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老家来人 (一更)
    文彪应声,赶着马车走了很远来到了一个锻造兵器的地方,道:“姑娘,我以前走镖时经常跟这里的老板打交道,镖局的武器都是他打造里的,手艺很好。”

    孟倩幽点头,下了马车。

    文彪牵着马缰绳,站在门口高声喊道:“李打铁,快点出来,有客人上门了。”

    一个男人应声打开门帘出来,看到文彪时一愣,随即欣喜的一连串的问:“文少主,怎么是你,你回京城了?镖局又开起来了?”

    文彪笑着回应:“我已被判做官奴之身,哪里还是什么少主,你以后莫要再如此称呼我了。”

    男人疑惑,不解的问:“那你今天是?”

    “哦,”文彪指着孟倩幽介绍:“这是我们姑娘,她想找你打造一些东西。”

    男人听他的称呼,似乎就明白了怎么回事,便没有再多问,打量了孟倩幽几眼,客气的问:“不知姑娘想要打造什么?”

    “我想要打造一套粗细不等,长短不一的银针,不知李老板能否做的了这个活计?”

    打造银针是一个非常精细的活计,还要按客人的要求,打造出一套不同的银针,这个活计更难,更耗时,李打铁有些犹豫。

    文彪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是有些不愿意,道:“李打铁,这是我的东家,看在咱们多年交情份上,你一定要帮这个忙。”

    孟倩幽也许诺:“只要你能按我要求的样子打造出一套我需要的银针,多少银子都不是问题。”

    李打铁看看文彪,再看看孟倩幽,一咬牙,应承下来,“看在文少主的面子上,银针我就帮你打造了,不过需要的时日会比较长,你要耐心多等一些时间。”

    “这个没问题,只要你能打造出来,多一些时日也无妨。”孟倩幽答应。

    “既然如此,还请姑娘到屋中,把你要打造的银针的样式画下来,我们再谈价钱。”

    孟倩幽点头,随着李打铁走入屋中。

    郭飞也跟了进去。

    文彪牵着缰绳在外面等候。

    屋里很杂乱,放着一些各种各样的材料和一些打造好的东西。

    李打铁领着孟倩幽走到一张简陋的桌子前,指着上面的笔墨说道:“这是笔墨,姑娘请画下来吧。”

    孟倩幽走到桌前,拿起毛笔仔细的画下了一套银针的样式,并标明了各个地方尺寸,交给了李打铁。

    李打铁看到她画的银针的样子,眉头拧了起来,道:“姑娘要打造的这银针和别人的不一样,打造起来要更费事一些,恐怕需要的时日还要长。”

    孟倩幽要的就是一套好的趁手的银针,自然不会计较时间的长短,道:“如果我需要平常的银针,就不需要来找你打造了,去店铺里买一套就行。既然我要打造,自然是打造一套好的,时日长短不是问题,银钱也不是问题。”

    李打铁点头:“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在多说了,总共是一百两银子,一个月后过来取货。我保证给姑娘打造出和这纸上一模一样的银针。”

    孟倩幽掏出一张银票递了过去:“这是银票,你看一下。”

    李打铁没接,道:“以往都是打造好了,客人来取货时,满意了才付钱,您打造的是银针,需要融化些纯度高的银子才能打造,我就破例收您二十两,余下的您来取货的时候再给好了。”

    孟倩幽没有坚持,把银票收回来,又重新拿了二十两银子给他。

    李打铁伸手接了过去。

    孟倩幽转身往外走。

    李打铁把她送出来,看着她坐上马车。文彪和他打过招呼,恭敬的赶着马车离去,想想当年闻名京城的威远镖局的少当家,竟然沦为了一个车夫,叹了一口,转身回了屋里。

    孟倩幽吩咐文彪直接回家,如她所料,皇甫逸轩果然从宫中出来了以后,就直接来到了她的家里。

    大部人都去店铺里干活了,只有那个快被孟倩幽医治好的男人留在大门口看家,看到是皇甫逸轩和皇甫毅过来,直接就让他们进了门。

    孟倩幽回到家里的时候,皇甫逸轩正有些脸色不好的坐在她屋内的椅子上。

    看到她进门,皇甫毅立刻收敛了神色。

    孟倩幽还是看到了他刚才的脸色,猜想肯定是和自己有关,也就没有多问,笑着说道:“今日你没来,我闲着无事,吃过午饭以后就去看望文泗了。确实如你所说,他变了不少。”

    皇甫逸轩淡淡的“嗯”了一声。

    孟倩幽坐到了他的对面的椅子上,定定的看着他。

    皇甫逸轩欲言又止。

    孟倩幽道:“说吧,今天你的皇奶奶对你说了些什么,让你这么不高兴。”

    皇甫逸轩抿了抿嘴唇,到底还是没说出来,只是定定的看着她,道:“不管如何,尚书府小姐的亲事我是一定会退了的,你只要安心等着就可以了,别的你都不要在意。”

    估计是说的自己不好的话,见他不说,孟倩幽也没有再追问,转移了话题:“我今日还碰到了文夫人,人很爽朗,不矫揉造作,我们很谈的来。”

    皇甫逸轩配合的点头。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天色已晚,皇甫逸轩和皇甫毅才回了家中。

    又过了两天,店铺里全部收拾好了,估摸着家里的人收到信后,也快来人了,孟倩幽便没有出门,在家里等候。

    果然,这天,快到晌午了,守门人就急匆匆的来报:“东家,外面来了几辆马车,说是从您的老家过来,送东西的。”

    孟倩幽起身,急急的走到门外,郭飞和文彪等人也已经听到了消息,先她一步出来了。正在和来人高兴的寒暄。

    她一走出门,孟义就看到了他,高兴的和她打招呼:“幽儿妹妹,我来了。”

    看到果真是孟义过来了,孟倩幽也高兴不已,快走了几步,预备走近了跟孟义打招呼,突然从旁边窜出一个身影,挡在她的面前,兴奋的说道:“幽儿姐姐,我也来了。”

    孟倩幽急忙停住脚步,定睛一看,高兴的问道:“良才,你怎么也过来了?”

    孙良才冲她嘿嘿一笑,得意的问:“没想到我会来吧。”

    孟倩幽点头:“是没想到,要不是感觉道你的气息熟悉,我刚才就一脚踹过去了。”

    孙良才被噎了一下,表情愣住。

    孟义,郭飞、文彪等人哈哈大笑。

    孙郎才反应过来,低声埋怨:“亏我还一直惦记着你在京城里有没有受气,早知道你这样没良心,我就不来了。”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孟倩幽笑过之后,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一切都好,多谢孙少爷挂念了,等一会儿我亲自下厨给你做几个好菜,谢谢你。”

    孙良才满意了,抬起头,得意的看了看众人,傲娇的说道:“这还差不多。”

    看他这活宝样,众人的笑声更大。

    孟倩幽笑着走到孟义面前,道:“我写信的时候,料想你应该快回家中了,才写信让你过来。没想到你们来的这样快。”

    孟义也是满脸的高兴,道:“我前一日回了家中,第二日家中便收到了你的信,家里人备好你需要的东西以后,就催着我过来了。”说完,指着后面的一辆马车说道:“不光是我,你嫂子和宏儿也跟着过来了。”

    话落,车帘被打开,一个小人儿从车里下来,张着小胳膊朝着孟倩幽扑来,嘴里高兴的喊着:“姑姑!”

    孟倩幽蹲下身子,将冲过来的小人儿抱了起来,举着他转了一圈。

    小人儿高兴的咯咯直笑。

    周嫣也笑着从马车下来,道:“这三个孩子一听说要来京城找你,都吵闹着要来,我们来时都是偷偷的过来的,家里的那两个还不知道怎们闹腾呢。”

    “嫂子。”孟倩幽把宏儿稳稳的抱在了怀里,喊了一声。

    周嫣笑着点头,解释:“相公说我好几年没有见到爹娘了,这次好不容易有机会来京城,就让我跟着一起过来了,不会耽误你的事情吧?”

    “不会,即使你们这次不跟着过来,下次我也会让人将你们娘俩送过来的,四年了,周夫人和周夫子不知怎么惦念你呢。”孟倩幽道。

    提起自己的爹娘,周嫣的脸上出现了想念的神情,不过想到已经到了京城了,很快就会见到了,又高兴起来。

    孟倩幽吩咐文彪、郭飞:“你们把马车赶进去,上面的东西卸下来,归置好,我们选个好日子开张。”

    两人应声,挥手招来其他人把马车赶了进去。

    孟倩幽抱着宏儿,领着几人来到院子里,吩咐丫鬟沏好了茶以后,道:“这是我刚买的院子,比较大,以后咱们就住在一起,所有的房间我都命人收拾好了,一会儿你们挑房间去住。”

    几人也是口渴了,端起茶水喝了几口。

    孙良才道:“我就不添乱了,家里有生意在京城,我过去那边住就行了。”

    孟倩幽点头:“也好,反正每日里逸轩都要过来,免得你见了他自惭形秽。”

    孙良才喝道嘴里的茶水“噗”的就喷了出来,顾不上擦拭,就不满的说道:“论才,小爷我也是考中的童生的人,论貌,我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一点都不比他差,我有什么可自惭形秽的。我只不过看你家中人多,这么小的院落住不开,才好心的说要去店铺里住的,既然你不领情,一会儿挑一间大的房间我就住下了。”

    孟倩幽故意擦了擦并没有溅到身上的茶水,满脸嫌弃的说道:“就凭你这乱喷茶水的习惯,你就比不上他。”

    孙良才被噎住,不满的小声嘟囔:“都说女生外向,果不其然,这还没嫁人呢,就向着他说话。”

    孟倩幽耳朵尖,把他说的话一字不落的全听了进去,又气又笑,故意威胁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在孟家呆了好几年,孙良才非常了解孟倩幽的脾气,如果他真的说出来,孟倩幽非得让人把他扔出去不可,当即慌忙摆手说道:“我没说什么,没说什么。”

    知道他是一个有口无心的人,孟倩幽也懒得跟他计较,转移了话题,问孟义:“二堂哥,家里一切都好吧。”

    孟义点头,“一切都好,家里人都好,作坊里也如常。”说完,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到她面前:“这是孟贤弟弟让我交给你的,你看一下。”

    孟倩幽拿过信打开,看了一下,孟贤的信很简单,告诉她家里无事,一切都好,让她不必挂心,安心的呆在京城即可,另外爹娘看完逸轩给家里写的信后,激动的不行,知道他一切安好,他们就放心了。信的末尾加了一句,在京城做生意需要的本钱多,如果银子不够的话要及时给家里说,家里人很快就会给她送来。

    穿过来好几年了,孟倩幽也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离开了那个家,看到这封信,心里又酸又甜,酸的是恐怕以后她就要长居京城了,再也不能向以前那样,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在一起,随时随地的跟家里人撒娇了。甜的是,家里人依然把她当做全家人的宝,时时刻刻记挂着她。

    孟义夫妇见她看完信后心情似乎有些低落,对看了一眼,周嫣试探的问:“幽儿妹妹,你没事吧?”

    孟倩幽扬起笑脸,笑着说道:“没事,就是看到大哥的信,突然就想家了。”

    孙良才“切”了一声:“想家就回去呀,京城离家也不远,两三日的路程就到了。”

    孟倩幽瞪他一眼:“说的轻巧,我来时已经给我爹娘夸下了海口,说是来逼婚的,现在亲事还没有着落,我怎么回去?”

    孙良才立刻想歪了,瞪大了眼睛,不相信的问:“不会是逸轩那小子不认账了吧?”

    没等孟倩幽回答,自以为说对了孙良才站起来,撸起袖子,义愤填膺的说道:“你不用担心,如过那小子不认账,等见了他,我打的他满地找牙。”

    他的话刚说完,皇甫逸轩就走进了屋里,接着他的话茬问道:“你要打的谁满地找牙呀?”

    孙良才愣住,机械的转头看向他。

    几年不见,皇甫逸轩竟然长的比自己还要高大了,不但相貌比自己英俊,就连周身也散发着比自己高贵的气势。他往那一站,自己顿时感觉就矮了半截。

    动了动嘴唇,孙良才愣愣的没有说出话来。

    孟倩幽“噗嗤”笑出声来。

    孙良才被她的笑声惊醒,一跃而起,抱住皇甫逸轩:“臭小子,几年不见,长的比我还招蜂引蝶。”

    皇甫逸轩热情的笑容被他这句话说的僵在了脸上。

    孟倩幽大笑出声。

    孙良才丝毫没觉得自己说的有什么错,松开皇甫逸轩以后,又仔细的打量了他一番。

    皇甫逸轩冲着孟义夫妇点了点头:“二堂哥,嫂子。”

    皇甫逸轩现在的身份是世子,自从他一进门,孟义夫妇急忙站了起来,现在听了他的称呼,孟义慌忙摆手说道:“世子千万不要这样称呼我们,我们担不起。”

    周嫣也附和的点头。

    孙良才却一点也不在意,“孟义哥,跟他客气什么,无论他现在是什么身份,在我们面前他依然是弟弟。”

    皇甫逸轩附和的点头,“二堂哥,良才说的对,我永远是你们的弟弟,你们像以前一样随意就好。”

    虽然他这样说,孟义夫妇也放不开,依然拘束的站着。

    孟倩幽看他们这样拘束,也笑着说道:“二堂哥,嫂子,以后逸轩天天来家里,你们要是一直这样,我们都会不自在的,你们还是放开一些,不必把他当做世子,把他当做妹夫就行。”

    孙良才闻言扭头取笑她:“真不害臊,亲事还没定呢,就说把他当成妹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