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绝不为妾 (一更)
    这是要翻后账了,贺章大惊。

    贺琏更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齐王爷不再说话,阴沉着脸坐在椅子上,浑身散发出骇人的气势。

    贺章还是在当年的夺宫之变中,看到过齐王爷的这种气势,后来国泰民安,齐王爷面对众人一直都是温和有礼的神态。使得他渐渐忘了眼前的人,曾经一马当先,带领千军万马,杀入重围,斩杀了五皇子,解救了当今的太后和皇上。至今他还记得他当时浑身是血,两眼通红嗜杀的模样。

    贺琏就更甭提了,被这骇人的气势压迫的浑身发软,差点跪在地上。

    贺章到底是做了丞相的人,大惊之后很快就平复下来,拱起手,惶恐的说道:“王爷过虑了,这纯粹是妇人的嫉妒心引起的,与任何人无关。”

    齐王爷用凌厉的目光看着他。

    就在贺章要顶不住他的眼神,想要转移话题的时候,齐王爷才开口说道:“最好是如丞相所说,如果让我知道有人胆敢在背后算计轩儿,我定然不会饶过他。”

    这话是**裸的警告,贺章岂能不懂,掩饰性的哈哈一笑,吩咐管家:“管家,去账房支十万两银子,给世子。”

    管家应声,快步走出门口后,擦了擦额头上冒出来的汗,急匆匆的去了账房拿来了十万两银子的银票。恭敬的递到了皇甫逸轩的面前:“世子,这是十万两银票,请您过下目。”

    皇甫逸轩接过银票,交给了孟倩幽:“不用了,我信的过相爷。”

    孟倩幽没有任何犹豫的接过,放入自己的袖子中。

    贺章的脸色更加难看。

    齐王爷的脸色也稍微有些不虞。不过只是瞥了孟倩幽一眼,没有说话。

    贺琏心疼坏了,眼光死死的盯着孟倩幽的袖子,恨不得立刻冲过去给她抢夺过来。

    银子到手,这事自然是了了。

    皇甫逸轩起身,恭敬地给贺章行了一个礼,气死人不偿命的说道:“相爷,我替那些府卫谢谢您的银子,以后再见,定要他们好好的谢谢您。如果您没有其它的事情,我们就告辞了。”

    贺章口里的那股腥甜又涌了上来,唯恐真的喷出一口血来,落个笑柄,紧闭嘴唇,连话也没说,只是对着皇甫逸轩挥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皇甫逸轩转向齐王爷:“父王,您是随孩儿一起走,还是留下来跟相爷叙叙旧。”

    齐王爷站起身,对贺章道:“相爷,既已无事,我也告辞了。”

    贺章巴不得他赶快走呢,急忙说道:“王爷慢走!”

    孟倩幽低头失笑。

    齐王爷大步往外走皇甫逸轩和孟倩幽跟在后面。

    贺章亲自把三人送出了门外。

    皇甫逸轩来到了自家的府卫面前,高声说道:“相爷仁慈,不但不追究你们的责任,还看在你们辛苦的份上,每人给了不少的银子,还不快谢过相爷。”

    没受伤的府卫们,拱起手,声音震天响的喊道:“多谢相爷!”

    贺章再也忍不住了,没给齐王爷寒暄,转身快步的走进府内,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管家大骇,惊呼一声:“老爷!”

    齐王爷听到了这惊呼声,脚步顿了一下,随即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走到了自己的马前。

    孟倩幽对皇甫逸轩伸手大拇指。

    皇甫逸轩朝她露出一个狐狸般得逞的笑容。

    皇甫逸轩挥手,命令府卫:“回府!”

    府卫们应声,排着整齐的队伍小跑着朝齐王府跑去。

    郭飞和皇甫毅跟在皇甫逸轩和孟倩幽的身侧。

    皇甫逸轩对齐王爷道:“父王,我和幽儿还有事,先”

    话没说完,被齐王爷打断:“孟姑娘,去齐王府一叙吧。”

    皇甫逸轩惊愕,迈步挡在孟倩幽面前:“父王,幽儿今日还有事情,日后有空的时候,再去王府吧。”

    齐王爷没有说话,看向孟倩幽,等着她的回答。

    孟倩幽嫣然一笑:“我早就想拜访王爷了,奈何王爷公务繁忙,难得一见,今日您既然有时间,那我就打扰了。”

    齐王爷点头,翻身上马,打马先回了王府。

    等他走后,皇甫逸轩着急的喊了一声:“幽儿!”

    孟倩幽摆手,笑道:“你为了我弄出了这许么大的动静,齐王爷没有直接找上门去找我算账,已经很客气了,这一面我们是早晚要见的,早一天和晚一天没有什么区别。”

    皇甫逸轩还是有些担心道:“怎么会没有区别,等我想办法退了亲事以后,父王就没有了任何借口阻拦我,现在不行,他不一定会对你做出什么事来。”

    孟倩幽伸出手,抹平了他皱起的眉头,笑着安慰道:“四年前,他在狂怒之下,都没有拿我怎么样,今天也照样不会对我出手,无非就是一些警告的话。你放心,我既已认定了你,无论他说什么,我都不会动摇。”

    皇甫逸轩抿了抿嘴唇,没在阻拦,拉着她的手回到了马车上,吩咐文彪赶着马车回王府。

    郭飞和皇甫毅对看一眼,跟在了马车的后面。

    文彪也不着急,不快不慢的赶着马车到了齐王府。

    皇甫逸轩先下了马车,伸手把孟倩幽扶下来以后,两人并肩走进了府里,来到了齐王爷单独的院落。

    齐王爷先回了王府,吩咐下人:“一会儿让孟姑娘单独进来,让轩儿到他的院子里去等。”

    仆人恭敬的应声,等两人进了齐王爷的院子以后,就把皇甫逸轩拦在了院子外,恭敬的说道:“世子,王爷吩咐,让孟姑娘自己进去。”

    皇甫逸轩脸色沉了下来,眯起眼睛,锐利的看向仆人。

    仆人虽然害怕,却坚守本分的拦住他,不让他进去。

    孟倩幽柔声劝他:“他只是一个下人,你就别难为他了,听王爷的话,你先去院子里等着,一会儿我就过去。”

    皇甫逸轩收回视线,转头看向她,眼里布满了担心。

    孟倩幽对他露出一个放心的笑容,抬脚走进院子里。

    丫鬟站在门口禀报:“王爷,孟姑娘来了。”

    齐王爷的声音传出来:“让她进来。”

    丫鬟小心的打开帘子,请孟倩幽进去。

    孟倩幽走进屋内,随意的扫视了屋内一眼,见屋子里的摆设很简单,一张床放在靠里面的位置,床上的一应物品俱全。靠窗子的位置是一张书桌,桌子上摆着笔墨纸砚,一看就是有人经常在此练字。屋子的中间摆着一张桌子和几张凳子,而齐王爷此时正坐在凳子上看着她。

    往前走了几步,到了齐王爷的面前,孟倩幽福了福身:“见过王爷!”

    齐王爷指着另一边的凳子,道:“孟姑娘不必多礼,坐下说话吧。”

    孟倩幽谢过,规规矩矩的坐在了凳子上。

    齐王爷也不拐弯抹角,径直开口说道:“孟姑娘,你也知道我今日叫你过来的目的,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很感激你的爹娘当时捡到了轩儿,并把他养大成人。也很感谢你为他费了心力,请了帝师教导他。但总归我们的门庭相差太悬殊,你和轩儿是真正的门不当户不对,更何况轩儿还有尚书府的这门亲事,虽然你和轩儿当年也算定有亲事,可从时间上来说你比尚书府小姐晚了一步,况且这门亲事只是你的父母一厢情愿定下的,并没有经过我们的同意。我们大可以不认账。”

    孟倩幽微笑着听齐王爷把话说到这,才问道:“那王爷的意思是,让我离开,永不再回来?”

    齐王爷摇头:“轩儿对你用情已深,如果我逼迫你离开的京城,他一定会记恨与我,我们父子俩好不容易缓和了的关系会再度变僵,我不希望出现那样的局面。而且这件事如果被有心人宣扬出去,我们齐王府就成了忘恩负义之辈。所以,我们各自退让一步,我不阻拦你进齐王府的大门,而你也退一步,别再妄想世子妃的位置。”

    孟倩幽一直脸上挂着笑容听齐王爷说完,才不恼不怒的问道:“王爷的意思是让我做妾?”

    齐王爷摇头:“做妾的意思我已经给轩儿提过了,他激烈反对,我既然是退让了一步,就不可能在提出来让你做妾,等轩儿大婚的时候,我会建议皇兄封你为侧妃,虽然你的条件够不上封妃的资格,不过看在你们家养育轩儿多年的份上,皇兄会答应的。”

    孟倩幽嘲讽一笑:“多谢齐王爷的好意了,只不过我是决计不会做妾的。”

    齐王爷以为她是不明白,好心给她解释:“孟姑娘,侧妃也是会上皇家玉蝶的,不是妾。”

    孟倩幽加重了语气:“在我眼里,侧妃就是妾。我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性子,恐怕要辜负您的好心了。”

    齐王爷见给她说不通,心里有些着急,语气也急迫了一些:“孟姑娘,轩儿是以后要撑起王府门庭的人,没有助力是不行的,你总归是乡野之人,如果你做了正妃,不会对轩儿的以后有任何的帮助,还请你仔细的考虑一下我的建议。”

    孟倩幽直视他的眼神,不畏不惧的说道:“逸轩曾经答应过我,一生只娶我一个,如果他做不到和我一生一世一双人,那我会毫不犹豫的走掉,绝不留恋。如果他做到了他的承诺,那么无论遭到多大的阻碍,遇到多大的困难,我都会和他在一起,共同去面对。”

    齐王爷霍然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你”

    孟倩幽微笑着看着他。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齐王爷又坐了回去。

    孟倩幽神色淡然的坐在凳子上,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齐王爷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收敛了怒气,好声说道:“孟姑娘,你在乡野长大,不知道官场的凶险,轩儿不可能会一直做个闲散世子,总有一日会进入朝堂,到时他连一个助力都没有,你让他如何在朝堂立足。”

    齐王爷这番话也算说的苦口婆心了,她以为孟倩幽就算不答应,也会仔细考虑i一下他的建议,没想到他的话声刚落,孟倩幽就立刻说道:“如果逸轩没有那个能力,就算他进入了朝堂,也不会对朝廷有多大的作用,如果他有那个能力,即使没有助力他一样会在朝堂立住脚。”

    齐王爷万万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被噎住。一时没有说出话来。

    话说到这份上,已经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了,孟倩幽起身,恭敬的说道:“王爷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如果没有其它的事,民女就告退了。”

    齐王爷欲要说话,可不知要说些什么,只得气闷的挥了挥手。

    孟倩幽抿唇,走出屋外。

    皇甫逸轩一直站在院门口,焦急的等待,看她出来,急忙迎了上齐,着急的问她:“我父王对你说了什么?”

    孟倩幽笑着回道:“没说什么,只是闲聊了一些家常,问了问爹娘和家中的情况。”

    皇甫逸轩狐疑的打量了她半晌,见她面带微笑,神情和进去时无异,才松了一口气,拉起她的手,边往自己的院子走边说道:“担心死我了,我唯恐父王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你一气之下回老家了。”

    孟倩幽反握住他的手,语气轻快的给他保证:“不会的,我今天不是定好了铺子了吗?明天过完手续以后,我就会命人开始收拾,争取早日把土豆粉店开起来,以后我就在京城扎根了,安心的等着你退掉亲事。”

    得了她的保证,皇甫逸轩欢喜不已,领着她来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院子里的一个丫鬟仆人也没有,显得清净了一些。不过孟倩幽的性子使然,恰恰喜欢这种清净。

    两人牵手走进屋内。

    郭飞规矩的站在门口守着,皇甫毅则直接去了小厨房,给两人去沏茶水。

    在凳子上坐定,孟倩幽稍微打量了一下皇甫逸轩的房间,用两个词就可以形容,整洁,干净。其它的再也没有。

    皇甫逸轩看她打量自己的房间,脸色有些微红,道:“我习惯了自己收拾屋子,从回来以后就没有借过他人之手,连毅儿也没有让他动过。”

    孟倩幽点头,从袖子里把银票拿出来放在桌子上:“这是今天得到的银票,你不是说要发给府卫们一些吗?拿去。”

    皇甫逸轩把银票推回了她面前,满脸算计的说道:“府卫们的伤自然有府医医治,药钱自然是府中来掏。至于奖励,他们为齐王府挣了这么大的脸面,自然是有父王来拿。”

    孟倩幽“噗嗤”笑出声来,“你今天把丞相气得吐了血,不会是想把侧妃也气的吐血吧?”

    皇甫逸轩得意的挑眉:“她掌管着府中的财政大权,一下子让她拿出不少的银子,她肯定气得不行,等过后我再派人有意的把我从丞相府得了十万两银子的事透漏给她,估计她会气得比丞相的吐得血还多。”

    想到那种场景,孟倩幽再次失笑,心里为即将吐血的侧妃默哀了一下。

    皇甫逸轩收起嬉笑的神情,认真的对孟倩幽说道:“幽儿,我母妃的身体不好,打理不了府里的庶务,所以这掌家之权,一时半会还是在侧妃的手里,因此她利用煜儿,在点心里下毒之事我想要隐瞒一段时间,等到合适的机会,我再把它拿出来,一举置她们于死地。”

    孟倩幽点头,表示赞同,道:“丞相为官多年,门生众多,根基很深,我们现在人单势薄,要想搬倒他我们需要从长计议,切莫着急。”

    见她同意,皇甫逸轩欣喜的连连点头。

    皇甫毅沏好了茶水,端到门口,轻轻的敲了下门:“世子、孟姑娘,茶水沏好了。”

    皇甫逸轩的声音传出来。

    郭飞打开门,皇甫毅端着茶水走进去,一人给倒了一杯。

    皇甫逸轩吩咐他:“毅儿,一会儿你去账房支五千两银子,就说是为了奖励今天跟着去上门讨债的府卫们。”

    皇甫毅应声。

    皇甫逸轩接着吩咐他:“等银子到手之后,你再寻个机会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全部散播出去,告诉有心人,我从丞相处得了十万两银子。说完就回来,不要等着听消息。”

    皇甫毅再次应声,恭敬的退了出去,关上房门后,便去账房支银子。

    五千两银子不是小数目,就算是世子的亲随来支,账房先生也不敢私自做主,让皇甫毅稍等以后,就急匆匆的来到侧妃的院子门口,对守门的仆人说道:“请禀报侧妃娘娘一声,就说我有急事找她。”

    仆人跑到主屋门口禀报。

    “让他进来吧。”侧妃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

    账房听到了她的话,走进院子里,隔着门帘说道:“侧妃娘娘,刚才世子让他的亲随去账房支五千两银子,老奴不敢做主,特来请示娘娘,这银子是否支给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