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拜见帝师 (二更)
    孙良才话落,就感觉脖子后面一凉,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赶紧回头,看见皇甫逸轩虽然摆着一张笑脸,眼睛却阴森森的看着他。

    猛然醒悟到什么,孙良才急忙后退了一步,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你不许动手。”

    看他那个样子,孟倩幽笑的不行,孟义夫妇也被他逗笑。

    屋里的气氛缓和了很多。

    皇甫逸轩收起周身的气势,上前一步,想要拍一下他的肩膀。

    孙良才吓得又后退了一步,惊叫:“你别过来。”

    皇甫逸轩好笑的摇了摇头,坐在了孟倩幽身边的椅子上。

    孙良才这才知道自己虚惊一场,擦了擦额头上冒出来的汗,也坐回了椅子上。

    被孙良才这一闹,孟义夫妇也没有那么紧张了,也自然地坐回了椅子上。

    总归是多年没在一块,现在的身份又悬殊,几人坐下以后却没有什么话题,屋里的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孟倩幽正不知说些什么挑开话题的时候,郭飞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主子,饭菜做好了,您看今日在哪里用饭?”

    孟倩幽扬声说道:“摆去饭厅里吧,我们即刻就过去。”

    郭飞应声,去了厨房。吩咐了下去。

    孟倩幽道:“孟义哥,嫂子,良才,咱们去吃饭吧。”

    几人点头,起身,来到了客厅。

    孟义几人着急赶路,路上都是匆匆的吃一口,早就感觉饿了,饭菜上来,也没客气,直接就大口的吃起来。

    几人边说边吃,一顿饭下来,话题也多了起来。

    吃完了饭,又坐在一起聊了一会儿天,孟倩幽才问道:“孟义哥,嫂子,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去周府?”

    孟义看向周嫣。

    周嫣道:“我已经好几年没有见过家里人了,自然是越快越好。”

    孟倩幽点头,道:“来了京城以后,我早就想去拜见帝师,一直没有闲暇,今日正好有空,不如我们陪你们一块过去。”说完,扭头询问皇甫逸轩。

    皇甫逸轩道:“周孝和周礼两人被安排了编纂处,这个时辰应该没有在家。家中只有帝师和家眷在。”

    周嫣这些年,通过书信,也略知家里的情况,点头,“我知道,我们现在就过去吧,我实在是太想念家里人了。”

    几人起身。

    孙良才也跟着站起来,对孟倩幽道:“我先去店铺里转转,晚上回来等你做好吃的。”

    孟倩幽笑着点头,吩咐郭飞去准备了礼品过来。

    几人同时出了门。

    孙良才先上了在自己的马车,吩咐车夫赶着马车去了自己的店铺巡视。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上了文彪赶的马车,郭飞坐在车辕的另一侧。

    孟义夫妇带着宏儿上了文虎赶的马车。

    皇甫逸轩告诉了文彪周宅的具体位置。

    帝师家搬离京城以前,已经把原来的宅子卖掉,回京后,又重新买了一座,不如原来的宅子气派,位置也稍微偏僻了一些。

    两辆马车一前一后来到了帝师新买的宅子前。

    几人相继下了马车。

    周嫣看着那大大的周宅两个字的牌匾,就忍不住红了眼眶。

    管家正好出来吩咐看门人事情,看到皇甫逸轩从马车上下来,急忙走过来,也没有看他身边的人,直接给他行礼,恭敬的说道:“世子,您来了。”

    “福伯!”他的话音未落,周嫣就激动的冲他喊了一声。

    福伯一愣,随即不置信的看向周嫣,激动的问道:“孙小姐,您回来了!”

    周嫣嫣眼含热泪,连连点头。

    福伯的眼睛里也蓄满了泪水,回头急声吩咐守门人:“快,快去告诉老爷,夫人,大太太,孙小姐回来了!”

    守门人拔腿就往院里跑。

    福伯回过头来,激动的语无伦次:“孙小姐,您、您能回来太、太好了。大少爷和大太太要想死你了。”

    周嫣已经都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

    福薄看向孟义。

    孟义抱着宏儿,也恭敬的喊了一声:“福伯。”

    福伯应声,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宏儿,颤巍巍的问:“这是小表少爷吧?都长这么大了。”

    孟义笑应,正准备让宏儿喊人,门口有杂乱的脚步声传来,随着周孝夫人喜悦的急迫的声音传来:“嫣儿呢,嫣儿在哪?”

    周嫣疾走几步,迎上了从院里正好走出来的周孝夫人:“娘,我在这,我回来了。”

    周孝夫人一把抓住周嫣,眼里已经布满了泪水,哽咽着说道:“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

    周嫣的眼泪也是止不住流了下来,:“娘,女儿不孝,四年了也没有回来看过你们。还请你们不要怪罪。”

    周孝夫人替她擦了擦眼泪,“不说这些了,这次来多住些时日,我们全家人好好的聚聚。”

    周嫣点头。

    孟义抱着宏儿也走到了周孝夫人面前,恭敬的喊了声:“岳母。”

    周孝夫人点头,看向他回来的宏儿,道:“这是宏儿吧,都长这么大了。”

    孟义对宏儿说:“宏儿,喊祖母。”

    “祖母。”宏儿也不怯生,甜甜的喊了一声。

    “哎,”周孝夫人高兴的答应,伸出手:“来,宏儿,到祖母怀里来,让祖母好好看看。”

    宏儿看向孟义。

    孟义点头。

    宏儿从孟义的怀中下来,站在地上仰着头看着周孝夫人奶声奶气的说道:“宏儿很沉的,祖母抱不动宏儿的,宏儿还是站在这里让祖母看吧。”

    见他如此贴心,周孝夫人高兴的不行,蹲下身子,一把抱起他:“我的小乖乖,无论你有多重,祖母都能抱的动你。”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也随着走过来。

    孟倩幽笑着跟周孝夫人打招呼:“大夫人,四年没见,您还是一如既往的这么漂亮。”

    周孝夫人这才看到他们,抱着宏儿就要给皇甫逸轩行礼。

    皇甫逸轩抬手阻止她:“大夫人,不必多礼。”

    周孝夫人语气欣喜的对孟倩幽说道:“孟姑娘,您也来了,快,快请进来。”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走了进去。

    周孝夫人抱着宏儿走在她的身侧,周嫣和孟义跟在后面。

    孟倩幽边走边笑着说道:“我十多日前就来到了京城,一直想着来拜见帝师,无奈杂事繁忙,一直抽不出时间,今日二堂哥和嫂子正好回家,我便跟着过来,希望没有打扰到你们才好。”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的事情,京城里都已经传开了,周孝夫人当然也听说了,现在听她这样说,紧声回道:“我们也听说了您来了京城,想要过去拜见你,可是不知道你住在哪,就一直没去。昨日,老爷还吩咐相公沐休的时候跟世子去打听您的住处呢,恰巧您今天就来了。”

    两人寒暄着来到了帝师的住处。

    帝师夫妇也得到了仆人的禀报,说是周嫣回来了,虽然没有想周孝夫人那样跑到大门口去迎接,却也是站在门口焦急的等着他们过来。

    远远的看到帝师夫妇站在门口,周嫣快走到两人面前,自然又是一番感人的相见画面。

    等她们的情绪平静了些以后,皇甫逸轩恭敬的上前给帝师见礼:“夫子。”

    帝师点头。

    孟倩幽也福身给帝师见礼,道:“四年不见,夫子依然是那么硬朗。”

    帝师摸着胡须,哈哈一笑,道:“四年不见,孟姑娘已经是大姑娘了。”

    孟倩幽调皮的回道:“帝师这话客气了,您应该说我是老姑娘了。”

    帝师又是一阵爽朗的大笑。

    互相寒暄了以后,帝师夫人,周孝夫人和周嫣抱着宏儿去了帝师夫人的屋子里说家常,帝师则把孟倩幽,皇甫逸轩和孟义让到了会客厅里。

    吩咐仆人沏好茶水端上来之后,帝师道:“世子和孟姑娘的事,我也略有耳闻,不知道你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孟倩幽没说话,笑看着皇甫逸轩。

    皇甫逸轩身子笔直的坐在椅子上,恭敬地回道:“不瞒夫子,我正在想办法退亲。”

    帝师点头,“我早已料到你会这样做。不过以你现在境况,恐怕退亲的事情不好说。”

    皇甫逸轩抿唇。

    帝师道:“你和尚书府小姐的亲事是你们还没出生时就定下的,如今到了你们该成亲的年纪,你却要提出退亲,这对尚书府小姐来说,就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光京城里的人的风言风语就能压死她。所以你一定要慎重的妥善处理这件事情,最好是在不伤害任何人的情况下,把亲事退了,成就你和孟姑娘的好事。如果你强硬的把这门亲事退了,就会和尚书府结下梁子,对于你以后进入朝堂百害而无一利。”

    皇甫逸轩受教的点头:“谨遵夫子教诲,我和幽儿一定会找个妥善的办法,处理好退亲的事的。”

    帝师又对孟倩幽说道:“四年前,我见到孟姑娘之后,就知道你能力非凡,睿智超然,非一般的人所能比。所以在这件事情上,孟姑娘也千万不要操之过急,一切要从长计议。免得给自己留下什么隐患,以后追悔莫及。”

    孟倩幽点头,恭敬回道:“多谢夫子指点。”

    帝师摸着胡须,呵呵一笑,道:“我这样嘱咐你们,不光是为你们着想,也是为了我自己,自从四年前,我做了世子的夫子以后,我们就拴在一起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当然不想你们出事,也希望自己能过一个安然的晚年。”

    孟倩幽点头,道:“夫子请放心,我已经打算好了,先在京城稳住脚跟,什么时候逸轩平稳的退了和尚书府小姐的亲事,再议我们的亲事。”

    “如此甚好,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就派人知会我,我一定帮你们办成。”帝师道。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齐声道谢:“谢谢夫子。”

    帝师摆手,转向孟义,道:“嫣儿在来信中提及,你经常出门去做生意,出门在外,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孟义恭敬地回道:“谢谢爷爷关心,我只是帮着幽儿妹妹去各地开个分店,等他们上手了我就回来,不会有什么大的危险。”

    帝师了然的点头。

    孟倩幽道:“夫子以后不必替二堂哥担忧了,我在聚贤楼对面买了一个店铺,准备开一家土豆粉店,二堂哥以后就是店里的掌柜的,短时间内我不会再派他出去了。”

    帝师闻言欣喜:“你的意思是说,以后嫣儿一家就常住京城了?”

    “只是一段时日,毕竟二堂哥现在掌管着所有的分店,他不可能在京城里常住的。”孟倩幽道。

    帝师虽然有些失望,但是想到接下来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周嫣会呆在京城,立时又高兴起来,道:“只要嫣儿以后每年都能来京城住一段时日我们就满足了”

    “这个没有问题。”孟倩幽保证,“以后,我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马队送货过来,你什么时候想嫣儿嫂子和宏儿了,就让他们跟着马队过来。”

    帝师高兴的连连点头,道:“这样最好,这样最好。”

    帝师一直面色威严,感情内敛,很少有这么激动的时候,看来这四年,他们确实想念周嫣想念的紧。

    帝师又对孟义道:“既然你们以后这段时日常住京城,就搬来家里住吧,我一会儿就命人给你们收拾出房间来。”

    孟义婉拒:“爷爷,幽儿妹妹已经给我们安排好了住处,我们还是去她那里住吧,就不打扰你们了。”

    周嫣四年没有回过娘家,如今好不容易回来了,帝师岂肯让她住到别处去,当即下了决定:“这里是嫣儿的娘家,来了以后哪里有住到别去处的道理,此事就这样定了,我这就命人去给你们收拾房间。”

    孟义不好再反驳,求救似的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知道他一直认为自己高攀了周嫣,心里自卑,住在这里会不自在,便不着痕迹的对帝师说道:“孟义哥和嫣儿嫂子是第一次回娘家,今晚自然是应该住在家里。等土豆粉店开张了,店里的生意忙起来,孟义哥的作息就不规律了,如果他住在这里,难免会打扰到你们,还是让他会我那里去住吧,至于嫣儿嫂子和宏儿,他们去哪里住都行。”

    她说的合情合理,帝师点头同意,道:“那义儿就在这里住几天,等你的店开张了让他搬过去。”

    孟义暗暗松了一口气。

    孟倩幽把他的神情看在眼里,心里暗笑。

    而另一间屋子里的三人也谈的非常高兴,不时的有宏儿的童言童语和三人的笑声传出来。

    家里很久没有这样热闹过了,帝师也是异常的高兴,道:“今日你们都别走了,晚饭在这里吃吧。”

    孟倩幽推脱:“家里还有客人,我们一会儿就回去,今日时间有些仓促,等改日有时间了,我们再和夫子好好的畅聊一番。”

    帝师点头,几人又闲聊了一番,孟倩幽和皇甫逸轩便起身告辞。

    帝师派人知会另外屋里的三人。

    帝师夫人和周孝夫人出来拉着她的手直说不好意思,嫣儿回来她们只顾着高兴了,怠慢了她,并热情的挽留她。

    孟倩幽同样婉拒了她们的挽留,有礼的客气了几句,便在几人的亲自相送下和皇甫逸轩一起出了周宅。

    停住脚步,孟倩幽道:“孟义哥,嫂子,你们就安心的在家里住下吧,等店铺开张的时候我会派人知会你们。”

    孟义还好,周嫣惊喜的连连点头。

    两人有礼和和众人告别后,坐上马车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孙良才还没有回来,孟倩幽看了眼天色,询问了皇甫逸轩也要留下吃饭以后,就去了厨房,亲自厨房做饭。

    皇甫逸轩叫来皇甫毅,吩咐他回齐王府说一声,就说清溪镇过来个朋友,今晚他就不回去陪着齐王夫妇了。

    皇甫毅应声,骑着快马回去齐王府报信。

    皇甫逸轩来到了小厨房帮着打下手。

    小厨房的丫鬟看他进了厨房,惊讶的不行,不知所措的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吩咐她:“这里不用你了,你去大厨房里帮忙吧。”

    丫鬟应声后,机械的、愣愣的走出小厨房。

    饭菜还没有做好,孙良才就回来了,进了院子闻到了厨房飘出来的香味,直接就来到了小厨房,对孟倩幽说道道:“好香,我好久没有吃到这么香的饭菜了,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