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去丞相府讨债(二更)
    “啪”的一声金钗掉到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屋内众人愣住。

    掌柜的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金钗就这样摔碎了。

    大夫人也愣住,睁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手。

    掌柜的反应过来,从柜台里快步走出来,蹲下身子,心疼的说道:“这可是花了手艺师父三个多月的时间才做出来的金钗呀,就这样摔碎了,我怎么给东家交代呀。”

    皇甫逸轩抿了抿唇,刚要说话,孟倩幽拦住他,对掌柜的说道:“这个金钗既然我们买下了,即使摔碎了也是我们的,你一会儿照样去齐王府要银子即可。”

    掌柜的惊喜的抬头,看向皇甫逸轩。

    皇甫逸轩点了下头。

    掌柜的差点喜极而泣,连声道谢:“谢谢世子,谢谢姑娘。”

    孟倩幽摆手:“麻烦掌柜的把这摔碎的金钗包起来吧,我们带走。”

    掌柜的颤抖着手,把四分五裂的金钗小心仔细的一点点的全部捡起来,放进首饰盒里,递到了孟倩幽面前。

    孟倩幽接过,拿在手里,笑着对还在发愣的大夫人说道:“这是逸轩送我的礼物,被你打破了,看在你是皇甫煜亲舅母的份上,我们也不难为你,你赔了银子就是了。”

    大夫人看自己把金钗打坏了,唯恐皇甫逸轩借此发难,正后怕的不行。听到孟倩幽这样说,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在心里暗自鄙夷她:“到底是乡下出来的见钱眼开的下贱丫头,这么好的金钗被摔坏了,仅仅是要点银子了事。”当即不在意的说道:“赔就赔,这点银子我还不放在眼里。”

    孟倩幽微微一笑,伸出手:“既然大夫人财大气粗,就把银子拿出来吧。”

    大夫人示意贴身丫鬟把银票拿出来。

    丫鬟上前,打开贴身的荷包,从里面拿出一沓银票。

    大夫人开口问:“多少银子?”

    孟倩幽浅笑着回道:“五万两。”

    大夫人的尖叫声差点刺破她的耳膜:“多少?”

    皇甫逸轩皱了下眉头。

    孟倩幽收回手,掏了掏自己的耳朵,才说道:“五万两。”

    大夫人的尖叫声再次响起:“不可能!”

    孟倩幽这次有了防备,拉着皇甫逸轩后退了一不,避免了自己的耳朵再次受到荼毒。道:“怎么不可能?”

    大夫人把头转向掌柜的,气急败坏的问:“这个金钗你卖给他们多少银子。”

    掌柜的也是被孟倩幽说出的价格吓愣了,听了大夫人的问话醒过神来为难的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微笑着说道:“掌柜的,你卖多少银子就是多少银子,不必隐瞒,免得以后传出去对你们店里的名声不好。”

    掌柜的感激的对她点了点头,才小心的回道:“回夫人,我们这金钗卖给姑娘是五千两银子。”

    大夫人一听,气不打一出来,有些口不择言:“死丫头,明明是五千两银子,你偏偏说成是五万两,你想要趁着这时得宠讹诈我的银子,门都没有。”

    孟倩幽微微一笑,语气不急不缓:“大夫人错了,这金钗确实是五千两银子,可它是世子送给我的礼物,千金我也不卖,如今被你故意打坏了,你自然不能按照原价赔偿,我是看在皇甫煜的面上才给你要五万两银子,否则的话就是五十万两。”

    “我呸!”大夫人泼妇一样一口唾沫对着孟倩幽吐过来,“你个乡下的野丫头,想银子想疯了吧,一张嘴就是五万两,你也不照照镜子,看自己长得什么德行,值不值五万两。”

    皇甫逸轩的脸色阴云密布,喝令郭飞:“郭飞!”

    “属下在!”

    “扔出去!”

    郭飞响亮的应了一声:“是,世子。”疾步走到大夫人面前。

    大夫人后退了两步,惊叫:“你敢!”

    郭飞欲动手。

    孟倩幽阻拦道:“郭飞,住手!”

    郭飞停住脚步,不解的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伸手摸平了皇甫逸轩皱着的眉头,柔声道:“如果把她扔了出去,我们的五万两银子谁来赔。听我的,她把银还了再扔也不迟。”

    孟倩幽从未对她做过这样温柔的动作,皇甫逸轩的脸一下就红了,阴郁的表情褪去,宠溺的说道:“好,听你的。”

    郭飞目瞪口呆。

    大夫人咬牙切齿,杀了孟倩幽的心都有了。

    掌柜的站在一边不敢说话。

    屋里有一瞬间的寂静。

    孟倩幽转头,催促道:“夫人,我和世子还要去逛街,没空陪你在这耗着,你赶快把银子给我们,咱们就此别过,以后最好是不要再相见。”

    大夫人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从牙缝里勉强逼出几个字:“我只给五千两银子,多一个子你也休想从我这里拿走。”

    “是吗?”孟倩幽冷冷一笑,幽幽反问。

    大夫人心生警惕:“你要做什么?”

    “当然是去丞相府要债了。”说完转头问逸轩:“世子,您说呢?”

    皇甫逸轩配合的点头:“这个主意甚好,相信堂堂的丞相府不会赖账的。”

    大夫人吓坏了,如果真的被人上门去讨债,那丞相府的脸面可是丢尽了,到时别说是大公子,就是她那公爹也不会饶了她。

    几个丫鬟也吓得不轻,刚才掏出银票的丫鬟悄悄地拽了一下大夫人的袖子,小声劝道:“夫人,我们还是给了她们银子吧,他们要是真的上门去讨债,大公子会发火的。”

    大夫人正满心惊恐,不知如何是好,听了丫鬟的话,立刻就一个巴掌搧在了她的脸上:“用你多嘴,我不知道大公子会生气,可家里的银钱婆婆把的紧,我的全部家当加起来也没有五万两银子,你让我如何拿出来。”

    丫鬟捂着脸不敢再说话,默默的退到了一边。

    孟倩幽点头,语带讥讽:“原来大夫人财大气粗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

    大夫人满脸涨的通红,恨恨的绞着手中的帕子,一番挣扎之后咬牙说道:“我给你们一万两银子,这事咱们就算了了。”

    孟倩幽摇头,拒绝:“五万两银子,一个子也不能少。”

    大夫人平日里被人捧惯了,哪受过这样的窝囊气,她自认退了一步,孟倩幽却不依不饶,心头火起,不管不顾的说道:“你个死丫头,别仗着有人撑腰,给脸不要脸,惹急了我,你一个子儿也甭想得到。”

    皇甫逸轩的脸再次沉了下来,命令郭飞:“扔出去!”

    孟倩幽没有阻拦。

    郭飞大步走到大夫人面前,没等大夫人的尖叫声起,双手用力,提起大夫人,在几名丫鬟的尖叫声中,把大夫人提到门口,打开门,看也没看外面,随意的就扔了出去。

    大夫人的尖叫声也随之响起。

    牵着马车等在外面的文彪吓了一跳。

    大夫人的身体落在地上,骨碌碌的翻了几个滚,才堪堪的停下来。几名丫鬟争先恐后的跑到她身边,七手八脚的把她扶起来,带着哭音慌张的询问:“夫人,夫人,您没事吧?”

    大夫人哪里出过这门大的丑,气得一口气上不来,晕了过去。

    屋内,孟倩幽歉意的对已经吓呆了的掌柜的说道:“抱歉,我的手下太粗鲁,吓到您了。”

    掌柜的嘴张张合合,合合张张,愣是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缓了好半天,大夫人才缓过气来,颤着手指,指着走出来的孟倩幽和皇甫逸轩怒声说道:“好啊,你们竟敢这样对我,我不会饶了你们。”

    对她的威胁孟倩幽毫不在意:“正好,我也不会这样轻易地放过你,咱们这就去丞相府,讨要那五万两银子。”

    被人如此的打脸面,大夫人已没有刚才的惧意,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若敢去,我就让府卫打断你的腿。”

    孟倩幽看向逸轩。

    皇甫逸轩从腰间摘下一块玉佩,递给郭飞:“你速去王府,让毅儿调二百名府卫去丞相府门口等我。”

    郭飞应声,疾步而去。

    大夫人白了一下脸色,随即想到自己如果告知了大公子他们是如何对待自己的,为了丞相府的脸面,他也不会不帮自己出这口气,又有了底气,尖声道:“我这去回府去告诉夫君,说你们欺辱与我,我倒要看看,你们能不能讨要到这五千两银子。”

    孟倩幽不屑一笑,好心提醒她:“夫人,你错了,不是五千两,是五万两。”

    大夫人怒瞪了她一眼,没敢再骂她,厉声吩咐丫鬟们扶自己起来,坐上马车,狼狈离去。

    孟倩幽两人随后也上了马车,吩咐文彪慢悠悠的赶去丞相府。

    郭飞拿着腰牌,来到了齐王府门口,对着看门人亮了一下,便急匆匆的走进了齐王府,来到了皇甫逸轩的院落,对正在打扫庭院的皇甫毅传达了皇甫逸轩的命令。

    皇甫毅听说要去丞相府去讨债,惊得手里的扫帚都掉在地上,拿过腰牌,急急忙忙的召集了二百府卫,浩浩荡荡的急匆匆的朝丞相府跑去。

    文彪的马车赶的很慢,孟倩幽两人透过车窗,惬意的欣赏着外面的景色,丝毫没将去讨债的事情放在心上。

    文彪却是一片糊涂,不明白怎么姑娘只是进去看了看首饰,出来以后却要去丞相府讨债。

    皇甫毅心急,一个劲的催着府卫快跑,等他们到达丞相府的时候,却发现门前空无一人。心咯噔一下就沉了下去,面色苍白的看向郭飞。

    没见到人,郭飞也有一瞬间的惊慌,仔细观观察了四周以后,松了一口气,道:“这里没有打斗的痕迹,主子应该还没来。”

    皇甫毅的心回了原位,吩咐府卫们站好,等着两人的到来。

    丞相府的看门人看到有这么多的府卫齐刷刷的站在府门口,吓坏了,连滚带爬的跑进去禀报。

    丞相去上朝还没有回来,这件事自然是报告给了贺琏。

    大夫人已经先一步回到了家中,也没有让丫鬟给梳洗打扮,就灰头土脸,满身的狼狈的找到了贺琏,添油加醋的给他哭诉了自己刚才的遭遇。

    听到自己的夫人是被人从店铺里扔出来的,贺琏气得拍案而起,怒道:“欺人太甚,我正愁找不到机会找他算账呢,他却自己送上了门来,今天我们就新张旧账一起算,让他有来无回。”

    大夫人暗喜,正要再加一把火,看门人惊吓的声音在院外响起:“快,快去告诉大公子,有好多齐王府的府卫气势汹汹的站在了我们的府门前。”

    不等丫鬟应声,贺琏扬声训斥:“没用的东西,慌张什么,他们还敢攻进府来不成。”

    看门人立刻没了声音。

    贺琏的声音再次响起:“滚去门口守着,别让他们靠近府门。”

    看门人应声,跌跌撞撞的又跑了回去。

    贺琏走到门外,吩咐随从:“把府卫召集起来随我去门口,我今天倒要看看,他有什么本事从我的手中要走五千两银子。”

    屋内坐着没动的大夫人眼神闪了闪,思量了一下,也走了出来。

    丞相府的府卫很快就召集起来,随着贺琏走到大门口。

    看到齐王府的府卫排成几排,整齐的站在自己的府门口,贺琏一挥手,丞相府的府卫也学着他们的样子,排了几排,立在他的身后。

    扫视了一眼,没有看到皇甫逸轩,贺琏冷笑着说道:“齐王世子刚刚还敢对着一个女人出手,这会儿怎么当起了缩头乌龟,不敢出来见面了,派你们这些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出来充气势。”

    听他如此辱骂皇甫逸轩,皇甫毅气得不行,反口相讥:“堂堂的丞相府大公子,连五万两银子都拿不出,还敢出来丢人现眼。”

    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也敢这样说自己,贺琏心头火起,朝着后面一招手,“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给我抓起来,吊到树上活活打死。”

    几名府卫应声,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

    郭飞脚步移动,挡在了皇甫毅的面前。

    齐王府的府卫也有几名走了出来,一对一的挡住了丞相府府卫的面前。

    双方剑拔弩张,眼看就要大打出手的时候,文彪慢悠悠的赶着马车到了丞相府门口。

    皇甫逸轩先下了马车,伸出手,把孟倩幽也扶下来以后,才看了对峙的双方一眼,呵斥郭飞:“你们也太急躁了,好歹也给大公子个面子,等他说不给银子的时候再出手。”

    郭飞和几名府卫应声,齐齐退后了几步。

    贺琏气得差点仰倒,怒的连名带姓喊道:“皇甫逸轩,就算你是世子,也不能欺人太甚,我夫人只是无意打碎了一件破首饰,你就这样不依不饶,还让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她扔了出来,狠狠的打了我丞相府的脸面,今天我们就好好的算算这笔账。”

    孟倩幽闻言讽刺一笑:“我今天算是长了见识了,堂堂丞相府的长媳,竟然有颠倒黑白的好本事。”

    贺琏岂能听不出她言语里的讽刺,气怒的说道:“你个牙尖嘴利的下贱丫头,那日你欺辱与我,今日你又欺辱我的夫人,说什么我都不会放过你,你就等着受死吧。”

    皇甫逸轩沉了脸色,语气阴森:“大公子好气魄,当我的面辱骂我心爱的女子,是觉得我不会对你怎么样吗?”

    贺琏哼了一声:“一个玩物而已,世子竟然被她迷了心窍,做出诸多不合身份的举动,今天我正好帮你清除掉她,免得日后她给你带来祸患。”

    他的话音未落,皇甫逸轩的声音响起:“郭飞!两个耳光!”

    郭飞应声,飞跃到贺琏面前,伸出手,左右开弓,给了还没反应过来的他两个耳光后,快速的退回了皇甫逸轩的身边。

    贺琏愣住。

    丞相府的府卫们也愣住。

    围过来看热闹的人们更是愣住。

    齐王府的府卫们则是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好半天,贺琏歇斯底里的怒喝声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皇甫逸轩,今日我和你不死不休!”

    ------题外话------

    再吼吼,亲们,月票,月票继续,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