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当街杖毙 (一更)
    郭飞提起巧月。

    巧月吓得失声尖叫,那尖利的嗓音刺的屋内众人的耳朵生疼。

    郭飞皱着眉,提着巧月走到门口,打开门,随意的往外一扔。

    屋内众人只听见“啊”“噗通!”几声,然后巧月带着哭音的声音才传来:“小姐,快救我,我要被摔死了。”

    “你!”林晗嫣没想道孟倩幽真的敢让人把巧月扔出去,气怒的瞪了她一眼,抬脚就往外走去。

    另一名吓坏了的丫鬟急忙上前想要搀扶着她。

    “快,先去把巧月扶起来。”林晗嫣急切的命令她。

    丫鬟赶忙往外走,林晗嫣跟在后面。

    皇甫煜也想跟着走出去。

    孟倩幽冷冷的声音在他后面响起,听得皇甫煜脖子后面直冒凉风:“你要是敢跟着出去,丢了逸轩的脸面,我让他把你倒吊到树上去。”

    皇甫煜抬起的脚停在半空,愣愣的回头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沉着脸看着他,一副认真的模样。

    皇甫煜的身子晃了晃,赶紧把抬起的那只脚放下,回头走到孟倩幽面前,讨好的说道:“孟姑娘,你别生气,嫣儿她有口无心,不是故意的,你千万不要责怪他,也不要告诉我大哥,我这就出去带她们走。”

    他的话声刚落,林晗嫣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孟倩幽,你滚出来,竟然敢把巧月扔出来,我今天非打的你满地求饶不可。”

    身为兵部尚书家的小姐,从小跟着兵部尚书和自己的哥哥舞枪弄棒,林晗嫣的身手自然是有一些的,所以才一进屋就要和孟倩幽比试一番。原本在巧月的怂恿下,只是抱着玩耍的心态教训孟倩幽一下,让她知难而退,回自己的老家去。没想到孟倩幽竟然会不把她放在眼里,命人把巧月扔了出来。心头火起,说话的声音就冲了起来。

    皇甫煜见林晗嫣敢跟孟倩幽叫板比武,心里急得不行,想要出去劝阻,又怕孟倩幽真的会让皇甫逸轩把他吊到树上去,不出去,又怕林晗嫣的叫骂惹急了孟倩幽。孟倩幽要是毫不留情的出手,就林晗嫣那点自以为是的三角猫的功夫肯定会被孟倩幽收拾的很惨。

    孟倩幽让郭飞把巧月扔出去,就是为了给林晗嫣一个警告,让她识趣,领着两名丫鬟乖乖离去。没想到她今日不知是出门没带脑子,还是根本就没长脑子,竟然守着这许多的人敢在店铺外叫嚣。

    孟倩幽从柜台里走出来,不慌不忙的往外走。

    皇甫煜移动身体挡在她的面前,替林晗嫣求情;“孟姑娘,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就不要跟她计较了,我马上就把她送回尚书府去,保证以后她绝对不会再来这里捣乱。”

    孟倩幽没有理会他,而是喊了一声:“文彪!”

    文彪应声:“姑娘!”

    “二公子就交给你了,如果没有我的命令你放了他出了这个门口,以后你就不要跟着我了。”孟倩幽冷声命令道。

    跟了孟倩幽好几年了,她还从来没有对自己说过这样重的话,文彪知道孟倩幽这是真的生气了,心神一凛,急忙应声:“知道了,姑娘。”说完,就大步走过去,挡在了皇甫煜的面前。

    皇甫煜的武功也不是有多弱,真要硬拼的话也不见得出不去,可是他不敢,得罪了孟倩幽事小,得罪了皇甫逸轩事大,上次被关在柴房里饿了三天的事到现在还记忆犹新,他可不想再经历一次。

    孟倩幽走出门外,郭飞跟在后面。

    孟义也着急,跟在后面也走了出来,精卫们更是甭提,他们主要的任务就是保护孟倩幽的安全,即使对方是个没有任何威胁的小姑娘,他们也不敢大意。

    孟倩幽走出门外,外面已经站满了看热闹的人。巧月满身是土,狼狈不堪的站在林晗嫣面前气愤的说着什么。

    看到她出来,巧月双眼冒火的看着她,气得漂亮的脸蛋都扭曲的变了形。

    孟倩幽没有理会她,先礼后兵的大声问林晗嫣:“尚书府小姐确定要和我这个乡下的野丫头比试一下?”

    过路的人们只见一名姑娘被人从里面扔出来,“哎呀”叫个不停,心里好奇,凑过来看热闹,等林晗嫣从店里快步的走出来,巧月在她耳边唆使让她找孟倩幽挑战的时候,众人更是期待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现在听到孟倩幽这样说,恍然明白,这是尚书府小姐听到了谣传,来找孟倩幽算账了,都兴奋的不行,睁大了眼睛期待的看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林晗嫣自是不甘示弱,扬声回道:“随便你,你想比试什么就比试什么,免得传出去说我仗着家里的权势欺负你,我这次可是要让你输的心服口服,心甘情愿的回你的老家去。”

    孟倩幽扫视了周围看热闹的人一圈,道:“还是请林小姐选吧,你年纪小,我若是先出手,传出去别人会认为我欺负你。”

    林晗嫣倒也干脆,应道:“好,我们不用兵器,以十招为限,伤亡不论。”

    孟倩幽点头答应:“好,就依你说的。你先动手吧。”

    皇甫煜在屋里听到林晗嫣的话声,吓坏了,又不敢出来阻拦,隔着门大声嚷道:“嫣儿,你不是她的对手,听我的,赶快回家去,免得伤到了自己。”

    林晗嫣在京城一众小姐中身手是很不错的,因此有些目中无人,自然不会把他的话听进耳朵里去,当下摆开了架势,阴沉着脸就冲了过来。

    孟倩幽站在原地没动。

    看热闹的人心里都替她着急,不断地催促她:“姑娘,上呀,快上呀。”

    孟倩幽犹如没有听见,站在原地纹丝未动。

    林晗嫣以为她吓傻了,得意一笑,冲到了她面前,手里的拳头对着她的脸部打了过来。

    孟倩幽动也没动,伸出手对着她的脸打了过去。

    众人只听见“啪啪”两声响,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见林晗嫣双手捂着两边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孟倩幽尖叫出声。

    “小姐!”巧月和另一名丫鬟也惊叫着跑到林晗嫣面前,小心翼翼的想要拿开她的手,想要看看她的脸被伤的怎么样。

    林晗嫣从小被宠惯长大,从来没有被人动过一个手指头,如今冷不丁的被孟倩幽打了两个巴掌,一时愣在了当地。现在被两名丫鬟的惊叫声惊醒,来了脾气,生气的推开了两名丫鬟,不服气的道:“再来!”

    刚才孟倩幽的下的手并不重,所以林晗嫣的脸上也只是稍微起了一点红印,林晗嫣不觉,巧月却惊叫出声:“好你个下贱的丫头,敢打我们小姐的脸,我回去以后非得告诉我们家老爷和夫人,让他们狠狠的整治你。”

    孟倩幽冷了脸色,皱眉,未理会林晗嫣的再次挑衅,直直走到巧月面前。

    巧月被她的气势吓倒,连连后退,惊叫:“你要做什么?小姐,快救我!”

    孟倩幽猛然一脚,将巧月踢飞了出去。

    周围看热闹的人发出惊呼声。

    巧月重重的跌落在了地上后,滚了几圈,整个人趴在地上,狼狈不堪。

    “巧月!”林晗嫣惊叫着跑过去,蹲下身子想要扶起她。

    另一名丫鬟也跑了过去,两人合力扶起了她。

    巧月这一下跌的非常重,半天没有说上话来。

    林晗嫣心疼的不行,更加恼怒,把巧月放到另一名丫鬟的怀里,愤怒指着孟倩幽说道:“你太狠毒了,怎么可以下这样重的手?”

    孟倩幽眼神幽冷的盯着她,说道:“林小姐,我生平最恨的就是有人用手指着我,你这只手是不想要了吗?”

    林晗嫣被她冰冷的神色吓到,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赶紧收回了自己的手,喝道:“你太嚣张了,竟然重伤我的丫鬟,今日里我非打的你哭爹喊娘不可。”

    孟倩幽轻撇一下嘴角,嘲讽的问道:“林姑娘刚才的那两个巴掌是挨的太轻了吗?”

    林晗嫣下意识的摸了下自己的脸,不服气的说道:“我刚才那是让着你,大意了,现在你惹恼了我,我不会再放过你的。”

    孟倩幽慵懒的抱起双臂,丝毫没将她放在眼里,不屑的说道:“那就来吧,让我看看林小姐怎样把我打的哭爹喊娘。”

    林晗嫣本来年纪就小,容易冲动,现在被孟倩幽看不起的神情一激,心里恼怒,头脑一热,竟然拔出了自己腰间的软剑,招呼都没打,对着孟倩幽就刺了过来。

    孟义吓出一声冷汗,发出惊呼声:“幽儿妹妹小心。”

    孟倩幽一直注视着林晗嫣的一举一动,见她突然发难,神情一点变化都没有,等她离得近了,剑尖已经快刺到自己的时候,一个侧身,随着剑身转到林晗嫣面前。

    众人只见寒光一闪。

    林晗嫣保持着拿剑往前刺的姿势一动也不敢动。

    而孟倩幽正手拿一把匕首逼在她的喉咙上,冷森森的问:“林小姐,还要再比试吗?”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等众人看清楚的时候,已经变成了这样的局面了,少时的寂静之后,人群里立刻爆发出了叫好声,此起彼伏。

    皇甫煜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急得额头上都冒出了汗,祈求文彪:“你让我到门口去看看,我保证绝对不出这个门口。”

    文彪丝毫不为所动,死死的挡在他面前。

    林晗嫣已经吓傻了,保持着一个姿势动也不敢动。听见孟倩幽的问话,小心的咽了一下口水,哆哆嗦嗦的说道:“不、不”

    话没说完,就被缓过劲来的巧月尖利的声音打断:“快放开我们小姐!”

    另一名丫鬟已经吓得脸色苍白,瘫坐在地上。

    孟倩幽冷冷的瞥了巧月一眼。

    巧月下意识的缩了一下身体,想到林晗嫣的身份便又挺起了胸膛,站起身,道:“你个下贱的丫头,要是敢伤害我们小姐,我们老爷爷和夫人不会饶过你的,肯定会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

    “哦,是吗?我倒不知道尚书大人有这们好的手段对付我的女人。”还没等孟倩幽搭话,皇甫逸轩冷冷的声音在人群后响起。

    巧月大惊。

    皇甫煜吓得闭上了眼睛,心里哀嚎,完了,大哥来了,这下自己又得受罚了。

    围观的人也都吓了一跳,光顾着看热闹了,竟然不知道世子什么时候来的。

    赶紧让开一条路,皇甫逸轩脸色阴沉的走进来。

    “世、世子。”巧月结巴的喊了一声,随即想到自己现在狼狈的样子,赶紧整了整身上的衣服,拍了拍身上的土,对皇甫逸轩露出一个自认为迷人的笑容。

    皇甫逸轩连一眼都没有施舍给她,看到孟倩幽拿匕首抵着林晗嫣的脖子,皱眉。轻声说道“把匕首收起来。”

    孟倩幽依言收回了匕首。

    林晗嫣松了一口气,收回了一直摆着的姿势。

    巧月以为她是心向林晗嫣,大喜,拿出娇滴滴的声音趁机告状:“世子,你看到了,这个下贱的野丫头不但打了小姐,还把我踢飞了”

    “毅儿!”皇甫逸轩叫道。

    皇皇甫毅应声:“世子,奴才在!”

    “掌嘴!”皇甫逸轩命令。

    “是!”

    皇甫毅应声,快步走到巧月面前,没等她反应过来,伸出手对着她左右开工打了几个巴掌。

    巧月连惊叫的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就被打肿了嘴。

    林晗嫣想要求情,却被皇甫逸轩周身凛冽的气势吓到,不由自主的吓得后退了一步。

    皇甫逸轩扫视了郭飞和众精卫一眼,严厉的问:“这点小事都需要幽儿动手,你们都是摆设吗?”

    郭飞和众精卫立刻单膝跪倒地上,齐声说道:“属下知错,请世子恕罪。”

    孟倩幽把匕首放入怀中,笑着说道:“这怨不得他们,是您这未婚妻指名道姓要跟我比试一下的。”

    皇甫逸轩闻言走到她面前,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了她一遍。问:“伤到了没有?”

    孟倩幽笑着反问:“你说呢?”

    巧月的嘴已经被打的肿起来老高,皇甫毅住了手,恭敬的报告:“世子,打完了。”

    孟倩幽看巧月瞬间肿起来的嘴,啧啧了两声,故意说道:“这娇滴滴的丫鬟可是尚书夫人专门给世子准备的,世子可真是不知道怜香惜玉,一来就命人给打成了猪头。”

    “胡说什么?”皇甫逸轩呵斥她。

    “我可没有胡说,这可是林小姐和那丫鬟亲口告诉我的。”孟倩幽道。

    皇甫逸轩看向林晗嫣。

    林晗嫣结巴着开口:“母、母亲说,巧月是我的陪嫁,是”

    下面的话她没敢说出来。

    皇甫逸轩却黑了脸色,回头看向巧月。

    巧月犹不知死到临头,还以为皇甫逸轩是后悔让人打了她,对皇甫逸轩露出痴迷的目光,口齿不清的喊道:“世、世子,我”

    “郭飞!”皇甫逸轩冷声喊道。

    郭飞应声:“属下在!”

    “杖毙!”

    “是!”

    话落,四周一片寂静,整条道路上的人们都鸦雀无声。

    林晗嫣傻了眼。

    巧月懵了头。

    屋内的皇甫煜却发出一声怪叫:“大哥,不要!”

    皇甫逸轩凝眉,问:“煜儿也在?”

    孟倩幽没有回答,扬声对屋里说道:“文彪,让二公子出来!”

    文彪闻声让开身体,皇甫煜两个箭步就窜了出来,急切的说道:“大哥,万万不可。”

    皇甫逸轩的声音很冷,问:“为何?”

    “因为她是嫣儿的贴身丫鬟,从小与嫣儿一起长大,你要是杖毙了他,嫣儿会很伤心的。”皇甫煜急切回道。

    皇甫逸轩的声音更冷:“你是在教我怎么做事吗?”

    皇甫煜吓得慌忙摆手:“不是的,大哥,巧月虽然有过错,但罪不至死,你还是放过她吧。”

    皇甫逸轩轻飘飘的瞥了林晗嫣一眼,别有深意的说道:“任何觊觎我的人都该死,更何况是一名丫鬟。”

    林晗嫣以前见到的皇甫逸轩都是温和有礼的,从来没有这么嗜杀的一面,都快要吓死了,现在被他轻飘飘的看了一眼,吓得后退一步,跌坐在地上。

    “嫣儿!”皇甫煜叫了一声,想要上前扶起她,觉得不妥,停住身子,吩咐另一个吓呆的丫鬟,“还不快点把你们的小姐扶起来!”

    丫鬟也吓坏了,哆嗦着腿走过来,蹲下身子,想要把林晗嫣扶起来,却身子发软,没有力气,反而和林晗嫣一起再次跌坐在地上。

    皇甫逸轩没有再理会他们,冷声命令:“郭飞,行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