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向往田园 (一更)
    皇甫逸轩手疾眼快,搀住就要瘫在地上的齐王妃。

    跟着轿子过来的贴身丫鬟也跟进跑了过来,看齐王妃双眼紧闭,一副昏过去的模样,吓得惊呼:“娘娘,你这是怎么了?”

    皇甫逸轩一把抱起齐王妃,跨步走到自己的轿子前,把齐王妃放进轿子里后,解下自己的腰牌,交给齐王妃的贴身丫鬟:“速去宫中请太医去齐王府。”

    贴身丫鬟慌乱的接过腰牌,转身就急匆匆的朝着宫内跑去。

    皇甫逸轩吩咐轿夫:“速回王府。”

    轿夫们也吓坏了,急忙抬起轿子,快步如飞的赶回齐王府。

    皇甫逸轩也不骑马了,紧步跟在轿子后面,满脸的焦急。

    丫鬟拿着腰牌进了宫,找到一直给齐王府调理身体的太医,说齐王妃昏过去了,世子让他速去齐王府。

    太医不敢耽搁,背着药箱随着丫鬟急匆匆的出了宫门。

    这消息很快的传到了太后的公众,管事姑姑听了以后,犹豫了一下,走进太后屋里,轻声对刚躺下歇息的太后禀报:“太后,刚才有人来报,说齐王妃刚出了宫门,就昏了过去。”

    太后霍然睁开眼睛,急声吩咐:“快,让太医过去看看。”

    “太后放心,太医已经赶去齐王府了。”管事姑姑恭敬禀道。

    太后吓得也没了倦意,起身吩咐管事姑姑:“你亲自给送一些药材去齐王府,看着王妃没事了再回来。”

    管事姑姑应声,走了出去。

    太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自语道:“可千万别出什么大事呀。”

    屋里伺候的宫女太监没人吱声。

    齐王爷正在府中焦急的等着齐王妃和皇甫逸轩回来,仆人一路跑到他的院子里禀报:“王爷,娘娘从宫里出来就昏过去了。”

    齐王爷大惊,起身,往外走,询问:“人在哪?”

    “世子已将人抱去了主院。”仆人快速回道。

    齐王爷心里着急,走路的速度很快,仆人几乎是小跑着才能跟上他的步子。

    一路来到主院,齐王爷快步走进齐王妃的屋里,见她双眼紧闭,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心里沉了一下,沉声问皇甫逸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母妃怎么会昏过去?”

    皇甫逸轩也是一脸的担心和着急,回道:“我们从皇奶奶的宫里出来的时候,母妃还好好的,出了宫门却突然昏了过去。”

    “快去请太医。”齐王爷急声命令旁边的丫鬟。

    “孩儿已经命人去请了。应该马上就到了。”皇甫逸轩回道。

    齐王爷又看向齐王妃,脸上的担心一览无余。

    已被解了足的侧妃听见了,也小心赶了过来,一进门就装出一脸担心的问齐王爷:“姐姐没事吧?”

    齐王爷心里着急,没有回答她。

    侧妃也不在意,径直走到床边,齐王妃几乎看不出生息的样子,心里暗喜,面上却惊讶的说道:“姐姐怎么成了这副样子。还不快去请太医。”

    齐王爷呵斥她:“太医就快来了,你不要在这大呼小叫,本王听了心烦。”

    要是搁在以往,齐王爷要是这样训斥她,侧妃早就摆出不依不饶的样子了,可是自从被禁了这么多的天的足,府里的一应大小事务都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了以后,侧妃就再也不敢做这样的事情了。听了齐王爷的话后,暗自撇了撇嘴,一脸担心着急的样子站在一边。

    太医也是跑着过来的,没等丫鬟禀报就背着药箱直接来到了齐王妃的院子里,气喘吁吁的走进门。

    “快,给王妃看看,她这到底是怎么了?”看他进门,齐王爷急声说道。

    太医已经跑的满头大汗,上气不接下气,闻言深深的吸了几口气,让自己的呼吸平静下来,才把药箱放到了桌子上,拿出脉枕,坐在床边的凳子上给齐王妃把脉。

    齐王爷和皇甫逸轩站在床前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侧妃心里则冷冷一笑,暗道:最好是再也睁不开眼,那自己以后就是名正言顺的主子了。

    可惜老天爷没有听见她的心声,太医仔细的把了一会脉后,松了一口气,道:“王妃娘娘只是精神紧张过头了,乍一松懈下来,就昏了过去,没有什么大碍。不过,娘娘身体虚弱已久,今日不知做了什么事情,身体有些透支,恐怕短时间内恢复不过来,只能像以前一样躺在床上,不宜再多动。”

    人没事就好,齐王爷松了一口气。

    皇甫逸轩脸上的焦急也退去了一些,问:“可有什么办法,帮母妃调理一下身体,让她早日好起来?”

    太医摇头:“这些年,王妃娘娘的病一直是在下再调理,用了不少的办法,最近才恢复了一些,可今日不知做出了什么,使的她刚有起色的身体又变成了和原来一样,在下一时也没有办法,只能先给王妃娘娘开一些滋补的药吃。”

    皇甫逸轩点头:“多谢太医,麻烦您了。”

    太医摆手惶恐摆手:“分内之事,世子客气了。”

    齐王爷早已命人拿来了纸笔。

    太医接过,写下了一个滋补的方子。

    齐王爷吩咐丫鬟:“按方子去抓药,速去熬来。”

    齐王妃常年缠绵病榻,府里专门有一个药房,里面珍稀的药材应有尽有。

    丫鬟应声,拿起方子,走了出去。

    侧妃拧紧了手中的手帕,暗恨:那些药材都是价值千金的好东西,又要让这个半死不活的东西不知吃掉多少,想想就心疼的不行。口里却嘱咐丫鬟道:“把最好的药材拿出来给王妃用。”

    听了她的话,齐王爷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赞赏的看了她一眼。

    侧妃见齐王爷终于注意到了自己,心里暗喜,心里的不满也没有那么强烈了。

    丫鬟把需要的药材拿来,放在桌子上。

    太医一一检查过了以后,点头:“熬好了尽快给王妃娘娘服下,很快她就会醒过来了。”

    丫鬟把所有的药材拿去熬药。

    管家来报:“王爷,太后宫里的管事姑姑奉了太后的之意过来看望娘娘,并带来了不少的药材。”

    “请她进来。”

    “是。”管家应声,走了出去,恭敬的对站在院外的管事姑姑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恭敬的说道:“姑姑请。”

    丫鬟打开门帘,管事姑姑走近屋内,给齐王爷和皇甫逸轩见了礼后,来到了床边,看到齐王妃的样子,脸上浮现了一丝心疼,问:“出宫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会晕倒?”

    在管事姑姑进门的时候,太医就已经起身,听了她的问话,急忙回道:“禀姑姑,王妃娘娘今日的情绪有些大起大落,才会导致如此的,我已经给娘娘开了滋补的药,等熬好了服下去以后,再睡一觉就没事了。”

    想起今天在太后宫中发生的事,管事姑姑暗暗叹了一口气,对齐王爷道:“王爷,太后命我送来了一些上好的药材,给王妃娘娘好好的补一下身体。”

    齐王爷道:“多谢母后赏赐,等王妃身体好一些了,我们会进宫谢谢母后。”

    管事姑姑点头。

    齐王爷扬声吩咐管家把太后赏赐的药材登记入库。

    侧妃心里又不平衡了,愤恨的不行,手里的帕子拧的更紧了。

    管事姑姑装似不经意的看了她一眼,皱了下眉头。

    侧妃仿佛感觉到了她的目光,赶紧松开了手中的帕子,朝她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

    管事姑姑不动声色的撇开眼去看床上的王妃,没有理会她。

    侧妃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丫鬟很快把药熬好了端过来。

    齐王妃昏迷不醒,自然是不能自己把药喝下去。

    管事姑姑坐在床边,把王妃扶起来靠在自己的身上,接过丫鬟手中的药碗,用小勺耐心的一点一点的把整碗药给她喂了下去。喂完以后,又用帕子细心的给她擦了一下嘴,轻轻的把她放回了床上。

    齐王妃没有醒来,太医不敢离开,管事姑姑也没法回去交差,所有的人在屋子里焦急的等着她醒来。

    屋里的气氛一时有些压抑。

    侧妃看着管事姑姑并没有离开的意思,眼珠一转,热情的说道:“还劳烦您亲自给姐姐喂药,姑姑辛苦了,姐姐不知何时才能醒来,姑姑不如先随我去会客厅休息一下。”

    管事姑姑瞥了她一眼,道:“无碍,在这里就好。”

    侧妃不死心,还欲再说话。

    管事姑姑不冷不热的看了她一眼。

    侧妃要说的话噎在了喉咙里。

    齐王爷也皱眉。

    皇甫逸轩仿佛没有听见她们的话,静静的站在一边等着齐王妃醒来。

    又过了一会儿,齐王妃的眼皮动了一下。

    管事姑姑一直注视着她,看到了她的眼皮在动,大喜,轻声问道:“夙英,你醒了?”

    齐王妃睁开眼睛,看到她在眼前,有一瞬间的茫然,问:“我这是在哪?”

    管事姑姑露出一个安心的微笑,道:“当然是你自己的府里。”

    环视了一下四周,看清这的是自己的屋里,齐王妃的眼神也恢复了清明,挣扎着要起身。

    管事姑姑摁住她:“你的身体虚弱,还是躺着吧。”

    齐王妃感觉自己的身体也确实乏的厉害,便没在坚持,躺了回去。虚弱的问:“我这是怎么了?”

    “太医说你的今日的情绪起伏太大,才昏倒的,已经给你喂过药了,你静心歇息几日就好了。”管事姑姑道。

    齐王妃微点头,视线扫过屋里的众人,落在齐王爷的身上,歉意的说道:“妾身又让王爷担心了。”

    齐王爷张嘴,想要说些什么。

    齐王妃却收回了视线,落在了皇甫逸轩的身上,道:“轩儿吓坏了吧,你放心,母妃没事。”

    皇甫逸轩轻轻的“嗯”了一声。

    齐王爷到嘴的话咽了回去。

    王妃既然已经醒了,太医自然是没事了,走到桌边背起自己的药箱,道齐王爷:“既然王妃娘娘已经没事了,在下就回太医院备案了。至于滋补的药,每日要按时服下,千万不可间断。”

    齐王爷点头,命管家把太医送了出去。

    齐王妃对齐王爷道:“王爷,臣妾有几句话要给姑姑说,能否麻烦你回避一下。”

    这是有贴己的话要说了,齐王爷点头,吩咐侧妃:“你也跟我出去吧。”

    说完,走了出去。

    侧妃看了管事姑姑一眼,不甘不愿的给她们行了礼,跟着出去了。

    皇甫逸轩欲要跟着出去,齐王妃叫住她,道:“今日里能及时拦下了赐婚懿旨,多亏了管事姑姑即使给母妃传信,你还不赶快道谢?”

    皇甫逸轩听话的行了一个礼,道:“谢谢姑姑。”

    管事姑姑慌忙让开身体,急声道:“世子折煞奴婢了,奴婢可担不起您这大礼。”

    齐王妃笑着说道:“我们一起长大,情谊深厚,要不是你阴差阳错的被留在了宫里,轩儿本就该喊你一声姑姑的,今日你又帮了这么一个大忙,他这大礼你绝对受的起。”

    管事姑姑摆手,道:“你千万不要这样说,我只是一个宫婢,世子身份尊贵,万万不可给我行礼。”

    齐王妃笑道:“在宫里呆了这许多年,你倒是变得迂腐了,身份规矩分的这样清楚。”

    管事姑姑也笑了,道:“宫里那种地方,行事稍有差池,就有可能性命不保,哪能不分清楚呢。”说完,似乎不想继续这个话题,道:“今日在宫中,你们母子可是真的要把我吓死了。幸亏太后没有一意孤行下了懿旨,否则的话真不知后面如何收场。”

    齐王妃笑着说道:“太后不会执意下懿旨的。”

    管事姑姑一愣,随即问道:“你怎么知道?”

    齐王妃看向皇甫逸轩,脸上是欣慰的表情:“轩儿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都是继承王府的最好人选,一旦他放弃世子之为,换成了煜儿,不过数年,王府就会衰败下去,太后自然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

    管事姑姑恍然,笑道:“瞧我,光顾着担心你们了,连这点都没有想明白。既然如此,那太后肯定不会插手世子的婚事了。”

    齐王妃摇头:“难说,太后虽然没有下懿旨,却也没有答应我们退了尚书府的婚事,可见她还是希望轩儿改变心意的。”

    管事姑姑默,好一会儿才问道:“那你们?”

    齐王妃微叹了口气,道:“太后已经退让了一步,我们也不能再跟他硬碰硬,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不过轩儿已经表明了自己的心意,短时间内她不会再逼迫轩儿早日成亲就是了。”

    管事姑姑点头,“我会随时留意的,如果太后再动这方面的心思,我会及时让人给你们送信的。”

    齐王妃感激的道谢:“谢谢轻烟。”

    管事姑姑摆手:“你我无需这样客气。”

    说完起身道:“我出来时间不短了,太后还等着我回去复命呢,你好好将养身体,等哪日我有机会出宫的话再来看你。”

    齐王妃轻点头,吩咐皇甫逸轩:“送你轻烟姑姑出去。”

    “哎呀,你这是”管事姑姑既高兴又不知所措的想要说点什么。

    皇甫逸轩恭敬的对着管事姑姑说道:“姑姑,请。”

    管事姑姑急忙摆手:“不劳世子相送了,我自己走吧,你留下好好的陪你母妃吧。”

    齐王妃看她如此不自在,便撑起力气,扬声吩咐外面候着的丫鬟:“来人呀,送管事姑姑出去。”

    一直候在门口的贴身丫鬟应声,走了进来,恭敬的对管事姑姑说道:“姑姑,请。”

    管事姑姑又嘱咐了齐王妃几句,便回宫复命去了。

    齐王妃拍了拍床边的凳子,示意皇甫逸轩坐下。

    皇甫逸轩明白了她的意思,坐在了凳子上。

    齐王妃注视着他的眼睛,期待的问:“轩儿,如果你让出了世子之位,是真的想要带着母妃去过田园生活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