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赐婚懿旨 (一更)
    尚书夫妇怒气冲冲的出了齐王府后,没有理会一直在后面呼喊齐王妃,径直坐上了自己的马车,吩咐车夫回尚书府。

    两人一路阴沉着脸色,沉默不语。

    车夫感觉到了他们的怒气,吓得挥着鞭子把马车赶的飞快,比来时少用了一半的时间赶回了尚书府门口。

    两人下了马车,一前一后朝里面走。

    看门人也感受到了他们的怒气,恭敬的立在一侧,连大气也不敢出。

    两人走回了主院,尚书大人走进屋中,心里的怒气再也忍不住,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气怒道:“齐王府简直欺人太甚,当我们尚书府是泥捏的不成,任他百般搓弄。他想要退亲,也得看我们答应不答应。”

    尚书夫人也是气怒的不轻,点头附和:“这门亲事京城里的人们都知道,如果在这个时候让他们退了亲,那我们尚书府会沦为整个京城里的笑柄,以后出门都没法抬起头。再者说了,嫣儿今年已经十五了,现在退了亲,肯定不能再找到一门好亲事,那她这一生就毁了。”

    尚书大人点头,刚要说话,外面院子里传来林仲的问话的声音:“母亲,父亲,在屋里吗?”

    没等丫鬟回答,尚书夫人就扬声说道:“仲儿,进来吧。”

    丫鬟打开门帘,林仲大步走进屋内。看到尚书夫妇的脸色不太好,猜测道:“母亲,今日去齐王府可是谈的不愉快?”

    尚书夫人点头。

    林仲急声问:“他们如何说?”

    尚书夫人的余怒未消,生气的说道:“世子说要退了和嫣儿的亲事。”

    林仲大惊:“这是为何,难道他是把巧月的过错归罪到了小妹的身上。”

    尚书夫人摇头:“如果是这样,就好说了。”

    林仲接着问:“那是为何?”

    尚书夫人看了尚书大人一眼,见他没有反对,就把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最后道:“我们已经退让了一步,答应嫣儿大婚以后,让世子纳那个姑娘进门。世子却不愿意,说什么也要退了和嫣儿的亲事。”

    林仲听完以后,转身就往外走,口中说道:“我这就去找皇甫逸轩算账,小妹等了他那么多年,他怎么可以如此的狼心狗肺?”

    尚书大人呵斥他:“仲儿,站住。”

    林仲停住脚步,回头不满的说道:“父亲,如果我们忍气吞声,让他们退了这门亲事,我们尚书府的脸面往哪里搁。您和我在那些同僚面前如何抬的起头来。小妹以后又该怎么办?”

    尚书大人道:“我和你母亲也正在商议此事,你切莫着急,如果你冲动行事,被人抓了把柄,对这件事有百害而无一利。”

    听尚书这样说,林仲发热的头脑清醒过来,压住了心里的火气,转身问:“那母亲、父亲商议出来了没有?”

    “正在商议,你也坐下,我们好好的商议一下,到底如何做。”

    林仲听话的在椅子上坐下。

    尚书大人到底是为官多年,知道要先抓住事情的主动权,沉思了一会儿之后。道:“世子的态度很坚决,齐王爷和王妃的虽然不是很赞同,不过,以他们对世子的亏欠,最后必定会妥协,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夫人直接去宫中找太后,请求她老人家直接下赐婚懿旨,直接生米煮成熟饭,我就不信他们齐王府敢违抗太后的旨意。”

    尚书夫人早就有此打算,听尚书大人的话直接点头附和:“对,妾身也是这个意思,我现在就去换身衣服,马上就去进宫见太后,先让太后把赐婚懿旨下了再说。”

    林仲也觉得这个办法甚好,点头赞同。

    事情就此决定,吩咐了尚书大人和林仲在家里要照看好林晗嫣以后,尚书夫人回屋命丫鬟打扮好了自己,坐着马车急匆匆的去了宫中。

    在宫门口,让守门的侍卫给太后传了口信之后,就在宫门口焦急的等待。

    太后听了侍卫传过来的话,心里隐约猜测到尚书夫人进宫求见到底是何事,命侍卫放她进来。

    侍卫回道宫门口,传了太后的旨意放行,尚书夫人在侍卫的带领下来到了太后宫中,规规矩矩的给太后行完大礼后,坐在了太后赐给她的座位上。

    太后满脸慈祥,微笑着问道:“你可是有许久未曾来宫中看我了。今日过来可是有何要事?”

    尚书夫人恭敬回道:“臣妾是有一事请求太后。”

    “哦,何事?”

    尚书夫人站起身,跪到太后面前,道:“臣妾想要给小女嫣儿请一道赐婚懿旨,让她和世子早日完婚。”

    太后心里一动,站起身,走到她面前,亲自扶起她,道:“轩儿和林小姐的亲事是十几年前就定下的,如今她们也到了成婚的年纪,即使你不来求,哀家也是要给他们下旨意成婚的。”

    “多谢太后。”尚书夫人起身,恭敬说道。

    太后点头,示意她坐回椅子上,问:“哀家听闻林小姐已经病了不少的时日,不知现在身体是否好些了。”

    “多谢太后挂念,小女已经好些了,只是这段时日,每日里反复的发热,这一番折腾下来,整个人已经瘦的没有人形了。”

    太后微叹了一口气,道:“关于轩儿对林小姐做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这次他实在是做的过分了,林小姐是娇滴滴的大家小姐,他怎们可以让她面对那么血腥的事情。那日我专门把他叫来训斥了一顿。你放心,等林小姐的病好了,我即刻就下懿旨,让他们早日完婚。”

    尚书夫人忙道:“小女的身体没事,只是被吓坏了,将养一段时日就好了,臣妾想让太后立刻就给他们下了赐婚懿旨,把此事先确定下来,至于成婚的日子可以稍微往后拖一拖。”

    太后感受到了尚书夫人的急迫,看了她一眼,问:“是否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何如此急迫的想要哀家给他们下旨意?”

    尚书夫人看了看屋内伺候的众人。

    太后意会,摆手,“你们都下去吧,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进来。”

    屋内伺候的众人应声,先后退了出去。

    太后身边的管事姑姑把房门关上以后,就转身小声的吩咐身边的一名宫女:“你速去让人给齐王妃传信,就说尚书夫人亲自进宫来求赐婚懿旨了,让她赶快带着世子进宫来,晚了等懿旨下了就来不及了。”

    宫女应声,急匆匆的跑出去找人报信。

    管事姑姑朝太后屋里看了看,面色如常的站在门口候着。

    等所有热的人都退出去了以后,尚书夫人恭恭敬敬的把今日她和尚书大人两人去齐王府质问世子,为何要那样对待自己的女儿,以及他们提出尽快让嫣儿和世子成亲的,而皇甫逸轩拒绝,说此生非孟倩幽不娶的没有丝毫隐瞒的告诉了太后。

    太后听完了以后,愣怔了一会儿,才不相信的跟她确认:“轩儿真的是这样说的?”

    尚书夫人点头:“千真万确,臣妾不敢有半丝谎言。”

    太后皱眉。

    尚书夫人接着说道:“这儿女亲事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世子不愿意,我们本不应该强求。可是小女和世子是自小就定亲,就算世子没有寻回的那些年,我们也没有动退亲的心思,从来没想过做那无情无义的人家。后来世子寻回了,也没有人提及退亲的事,我们以为世子是同意这门亲事的,便也没有过去追问。如今嫣儿都十五了,到了该大婚的年纪,世子却突然提出退亲,这样小女以后该怎们出去面对众人。”

    说完,深喘了一口气又接着说道:“如果是小女有错,世子想要退亲我们无话可说。可是小女在京中的名声一向很好,也不是刁蛮任性的性格,世子就这样提出退亲,置我们尚书府于何地?”

    尚书夫人这番话说的很有技巧,告诉太后,虽然齐王爷是您的儿子,世子是您的亲孙子,但我们尚书府也在京城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如果你想要偏私,也要考虑一下我们尚书府的地位。

    太后岂能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不露声色的笑着说道:“你这是多虑了,轩儿和那位姑娘一起长大,感情自然就会深厚一些,但是她毕竟是出身于乡野,岂能做世子妃的位置。轩儿年纪还小,想不透这其中的利害关系,等我明日里宣他进宫,好好的给他说这一下这其中牵扯到了方方面面的利害关系,他一定会改变心意的。”

    尚书夫人摇头:“世子天资聪明,又得帝师教导多年,不会不明白这些道理,可他还是执意退亲,可见确实是没把小女放在心上,但凡有一丝办法,我也不会进宫来麻烦您老人家。还是请您老人家给道懿旨吧,这下我们也可以把心放到肚子里,不至于每日里提心吊胆,唯恐世子真的退了亲,小女承受不住出了什么事情。”

    话说到这里,太后完全明白了尚书夫人的意思,就是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拿到赐婚懿旨。

    想到这门亲事本来就是自己乐见其成的,太后立即说道:“好,哀家这就写了懿旨,命人给齐王府传下去。”

    听太后答应,尚书夫人松了一口气,恭敬的说道:“多谢太后。”

    太后摆手,对着门外吩咐:“来人呀!”

    管事姑姑应声而进:“太后,您有什么吩咐?”

    “去拿笔墨纸砚过来。哀家要给轩儿写一道赐婚懿旨。”

    管事姑姑应了一声,关好门,退了出去。一边吩咐一旁候着的宫女去拿笔墨纸砚,一边焦急的不停的往外看,心里暗自着急,为何齐王妃和世子这么长时间还没有来。

    传信的宫女急匆匆的出了宫,来到了齐王府,拿着自己的腰牌焦急的给看门人说自己有要是要找齐王妃。

    看门人一看是宫中的腰牌,不敢怠慢,直接领着他来到齐王妃的院子里。

    齐王爷和齐王妃也正在商议如何退亲的事,听了丫鬟的禀报,急忙让宫女进了门。

    宫女进门以后恭敬的给他们行完礼后,道:“管事姑姑拍我来告诉王妃一声,尚书夫人进宫去给太后求世子和林小姐的成婚懿旨了,让您带着世子赶快过去,去的晚了,懿旨下了,一切都来不及了。”

    齐王爷和王妃惊得站起来,问:“什么时候去的?”

    “奴才来的时候,她已经去了一会儿了,是因为有重要的话要给太后说,太后把奴才们撵了出来,管事姑姑才有空吩咐奴才过来给您送信。”

    齐王妃吩咐自己的贴身丫鬟,“给她拿五十两银子的赏银。”

    宫女喜出望外,急忙道谢:“谢谢王爷,谢谢王妃。”

    贴身丫鬟领着宫女去账房支银子去了。

    齐王妃又急声吩咐另一名丫鬟:“快,去把世子喊来,让他随我速去太后宫里一趟。”

    丫鬟应声也快步的跑了出去。

    齐王妃对齐王爷道:“王爷,麻烦您吩咐下去,让他们给我们备两匹好马,我们即刻进宫。”

    齐王爷有些担心,不赞同的说道:“你身子骨弱,平日里没这么出过门,如今突然骑马,你的身体会受了的,我命人给你准备坐轿,路上让她们抬快一些就是了。”

    齐王妃知道他是为自己好,可她心里着急,语气难免急迫了些:“王爷,蝶清已经进宫好一会儿了,说不定已经说动了母后下了赐婚懿旨,如果我和轩儿去的晚了,母后的懿旨下了,一切都晚了。您还是让人给我们备马吧。”

    成亲这些年,齐王妃对齐王爷说话总是客客气气的,生疏的不像夫妻一样,像今天这样给他说话还是第一次,齐王爷不禁愣了一下。

    齐王妃见他发愣,以为他是不愿意让她骑马,又急声说道:“王爷,您还不快点吩咐下去,是想让轩儿记恨我们一辈子吗?”

    齐王爷回神,扬声对外面吩咐了一句,外面有人应声,快步跑了出去。

    皇甫逸轩得了丫鬟的禀报,急忙来到了齐王妃的院子里。

    齐王妃已经收拾妥当,迈步出门,吩咐身边伺候的人:“我和轩儿先骑马过去,你们后面把轿子抬到宫门口等我。”

    众人应声。

    齐王妃也没有给逸轩解释,直接对刚走进院门的他说道:“轩儿,快点,我们骑马过去。”

    皇甫逸轩点头,迎上齐王妃后,扶着她快步的往外走去。

    齐王爷看着他们母子远去的背影,有一股异样的情绪在心中悄悄地滑过

    齐王妃和逸轩来到门口,仆人已经把马牵到了门口,齐王妃接过仆人手中的缰绳,翻身上马,招呼已经跃上马背的皇甫逸轩:“轩儿,我们快点。”说完,不等他点头,就打马朝着皇宫疾驰而去。

    皇甫逸轩打马紧跟在身后。

    齐王妃生在将门世家,虽然身体孱弱,马上功夫却是有的,没嫁给齐王爷以前偶尔也会跟着已过世的褚老将军出去骑马的,只不过后来嫁给了齐王爷,碍于王妃的身份,再加上逸轩生完之后就丢了,伤心之下身体变得更加的虚弱,这么多年才一直没有骑过马。如今事情紧急,便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直不停的快速打马朝着皇宫的方向急奔。

    皇甫逸轩打马紧跟在她的身侧,看她面色着急,不顾身体虚弱,催马狂奔,也有一股别样的情绪滑过心里。

    两人到了宫门,皇甫逸轩递了腰牌以后,侍卫就放她们进了内城。

    急匆匆的到了太后的宫里,正好看到一名公公拿着懿旨从太后宫里出来,齐王妃急忙问道:“公公,是否是去齐王府宣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