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捧场,好不热闹(一更)
    皇甫逸轩往灶膛里加柴火的手顿了一下,随即手一扬,一根尖细的小树枝朝着孙良才就飞了过去。

    孙良才的脚步正迈进厨房,欲往里走,冷不丁迎面一个异物飞过来,吓了一跳,立即灵活的后退了几步,退出了厨房。

    小树枝在“啪”的一声掉落在厨房的门口。

    孙良才怪叫一声:“是谁敢偷袭小爷,滚出来!”

    皇甫逸轩没动,又往灶里加了几根小树枝,才不急不缓的说道:“这次只是警告,下次再让我听到你说这样不清不楚的话,我就把你的嘴封起来,永远让你开不了口。”

    孙良才慌忙一手捂住了嘴巴,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厨房门边,不置信的探头往里看,等看清果然是皇甫逸轩时,又惊叫出来:“我的天,你一个堂堂的王府世子竟然蹲在厨房里帮着烧火,这要是传出去,你可就是京城里人的笑柄了。”

    孟倩幽故意整治他,大声回道:“你说的没错,以逸轩的身份确实不该帮着烧火,那就麻烦孙少爷过来帮忙吧。”

    孙良才还没反应过来,傻傻的问:“帮什么忙?我可不会做菜。”

    “当然不是让你做菜,你过来帮忙烧火就行了。”

    “什么?”孙良才再一次惊叫,指着自己的鼻子问:“让我帮你烧火,你没有弄错吧?”

    孟倩幽阴森森的话问出口:“你说呢?”

    孙良才又后退了几步,连连摇头:“我可是孙家的少爷,哪里能做这样的活计。不行,不行。”

    孟倩幽忍住笑,故意威胁他:“我原本是想做四菜一汤的,既然你不愿意烧火,那我就做这一个才就好了,反正我和逸轩的胃口都小,凑合着也是能吃饱的。”

    孙良才顿时着急起来:“你有没有良心,我可是从清溪镇大老远的专门跑过来看你的,你就这样对待我?”

    “这个和良心无关,既然逸轩的身份不适合烧火,我自己又不能一边做菜,一边烧火,只能是让你帮忙了。”孟倩幽道。

    孙良才急忙改口:“能能能,他能烧火,反正以后你们都是要成亲的,你们这样妇唱夫随的挺好的,挺好的。”

    孟倩幽失笑。

    皇甫逸轩的面色也柔和了一些。

    孙良才明显的感觉道皇甫逸轩周身的气势温和起来,松了一口气,暗想,幸亏自己聪明,说出了这样一番话,否则今天就真的被逼着烧火了。

    孟倩幽原本也是逗他,笑着摇了摇头,便不再理会他。

    孙良才忍不住菜香的诱惑,想要往灶前去看看到底孟倩幽做了什么菜,又怕自己哪里一不小心再惹到她,逼着自己烧火,所以纠结的不行。

    孟倩幽也不理会他,专心做菜。

    孙良才一步一步蹭到炒好的菜前,看到全都是自己喜欢的,心里美的乐开了花,暗道:这个死丫头就是嘴硬心软,其实心里还是关心自己的。要不然也不会全都炒的是自己喜欢的菜。

    孟倩幽很快把四菜一汤做好,这次没用她吩咐,一直呆在厨房里没有出去的孙良才,自告奋勇的端着饭菜来到了饭厅。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洗干净手,随后也跟了进来。

    几人坐下,也没有互相谦让,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到底是在孟倩幽眼皮底下教导了几年,即使都是自己爱吃的菜,孙良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不管不顾的低头猛吃,而是不急不慢,举止优雅的吃着自己面前的饭菜。

    吃完饭以后,吩咐丫鬟收拾了碗筷,沏了茶水过来,几人坐下来闲谈。

    孙良才和皇甫逸轩四年没有见面了,自然是有许多的话要说。

    孟倩幽坐在一边静静的听他们说话。

    孙良才道:“爷爷现在基本上已经把家里的生意全部交给我了。他自己每日里邀几个老朋友喝喝茶,聊聊天。我爹呢现在也不那么游手好闲了,偶尔也帮我去各处巡视一下店铺,别的不会,核对一下账目还是可以的,尤其是到年底的时候,多亏了他帮忙。至于我”说到这里,嘿嘿一笑:“前年就已经成亲了,媳妇是爷爷一个故交好友的孙女,我们很谈的来,成亲后过的也很好。”说到这里,看了孟倩幽一眼,身子凑近了皇甫逸轩,压低了声音高兴的说道:“我媳妇有了身子,过了年以后我就当爹了。”

    说完以后,坐正身体,嘿嘿直乐,脸上高兴的神情一览无余。

    皇甫逸轩诧异的看向他。

    孙良才道:“看我做什么,我今年已经十九了,别人家的孩子都两三个,我这才第一个,我爷爷和我爹因为孩子差点没催死我们两个。现在总算是有了。”

    皇甫逸轩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当然知道孙良才娶了媳妇的事情,也知道孙善人因为他夫妇二人没有孩子,而着急的不行,现在听孙良才这样说,自然也是替他高兴,问:“孙善人这次高兴坏了吧?”

    孙良才也不避讳,连连点头:“是呀,我爷爷现在天天乐得合不拢嘴,连跟他些老友出去喝茶时,脚步都轻快了许多。还有我爹,现在见了什么好玩的东西都往家里买,说是给他那大孙子买的。”

    皇甫逸轩惊讶过后,也是替他高兴,道:“恭喜你了,等你喜获麟儿的时候,我一定备份大礼。”

    孙良才点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那是自然,必须的,绝对不能少了你的。”

    看他毫不客气的样子,孟倩幽失笑。

    孙良才看向她,嘿嘿一乐,脸上呈现不好意的神情,道:“所以我这次来京城,除了看望你和视察的京城的店铺以外,还有一件事情要拜托你。”

    孟倩幽痛快的应声:“说吧什么事?”

    孙良才更加的不好意思,挠了挠头,才说道:“这次回去以后,我有好长一段时间不能来京城了,家里的铺子就请你照看着了。”

    孟倩幽恍然,故意扳起脸,逗他:“我说你怎么这么好心跑来京城看我呢,原来是有所图呀。”

    孙良才急忙辩解:“不是这样,不是这样,我确实是因为挂念你,才来的,巡视店铺只是顺便,至于让你帮忙照看,也是临时起意”说到这,又嘿嘿一乐,道:“谁让我要当爹了呢。再说了,孩子以后也要喊你姑姑的,看在孩子的面子上你也得给帮衬着不是。”

    孩子还在他媳妇的肚子里,他竟然也拿出来说事,孟倩幽对他的厚脸皮也是无语了,问:“我记得当年我教你的时候,没有教你如何练就这般厚的脸皮呀。”

    孙良才也不恼,反而得意的说道:“我这叫无师自通。”

    孟倩幽不雅的朝天翻了一个白眼。

    孙良才哈哈大笑。

    接下里的几日,孙良才每日不定时的去店铺里巡视生意,孟倩幽和孟义准备土豆粉店开张的事情。

    孟义从老家来时,只带了几个车夫过来,一个熟手也没有带过来。孟倩幽考虑了一番之后,又去北城买了三个小姑娘过来,孟义每日里从周宅过来训练他们,结束的早就再回周宅,结束的晚,就派人给周宅捎个信,说自己不回去了。至于跑堂的伙计,则派了现在家里的精卫去充当。

    训练了几日之后,三个小姑娘都学会了如何去煮土豆粉,孟倩幽又教会了家里的厨娘怎样熬制大骨汤,孟义回了周府让帝师给选了一个好日子,孟倩幽也让人给文泗传了信,一切准备就绪,所有人等着这一天的到来。

    帝师给选的日子很近,这一天很快到来。

    一大早,整个宅院里的人都早早的起来,吃过早饭,收拾停当了以后,除了厨娘一家三口和三名丫鬟以外,所有的人都坐车马来到了店铺前。

    所有人下了马车,孟义上前,拿出钥匙打开店铺的门,孟倩幽走了进去,孟义跟在后面,随后其他的人也跟了进去。

    郭飞吩咐车夫把马车赶去了后院,指挥人把车里的需要的东西全部搬去了厨房。

    孟义则指挥前面的人们,把铺子里的桌椅板凳擦拭的干干净净。

    周围店铺里的人们看这家店铺终于开张了,心里好奇,都纷纷的朝这边打量。

    孟义这几年专门负责去各地开分店,早已熟悉了流程,看天色差不多了,就准备命人去煮几碗土豆粉,和以往每次开分店一样,在门前放一张桌子,让围观的人们过来免费品尝。

    还没等吩咐,远处就有人抬着礼物敲敲打打的过来。

    孟倩幽也听到了动静,走出门外,远远望去,是文泗夫妇。急走了几步,上前,迎上了两人,热情的说道:“文东家,嫂子,你们过来了。”

    文泗抬手,敲敲打打的人们立刻停了手。

    文泗爽朗的一笑,拱起手,大声道:“德仁堂文泗恭贺孟姑娘的土豆粉店开业大吉。”

    他的话落,被吸引过来的周围店铺里的人和围过来看热闹的人都发出了惊叹声。不由得猜测,这姑娘是什么来历,竟然让德仁堂的东家摆出这么大的阵仗过来捧场。

    孟倩幽知道他这是来给自己撑场面,故意做给别人看的,立刻回道:“多谢文东家捧场,快和嫂子里面坐。”

    文泗点头,头前往里走。

    孟倩幽亲热的拉着文夫人的手跟在后面。

    几人刚走了进去,远去又有人敲敲打打的抬着礼物走了过来。

    孟倩幽吩咐文彪招待文泗夫妇,自己走出门外,看竟然是周孝穿着官服,带着人抬着礼物过来,心里微惊,快步走了过去。

    周孝示意敲敲打打的人停了下来,和文泗一样,拱起双手,有礼的说道:“恭喜孟姑娘开业大吉。”

    看周孝身着官服,周围的人又是一片哗然。

    孟倩幽给周孝施了个礼,道:“周夫子如此繁忙,还要过来给我捧场,孟倩幽实在是感激不尽。”

    周孝哈哈一笑,抬手虚扶了她一把,用不高不低的声音说道:“孟姑娘客气了,我们是一家人,无需如此客气。”

    周围响起了抽气声。

    孟义从屋里也急忙跑了出来,恭敬地对周孝说道:“岳父,请里面坐。”

    周孝点头,随着孟义走了进去,见了文泗夫妇,又是一阵寒暄。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姑娘能让德仁堂的东家和官爷亲自来贺喜,众人心里好奇,三三两两的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孟倩幽没有理会众人的议论,想要走进屋里去招呼几人,远处又有一堆人抬着礼物过来,虽然没有敲锣打鼓,抬的礼物却是不少,为首的人正是孙良才。

    孙良才走到孟倩幽面前,一本正经的拱起手,一股熟稔的模样,道:“京城云祥绸缎庄孙良才恭贺孟姑娘开张大吉。”

    这段时间忙着筹备土豆粉店开张的事情,孟倩幽还真的不知道孙良才这段时日在干什么,现在见他这么难得的给自己长脸,一时又惊讶不已。不过很快反应过来,笑着回礼:“多谢孙东家的过来捧场,请里面坐。”

    孙良才点头,挥手示意伙计把礼物抬进去,自己则趁着众人不在意偷偷的对着孟倩幽眨了眨眼睛。

    孟倩幽忍住笑,有礼的请他进去。

    围观的人们简直要炸开了锅,好家伙,云祥绸缎庄也,那是京城里有名的绸缎庄,京城里的太太,小姐好多都是去那里定制绸缎,只要你想要的,出的起价格的,在云祥绸缎庄就没有找不到的。尤其是几年前,云祥绸缎庄里又增加了一项书包的生意,可以根据客人的要求,用不同的面料做出不同图案的书包。据说书包刚在云祥绸缎庄推出的时候,等着买书包的人排了好长的队伍。虽然后来有人看着眼热,也跟着效仿缝制那样的书包,可是等他们刚出售,云祥绸缎庄已经出了新的图案,旧的书包已经无人问津了,久而久之,没有人再费力的去仿制,书包也成了云祥绸缎庄的标志。

    接连有三位在京城举足轻重的人士过来个孟倩幽捧场,周围店铺里的人傻了眼,想着这位姑娘绝对是一个大人物,自己也是不是也备点礼也去庆贺一下,等以后的有事情的时候,好求她帮个忙。

    就在众人心思回转,犹豫不决的时候,远处又有一对人朝着这边过来。

    众人踮脚,抬头细看,见这次的排场更大,五六个吹吹打打的人在前,中间足足有十五六个人都抬着礼物,后面还是五六个吹吹打打的人,最后才是一个尊贵无双,能与日月齐辉的少年公子端坐在马上,牵着马的是一个大概十来岁的少年。

    孟倩幽自然也听到了动静,从店铺里再次走了出来,看到是皇甫逸轩时,停住脚步,等在原地,看他慢慢的走近。

    文泗和周孝以及孙良才也看到了他,随后从店里也走了出来。

    送礼的队伍到了店门口,皇甫毅松开缰绳,走到队伍面前对着送礼的队伍一挥手,吹打的人停止了动作。抬着礼物的人也都站在了原地。

    皇甫逸轩下了马,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到孟姑娘面前,对他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

    皇甫毅朗声说道:“齐王府世子,恭贺心仪的姑娘开业大吉。”

    “哄”的一声,围观的人群彻底的炸开了,怪不得这个姑娘有这么大的脸面能让这么多有头有脸的人过来恭贺呢,原来她就是前几日京城里谣传的世子喜欢的那位姑娘。

    这下,周围店铺里的人再也不犹豫了,纷纷的回了自己的店里,吩咐伙计赶快去备份厚礼,自己作为邻居也要过去恭贺一下,混个脸熟,如果是能和这几位贵人搭上话那是更好。

    不管周围的人怎么想,被皇甫逸轩当着这许多人的面说是心仪的姑娘,孟倩幽还是红了脸。

    文泗,周孝和孙良才上前给皇甫逸轩见礼:“世子。”

    皇甫逸轩微点头:“我们今日都是来给幽儿道贺的,几位不必客气。”

    周孝和孙良才还好,文泗夫妇是第一次见到这位传说中的齐王世子,不由得多打量了几眼,见他玉树临风,俊雅飘逸,尊贵无比,心里暗自满意。

    今天连逸轩都来捧场,实在是出乎孟倩幽意料,说话的声音里流露出藏不住的喜悦:“多谢几位过来捧场,都进去吧,我亲自给几位煮土豆粉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