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重燃希望(二更)
    “告诉夫人我正在见客,如果没有什么大事的话就让她在下面等一会。”文泗低沉着声音回道。

    伙计应声,正准备离去。

    孟倩幽喊住他:“等一下。”

    文泗疑惑的看向她。

    孟倩幽笑着解释:“我早就想见见被文大当家的从小几记挂在心里的嫂夫人是个什么样的人了,既然今天凑巧碰上了,不如请上来一见吧。”

    文泗被她说的脸色有些微红,假意咳嗽了一声,吩咐伙计:“让夫人上来吧。”

    伙计应声,走下楼去,不一会儿,一个漂亮的女子带着两名丫鬟走上楼来,看到郭飞站在门口,愣了一下。

    文泗听到了她们上楼的声音,起身,打开房门。

    文夫人没有立刻进门,站在门外柔声说道:“听伙计说你正在见客,我也没有什么大事,如果不方便的话,我先回去了,等你晚上回家以后再说。”

    “不是外人,是我经常给你提起的孟姑娘,她来了京城,今天恰好没事,就过来看看我。”文泗说完,侧开了身体。

    文夫人朝屋里望去,见一名清秀的姑娘正在桌旁,浅笑吟吟的看着她。

    “你就是孟姑娘呀,相公回来以后,经常给我提起你,说你救过他的性命,我早就想见见你了。可惜清溪镇离京城太远了,我们没有那么多的空闲,如今你能来京城真是太好了。”文夫人爽朗的说着话,朝着孟倩幽走过来。

    孟倩幽笑着回道:“那都是陈年往事,不值得一提,夫人千万放在心上。”

    文夫人热情的拉起她的手,道:“怎么能不放在心上呢,救命之恩,没齿难忘,以后你有什么难事尽管开口,我们尽量帮你完成。”

    “那我先谢谢夫人了,等我日后有难处的时候一定找您。”孟倩幽回道。

    文泗关上房门,两名丫鬟候在外面。

    文夫人亲热的拉着孟倩幽的手坐在凳子上,道:“你不但救了相公的性命,还帮他去除了脸上的伤疤。我一直心存感激,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好好谢谢你,现在好了,你来了京城,以后我们见面的机会就多了。”

    孟倩幽笑道:“夫人要是这么说就见外了,文东家和我是朋友,互相帮忙是应该的。”

    文夫人笑着颔首,道:“既然你和相公是朋友,那就不要一直喊我夫人了。我们比你年长几岁,你喊我嫂子就行。”

    孟倩幽顺势说道:“嫂子既然不嫌弃我是乡野女子,那我就厚着脸皮高攀了。”

    “孟姑娘说的哪里话,能让你喊一声嫂子,才是我高攀了呢。”文夫人摆着手说道。

    文泗倒了一杯茶水放在了文夫人面前。

    孟倩幽趁机打趣文夫人:“嫂子,你的手段真高,这才多长时日就把文东家调教的如此会心疼人了。”

    文夫人和文泗同时红了脸。

    文泗假意咳嗽了几声。

    文夫人有些羞涩的说道:“哪里是我调教的,自从我大病了一场以后,他就变得会心疼我了。”

    孟倩幽逗趣:“嫂子这也是因祸得福了。”

    文夫人的笑容有些暗淡,叹了一口气,道:“我宁愿不要这样的福。”

    孟倩幽前几日从皇甫逸轩哪里听说了文夫人的事了,看她的神情立刻就知道她是想起了自己都不能再有孕的事,不禁在心里埋怨自己嘴有些太快了。

    文夫人情绪只是低落了一下,随即又扬起了笑脸:“第一次见面,咱们不提这些不高兴的事,不知道孟姑娘来京城是为了何事,有没有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

    孟倩幽装作不在意的看了文泗一眼。

    文泗摇头。

    孟倩幽立刻笑着说道:“我听说京城里的生意很好做,一时兴起,来京城做生意,前几日在聚贤楼对面买了一个店铺,想开一家土豆粉店,等过几日开张的时候,还希望文东家和嫂子能过去捧个场”

    文夫人笑应:“那是自然,不用你说,我们也会过去的。我今天回去就准备礼物,到时候摆个大的排场过去,让人们知道,你也是有人撑腰的,省得以后有人知道你是乡下来的欺负你。”

    “谢谢嫂子。”孟倩幽高兴的说道。

    文夫人拍了拍她的手:“小事一桩,谢什么,又不是外人。”

    就这一小会,孟倩幽就喜欢上了文夫人的这个性格,再次打趣:“真不知道文东家是几辈子修来的好福气,能娶到嫂子,这么好的人,不仅人长得漂亮,性格这么爽朗。”

    听孟倩幽夸奖自己,文夫人虽然特别高兴,可神情又一次暗淡了下去:“我连孩子都不能生,他哪里来的好福气。”

    文泗怕文夫人伤心,急忙劝她:“你和孟姑娘第一次见面,不要说这些不开心的事。”

    “瞧我,真不会说话,孟姑娘别介意。”文夫人也感觉自己说这些不合时宜,歉意的说道。

    孟倩幽摇头,“嫂子是没有那我当外人,才对我说这些的,我怎么会介意。不过”说到这,抿了抿嘴唇,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下去。

    文夫人看她的神情犹豫,以为有什么要紧的话不好意思说出来,便开口说道:“孟姑娘有话直说无妨,我们不会介意的。”

    孟倩幽看了两人一眼。

    见两人都关心的看着她。

    心里一暖,便不再犹豫的说道:“我略会一些医术,可否让我给嫂子把一下脉。”

    文夫人不解,看向文泗。

    文泗却明白了她的意思,目露希翼,连声说道:“可以,可以,当然可以。”

    文夫人还在云里雾里,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

    文泗也不跟她解释,温声对她说道:“你把手伸出来,让孟姑娘给你把一下脉。”

    文夫人虽然不明白,但也没有多问,面带微笑的把手伸到了孟倩幽面前。

    孟倩幽把手搭在了她的脉搏上,凝神诊了好久,松开,示意她把另一只手在伸过来。

    文夫人收回了这只手,把另一只手放到了她面前。

    孟倩幽同样凝神诊了好久。

    文夫人隐隐约约的猜到了什么,眼神也变得期待起来。

    文泗眼神一动不动的盯着孟倩幽,注意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变化。

    诊了好长时间,久到文泗就要忍不住开口询问的时候,孟倩幽才放开了文夫人的手。

    文泗咽了下漏水,小心翼翼的问:“如何?”

    孟倩幽看向他,神情有些凝重。

    文泗刚升起的希望的心沉了下去。

    文夫人虽然也很失望,不过还是笑着安慰孟倩幽:“没事,过了这么久的时日了,我也想开了,我已经托人给相公物色人选了,等挑好了,就给他纳个妾会回来,等生了孩子,过继到我名下就好了。”

    文泗皱起眉头,既心疼又无奈的说道:“不是给你说了吗?纳妾的事不要再提,孩子没有就不要了,只要你平平安安的就好了。”

    文夫人抬头看他,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不能这么自私,让你以后因为没有孩子,而遭受别人的议论。”

    孟倩幽托腮,给两人开玩笑:“两位,我还是一个没有成亲的大姑娘,你们公然在我面前这么秀恩爱好吗?”

    文夫人红了脸。

    文泗瞪了她一眼,道:“死丫头,又取笑我们,想找打了是吗?”

    孟倩幽直起身,佯装叹了一口气,对文夫人说道:“嫂子,这男人呀都有劣根性,你一说给他纳妾,她连你的病都不想给你治了。”

    她的话落,文泗立马说道:“死丫头,谁说我不想给她治”说到这,才反应过来,立刻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问:“你是说?”

    孟倩幽立刻摇头:“我什么也没说。”

    文夫人也听出了孟倩幽的话外之音,霍然站了起来,不置信的问她:“孟姑娘,你是说我的病还有治?”

    孟倩幽笑着摇头:“刚才我还觉得有治的,可是你的相公一口一个死丫头的喊我,我突然就忘了该怎么治了。”

    听他这样说,文夫人当了真,立刻就急眼了,也不喊相公了,直接连名带姓的对文泗说道:“文泗,快给孟姑娘道歉。”

    孟倩幽“噗嗤”笑出声来。

    文泗自然不会给她道歉,反而责怪她:“死丫头,你能治不早说,害我们又失望了一回。”

    文夫人看孟倩幽笑出声来,知道她是跟他们开玩笑,松了一口气,凑到她面前,迫切的问:“孟姑娘,我这病真的能治?”

    孟倩幽收起了玩笑的样子,郑重的点了下头,又摇头。

    文夫人和文泗不解,两人对看了一眼,文泗着急的说道:“你这又点头,又摇头的,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说呀,急死我了。”

    孟倩幽道:“我点头是因为嫂子的病还有希望,我可以治一下,摇头是因为我没有绝对的把握能治好,我怕你们到时候会更加的失望。”

    “不会,不会。”文夫人惊喜的摆手:“大夫早已经说我没希望了,我也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你就死马当活马医。如果能治好,你就是我们两人一辈子的恩人,如果治不好也没有关系,我们一样的感激你。”

    文泗附和的点头:“夫人说的对,你尽管放手大胆的去治,无论结果怎样,我们都感激你。”

    孟倩幽点头:“既然这样,我就试试吧,不过,治疗的过程很痛苦,不知道嫂子能不能挺得住。”

    文夫人保证:“放心,只要有希望治好我的病,即使再大的痛苦我也坚持的住。”

    “好吧,我这几天先准备一下治疗要用的东西,过几日我会让人传信给你们,到时嫂子带着可靠的人跟着到我的宅子里治疗就行了。”孟倩幽道。

    文夫人觉得不好意思,推辞:“为我治病,去你的宅院里多不合适,这样吧,你什么时候准备好了,让人跟我们捎信,我派人去接你到我们家来好了。我们家里人多,需要什么吩咐下去,一会儿就准备齐全。”

    孟倩幽摆手,拒绝:“嫂子,你也知道我是从乡下来的,最怕进那种高门大院,还是去我家吧,我家人少,清净,我也可以安下心来给你治病。”

    原本文夫人是觉得太麻烦孟倩幽了,才不同意去她家的,现在听她这样说,便不再反对,应声:“好,听你的,就去你家。”

    孟倩幽点头,不露声色的说道:“治疗嫂子的病,还需要几味药,我写下来,嫂子亲自去下面抓来吧。”

    关系到自己以后能不能生孩子的事情,小心一些是对的,文夫人自然是没有异议。

    文泗走到账桌前,拿过纸笔,放在面前。

    孟倩幽拿起笔,写下了几味药,交给了文夫人。

    文夫人拿着药单子去了楼下抓药。

    听着她的脚步声下了楼,孟倩幽收敛的笑意,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清查一下你自己的院子吧,嫂子的病不是表面上看的那样。”

    文泗却听懂了她话里的意思,皱眉问:“你为何这样说?”

    “嫂子在生孩子以前就中了毒,就是那毒要了孩子的命,还损伤了她的身体,而且现在还有一部分毒素留在她的身体里,这才是导致她不能再有孩子的真正原因。”孟倩幽道。

    文泗闻言似乎是微微松了一口气,道:“这我知道,在孩子生出来是死婴的时候,我就已经命人查过了,是她自己误食了有毒的东西,才导致孩子死了的。不过,大夫到是没说,她身体里还有残毒。”

    孟倩幽摇头:“你错了,这毒根本就不是误食进去的,而是嫂子每日都会食进一点,才会导致这样的结果的。”

    文泗攸的转头看向她,面色阴沉了下来。

    孟倩幽确定的点头。

    文泗的身上立时充满了阴冷的气息。

    “所以我才让嫂子去我那里治疗,一是怕走漏风声,被人知道了她的毒解了以后会再次对她下毒。二是防止有人狗急跳墙,想出更加歹毒的计策对付嫂子。所以,以后陪她去治疗的人一定得是你们信过的人。”孟倩幽道。

    文泗点头,发自内心的正着脸色跟她道谢:“谢谢。”

    孟倩幽摆手:“你我的关系无需说这个,你要做的赶快找到幕后主谋,清除嫂子身边能谋害她的人,否则我救得了她这次,救不了下次。”

    文泗道:“我知道了,此事你不用再关心,你只要安安心心的给她治疗就好,至于其它的,我会很快的处理好。”

    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别的她确实也帮不上什么忙,孟倩幽便不再多言。

    文夫人抓了药回来。

    听到她的脚步声上楼,文泗卸了周身阴冷的气息,恢复了刚才的模样。

    文夫人推开门走了进来,丝毫没有感觉到屋里的气氛有任何的变化,笑着把抓来的药放在孟倩幽面前:“孟姑娘看看,这几味药可对?”

    打开药包,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孟倩幽点头:“就是这几味药,等我回去全部准备好了以后,就派人过来知会嫂子。”

    文夫人拉起她的手,语气里是满满的感激:“孟姑娘,我以为我这一生要孩子无望了,现在你又给了我希望,你放心,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这次绝不会再乱吃东西。”

    孟倩幽笑着回道:“我也没有多大的把握,嫂子还是和往常一样,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别抱有太大的希望,免得到时候失望。”

    文夫人拍拍她的手,反倒安慰她:“你也不要有心里负担,治好治不好都是天意,我就听天由命了。”

    孟倩幽笑着点头。

    三人又高高兴兴的说了一会儿话,孟倩幽感觉皇甫逸轩差不多该从宫中回来了,便起身告辞。

    文夫人和她谈的很投机,有些不舍,挽留:“如若你今日无事,就不要回去了,随着我们到府里,我亲自下厨给你做几个菜好好尝尝,晚上我们好好的畅聊一番。”

    “我还要去准备嫂子治病要用的东西,今日就不去了,等日后有时间了,我就去你们府上多呆一些时日,呆到你们烦了为止。”孟倩幽道。

    听她这样说,文夫人不再挽留,亲热的拉着她的手,两人一前一后的把她送出了德仁堂,看着她坐上马车,走出去好远,才回了楼上去说自己的事情。

    孟倩幽坐在马车里,询问文彪:“这京城里哪里有锻造的地方,带我过去。”

    ------题外话------

    共同期待后续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