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让出世子之位 (二更)
    宣旨的公公认识齐王妃,恭敬的给她行了一个礼后,回道:“正是。”

    齐王妃忙道:“公公,稍等一下,我这就去求太后收回懿旨。”

    “这”宣旨的公公犹豫。

    齐王妃道:“现在我和轩儿都在宫中,王爷也没在府里,即使您去了府里宣旨,也没人领旨,不如您在这里等我一下,如果我求不动太后,您再去宣旨也不迟。”

    宣旨的公公点了点头,道:“如此,我便在此等王妃一会儿,希望您尽早给我一个消息。”

    “谢谢公公,齐王府会领你的这份恩情。”齐王妃道。

    公公赶紧说道:“王妃折煞老奴了。”

    齐王妃走进太后的院子里,管事姑姑看到她过来,急忙迎了上来,埋怨道:“懿旨都已经发出去了,你们怎么才到?”

    齐王妃回道:“我已经拦下他们了,你快进去禀报太后,就说我和轩儿求见。”

    管事姑姑松了一口气,走进屋里去禀报。

    太后听齐王妃和皇甫逸轩这个时候跑来宫里,稍微一愣,笑着说道:“哀家和他们母子真是心有灵犀呀,这赐婚的懿旨刚下,他们就过来了,快宣他们进来。”

    尚书夫人端坐在一边的凳子上没有说话,脸色变得有少许的难看。

    管事姑姑应声,出来宣他们两人进去。

    齐王妃和皇甫逸轩进去以后,恭恭敬敬的给太后行了大礼。

    太后抬手,示意他们免礼,笑着对齐王妃说道:“看你面色红润,走路有劲,果然是身体好了很多。”

    齐王妃恭敬回道:“多谢母后挂念,自从轩儿回来以后,臣媳的心情宽敞了好多,这病情自然也就跟着好了。”

    这个儿媳本就体弱,逸轩丢了以后,更是缠绵病榻多年,太后很多年以来,一直后悔当初为了自己的私心,给齐王爷指派了这么一门亲事,如今见她不再是一副病怏怏的模样,心里自然是欢喜,高兴地说道:“这样最好,等轩儿大婚的时候,你就可以亲自操办他们的婚事了。”

    齐王妃抿唇,重新跪下,道:“臣媳今日就是为了此事过来的,还请母后收回给轩儿的赐婚懿旨。”

    皇甫逸轩也跟着跪下,道:“请皇奶奶收回懿旨。”

    太后愣住。

    尚书夫人差点忍不住站起来。

    好一会儿太后才说道:“你们母子先起来,给哀家好好的说清楚,到底是为什么要让哀家收回懿旨?”

    齐王妃没动,依旧跪着说道:“此事说来话长,容臣媳一会儿慢慢说与您听,请您先让宣旨的公公把懿旨送回来。”

    “胡闹!”太后训斥她:“这懿旨我已经下了,这会儿说不定已经到了王府了,岂能是说收回就收回的。”

    齐王妃面色不改,恭敬说道:“母后,臣媳刚才来时正好碰到宣旨的公公,已经私自将他拦下了,请您先收回懿旨,儿媳把事情给您说清楚。”

    太后闻言有一瞬间的愣怔,看着眼前的齐王妃,恍然觉得这才是她本来的样子,以前的种种只不过是她迫于形势收敛了自己的锋芒而已。

    尚书夫人见太后不说话,心里着急,也跪在了地上,道:“太后,臣妾斗胆,请太后先把懿旨传下去。”

    齐王妃侧头,道:“蝶清,你我相交多年,一直亲如姐妹,我不想因为轩儿和嫣儿的这门亲事和你反目成仇,还请你思量后再行事。”

    齐王妃从来没有这么咄咄逼人的给她说过话,尚书夫人也愣怔了一下,随即恼怒的说道:“如果你们硬要退了这门亲事,我们才真正的是反目成仇了。”

    齐王妃没有理会她,回头对着太后再次请求:“请母后先收回赐婚懿旨。”

    太后看齐王妃态度坚决,莫名心里一动,开口对外面说道:“去,把哀家的懿旨先拦下来,让宣旨的公公先在外面候着。”

    “太后!”尚书夫人不同意,拔高了声音喊道。

    太后摆手,安慰道:“你先别着急,等哀家听过她们的话后,再让人宣旨也不迟。”

    尚书夫人没了话说。

    管事姑姑应声,高兴的去了外面传旨。

    齐王妃也松了一口气。

    太后道:“你身子骨弱,就不要跪在地上了,先起来,有话慢慢说。”

    说罢又对尚书夫人道:“你也起来吧。”

    两人谢过以后,站了起来。

    皇甫逸轩跪着没动。

    太后看了他一眼,又对着外面吩咐道:“来人呀,给王妃赐座。”

    有宫女应声进来后,搬了一个软凳放在齐王妃的身后,又退了出去。

    齐王妃谢过以后,坐在了软凳上。

    太后道:“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为何要哀家收回懿旨?”

    皇甫逸轩跪在地上,抿唇道:“孙儿已经有了心仪的女子,想娶她为妻。”

    “就是那个收养了你的那个农家的女儿?”太后问。

    皇甫逸轩点头。

    “这个好说,你要是实在放不下她,皇奶奶可以破例给她个荣耀,封她做侧妃。”太后道。

    皇甫逸轩摇头,语气坚决的说道:“孙儿已经答应了她,今生只娶她一人,绝不会再娶其他的女子为妻。”

    太后勃然大怒:“胡闹,你身为世子,将来是要继承王府的,需要开枝散叶,为皇家增加血脉,哪能只娶一个女子为妻。更何况,那名女子的身份卑贱,怎么可以做你的世子妃。”

    随即又训斥齐王妃:“你们就是这样教导轩儿的?”

    “此事与母妃无关,是孙儿自己的心意,还请皇奶奶不要责怪母妃。”皇甫逸轩道。

    太后余怒未消,道:“枉我认为你知大理,识大体,平日里多疼宠于你,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吗?放着这样好的一门亲事不要,非得娶一个乡下的丫头,不仅打了皇家的脸面,还给天下之人徒增了笑柄。”

    皇甫逸轩也不反驳,重重的给太后磕了一个头:“孙儿有负皇奶奶的疼爱,还请您不要生气。”

    见他避重就轻的认错,太后的怒气更甚,连自称都忘了,气怒道:“少给我顾左右而言他,你和林小姐的亲事,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我这就让人去传旨,我看你还能抗旨不成。”

    “母后,”齐王妃起身又跪在了地上:“臣媳斗胆给轩儿求情,请你老人家成全了他们吧。”

    见她也跟着求情,太后气得全身发抖,颤着手指着她,声音里的怒气就连外面的管事姑姑都吓得缩了一下身体:“轩儿年纪小,考虑事情不周全,你不但不知道教诲他,还帮着他求情,难道这些年,你病的连脑袋都糊涂了吗?”

    这话说的有些重了,管事姑姑不禁替齐王妃捏了一把汗。

    尚书夫人则暗自心里得意。

    齐王妃挺直了身体,无畏无惧道:“轩儿出生后,我们便母子分离十多年,臣媳从来没有尽过一个母亲该有的责任,后来轩儿虽然找回,可是他已经长大,与臣媳的感情不是那么亲密。臣媳有心弥补,便把自以为很好的东西给他,包括和嫣儿的亲事,可是今日里他却对我和王爷说,如果不能和孟姑娘成婚,他宁愿终身不娶。臣媳心里触动,这才知道是自己想错了,如果强制他和嫣儿成了亲,那孟姑娘远去,我虽不知道轩儿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但是我却知道他自此以后再也不会和我亲近。母后,臣媳已经承受了十年的骨肉分离之苦,实在是不愿意再承受一次,还请您成全了他们,收回懿旨。”

    听了齐王妃的话,太后神色有些动容,十年前,齐王爷是为了进宫救被挟持的自己,才不得已把快要生产的齐王妃送走了,没承想后来遇到了黑衣人的劫杀,阴差阳错弄丢了逸轩,致使他们骨肉分离十多年,所以说他们完全是受了自己的连累。

    想到这,太后的语气缓了下来,道:“母后家刚才一时气急,说了不该说的话,你千万别忘心里去。只是轩儿的亲事绝对不能退,他以后可是要支撑王府的人,身后没有强大的助力哪里能行。”

    “母后”齐王妃还欲再求情。

    太后摆手打断她,态度强硬:“哀家任何事都可以答应你们,只有这件事不行。”

    “皇奶奶只是因为我是王府的继承人,才非得要我应下这门亲事吗?”皇甫逸开口问道。

    太后点头:“对,你是世子,撑起王府是你的责任,在大义面前你只能舍弃小我。不过你放心,皇奶奶说到做到,我马上就在写一份懿旨,封那个乡下丫头为侧妃。”

    皇甫逸轩直视太后,语气决绝的说道:“既然如此,孙儿就让出这世子之位。”

    尚书夫人跌坐在地上。

    “轩儿!”齐王妃失口尖叫。

    太后“腾”的一下站起来,惊问:“你说什么,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皇甫逸轩挺直身体,一字一句的又重复了一遍:“孙儿说,让出这世子之位。”

    “啪”的一声,太后气得不顾身份的一巴掌搧在他的脸上:“你再说一遍。”

    皇甫逸轩被打的偏过头去,白皙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五个鲜红的手指印。

    屋内一片寂静。

    尚书夫人和齐王妃不可置信的看着太后。

    太后自己也不相信的看着自己的手。

    皇甫逸轩表情没有任何变化,转过头来,态度坚决的再次重复了一遍:“孙儿说,让出这世子之位。”

    他的话落,齐王妃移动身体挡在他的面前,急声说道:“母后息怒,轩儿只是一时的气话,请您千万不要怪罪于他。”

    “母妃,”皇甫逸轩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孩儿说的是真心话,如果身为王府的继承人必须要娶林小姐,那孩儿就让出这世子之位,以后与幽儿自在的双栖双飞。”

    太后缓过神来,怒道:“那个乡下的丫头到底给你吃了什么**药,让你为了她连世子之位都可以不要。”

    “皇奶奶说错了,起初幽儿并不同意我们的亲事,甚至在我当年回来的时候提出了退亲,是孙儿使出了手段,毁了她的名声,并且孙儿还承诺她,今生只娶她一人为妻,她才答应等孙儿这许多年。”

    “你”太后气得说不出话来。

    皇甫逸轩接着说道:“幽儿是孙儿强求来的,所以孙儿绝不会负了她,这世子之位就让给煜儿去做吧。他和林小姐自小一起长大,两小无猜,娶了她,他们肯定会和和美美的过一生。”

    尚书夫人坐在地上瞪大了眼,看向太后。

    太后恼怒道:“一派胡言,世子是皇上亲封的,是传嫡不穿庶的,否则为何你没找回来的那些年,你父王一直没有立世子。如果改为煜儿为世子,齐王府会沦为天下人的笑柄的。”

    皇甫逸轩似乎早就想好了说辞,道:“那皇奶奶可以让皇伯父下一道圣旨,就说我犯了大错,被逐出了王府,父王无奈之下,只得立煜儿为世子。”

    “好好好,”太后听完他的话,气得连声说道:“你为了一个乡下女子,连自己的名声也不要了,你的父王,母妃可真是教导出一个好儿子。”

    皇甫逸轩辩解:“这是我自己的决定,父王、母妃并不知情,请皇奶奶不要怪到他们的头上。”

    太后应声,“好,我不怪罪他们,我问你,你可知道如果立了煜儿为世子,你的母妃将面临着什么?”

    皇甫逸轩抿唇不语。

    太后接着说道:“你的母妃会失去正妃之位,从此以后她在府里的有可能生活会处于水深火热之中,难道连这些你也不顾忌了吗?”

    皇甫逸轩继续沉默。

    太后以为说动了他,缓了语气,语重心长的说道:“皇奶奶知道你是一个重情义的孩子,忘不了那户乡下人家的养育之恩,想要娶了她们的女儿报答他们。皇奶奶给你保证。即使那个丫头做了侧妃,林小姐也不会为难与她,你们照样可以朝夕相处。”

    皇甫逸轩开口,柔声问齐王妃:“母后,你可愿意跟孩儿去过那种粗陋的乡下生活?”

    齐王妃身子一颤,不敢相信的回头,颤着声音问:“轩儿,你的意思是说?”

    皇甫逸轩打断她的话,道:“乡下的生活虽然清贫了一些,可是那里的民风淳朴,人们热情,如果母妃愿意,可以随着孩儿一起过去,孩儿保证让您过上含饴弄孙,悠然自得的日子。”

    这是真正的接受她了,齐王妃的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连连点头,一连串的说道:“母妃愿意、母妃愿意。”

    太后没料到王妃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已经傻了。

    皇甫逸轩对呆呆的看着他们母子的太后说道:“皇奶奶,母妃已经应允了,跟着我去过田园生活,就请您让父王对外宣称,母妃已经病亡了吧。”

    太后彻底的说不出话来了。

    尚书夫人也没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呆愣在原地,没有了一丝主意。

    屋里一片寂静。

    皇甫逸轩天资聪慧,文韬武略,一学就会,是继承王府的最佳人选,而皇甫煜是什么德行,太后心里也清楚,如果真的封了他做世子,估计齐王府会很快的衰败下去,不愧是浸淫宫中权力多年的太后,即使惊愣之下也很快想通了这其中的利害关系,装作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做回了凳子上,道:“既然你心意已决,皇奶奶也不能强求,这赐婚懿旨我暂时收回,不过,你们也不能这个时候对外传出退亲的事,毁了林小姐的名声。容我细细的思量以后再做决定。”

    皇甫逸轩的目的已达到,自然不会再有反对的意见。

    齐王妃见事情有了转机,心中欢喜,擦去眼里的泪水,给太后磕了一个头,道:“谢谢母后成全轩儿。”

    太后摆手:“先别谢我,此事我需和皇上商议了以后,才能做决定。”

    尚书夫人呆愣愣的坐在了地上,不知再想些什么,没有发出一点反对的声音。

    太后扫视了三人一眼,颓然的摆手:“你们先下去吧,我累了,想歇息一会儿。”

    齐王妃和皇甫逸轩应声,起身,走出门外。

    太后看了依旧跌坐在地上没有动弹的尚书夫人,道:“你也看到了,并非哀家不帮你,实在是轩儿这孩子的执念太深,就算是我强制下了懿旨,让林小姐嫁了过去,她这一生也不会美满的,不如再另外给她择一门亲事,让她美美满满的过一生,你们做父母的也不用再日日担心。”

    尚书夫人机械的点头。

    太后知道她还没有从震惊中回神,扬声对外面说道:“来人呀。”

    管事姑姑走进来:“太后。”

    太后命令她:“把林夫人扶起来,送出宫去。”

    管事姑姑应声,把尚书夫人从地上扶起来,搀着她朝外面走去。

    尚书夫人自顾的想着心事,连给太后行礼都忘了。

    太后也没有怪罪她,看着管事姑姑扶着她出了门口后,吩咐门口的宫女进来为自己铺床,神情疲惫的躺去了床上。

    齐王妃和皇甫逸轩走出宫门,看到齐王府的轿子就停在了不远处。

    两人朝着轿子走去。

    刚走几步,齐王妃就感觉眼前一阵发黑,身子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皇甫逸轩惊叫:“母妃!”

    ------题外话------

    恭喜郁语荣升解元,

    恭喜qq583e9198ffa00a荣升解元,

    恭喜梦棠0532荣升解元,

    感谢亲们的陪伴、支持和鼓励,谢谢!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