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刻骨铭心的爱(二更)
    齐王爷和王妃自然是听说了那日的事情,也觉得皇甫逸轩做的太过了,把他叫到了面前狠狠的训斥了一顿。并责令他去尚书府道歉。

    皇甫逸轩没有反驳,面无表情的任齐王爷训斥,不过,却不答应去尚书府道歉。

    齐王爷气得不行,却也拿他没有办法,想着哪一日让齐王妃亲自去尚书府看看,安慰一番。

    没承想他们还没有行动,尚书夫妇找上门来了。

    齐王妃听完尚书的话,关心的问:“嫣儿现在没事了吧?”

    尚书夫人这几日已经被林晗嫣反复的发热折腾的心力交瘁,自然把这一切都算在了皇甫逸轩的头上,语气有些不好的回道:“我的女儿就不劳王妃关心了,我和老爷今日就是过来问一下,世子这样对待嫣儿,到底有何意?”

    齐王妃和尚书夫人是手帕之交,自小要好,这么多年,尚书夫人还从来没有用过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过话,齐王妃一时被噎住,张了下嘴,没有说出话来。

    尚书大人虽然觉得自己夫人说的这话不妥,却也没有阻拦,任由她发泄自己的不满。

    尚书夫人又道:“前些时日,世子做出那样的事情,致使京城里到处都是不堪的谣言,活生生的打了我们尚书府的脸面。我们都没有和世子计较。如今只不过一名丫鬟犯了过错,世子就这样对待嫣儿,我到是想当面问问他,他这样做是何意?”

    这摆明了就是来找皇甫逸轩问罪的,齐王夫妇就是想要装傻蒙混过去也是不可能了,只得吩咐丫鬟:“把世子喊来。”

    丫鬟应声,走到皇甫逸轩的院子外,没敢进去,对着院子里正在打扫的皇甫毅说:“毅公子,王爷和王妃喊世子过去。”

    皇甫毅停下手中的动作,问:“可知是什么事?”

    丫鬟不敢隐瞒,回道:“尚书大人和夫人过来了,好像是为了世子那日杖毙了丫鬟的事。”

    皇甫毅点头,把手里的东西在一边放好,走进屋里,禀告了皇甫逸轩。

    今日国子监放假,知道上午孟倩幽要去店里,皇甫逸轩便没有过去找她,此刻正安静的坐在床边看书,听了皇甫毅的话,抿唇,起身,走出门外。

    皇甫毅紧跟在他的身后。

    请人的丫鬟给他行过礼后也跟在了后面。

    皇甫逸轩走进会客厅,先给齐王府见了礼,喊道:“父王,母妃。”

    齐王夫妇点头。

    皇甫逸轩又侧过身给尚书夫妇行礼:“尚书大人,尚书夫人。”

    尚书大人微点头,:“世子客气了。”

    尚书夫人却哼了一声,语气不悦道:“世子身份尊贵,我可担不起您这大礼。”

    皇甫逸轩规规矩矩的行完礼,温声说道:“您二位是长辈,我行礼是应该的。”

    尚书夫人语带嘲讽:“难得世子还把我们看做长辈,只是不知道是真心实意的还是表面如此?”

    皇甫逸轩毫不在意,依旧恭敬回道:“夫人和我母妃是至交好友,我不在身边的这些年多亏您照应,逸轩是真心实意的将您当成了长辈。”

    “好,既然你这样说,我就倚老卖老不客气了。我想问世子一件事情。”尚书夫人道。

    皇甫逸轩温声道:“您请说。”

    尚书夫人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道:“我想问问世子,你为何要那样对待嫣儿,你可知嫣儿那日吓坏了,自从回去后,就一直反复发热,直到今日才好一些。”

    提起那天的事情,皇甫逸轩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语气也没有了刚才的恭敬,不软不硬的怼了回去:“林小姐作为大家小姐,竟然不顾身份的去幽儿的店里闹事,并且还纵容身边的丫鬟公然表示对我有非分之想,如果不是因为顾忌到她是您二位的女儿,那日恐怕就不止是观刑那么简单了。”

    “你”尚书夫人被噎住,气得说不出话来。

    “轩儿!”齐王爷呵斥他:“快给夫人道歉。”

    皇甫逸轩语带恭敬:“父王,孩儿实话实说,有什么过错吗?”

    齐王爷也被噎住。

    皇甫逸轩又说道:“传闻林小姐自小习武,有的一身好胆识,我哪里知道传言有误,原来她是如此的不经事。”

    这下不但尚书夫人,就连尚书大人也被噎得说不出话来了。

    好一会儿尚书夫人才强辩道:“就算嫣儿有错,看在她是你未婚妻的面上,你也不应该让人那样对她。”

    她的话音未落,皇甫逸轩的声音响起:“夫人错了,我的未婚妻只有幽儿一人,我们以玉佩为证,自小定亲,我对她发过誓,今生只娶她一人,至于林小姐,还是请尚书夫人给她另择良婿,逸轩不会娶她人为妻。”

    “你”尚书夫人猛然站起来,指着皇甫逸轩气得说不出话来。

    “轩儿,不得胡说!”齐王夫妇也惊得同时站起来呵斥他。

    尚书大人更甭提了,直接对齐王爷怒问:“王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齐王爷没想到皇甫逸轩当着尚书夫妇的面,直接把和孟倩幽定有亲事的事情说出来了,一时有些措手不及,慌乱解释道:“这件事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有些误会。”

    尚书夫人回过神来,尖声说道:“怪不得你这样对待嫣儿,原来是从来没有把她放在眼里,你们也欺人太甚了。今日这事必须说个明白,否则的话,我立刻就进宫去找太后,让她老人家给评评理。”

    尚书大人的脸都要阴出水来了,怒道:“今日这事不说个明白,我就立刻去进宫面圣,即使你贵为王爷,也不能如此的耍戏我们。”

    齐王爷立刻说道:“两位请息怒,这件事一句话两句话也说不明白,请坐下来,我慢慢的说与你们听。”

    尚书夫妇双双怒哼了声,坐回了椅子上,等着齐王爷把话说清楚。

    齐王爷知道他们已怒极,思量了一下,斟酌着开口,把逸轩被孟倩幽的爹娘捡到,她的爹娘用逸轩包裹里的二十两银子就了孟倩幽的命,她爹娘感激之下,私自给他们定下了亲事的事情说了出来,最后道:“此事我们知晓后,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是孟姑娘的爹娘一厢情愿定下的,我们也考虑过,如果轩儿实在喜欢孟姑娘,等林小姐和逸轩大婚以后,抬她进府做贵妾的。可是万万没想到,轩儿竟然放不下她,不过,请你们放心,林小姐和轩儿的婚事不会有变的。过几日,林小姐的身体好了,我就进宫去给母后请旨,让他们尽快完婚。”

    听完齐王爷的话,尚书夫妇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尚书大人道:“这样说来,此事还情有可原,毕竟那姑娘的爹娘对世子也确有养育之恩,我们也不会过于计较。只是现在世子对嫣儿的态度让我们心寒。如今还没有大婚呢,他就这样对待嫣儿,如果真的大婚了,他指不定怎么冷落嫣儿呢。”

    “怎么会呢?”齐王妃接口说道:“嫣儿自小是我看着长大的,她的性格脾性我都喜欢,你放心,她大婚以后我绝对会把她当做自己的女儿看待了,轩儿敢冷落嫣儿,我绝对不会饶了他。”

    尚书夫人的脸色又缓和了一些,刚要说话,皇甫逸轩的声音响起,格外的坚定:“不会有大婚,无论你们怎么做,我都不会和林小姐成婚的,你们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吧。”

    听了他的话,尚书夫妇原本消了一些的火气又上来了,尚书夫人愤然道:“我竟不知世子是这样忘恩负义的人,你丢失十多年,我们尚书府从来没有起过悔亲的念头,如今你平安回来了,身份尊贵了,为了一个乡下的下贱丫头要悔了和嫣儿的亲事你这样做,把我们尚书府置于何地,让我们嫣儿以后如何出门见人?”

    听她叫孟倩幽下贱丫头,皇甫逸轩的脸色冷了下来,周身也散发出冷冽的气势,毫不留情的说道:“我丢失的那些年,夫人常常带着林小姐过来,名为看望母妃,暗自心里打着什么算盘怕是只有你们心里知道。如今我不说穿,是给大家都留一些脸面,如果夫人再随意的诋毁幽儿,就算你们告到皇奶奶和皇伯父面前,我也自有话说。”

    “轩儿,休得胡说!”齐王妃惊愕之后,呵斥他。

    多年的心事被揭穿,尚书大人恼羞成怒,霍然起身,冷声道:“既然如此,我们就皇上面前见。”说完,又对尚书夫人道:“夫人,我们走!”

    尚书夫人起身,跟着尚书大人一起往外走。

    “蝶清,你等等!”齐王妃叫着尚书夫人的小名在丫鬟的搀扶下追了出去。

    齐王爷瞪了皇甫逸轩一眼,也大步跟了出去。

    皇甫逸轩不在意的坐在了椅子上,静等着他们回来。

    大概是尚书夫妇真的恼怒的走了,齐王夫妇一会儿就回来了。一进门,看到皇甫逸轩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坐在椅子上,齐王爷的火气不打一出来,呵斥道:“逆子,给我跪下!”

    皇甫逸轩不慌不忙的起身,一撩衣摆直直的跪在了地上。

    齐王爷气得来回的走动,道:“我和你母妃这么多年努力的维持着和尚书府的关系,就是为了有朝一日你回来了,娶了林小姐,让尚书府成为你的一大助力,如今你可倒好,三言两语就把我们辛辛苦苦这么多年的努力付诸东流了,为了一个乡下的丫头到底值不值?”

    “父王,”皇甫逸轩喊他:“幽儿是我心仪的女子,四年前我就给您说过,我今生非她不娶,是您没放在心上,执意不肯让我跟林小姐退亲的,如今这样的局面,如果我再不快刀斩乱麻的话,等皇伯父的赐婚旨意一下来,我就会失去幽儿的。”

    “张口幽儿,闭口幽儿的,那个孟姑娘有什么好?让你如此的惦记她,就算众叛亲离也要娶她?”齐王爷大声呵斥道。

    皇甫逸轩开口,声音有些低沉,道:“父王,你可曾经历过白天干了一天不属于自己那个年纪该干的活计后,晚上还要给全家人洗衣服,你又可曾经历过干了这诸多的活计以后,一天只给一块干粮充饥的日子。你更没有经历过一年四季只有一件破烂的衣服穿,这些你都没有,而孩儿全都经历过。孩儿那时每日里有干不完的活计,每天都吃不饱饭,饿得都想跟猪去抢食。冬天只穿一件破烂的单衣,躺在四面透风的柴房里冻得瑟瑟发抖,整夜整夜都睡不着觉。是幽儿将我解救了出来,让我脱离了那一切的苦难。使我自那以后拥有了关心体贴我的家人。如果没有她,也许我早已经承受不住那样的生活,自尽而亡了,又或许我早已不知被卖到了什么地方,过着痛不欲生的生活。所以自从幽儿将我接回家的那一天我就发誓,只要我有能力,我会护她一世周全。是她不愿意接受孩儿,所以孩儿才用了手段留住她。如果今生不能娶她为妻,那孩儿宁愿孤独终老一辈子。”

    他的话落,齐王爷惊愕的瞪大了眼。齐王妃则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从来没有听你说过?”惊愕过后,齐王爷颤着声音问。

    皇甫逸轩没有回答他的问话,接着说道:“我只所以告诉父王和母妃这些,并不是让你们心怀愧疚,而是想要告诉你们,如果有人动了念头,想要毁了幽儿,那孩儿就随她而去,绝不犹豫。”

    屋里一片寂静,齐王妃睁着泪眼惊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一向温和的儿子在说出这样一番决绝的话后,仍旧一副淡然的表情,淡然就的像刚才说的话是今天天气一样,可齐王妃就是觉得只要孟倩幽出了事,自己这唯一的儿子一定会说到做到。

    齐王爷也惊愣住了,不但是为了皇甫逸轩曾经的受过的那些苦,而是因为他语气中的那股决绝,仿佛让他想起了自己十多年前领兵攻进皇宫去救太后和当今皇上的心情,那时他斩断所有的后路,没有一丝犹豫。而皇甫逸轩今天这个样子,比自己当年还要决绝。

    齐王爷张了张嘴却不知要说什么。

    齐王妃的眼泪却涌出的更多。

    皇甫逸轩则神色淡然的挺直身体跪在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齐王妃起身也跪在了齐王爷的面前,语带祈求:“王爷,您就答应了轩儿吧,妾身只有这一个孩子,生出来便骨肉分离十年,如今妾身再也不想失去他了。”

    看齐王妃也为自己求情,皇甫逸轩的神色有些动容。

    齐王爷看着他们母子两人,颓然的长叹一声,道:“这门亲事牵扯的太多了,哪里是你们想的那么容易,想退就能退的,就算是我同意了,母后她老人家也不会同意的。再说了,林小姐已经等了轩儿十五年,早已过了议亲的年龄,如今我们强硬退亲,尚书府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以后势必与我们为敌。到时就算轩儿和孟姑娘成了亲,在京中的路也不好走。”

    皇甫逸轩抿唇,道:“只要能退了和尚书府小姐的亲事,和幽儿成了亲,就算以后遇到千般阻挠,万般凶险,孩儿也不在意。”

    齐王爷又长叹了一声,道:“如今你年纪还小,只知儿女情长,不知朝中险恶,早晚有一日你会后悔今日的决定。”

    皇甫逸轩回声,铿锵有力:“父王,孩儿唯一的心愿就是娶幽儿为妻,只要能和她成亲,孩儿此生绝不后悔。”

    齐王爷摇头,坐回了椅子上。

    齐王妃急声道:“如果王爷为难,妾身这就去进宫求太后,让她老人家出面,退了和林小姐的亲事另外再给她指一门好亲事。”

    齐王爷无力的摆手:“此事不宜操之过急,容我好好想想。尽量做到不让尚书府与我们为敌。”

    听齐王爷如此说,皇甫逸轩淡然的神色终于打破,脸上露出了喜色,诚心诚意的给齐王爷磕了一个头:“谢谢父王!”

    下了这个决定,齐王爷似乎也轻松了很多,道:“罢了,当年终归是我的过错,没有安排好你们母子俩,才导致了后面的这一切。今日就依了你这一回,也算是弥补我这么多年对你的亏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