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遭遇疯狗(一更)
    刘丽缓慢地坐正身体,有些疯癫的笑了几声,用怨毒的目光盯着她,恨恨的说道:“四年前,我姨丈自然是为我找到了一门好亲事,虽然是为贵人做妾,可是贵人的身份高,我也可以一生衣食无忧,就是因为你”说到这,用手指着孟倩幽歇斯底里的大叫:“就是因为你让人打落了我一颗牙齿,入门的第一夜,伺候贵人的时候被发觉,贵人一怒之下让人差点把我活活打死,说如果不是看见我姨丈的面子上会让我死无全尸。可怜我被打的遍体鳞伤,扔在了大街上,如果不是我被好心人送到了医馆,用我身上所有的首饰换得了他们为我医治,也许当日我便横死在这京城的就街头了。我伤好以后,身无分文,只得在这街头乞讨,受尽了人们的白眼,遭受了无数的侮辱,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如今老天开眼,让我再次看到你,就是豁了我这条性命,我也要跟你死缠到底,我要让京城里的人都知道,你是一个怎样毒蝎心肠的女人。”

    围观的众人恍然,发出阵阵的议论声。

    孟倩幽不紧不慢,用所有的人都听得到的平稳的语气说道:“四年前,你仗着你姨丈的权势上门挑衅,我一再相让,是你一再相逼,仗着人多,想要欺侮我们,结果却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自己摔倒磕掉了牙齿,导致了你现在变成了这副样子。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与我无关。今日当着这许多人的面,我再说一遍,看在你如此可怜的份上我就饶了你今天这一次,如果再有下次,我就让人挑断你的手筋、脚筋扔出京城去。”

    听她用如此轻松的语气,说出这样残忍的话,围观的众人都惊诧的看向她。

    孟倩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任人打量。

    皇甫逸轩皱了下眉头,迈步挡在她的身侧,柔声说道:“何必与这样的人一般见识,侮辱了你的身份。你若不想见到她,我命人将她赶出京城就是。”

    刘丽听这声音耳熟,眯着眼睛细细的打量了皇甫逸轩几眼,认出他来,失声惊问:“你是孟家收养的那个小白脸?”

    话落,人再次飞了出去。

    围观的众人发出惊呼声。

    郭飞面不改色的收回脚,大声呵斥道:“竟敢这样说我们世子,真是活腻了。”

    刘丽这次直接飞出去了好远,重重的落在地上。

    孟倩幽也没管她的死活,道:“走吧,不要再理会她。”

    掌柜的脸色阴沉的厉害,自己好心把剩菜剩饭给这些乞丐,没想到却让两位主子遭遇了这样的事情。心下懊悔,招手喊来门口的伙计,吩咐他:“从今天开始,这些剩菜剩饭不许再送与这些乞丐,并把他们赶离聚贤楼门口。”

    伙计应声,正欲驱离,远处有几名乞丐簇拥着一名乞丐过来。

    那名乞丐来到掌柜的面前,低头哈腰的道:“掌柜的息怒,这个死女人不知死活,得罪了贵人,我这就让人带回去,好好的收拾她一顿,还请您千万不要把每日里的剩菜剩饭收回去,我们这些人还指着您这些东西活命呢。”

    这些乞丐在这里乞讨已久,掌柜的也知道这名乞丐是这里的头,脸色不虞的说道:“我本是好心,把剩菜剩饭施舍给你们,让你们每天不至于饿着肚子。没想到却给贵人招来这样的大祸。幸亏贵人没有迁怒到我的头上,否则我这掌柜的位置也保不住了。我岂能再容你们在这里乞讨。”

    那名乞丐点头哈腰的更厉害:“掌柜的放心,我给你保证,从今日起您再也不会看到这个死女人,也不会在有人敢在您的门口闹事。您就大仁大义,收回成命吧。”

    聚贤楼每日里的剩饭剩菜不少,养活这一带的乞丐绰绰有余,如果掌柜的真的把他们驱赶开,不知会有多少的乞丐每日里会饿着肚皮,为了点食物争抢斗殴的事每天也会有发生。领头的乞丐自然是不愿意再有那样的事情发生,所以极尽可能的说着好话,央求掌柜的收回命令。

    这是她和刘丽的私人恩怨,孟倩幽不想迁怒这些乞丐,对掌柜的道:“今日的事纯属巧合,与这些乞丐无关,掌柜的就别怪罪在他们的头上了,还是和往日一样把剩下的饭菜施舍给他们吧。”

    孟倩幽发了话,掌柜的自然遵从,严声对领头的乞丐说道:“既然贵人替你们说了话,我就收回刚才的话,以后你们每日里还是这个时辰过来吧。不过你要记住你说过的话,要是再有人惊扰了贵人,你的人从此以后不要再出现在聚贤楼门口。”

    “谢谢贵人,谢谢掌柜的。”领头的乞丐态度卑微的一个劲的道谢。

    掌柜的挥挥手。

    领头的乞丐立刻命令其它的几人:“你们几个把这个死女人给我拖走。”

    几名乞丐上前,拖起地上好半天没有动静的刘丽快速的朝着远方走去。领头的乞丐大步跟在后面。

    围观的众人见没有什么热闹可看了,议论着纷纷散去。

    掌柜的擦了擦额头上冒出来的汗,躬下身子想要说赔罪的话。

    孟倩幽阻止他:“今日里的事与你无关,你不必赔礼,我们还是去看店铺吧。”

    掌柜的谢过以后,几人来到了对面的干果店。

    干果店门口贴着一张售卖告示,大门虚掩。

    掌柜的的推开大门以后,朝着里面喊道:“有人吗?出来一下,我们想看一下店铺。”

    一名大概五十多岁的老者闻声从里面出来,看清是掌柜的站在门口,爽朗的一笑,问:“杜掌柜,您这是?”

    “李掌柜,这两位贵人今天刚好给我打听附近有没有闲置的店铺,我知道你要卖,便领着他们过来了。”

    李掌柜谢过以后,用那双精明的眼睛打量了孟倩幽两人一番,才笑着说道:“两位进来随意看看,我这店铺你们能否相中。”

    几人在李掌柜的带领下把店铺里里外外仔细的看了一个遍,孟倩幽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还可以,不知道你这店铺想要卖多少的银子?”

    贴出售卖告示已经好多天了,来看店铺的人不少,相中的却没有几个,李掌柜已经急的不行了,听出孟倩幽有意向,高兴的不行,道:“我这店铺是在繁华地段,价钱比别的地方要稍高一些,准备是十五万两银子。不过我家里有事,急等着用钱,而且想必你们和杜掌柜的也熟识,我们也是多年的老朋友了,我让你们五千两银子。”

    孟倩幽看向掌柜的。

    掌柜的点了点头,示意这个价钱还可以。

    孟倩幽立刻爽快的应道:“好,就按你说的价格,这个店铺我要了。不过我今日没有带这么多的银票过来。明日上午我再过来,我们去官府过了手续。”

    李掌柜没想到眼前的小姑娘会这样爽快,愣了一下之后,笑应:“好,明日上午我等着姑娘过来。”

    说完,又忍不住打量了她几眼。

    孟倩幽装作没看见他打量的眼神,和逸轩一起走出屋外,来到了聚贤楼门口。

    李掌柜看她们走远,把门口的售卖告示揭下来,心情愉悦的走进屋内。

    店铺的事情谈妥,孟倩幽和逸轩没有再走进聚贤楼,在和门口好掌柜的寒暄了几句之后,准备坐上马车回家中。

    皇甫逸轩拦住她,“今日闲暇无事,我陪你在京城里好好逛逛吧,正好给你买些礼物。”

    想着以后自己要在这京城里生活,了解一下京城里的风土人情也是必须的,孟倩幽点头同意。

    两人舍弃了马车,在热闹的道路上和平常的百姓一样随意的到处逛着。

    郭飞紧跟在两人身后。

    文彪牵着马车跟在后面。

    京城里的达官贵人比比皆是,他们这几人倒是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两人边走边逛,来到了一个首饰店前,皇甫逸轩停住脚步:“进去里面看看吧,我给你买几件心喜的首饰。”

    孟倩幽没有推拒,和他一起走进店内。

    店内的伙计看两人穿着华丽,女的气质清雅,男的气度不凡,尊贵无双,知道是来了大客户,急忙热情的过来招呼两人。

    这是一间高档的首饰铺,里面的首饰大多数是纯金制造,样式新颖,价值不凡。

    孟倩幽丝毫没有被这些首饰闪瞎眼,面色平静的随意打量着柜台里面的首饰。

    掌柜的开首饰店已经多年,眼睛毒辣,看出这两人并非是一般的贵人,便亲自出来接待,热情的介绍:“我们这店里的首饰都是手艺师父经过几个月的时间精心打造的,每个款式只有一只,绝无重样,姑娘可放心挑选。如果没有相中的,姑娘也可以说出您喜欢的样式,我们给您订做。”

    孟倩幽对首饰没有多大的兴趣,本只想随意的逛一逛,听了掌柜的这么一说,来了兴致。细细的打量着柜台里的每一只首饰,果然,好几个柜台都看完了,没有看见一只款式一样的。心里暗自称赞,一个首饰铺能做成这样的规模,在京城中的名气应该也是非常响亮的。

    皇甫逸轩静静的陪在她身边。

    没看见有什么适合自己的,孟倩幽抬头,转身欲走,却看到皇甫逸轩盯着一个柜台里的首饰。凑了过去,想要看看他相中了哪一款。

    皇甫逸轩伸出手,指着柜台里的一个蝴蝶钗子道:“把这个拿出来我看一下。”

    掌柜的亲自把蝴蝶钗子拿出来小心的放在了他的面前,道:“贵人真的是有眼光,这个金钗是手艺师父花费了三个月的时间打磨而成的,昨日才拿来摆在柜台里的。”

    皇甫逸轩拿起金钗,示意孟倩幽别动,笨手笨脚的把金钗别在了她的头上。

    孟倩幽的皮肤白皙,容貌清丽,带上金钗以后,整个人又添加了几分艳丽,活脱脱璧人一个。

    皇甫逸轩左看右看,越看越欢喜,毫不犹豫的说道:“这只金钗我要了。”

    掌柜的大喜。

    孟倩幽拿过一边的铜镜仔细的照了一下,觉得这支金钗确实很配自己,便也没有反对。笑问掌柜的:“这只金钗多少银子?”

    “五千两白银,不议价。”

    孟倩幽抚摸金钗的手顿了一下。

    皇甫逸轩的声音响起:“包起来,一会儿去齐王府取银子。”

    掌柜的吓了一跳,试探的问:“公子是”

    皇甫逸轩道:“你去齐王府找管家,就说世子在你店里给心仪的姑娘买了首饰,身上没带银票,他自然会给你银子。”

    掌柜的这才知道眼前这个公子竟然是齐世子,惊得立刻从柜台里出来,给他请安:“小人不知世子光临本店,如有怠慢的地方,还请世子见谅。”

    皇甫逸轩挥手,示意掌柜的起来:“我只是陪着幽儿过来买件首饰,掌柜的不必行行此大礼,速把金钗包起来,我还要陪着幽儿去别处逛逛。”

    掌柜的擦了下额头上冒出来的汗,准备走进柜台里,亲自把金钗给包起来。

    一个身穿锦缎,满身珠光宝气的女人在几名丫鬟的簇拥下走进店里。

    掌柜的一看,急忙转身打招呼,“夫人您来了,小店里又添了不少新的款式,你坐在这边稍等,小人这就拿出来给你看看。”

    贵夫人轻哼了一声,扭着腰身欲要去一边的椅子上坐下,一抬眼却看到了皇甫逸轩,脚步一顿,脸上的神情变幻了一下,才不甘愿的过来施了个礼:“世子!”

    皇甫逸轩微点头:“大夫人。”

    大夫人看了一眼孟倩幽,立刻猜测出了她的身份。掩嘴笑了一下,讽刺的说道:“这就是被世子扛入府中的那位姑娘吧。我从那日听说以后,我一直很好奇,能引诱恪守规矩,不沾女色的世子,做出轰动京城的事来的,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今天一看,也不过如此吗?还不如我这几个丫鬟长得漂亮。”

    她身后的几个丫鬟配合的讥笑了几声。

    他的话落,皇甫逸轩的脸色沉了下来,周身立刻布满了怒气。

    掌柜的吓得立马冒出了一身冷汗,这大夫人平日里看着也是个温婉大方,礼仪周全的人,今日怎么偏偏说出这么一番挑衅的话来,希望世子不要动怒,砸了他这小店才好。

    孟倩幽脸色未变,伸出手拉着皇甫逸轩的手笑着说道:“这京城里处处都好,就是疯狗太多,到哪都能遇到。”

    郭飞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心里暗暗为孟倩幽叫好,把丞相府的大儿媳比作疯狗的,自家姑娘绝对是第一个。

    皇甫逸轩脸色稍缓,怒气散去,柔声说道:“改日我奏请皇伯父,让他派人清理一下,免得你见了心烦。”

    他的话音未落,大夫人尖利的嗓音响起:“你说谁是疯狗呢?”

    孟倩幽依旧笑着回道:“当然是谁应声谁就是疯狗了,这你都不知道吗?”

    大夫人气坏了,指着孟倩幽大骂:“死丫头,你别以为你爬上了世子的床,你就是世子妃了。告诉你,你这是做梦,他有从小定亲的未婚妻,是绝对不会娶了你的,你只不过就是一个玩物,等她玩腻了,你连条疯狗都不如。”

    孟倩幽依然不生气,浅笑着反击:“我确实不如您这条疯狗,在大庭广众之下,像个泼妇一样,做出有**份的事来。”

    大夫人被她噎的说不出话来,气得浑身直打哆嗦。

    她身后的几名丫鬟赶紧上前劝慰她:“夫人,您别生气,跟这样的人气坏了身体不值得。”

    孟倩幽轻蔑的看了她一眼,不再理会她,对掌柜的道:“麻烦您把金钗包起来,我们带走。”

    “哦,好。”掌柜的已经呆了,听了孟倩幽的话才回过神来,急忙走进柜台里,亲自把金钗包好,恭敬的交到孟倩幽手里:“姑娘,请拿好。”

    孟倩幽接过,准备放好。

    气怒之极的大夫人猛的上前一步,伸手打落她手里的金钗:“下贱的死丫头,凭你也配戴金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