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腹黑的世子 (二更)
    “不要!”林晗嫣终于尖叫出声,“世子,请您看在我的面子上,饶了巧月这一回吧。我保证大婚的时候绝不带她过去。”

    她不说这句话还好,一说这句话,皇甫逸轩的脸色更加的阴沉,厉声命令:“带林小姐过去观刑!”

    有两名精卫应声,站起身走到林晗嫣面前道:“林小姐请吧!”

    “我不去!我不去!”林晗嫣尖叫着往后缩身子。

    精卫们刚才眼看着孟倩幽和林晗嫣比武,被皇甫逸轩罚跪到至今,有了这前车之鉴,哪里还敢怠慢,见林晗嫣不肯,欲上前拖拽起她。

    皇甫煜挡在两人面前,张开手阻拦二人:“你们不能动她。”

    说完,对着皇甫逸轩求情:“大哥,嫣儿从小没有见过这样血腥的场面,会吓坏她的。”

    “煜儿,不想受罚的话就让开!”皇甫逸轩道。

    皇甫煜丝毫未动,拼命地求情:“大哥,求求你,放过嫣儿吧,她以后再也不敢得罪孟姑娘了。”

    皇甫逸轩皱眉,冷声命令:“把二公子拉开!”

    又有两名精卫应声,起身走上前,想要拉开皇甫煜。

    皇甫煜哪里肯让开,对着两人出了手。

    两名精卫怕伤到他,只敢躲闪,不敢还手。一时拿他也没办法。

    皇甫逸轩看了还跪着的精卫一眼。

    精卫们意会,全部走上前来,用武力压制住他。

    先前的两名精卫拨开丫鬟,把不断往后挪的林晗嫣拉到了要行刑的巧月面前。

    巧月不断的挣扎,惊惧的含糊不清的喊道:“小姐,小姐救我!”

    林晗嫣已经吓瘫了,哪里还敢替她求情。

    皇甫逸轩的声音又起:“郭飞,拉到一边去,别脏了门前的这块地方!”

    郭飞应声,提起巧月几个大步就走到了一边,将她扔到地上后,示意后面跟过来的手持棍棒的两名精卫动手。

    两名精卫们不敢含糊,手里的棍棒高高举起后落了下去。

    巧月含糊不清的痛呼声响起。

    林晗嫣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

    不一会儿,巧月就被打皮开肉绽,血肉模糊,痛呼声也小了下去,对林晗嫣伸出的求救的手也无力的垂了下去,只有那双大眼睛死不瞑目的瞪着林晗嫣。

    林晗嫣在也承受不住眼前的情景,两眼一闭,身子倒在地上,吓死过去。

    “小姐!”另一名丫鬟带着哭音喊叫着手脚并用的爬到了林晗嫣面前,拼命摇晃着她的身体。

    周围看热闹的人们也被皇甫逸轩这狠厉的手段吓到了,没一人敢发出半丝的声音。

    “嫣儿!”皇甫煜大吼了一声。

    压制住他的精卫们松开了手。

    皇甫煜大步走到昏过去的林晗嫣面前,看到她苍白的脸色,又气又急的回头对皇甫逸轩低吼:“大哥,嫣儿昏过去了,这下你满意了吧?”

    皇甫逸轩皱眉,呵斥他:“煜儿,注意你的言辞!”

    皇甫煜猛然醒悟过来,林晗嫣是皇甫逸轩的未婚妻,后退了两步,祈求道:“大哥,你快让人去喊大夫,救救嫣儿。”

    孟倩幽轻飘飘的声音响起:“她只是吓昏过去了,不用请大夫,睡一觉就好了。”

    孟倩幽的话彻底的刺激了皇甫煜的神经,让他口不择言,吼道:“嫣儿昏过去了,巧月被杖毙了,这下你满意了吧?”

    孟倩幽摊手:“二公子这是说的哪里话,我好好的开我的土豆粉店,是你带着她们故意来找碴的,怎么能怪到我的头上?我这刚开业没几天就碰到了这样的事情,我还要自认倒霉呢。”

    “你”皇甫煜被噎得说不上话来。

    皇甫逸轩命令郭飞:“郭飞,把林小姐和她的丫鬟送回林府,转告尚书大人和夫人,以后林小姐再来店里捣乱,送回去的就不会是活人了。”

    郭飞应声,指挥精卫把巧月的尸体扔到了林家的马车上,并让另一名丫鬟把吓昏的林晗嫣也搀扶到马车上去。

    丫鬟费力的扶起林晗嫣,踉踉跄跄的的回到自己家的马车旁,等看到马车里巧月血肉模糊的尸体时,吓得扶着林晗嫣一块跌倒在地。

    “二、二公子。”丫鬟倒在地上,挣扎了几下没有起来,祈求的对皇甫煜喊道。

    皇甫煜咬牙对孟倩幽说道:“你过去帮个忙。”

    孟倩幽没动,却对身后的三名姑娘挥挥手:“你们过去把林小姐抬到马车上去。”

    三名姑娘也是吓坏了,勉强哆嗦着腿互相搀扶着走过去,把林晗嫣和丫鬟扶了起来。

    丫鬟实在是被巧月的惨相吓坏了,祈求皇甫煜“二、二公子,我们能不能做你的马车?”

    皇甫煜点头,命令车夫把马车赶到她们几个面前。

    几个人合力,把吓昏的林晗嫣抬到了马车上,丫鬟随后也坐了上去。

    皇甫煜也大步朝着自己的马车走去,想要跟着去林府。

    皇甫逸轩呵斥住他:“站住!”

    皇甫煜回头,看向皇甫逸轩,祈求的喊道:“大哥。”

    皇甫逸轩没有理会他。

    皇甫煜没敢动。

    郭飞吩咐林府的车夫在前,他和另外两名精卫赶着皇甫逸的马车在后,朝着林府驶去。

    围观的人们看马车走远了,也纷纷的散开了去,直到走出很远了,才敢三三两两的小声议论出声。

    孟义第一次看到皇甫逸轩这狠辣的一面,早已经吓呆了。

    孟倩幽对孟义说道:“二堂哥,下午不营业了,关门,让大家休息一下午吧。”

    孟义愣愣的点头,机械的走进了屋里去,想要吩咐众人,却看着店里一人没有,这才想起众人还都在外面,又退了出来。

    孟倩幽看他的样子,笑着摇了摇头,头前走进店里。

    “煜儿,你也进来吧。”皇甫逸轩温声对皇甫煜说道。

    皇甫煜哪敢不听,随着他走进店里。

    三位姑娘和精卫们也最后都跟了进去。

    孟倩幽吩咐三位姑娘:“你们去给每个人煮一碗土豆粉,吃过以后我们就回家。”

    三位姑娘应声,走去厨房。

    “多煮四碗出来。”皇甫逸轩在后面温声说道。

    孟倩幽以为他和皇甫毅中午没有吃饭,也没在意。

    土豆粉煮好,精卫们首先端到皇甫逸轩面前。

    皇甫逸轩招手,让皇甫煜在他面前坐下,微笑着问:“饿了吧?”

    皇甫煜心里涌起不好的感觉,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皇甫逸轩也不在意他的回答,径直把四碗土豆粉推到他的面前,笑眯眯的说道:“既然你饿了,就把这四碗土豆粉吃了吧。”

    皇甫煜惊讶的抬头,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皇皇甫逸轩,结巴的说道:“大、大哥、我”

    “你费尽心机跟我打听土豆粉店的位置,不就是带着林小姐和她的两个丫鬟过来吃土豆粉吗?如今她们一个死了,一个吓昏了,一个吓坏了,都没有吃到土豆粉,你就替她们吃掉吧。放心,土豆粉的钱大哥替你付了。”皇甫逸轩依旧笑眯眯的说道。

    孟倩幽“噗嗤”笑出声来。

    皇甫逸轩哀怨的看向她。

    孟倩幽慌忙道歉:“对不起,我一时没有控制住,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精卫们吃惊过后,都同情的看着皇甫煜,平常人一碗土豆粉就够了,现在主子让二公子连吃四碗,估计吃完以后他这辈子都不想吃土豆粉了。心里也暗自警惕自己,以后千万不要惹到主子,他这别样的整人的方法,他们谁也不想领教。

    皇甫煜心里已经哀嚎成了一片,暗自懊悔刚才为什么没有趁机溜走,而是留下来吃这样的苦头。

    保存着最后一点希望,皇甫煜小心翼翼的问:“大哥,我能不吃这么多吗?”

    皇甫逸轩点头:“可以。”

    皇甫煜欣喜。

    精卫们也松了一口气。

    皇甫逸轩随之响起的声音让皇甫煜的笑容僵在了脸上:“我允许你在吃土豆粉和被关进柴房里饿三天任选一个。”

    皇甫煜哀嚎出声。

    精卫们集体退后了一步。

    孟倩幽强忍再次喷笑出声。

    孟义依旧傻呆呆的看着皇甫逸轩。

    皇皇甫逸轩盯着皇甫煜,好声好气的问:“想好了吗?你选哪一个?”

    皇甫煜咽了下口水,心一横,咬牙说道:“我、我吃土豆粉。”

    “好。”皇甫逸轩坐正了身体,依旧笑眯眯的说道:“等你吃完了,我让毅儿送你回家。”

    这摆明了就是亲自看着他吃完了,皇甫煜自知逃不过,狠下心,端过一碗土豆粉就大口的吃了起来。

    精卫们学乖了,也不在店里呆着了,纷纷的端着自己的土豆粉去了后院蹲着吃。

    孟倩幽也没了吃土豆粉的兴趣,坐在一边一手托腮兴味的看着皇甫煜吃。

    皇甫煜一边吃着土豆粉一边在心里流泪。

    一连吃了三碗,皇甫煜实在吃不下去了,抬头祈求:“大哥,我快要撑死了,实在是吃不下了。”

    皇甫逸轩点头:“好吧,我这就吩咐人把你扔到柴房里去。”

    皇甫煜吓得急忙摆手:“不不不,我吃的下,吃的下。”

    说完立刻把最后一碗土豆粉端过来,挑起一大筷子放入了嘴中,大口的吃起来。

    皇甫逸轩一直笑眯眯的看着他,直到他把四碗土豆粉全部吃完了,才点了点头,吩咐皇甫毅:“毅儿,把二少爷送回去。”

    皇甫毅应声,走到皇甫煜面前,恭敬的说道:“二少爷,走吧。”

    皇甫煜已经撑的连动都动不了了,哪里还起得来,艰难地转身对皇甫毅说道:“你扶我一把。”

    皇甫毅忍住笑,上前费力的把他扶了起来。

    两人正准备往外走。

    孟倩幽喊住他们:“等等!”

    两人侧身看向她。

    孟倩幽走到柜台边,拿着笔在纸上写了一串药名,把笔放下后,拿起纸交给皇甫毅:“你们先拐去药堂抓副药熬了给二公子服下去,否则他会胀的受不了的。”

    皇甫毅应声,接过纸小心的拿在手里。

    皇甫逸轩却吩咐他:“你送二公子回去以后,亲自守着他,等我回去以后再命人去熬药,如果谁敢不听我的吩咐,就让管家把他发卖出去。”

    这是铁了心要治皇甫煜了,孟倩幽笑着摇头,没有再说话。

    “知道了,世子。”皇甫恭敬的应声,扶着皇甫煜慢慢的走了出去。

    林府的车夫也被吓坏了,全身一直哆嗦,赶车的手也不受控制,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马车赶回了林府门口停好。

    郭飞也停好马车,丫鬟从马车上爬下来,急切的对看门人喊道:“快,快去喊夫人,小姐晕过去了。”

    看门人闻言惊吓的不行,慌忙的跑进内院去禀报。

    不大一会儿,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尚书夫人在几名丫鬟的搀扶下,匆匆的走出大门,焦急的问:“嫣儿呢,嫣儿在哪?”

    丫鬟哆嗦着声音喊道:“夫、夫人,小姐在这辆马车上。”

    尚书夫人快步走过来,看到躺在车厢里一动不动的林晗嫣,惊叫出声,“嫣儿,你这是怎么了?”

    林晗嫣自然是不会回答。

    尚书夫人侧头厉声询问丫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嫣儿好好的怎么会昏过去?”

    没等丫鬟回话,郭飞态度恭敬的回道:“夫人,我们世子说了,如果下次林姑娘再到店里捣乱,送回来的就可能是一具尸体了。”

    尚书夫人活生生的打了一个冷颤,心里惊惧,张了张嘴唇,想要问些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郭飞提醒她:“夫人,请把林小姐抬下去吧,我们还要回去交差呢。”

    尚书夫人急忙指挥丫鬟:“快,快把小姐抬进去!”

    几名丫鬟七手八脚的把林晗嫣从马车里抬出来,抬着朝大门走去。

    尚书夫人一边着急的跟在后面,一边吩咐看门人:“快去请大夫过来!”

    看门人应声,飞速的朝着药堂跑去。

    尚书夫人还没迈进门口,车夫哆嗦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夫、夫人,巧月还在这辆马车上。”

    尚书夫人脚步没停,不耐烦的怒道:“让她自己滚下来,连小姐都伺候不好,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她。”

    “夫、夫人,秋月死了!”看门人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惊惧。

    尚书夫人抬起脚刚要迈进门槛,闻言一趔趄,整个人差点绊倒在门槛上,幸亏旁边的丫鬟眼疾手快的扶着了她。

    回头,不相信的问:“巧月死了?”

    车夫慌忙的点头。

    尚书夫人转身又走了回来,走到马车旁,丫鬟上前打开车帘,看到巧月的惨状时,失声尖叫。

    尚书夫人被她的叫声吓了一跳,怒骂:“死丫头,没见过死人吗?有什么大惊”却在看到血肉模糊的巧月时,吓得跌坐在地上。

    “夫人!”丫鬟想要搀扶她,没有搀扶住,随着她一起跌坐在地上,随即立刻起身,想要把尚书夫人扶起来,无奈两人的手脚都发软,刚撑起身体,又跌回地上。

    丫鬟想哭,尚书夫人却死死的盯着巧月的尸体,困难的问车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郭飞好心的回道:“贵府的丫鬟对我们世子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世子震怒,命人在大街上将她杖毙。”

    这巧月本来就是尚书夫人给皇甫逸轩准备的,预备着等大婚以后林晗嫣要是笼络不住皇甫逸轩,就让巧月做了姨娘,帮她一把,没想到皇甫逸轩知道了,竟然让人杖毙了巧月,尚书夫人心里的骇然可想而知。

    郭飞没再理会她们,赶着马车和另外两名精卫往回走。

    丫鬟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尚书夫人扶起来。

    两人站起来,尚书夫人稳住自己的身形,命令丫鬟:“你去喊府卫过来,把巧月的尸体抬进去。”

    丫鬟应声,快步跑进内院,喊了两名府卫过来。

    府卫们虽然心里也是骇然,但是比尚书夫人和丫鬟镇静许多,从马车上抬下巧月的尸体,按照尚书夫人的吩咐抬进了院内。

    一路上,看到巧月尸身的丫鬟,婆子,以及仆人都吓得不轻,猜测她到底犯了什么过错,被打成这样。

    到底是尚书夫人,也经历过不少的场面,这一会儿镇静下来,阴着脸,抿唇跟在后面,直到府卫把巧月的尸体抬到府内的空地上,才冷声吩咐府卫:“你去通知老爷和大少爷,就说家里出大事了,让他们尽早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