩也皱起眉头:“看贺琏的态度好像是与文彪有深仇大恨一样,文彪应该是得罪他的不轻,这样,等到家以后,你再仔细的询问文彪一下,看看他能不能想起些什么。我回府以后也让人暗中去查探一番,看看能不能查出些蛛丝马迹。”

    孟倩幽点头。

    皇甫逸轩不放心的嘱咐她:“今天你让贺琏出了这么大的丑,他一定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从今以后,你出入小心一些。”

    孟倩幽悠然一笑:“放心吧,像他那样的阴险小人,只会暗地里下手,明面上不会有大动作的。”

    两人说话的声音非常小,文彪在外面赶着马车丝毫没有听到。

    到了宅院门口,马车停下,两人下了马车走进院子里。

    后面的马车也随着停下,三个女孩和那个女人领着小男孩也下了马车。

    两名精卫也把那个男人从马车上抬了下来,抬进院内。

    孟倩幽已经在院内等候。

    几人进来,一字排开站好,忐忑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扫视了她们几个一眼,说:“这里以后就是你们的家。你们每天的活计也很简单,就是打扫屋子,浆洗衣服,做做饭,只要你们每日里安安分分的把活计做完,我不会过多的约束你们。但是有一条你们记住,不许胡乱非议,不许互相争吵,如果有人犯了这两条,我就把她再发卖出去。”

    几人赶忙应声:“是,姑娘。”

    孟倩幽指着三个女孩,吩咐郭飞:“你把她们三个带到下人房那边,让她们自己烧点热水,清洗一下。”

    郭飞应声,领着那三个女孩走了。

    孟倩幽吩咐两名精卫:“你们先把他抬到下人房去,一会儿我就过去给他看看。”

    两名精卫应声抬着男人也走了。

    只剩下女人和孩子不安的看着她。

    孟倩幽最后吩咐文彪:“你领着她去给她们几人一人先买两身衣服。”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孩子也买。”

    女人欢喜的不行,一个劲的说道:“谢谢姑娘,谢谢姑娘。”

    孟倩幽摆手。

    文彪领着那个女人走出院门。

    安排好这一切,孟倩幽和皇甫逸轩回到了主院。

    皇甫毅去沏茶水。

    孟倩幽坐在椅子上道:“把你的手伸出来,我给你号一下脉。”

    皇甫逸轩也已在椅子上坐好,闻言乖乖的把手放在了桌子上。

    孟倩幽把手搭在他的脉搏上,好一会儿才说:“还有一些余毒未清除,从明日开始,你下了国子监后就直接来这里吧,我重新开个药方,每天在这里喝完药再回去。”

    皇甫逸轩正巴不得天天往这跑呢,立刻高兴的点头:“我每天午时初就下课,你给我做好饭,我就不回王府了,每日里过来吃饭。”

    孟倩幽白他一眼,却也没有说反对的话。

    皇甫逸轩暗自高兴。

    皇甫毅把沏好的茶水端进来,恭敬的放在两人面前。

    孟倩幽端起茶水,问:“这几日,药渣你是如何处理的?”

    “我在院里的大树下,挖了个坑,把它们都埋在了那里面。”皇甫毅回道。随即又补充了一句:“世子院里现在就我一人伺候,不会有人知道的。”

    孟倩幽点头:“逸轩中毒时日已久,这说明有人给他长期下毒,现在他趁这个机会清理了院里的人,那幕后指使肯定会急了眼,你要时刻注意,不是你亲手做的东西尽量别让你们家世子入口。”

    皇甫毅恭敬应声:“知道了,孟姑娘。”

    皇甫逸轩摆手,皇甫毅退了出去,守在门口。

    皇甫毅刚关好门,皇甫逸轩便对着孟倩幽展开一个迷人的笑颜。

    孟倩幽瞪了他一眼,道:“有什么话就说。”

    皇甫逸轩嘿嘿一笑,身子前倾,道:“幽儿,我已经四年没有吃过你做的饭了,我今天晚上想留下来吃饭。”

    孟倩幽看了眼天色,问:“你想吃什么?我现在就去给你做,吃完了你好回府。”

    听她答应了,皇甫逸轩高兴的不行,直起身子,讨好的说道:“只要是你做的,什么都行。”

    “等着。”说完这句,孟倩幽起身。

    皇甫逸轩也跟着站起来:“我和你一起去,我帮你烧火。”

    孟倩幽回神,取笑他:“世子,以你现在的身份去烧火,你觉得做出来的饭菜有人敢吃吗?”

    皇甫逸轩一愣,随后竟然耍起了赖皮:“我不管,我就要和你一起去做饭。”

    孟倩幽哭笑不得,伸出手想要敲他的头一下,举起手才后知后觉得发现他比自己高出了好多,不着痕迹的收回手,道:“走吧。”

    说完,转身往外走。

    皇甫逸轩高兴的跟在后面。

    皇甫毅看两人出了门,急忙问:“世子,孟姑娘,你们这是?”

    “我和幽儿去厨房做饭,你也跟着过来吧。”皇甫逸轩声音轻快的回道。

    皇甫毅大惊,慌忙阻拦:“世子,您身份高贵,厨房那样的地方不是你能去的。”

    皇甫逸轩面色微变,蹙起眉头,沉下声音:“毅儿,你什么时候也学会了这一套?”

    皇甫毅听他的语气不对,抬头看了他一眼,见他的脸色也是不好看,吓得赶紧低下头,不再说话。

    皇甫逸轩沉沉的声音在他的头顶响起:“我之所以把你带到我身边,是因为我从小看着你长大,视你为亲人,更是不忍你小小的年纪孤苦无依。但是我不希望你变得和王府里的其他人一个样子,把我当成高高在上的世子,用一些世俗礼教来约束我。”

    皇甫毅毕竟年纪还小,在王府里呆了这几年,确实受到了一些潜移默化,从心里认为以皇甫逸轩的身份就是高高在上,和他们这些人都不一样。现在听到皇甫逸轩的话,心里有些震动,再次抬头愣愣的看着他。

    孟倩幽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两人。

    皇甫逸轩拍了拍皇甫毅的肩膀:“毅儿,你要记住,无论何时你都是我的弟弟,而不是下人。”

    说完,转头柔声对孟倩幽说道:“走吧,去厨房,我给你打下手。”

    皇甫毅在原地愣了一会,看两人快走进厨房了才大声说道:“哥哥,孟姑娘,我也来帮你们。”

    孟倩幽对着皇甫逸轩挑眉。

    皇甫逸轩冲她露出一个微笑。

    三人走进厨房内。

    还不到做饭的时候,厨房内空无一人,只有一口大锅里的热水往外冒着热气。

    孟倩幽仔细的查看了一下今天文彪买回来了的菜,心里有了谱,道:“今天家里的人比较多,我准备做六个菜,你们俩人可有的忙活了。”

    皇甫逸轩和皇甫毅同时欢快的应声:“没事。”

    孟倩幽吩咐皇甫毅把一些青菜清洗干净,自己则拿了一块肉,仔细的把它切成自己需要用的形状。

    三人在厨房里有说有笑。

    买来的女人和三个女孩洗了澡后,换上了刚买回来的衣服,看天色不早了,准备来厨房里做饭。还没到厨房,就听到了里面的声音,厨娘快走一步,走进厨房,看到孟倩幽他们在里面,吓坏了,赶紧走到孟倩幽面前,道:“姑娘,我们来做吧。”

    孟倩幽基本上已经把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笑着对厨娘说道:“你们今日里刚来,就不必动手了,去把需要的碗筷洗干净即可。”

    厨娘应声,领着三个女孩舀了热水,去清洗碗筷。

    文彪和郭飞一直惦念着孟倩幽晚上要亲自给他们做饭的事情,听见厨房里有了说话声,便都走了过来,看到皇甫逸轩也在里面正在烧火,吓了一跳,赶紧走进厨房内,急声说道:“这等粗使的活计还是我来吧。”

    皇甫逸轩摆手:“不用,你去门口守着,别让任何人进来打扰了我们做菜。”

    郭飞没动,看向孟倩幽。

    “去吧。”

    郭飞走了出去,和文彪一起守在厨房门口,闻着里面飘出来的饭菜香,馋的直流口水。

    六个菜做好,皇甫毅的饭也做熟了。

    孟倩幽拿了几个干净的小盘,每样菜拨了一些,又盛了两碗饭放在一起,吩咐皇甫毅和郭飞送到自己的房里去,对守在门口的文彪和忐忑不安的厨娘和三个女孩说道:“饭菜已经做好了,招呼大家过来吃饭吧。记着吃完以后,把厨房里收拾干净。”

    几人应声。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走回屋里,皇甫毅已经给他们打好了清水,让他们清洗一下再吃饭。

    孟倩幽示意他的水盆放下:“我们自己来吧,你赶快去吃饭吧,去的晚了,估计菜汤都没有了。”

    皇甫毅刚才在厨房里闻到菜香就已经馋坏了,闻言,也没有坚持,飞快的跑去了厨房。

    孟倩幽笑着摇头:“到底还是孩子,这么一会儿就露出了本来的心性了。”

    俩人洗净手,坐下吃饭。

    即使已经四年没有吃过孟倩幽做的菜了,皇甫逸轩也没有狼吞虎咽不管不顾,而是给孟倩幽先夹了一些菜后,才举止优雅的吃了起来。不过,吃多了是真的。这几样菜,孟倩幽只吃了一小点,其余的全进了他的肚子里。

    看他懒洋洋的不愿动的样子,孟倩幽取笑他:“堂堂的齐王府世子竟然在我们家吃撑了,这要是传出去,别人还以为你在王府里受虐待呢。”

    皇甫逸轩没有形象的抚摸着肚皮,“王府里的厨子做的菜千年一样,哪有你做的好吃。”

    孟倩幽失笑,“你以后每天下了国子监来这里,我可不会天天做饭给你吃。”

    “没事,你偶尔给我做几顿就行了,你要是天天做,我会心疼。”

    孟倩幽身子闲适的往椅子上依靠,是笑非笑的说道:“四年没见,世子不但人变样了,情话也会说了,不知是找人练习过呢,还是”

    皇甫逸轩惊得立刻从椅子上弹起来:“幽儿,你可别误会,那个尚书府小姐,我总共没有见过几次。”

    孟倩幽依然面露微笑:“我有说过你是跟尚书府小姐练习过吗?世子这不会是不打自招吧。”

    皇甫逸轩更加的着急,想要解释。可是越着急,越不是如何解释,急得额头上的汗都出来了。

    看他的样子,孟倩幽“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逗你玩的,你还当真了。”

    皇甫逸轩看她娇笑的样子,确实不像是子在生气,松了一口气,跌坐回椅子上,道:“幽儿,你以后切莫再开这样的玩笑了,吓死我了。”

    孟倩幽起身,拿出自己的手帕,轻轻的给他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笑着说道:“没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既然没做过,这么害怕做什么?”

    皇甫逸轩趁机抓住她的手,“我知道你一直介意我和尚书府小姐的婚事,你放心,我很快就会解决。”

    孟倩幽瞪他一眼,挣脱开了他的手,“我这几天想过了,这门亲事不是那么好退的,左右你年纪还小,一时半会儿也成不了亲,我们就先别着急,一步一步慢慢来。”

    皇甫逸轩听了这话却着了急:“谁说我小了,我已经十五了,可以成亲了。”

    孟倩幽敷衍他:“一切等到你退了那门亲事再说吧。”

    皇甫逸轩眯眼:“幽儿,你不会是想离开我,回家去吧。”

    孟倩幽伸手在他的头顶上敲了一下,道:“想什么呢?我来时已经给爹娘说好了,我这次就是来逼亲的,亲事没有定下来,我怎么回去。”

    皇甫逸轩放下心来。

    孟倩幽接着说道:“我在想,我这样天天等着你退亲也不是办法,我不如在京城也开个土豆粉店,把我的生意扩张到京城来。”

    皇甫逸轩赞同的点头:“这个主意不错,从明天开始我就陪你去找店铺,早日开起来。”

    孟倩幽道:“不用去找店铺,我们的土豆粉店都是开在聚贤楼对面的,明日里你带我去京城的聚贤楼去看看,顺便认识一下他们的掌柜的。”

    皇甫逸轩点头:“好,明天下午聚贤楼不忙的时候,我带你过去看看。不过,这几年没有什么大事,我没有跟聚贤楼的掌柜的联系过,你明日要见他,恐怕得带上那两块玉佩。”

    孟倩幽摆手:“不用,所有的聚贤楼的掌柜的四年前就已经应该知道了你的身份,明日里去了以后,你直接亮出你的身份即可。”

    “既然这样,那我们明天中午就过去吧,正好在那吃顿午饭。好好的和掌柜的聊一聊。”皇甫逸轩道。

    孟倩幽点头:“好,明日中午你过来后咱们就去聚贤楼。”

    皇甫毅吃完饭回来,站在门口问:“大哥,孟姑娘,你们吃完了吗?”

    皇甫逸轩应声:“吃完了,你进来把碗筷收出去吧。”

    皇甫毅应声进去,利落的收拾碗筷,并说道:“大哥,天色不早了,我们是不是该回府了?”

    抬眼看了一下窗外,天色确实暗了下来,皇甫逸轩不情不愿的起身。

    孟倩幽送他往外走。

    皇甫毅急忙把碗筷送去厨房后,小跑着把马牵到了大门外。

    依依不舍的和孟倩幽道别后,两人回到了府中。刚到了自己屋里坐下,皇甫煜就端了一碟点心进来:“大哥,我娘今天又做了精致的点心,我特意给你拿过来一些。”

    ------题外话------

    亲们,月票继续,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