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乞讨(二更)
    话音未落,一个异物朝着他飞来。

    皇甫煜下意识的躲开头,东西擦着他的耳边飞过,“啪”的一声落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只茶杯,皇甫煜的气愤的声音又响起:“你这个死丫头,好狠的心,竟然用茶杯打我,幸亏我闪的快,否则”

    一只茶杯又飞了过来,这次皇甫煜没有躲得及,被砸在了身上,茶杯里的茶水洒了他一身,顺着锦缎的衣服滴滴答答的往下流。

    皇甫煜愣住,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手里还拿着一个盛满了水的茶杯,静静看着他,仿佛只要他一开口,她手里的茶杯就会再次飞过来。

    皇甫煜转头看向皇甫逸轩。

    皇甫逸轩脸色微冷,一言不发的坐在椅子上。

    皇甫煜有些懵了,呆呆的问:“大哥,她”

    话没说完,就被皇甫逸轩冷声打断:“煜儿,忘记我给你说过什么了吗?”

    皇甫煜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曾经警告过他,让他以后见了孟倩幽不要随意乱喊。

    撇了撇嘴,皇甫煜为自己辩解:“我这不是看到你把我端给你的点心给她吃我心疼吗?要知道那可是我娘辛辛苦苦的一下午才做出来的呢,怎么能便宜了她。”

    孟倩幽随意的摆弄着手里的茶杯,暗含讽刺的说道:“侧妃娘娘可真是用心了。”

    皇甫煜不知点心里有毒一事,自然是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闻言反而挺了挺胸脯,自豪的说道:“那是自然,我娘说了,大哥对我这样好,她花点心思做点精致的点心回报大哥也是应该的。”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对看了一眼。

    皇甫逸轩直接问他:“你昨日吃了点心回去后,身体可有不适?”

    皇甫煜摇头:“没有。”

    “你回去后,在你娘的院子里还吃过什么没有?”

    皇甫煜还是摇头:“吃了两块点心我就饱了,去了我娘的院子里就只是喝了两杯她亲自给我沏的水。”

    两人又对看了一眼,孟倩幽讽刺说道:“你娘还真的是疼你,连水都亲自给你沏好。”

    “以往不是这样,这都是丫鬟干的活计,可我娘说她整日被关在院子里,闲着无事,这点小事她就亲自去做了。”皇甫煜道。

    皇甫逸轩暗自松了一口气,脸色稍缓,看来这件事煜儿真的不知情。

    孟倩幽也打消了疑虑。

    皇甫煜看两人察觉到了两人神情的变化,疑惑的问:“你们问我昨日里的事情做什么,难道是大哥吃了点心以后有什么不舒服?”说完,看向手帕包着的点心,又打翻了自己说的话:“不对呀,一碟子点心总共就五块,我吃了两块,这里还有三块,大哥没吃呀。”

    皇甫逸轩刚要说话搪塞一下,皇甫煜猛地上前一步,把手帕连同点心都抓到了自己的手里,孩子气的对孟倩幽说道:“你总是欺负我,这是我娘做的点心,不能给你吃。”

    孟倩幽哭笑不得,心里更加确定下毒的事情和皇甫煜无关。

    皇甫逸轩也是愣了一下,暗自好笑的摇了摇头后,扳起脸,训斥他:“煜儿,把点心放下。”

    皇甫煜撇了撇嘴,没有放手。

    皇甫逸轩唯恐一会儿他再把这几块点心吃了,语气更加的严厉:“把点心放下!”

    皇甫煜吓了一跳,赶紧把点心放在了桌子上。

    皇甫毅很有眼色的急忙把点心用帕子包起来,揣到了自己的怀里。

    见点心不是给孟倩幽吃,皇甫煜不再说话,乖乖地站在逸轩的身旁,问:“大哥,我们几时回去?”

    “我和幽儿还有事要出去一趟,你如果愿意,可以在这府里等我回来一起回去。”

    “我不要。”皇甫煜拒绝,“我要和大哥一起去。”

    皇甫逸轩看向孟倩幽。

    今天是去聚贤楼的掌柜的,到时免不了一番认主的场面,皇甫煜要是知道了皇甫逸轩是聚贤楼背后的主子,相信过不了多久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了,孟倩幽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能去。

    皇甫逸轩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温声说道:“幽儿今天去谈生意的事情,带着你不合适,你还是先回府吧。”

    皇甫煜小声嘟囔了一句,孟倩幽耳朵尖,听清了他的话,又好气又好笑。

    皇甫逸轩自然也是听到了,无奈的摇了摇头。吩咐皇甫毅陪着皇甫煜一起回去。

    皇甫煜虽然不情不愿,却也跟着往外走。

    皇甫逸轩想到什么,喊住他,嘱咐道:“今天我问你的话你对任何人都不许提起,连你娘也不许说。”

    皇甫煜点头:“知道了,大哥,我不会告诉她的。”

    看两人走出去,孟倩幽道:“这下你可以放心了,皇甫煜没有参与其中,等日后对那个女人下手时也不会再有顾忌。”

    皇甫逸轩微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孟倩幽也没有再多说,走出屋外吩咐文彪去赶马车,他们要去聚贤楼。

    孟倩幽又吩咐文虎照看好家里,便和皇甫逸轩一起来到了大门外,上了马车。

    郭飞坐在了车辕的另一侧。四人来到了聚贤楼。

    京城里的聚贤楼要比清溪镇的大很多,装饰上也豪华不少,生意也红火的不少,即使已经过了吃午饭的时间,里面吃饭的客人还是有不少。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刚下马车,就有伙计热情的过来打招呼:“二位来了,大堂还是雅间?”

    “雅间。”孟倩幽回道。

    伙计高兴应声,朝着里面喊了一句。立刻就有另外的伙计跑了出来,热情的把两人领到楼上,打开了一个雅间的门。把两人让了进去。等两人坐好,便熟练的介绍了一下聚贤楼的招牌菜,询问两人吃什么。

    孟倩幽等他说完,才笑着说道:“我们等会儿再点菜,麻烦你先把你们掌柜的叫来,我们有话要对他说。”

    伙计的热情稍退,小心谨慎的说:“我们酒楼的生意好,掌柜的太忙了,姑娘有什么话就说与我吧,我去转告掌柜的。”

    孟倩幽笑着说道:“实不相瞒,我们是从清溪镇而来,那里的掌柜的有几个菜谱要我们转交给你们掌柜的,经你的手恐怕不合适,还是麻烦你把掌柜的喊过来吧。”

    近几年来,清溪镇的聚贤楼有不少的菜谱传过来,做成的每道菜在京城里都卖的很火,有的时候甚至出现了排队也要等着吃的场面,伙计自然是对清溪镇耳熟。听她这样说,急忙热情的说道:“姑娘稍等,我马上就去禀报我们掌柜的。”

    孟倩幽点头。

    伙计乐滋滋的转身出去了。

    郭飞守着门外,等他出去以后就把雅间关上了。

    伙计找到了掌柜的,如实的把孟倩幽的话告诉了他。

    掌柜的有些疑惑,以往他们的菜谱都是东家命人送过来,聚贤楼的各个分店都有一份,怎么今日就单独给他送来了。不过清溪镇的聚贤楼给各地聚贤楼送菜谱的事情非他们的人是不知道的,所以掌柜的尽管疑惑,还是随着伙计来到了雅间。

    门一打开,看到,里面坐的是一个容貌清丽的少女和一个尊贵无双的男孩时,掌柜的隐约猜到了些什么,吩咐身边的伙计:“你去忙吧,这里不用你伺候了。”

    伙计虽然感到纳闷,却还是应了一声,转身出去招呼别的客人。

    郭飞把门关上,守在了门口。

    孟倩幽看掌柜的动作,想着他肯定也猜出了什么,便不再拐弯抹角,而是直接说道:“这位是齐王世子。”

    掌柜的神情激动,弯腰躬身,恭敬的对着皇甫逸轩喊道:“主子。”

    皇甫逸轩坐着没动,温声说道:“掌柜的不必多礼,我们今日过来,没有什么大事,只是随意过来看看,询问你一些事情。”

    掌柜的直起身,激动的说道:“四年前,听闻主子被找到了,并被齐王爷接回了京城,我激动万分,以为很快就会见到您了,没想到您四年来从未踏入聚贤楼一步,我心里还一直在忐忑呢,不知道是不是我做的不好,您才不会过来。”

    皇甫逸轩摆手:“我初回京城,不知被多少双眼睛盯着,再加上年幼,如果经常来聚贤楼会引起有心人的怀疑,给你们带来麻烦,便一直没有过来。今日如果不是幽儿想要在聚贤楼附近开土豆粉店,过来询问你有没有合适的店铺,恐怕我还要在等一段时日,才会过来。”

    掌柜的了然的点头,的确,小主子刚接回来的时候,京城里的人们议论了半年才停歇,更何况那些有心人了,自然是处处盯着主子,小主子确实不适宜跟他们见面。当下便说道:“属下知道了,以后没有什么大事,我尽量的不联系主子。”

    皇甫逸轩点头,给他介绍孟倩幽:“这是未来的世子妃,以后你如果有什么事不方便找我的话,可以找她。”

    掌柜的慌忙的也给孟倩幽行了个礼,同样说道:“见过主子。”

    孟倩幽笑着摆手:“掌柜的莫要这样称呼我,以后见面直接喊我孟姑娘就行。”

    掌柜的顺溜的接口:“知道了,孟姑娘。”

    孟倩幽道:“我想在聚贤楼附近开了土豆粉店,以便以后两边好个照应,想问你知不知道这附近有没有稍微大一点的空闲的店铺。”

    掌柜的激动的心情刚平复下来,听清她说的是土豆粉点,不由的又睁大了眼睛,再次激动的问道:“姑娘莫不是清溪镇的掌柜的提到了给我们聚贤楼菜谱的那位孟姑娘吧?”

    孟倩幽笑着点头。

    掌柜的激动的差点蹦起来,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竟然不知道您就是那位孟姑娘。您可是我们所有聚贤楼的大恩人,自从有了你那些菜谱以后,各地的聚贤楼天天客满,每月赚得的银钱,比以往两三个月的还要多,以后您成了我们的女主子,那我们这聚贤楼岂不是会更上一层楼。”

    孟倩幽笑着摆手:“掌柜的过奖了,我已经把所会的都交给了聚贤楼的大厨了,现在已经是黔驴技穷了。”

    掌柜的依然是激动的不行:“不会的,我听清溪镇的掌柜的说,您会的菜可多了,就连一些我们没有见过的山珍海味您也会做,等您有时间了,可一定要来指导一下我们的大厨。”

    孟倩幽也不再推脱:“这个自然是没有问题,等我的土豆粉店开张了,我就会经常过来,到时会过来聚贤楼指导你们一二。”

    掌柜的激动的连声道谢:“谢谢孟姑娘,谢谢孟姑娘。”

    激动过后,掌柜的才说道:“孟姑娘来的正好,前几日对面有一家卖干果的店铺,因为掌柜的家里有事,正好不做了,想要把店铺卖掉,姑娘可以随我去看看,如果觉得合适您就可以买下来。”

    孟倩幽起身:“我们现在就过去看看吧。”

    皇甫逸轩也跟着站起来,“走吧。”

    掌柜的急忙给两人头前带路,郭飞紧跟在后面。

    聚贤楼位于京城的繁华地带,门前不远处就是一条宽阔的道路,道路的另一边有不少摆摊的,吆喝声此起彼伏。来来往往的人们从道路上走过。时不时的停下里看一下小摊上的东西。而在一处隐蔽处,则坐着几个蓬头垢面的乞丐。

    见孟倩幽看向他们,掌柜的解释:“我每日里会命人将客人剩下的饭菜拿出来放到这个地方,让乞丐们拿去吃食,所以每到这个时候,便会有乞丐再次等候。”

    孟倩幽点头,笑着夸赞:“掌柜的有如此仁善之心,必得”话没说完,一个乞丐从隐蔽处冲出来,愤恨的大声叫着朝她扑过来:“孟倩幽,我杀了你!”

    众人骇了一跳。

    孟倩幽皱眉。

    郭飞却飞起一脚,将刚要靠近的乞丐踢飞了出去。

    那名乞丐跌落在地上,半天没有爬起来。

    路上来来往往的人们停住了脚步,围拢过来,指着不知是死是活的的乞丐议论个不停。

    剩下的几名乞丐看那名乞丐得罪了贵人,吓得拿着破碗一溜烟的跑了。

    掌柜的也被这料想不到的情况吓了一跳,随即惶恐的弯腰请罪:“孟姑娘恕罪,这些乞丐一直老老实实的坐在此处等候,从来没有惹过事端,今天不知”

    孟倩幽伸手打断他的话,抬步来到了那名乞丐面前,居高临下的问:“你是谁?我和你有何冤仇,你为何想要杀我?”

    那名乞丐已经被摔懵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躺在地上朝天大笑。

    围观的人们感觉这名乞丐已经疯了,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孟倩幽略感到这笑声有些耳熟,蹙起了眉头。

    那名乞丐笑够了以后,撩起了自己脏乱的头发,咬牙切齿的说道:“孟倩幽,你好好看看,我到底是谁?”

    乞丐的脸上脏的不行,孟倩幽仔细的看了好一会儿才皱着眉头试探的问:“刘丽?”

    刘丽再次哈哈大笑:“孟倩幽,如今我变成了这副模样,你高兴了吧?”

    围观的众人见她们竟然认识,又起了好奇心,往前靠了靠,竖起耳朵听到底是怎么回事?

    孟倩幽不解的问:“你不是在京城找了一门好亲事吗?怎么如今变成了这副模样?”

    刘丽艰难的爬起身,猛然朝着孟倩幽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凄厉的喊道:“我之所以变成这样,全都是拜你所赐。”

    孟倩幽后退一步,躲过了她吐过来的唾沫。

    郭飞上前,欲对刘丽再出手。

    孟倩幽阻拦他。

    刘丽怒视着她:“孟倩幽,你现在装好人了,当时如果不是你让人打掉了我一颗牙齿,我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今天你要不让人打死我,我以后就天天缠着你没完。”

    孟倩幽情绪没有一点波动,道:“你的牙齿并非是我打落的,今日我也不与你计较,但如果你日后敢再骚扰我,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无门。”

    到了如今这乞讨的地步,刘丽也没有了惧意,又大笑了几声以后才说道:“你把我害到如此地步,几句话就想打发了我。我告诉你,我在这乞讨四年了,什么样的罪都受过,你这番话吓不到我。如果今天不能找你报了这仇,我就是死了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围观的人听了她的话,好奇心更加的中,纷纷猜测孟倩幽到底做了什么事情,把刘丽害到了这个地步。

    孟倩幽本不想再理会刘丽,转身想走,听到人们的议论声,改了主意,转身问刘丽:“你口口声声说是我害了你,今天你就当着这许多人的面把话说清楚,我到底是怎样害的你便成了这副模样。”

    ------题外话------

    亲们,月票,月票继续,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