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请入府中(二更)
    皇甫逸轩点头。

    齐王妃红了眼眶。声音有些哽咽道:“母妃以为,以为”

    皇甫逸轩的面色也有些动容,道:“以前是孩儿错了,还请母妃原谅孩儿的不懂事。”

    齐王妃摇头,抓住他的手,道:“不怪你,是母妃的错,自从你回来以后,虽然对母妃温和有礼,却也淡漠疏离,母妃以为你是在怪母妃当年弄丢了你,虽有心亲近你,却不知如何去做,致使我们母子的关系越来越淡漠。而母妃和你父王也一厢情愿的认为,尚书府的亲事对你以后是很好的助力,所以在你当年回来的时候,对我们提出退亲的事,我们才没有放在心上。今日母妃终于明白孟姑娘在你心里有多重要,你放心,从以今后,母妃会站在你这边,无论有多大的困难,母妃都会帮你娶了孟姑娘做正妃。”

    皇甫逸轩轻轻的“嗯”了一声,对齐王妃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那微笑让齐王妃觉得有暖暖的阳光照进了心里。而皇甫逸轩脸上淡漠的神情也退了下去,露出了温和的表情。

    齐王妃心里的欣喜无以复加,激动之下竟然咳嗽了起来。

    皇甫逸轩吓坏了,起身,着急的问:“母妃,你怎么样?”

    齐王妃摆手,好一会儿咳嗽声才停了下来,喘着粗气道:“没事,母妃只是太激动了。”

    皇甫逸轩放下心来,焦急的神色退去。坐回了凳子上。

    歇了一会儿,齐王妃平静下来,微笑着要求:“给母妃说说孟姑娘吧,母妃想知道她是怎样的一个人,让你如此的放在心里。”

    皇甫逸轩红了脸色,抿唇,好一会儿才道:“母妃今日累了,先歇息吧,等改日有时间的时候,我慢慢的说给你听。”

    齐王妃本就身子虚,折腾了这一圈下来,身子更加乏的厉害,精神确实有些不济,闻言点了点头,道:“好,母妃先歇息,等母妃好些了,你可要好好的说给母妃听。”

    皇甫逸轩应声,给齐王妃盖好了被子,便坐在了凳子上,等她睡熟了,才悄悄的起身走到了外面,吩咐丫鬟照料好她,就回了自己的院子。

    接下来的几日,齐王妃虽然喝了不少滋补的药,可是身体依然不见好转,齐王爷着急,亲自去宫中抓来了太医,让她给齐王妃诊治。

    太医诊断以后,还是先前的说辞,齐王妃的身子骨弱,担惊害怕之下外加惊惧恐慌,引发了体内的旧疾,需要好好的调养一些时日才可能恢复一些。

    齐王爷听了太医的诊断后,大怒,道:“王妃的身体明明已经好了,怎么会又变成了以前的样子,一定是你们这群庸医无能,找不到正确的治疗方法。我给你们十天的时间,调理王妃的身体,如果十天以后王妃还是这个样子,你们就等着脑袋搬家吧。”

    被拎过来的太医们吓坏了,赶紧凑到一起商议治疗方案,可商议来商议去,还是觉得出了吃滋补的药以外,根本就没有别的办法可寻。

    齐王爷可不管他们这一套,每日里太医院一开门就把这些太医拎过来,坐在椅子上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想方案。眼看着里他规定的十天之期越来越近,齐王妃的病情却没有一点儿起色,太医们时刻时刻都感觉道自己的脖颈凉飕飕的,都时不时的不约而同的摸摸自己的脑袋还在不在脖颈上。

    太后自然也听说了齐王妃的状况,又派管事姑姑送了不少的好药材过来。

    侧妃自然是欣喜的不行,背地里在自己的院子里,高兴的直说老天开眼,这个贱人凭着自己的儿子是世子,这段时日嚣张了不少,对她也没有了以前的客气,如今又让她病的起不来床,就是老天看不过去,对她的报应。表面上却是一副恭敬的样子,每日里一有时间就去床边伺候,亲自端茶倒水,把个贤淑的名声做的很响。齐王爷因此对她的态度也缓和了一些。

    皇甫逸轩每日上午去国子监,放学以后也不去孟倩幽的家里了,直接就回府里,看到齐王妃每日里都是一副虚弱不堪的模样,心疼的不行。

    这一日,皇甫逸轩刚从国子监回来,走进府门,远远的就听见齐王爷的咆哮声传来:“你们这群饭桶,这么多天过去了,王妃的身体一点起色都没有,还留你们何用?”

    几名太医的求饶声传来:“王爷饶命呀,实在是王妃的身体太孱弱了,短时间内调理不过来。”

    齐王爷的怒气更甚:“休要给我找借口,明日就是给你们的最后一日,王妃要是还像今天一样,你们就嘱咐家里准备后事吧。”

    皇甫逸轩走进主院里,看太医们齐齐的跪在地上,脸色都吓白了。

    扫视了他们一眼,皇甫逸轩走进屋子里,看到齐王妃和往日里一样,闭着双眼,一副睡得很沉的模样,可是那微弱的呼吸却让周围的人觉得她好像就会就此睡过去了一样。

    抿了抿嘴唇,走到门外,对齐王爷说道:“父王,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齐王爷已经烦躁之极,闻言口气不悦道:“说。”

    “我们到屋中去说吧。”皇甫逸轩道。

    齐王爷看他一眼,起身,走进屋里。

    皇甫逸轩随后跟了进去,挥退了屋里的所有伺候的人以后,直接道:“父王,幽儿医术高明,我想请她来给母妃看看。”

    齐王爷皱眉,“这么多的太医都束手无策,她一个乡下丫头能有什么高明的医术治得好你的母妃?”

    “当年舅舅去清溪镇寻我的时候,被人暗算,命悬一线,是幽儿把他救回来的。”皇甫逸轩道。

    齐王爷眯了下眼睛,不相信的问:“你说的可是事实,别忘了当年她才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丫头。”

    皇甫逸轩点头:“这件事是我回京以后舅舅亲口告诉我的,不会有错。”

    齐王爷沉思了一下,道:“既然如此,你就去把她请来吧。如果她能治好你的母妃,本王少不了她的赏赐。”

    皇甫逸轩没动,道:“孩儿有一个要求。”

    “说。”

    “无论幽儿治好治不好母妃,她会医术的事父王不能透漏给任何人。”

    齐王爷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说道:“父王知道了,这件事绝对不会泄露出去。”

    皇甫逸轩点头,大步走出去,吩咐府卫,“给我牵匹快马过来。”

    一名府卫应声,快速跑去牵马。

    皇甫逸轩直接来到了大门外,等府卫把马牵来,就跃上马背,打马朝着南城疾驰而去。

    自从皇甫逸轩命人杖毙了巧月了以后,京城的人好像都知道了土豆粉店是齐王世子心仪的姑娘开的,一时间大半个京城的人都涌过来吃土豆粉,店里的生意忙的不行。好在店里的人们都有经验,才不至于手忙脚乱。

    孟倩幽在帮着忙活了几日以后,感觉店里的几人能应付了,就没有再去。除了跟着孙良才去云祥绸缎庄转了几次,认识了里面的掌柜的和伙计了以外,就是闲在家里配置治疗伤疤的药。

    皇甫逸轩快马加鞭的到了孟倩幽的宅院门前,翻身下马,把马缰绳朝着迎过来的看门人一扔,就快速的朝着主院里跑去。

    孟倩幽正在屋里配药,听见脚步声就知道是皇甫逸轩来了,还没等着放下手中的草药,他已经打开门帘,自己进来了。

    见他满头大汗,神色焦急,孟倩幽皱眉,问:“可是出了什么麻烦的事情?”

    “我母妃病了,我想让你去给她看看。”皇甫逸轩道。

    孟倩幽感觉到了他着急的声音里带出的关心,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道:“你去外面等我一下,我换身衣服咱们就走。”

    皇甫逸轩听话的走了出去。

    孟倩幽洗干净了手,换了一身没有药味的衣服,打开门帘走出来,吩咐丫鬟:“我这屋里的东西不要动,我还没有弄完。”

    丫鬟屈膝应声。

    孟倩幽随着皇甫逸轩往外走,吩咐郭飞:“去牵两匹马过来,随我去齐王府。”

    郭飞应声跑去牵马。

    两人往外走,孟倩幽简短的询问了齐王妃的病情,听皇甫逸轩说是旧疾复发的时候,皱起了眉头。

    两人走到府外,郭飞也已经把马牵来。

    三人同时跃上马背,策马扬鞭的来到了齐王府。

    皇甫逸轩走了以后,齐王爷走出屋外,继续坐在椅子上,盯着太医们想办法。

    太医们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脑门子上都是汗珠。

    孟倩幽随着皇甫逸轩进了院子以后,看到的就是这副场景,不动声色的扫视了院里众人一眼,走到齐王爷面前,恭敬的给他行了一个礼。

    齐王爷摆手,“免了。”说完,起身先走进了屋里。

    孟倩幽跟上。

    皇甫逸轩跟在她的后面。

    郭飞留在了院子里等候。

    齐王爷进屋以后,什么也没说的坐在了屋内的椅子上。

    孟倩幽则直接走到床前,看到齐王妃的样子,拧起眉头。

    皇甫逸轩看到她的样子,心里沉了下去。

    孟倩幽坐在床前的凳子上,拿过齐王妃的手放平,手指搭在了她的脉搏上。

    齐王爷看她连脉枕都不用,眉头皱了起来,刚才心里升起的那点希翼立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孟倩幽凝眉把脉了好久,才放下齐王妃的一只手,改诊另一只。

    屋里一片寂静,所有的人都看向她。

    把完脉,把齐王妃的手放了回去,孟倩幽道:“把药单拿来我看看。”

    丫鬟没敢应声,看向齐王爷。

    齐王爷吩咐:“去拿来。”

    丫鬟把药单拿来,孟倩幽仔细的看了一下,欲言又止。

    齐王爷一直注意她的表情,见她的样子,开口问道:“这药单可是有什么不妥?”

    “回王爷,药单没有不妥,只是王妃身体虚弱,这些都是大补的药材,王妃的身体根本就承受不住。”孟倩幽回道。

    齐王爷眯起眼睛,声音里含了一丝威严:“说详细一些。”

    孟倩幽道:“我还是先给王妃泄一下体内的火吧,等一会儿我再细细的说给王爷听。”

    齐王爷听出了她话中的意思,猛然起身,不相信的问:“你真的有办法治王妃的病?”

    “没有十成的把握,只能先试一试。”

    齐王爷一愣,还欲再问。

    皇甫逸轩截住了他的话,急切的问:“要怎么做,需要什么?”

    “先给我找几根银针过来吧。”孟倩幽道。

    这个好找,太医们每人的药箱里都有,皇甫逸轩亲自走到门外,询问了一声,太医们立刻把自己的银针都拿了出来。

    皇甫逸轩把银针拿在手中,转身走进屋里,把所有的银针摊在孟倩幽面前。

    孟倩幽挑出几根长短不一的银针,对皇甫逸轩道:“我需要扒了王妃的衣服给她行针,你回避一下。”

    皇甫逸轩脸色微红的退了出去。

    孟倩幽没有理会齐王爷,吩咐一边站立的丫鬟把齐王妃的上衣脱开,仰面朝上,拿起挑出来的几根银针轻捻着扎在她胸前的几个穴位上。

    随着齐王妃胸膛的起伏,银针在上面晃动。

    齐王爷习武之人,对人体的穴位也有一定的了解,看她下手准确,没有丝毫的偏差,眯起了眼睛,眼光凝视着她,不知在想些什么。

    孟倩幽再次吩咐丫鬟拿来了痰盂放在床前后,目不转睛的盯着齐王妃。

    银针晃动的越来越厉害,等齐王妃睁开眼的那一霎那,孟倩幽迅速的把几根银针全部拔了出来。

    齐王妃霍然起身,趴在床边呕吐了起来。

    齐王爷震惊的站了起来。

    齐王妃的贴身丫鬟惊喜的喊出声:“娘娘,您醒了。”

    声音很大,传到了外面跪着的太医的耳朵里,几人面面相觑,随即欣喜若狂,这下脑袋终于保住了。

    齐王妃呕吐不止,仿佛要把肚子里的五脏六腑都要吐出来。

    贴身丫鬟担心的不行,着急的问:“姑娘,这”

    “无妨,你速派人去备热水,一会儿让王妃清洗一下身子。”孟倩幽道。

    王妃已经沉睡了好几日,太医们束手无策,孟倩幽几针下去,齐王妃边清醒了过来,贴身丫鬟立刻就信服了她,也没有请示齐王爷,就快步跑了出去,吩咐厨房里的人准备热水。

    孟倩幽走到桌边,拿起笔,快速的写另一个药单,对齐王爷道:“请王爷派人去把这要药单上的药抓来,待会儿王妃沐浴要用。”

    家里就有药房,自然是不缺药材,齐王爷吩咐一名丫鬟:“速去抓来。”

    丫鬟应声,小心的拿起桌上的药单走了出去。

    过了好一会儿,齐王妃才停止了呕吐。

    丫鬟急忙端来了一杯白水,齐王妃漱过口后,想要起身,这才发觉自己上半身的衣服已经被扒开,忍住惊叫,缩了床上的薄被里。

    孟倩幽道:“为了给您治病,不得已如此,还请王妃恕罪。”

    齐王妃这才看清是孟倩幽,欲要说话,却猛然看到齐王爷也在屋中,顿时脸上一片潮红。

    丫鬟把药单的药抓来,交给孟倩幽,孟倩幽一一验过之后,吩咐道:“把这些草药洒在浴桶中,让王妃泡够两刻钟即可。”

    贴身丫鬟也已经回来,听了她的话立刻吩咐人把浴桶抬进来屋里,命人打来了热水,倒入桶中,随后把草药也全部倒在了里面,用手搅匀。

    齐王妃要沐浴,齐王爷自然不好再呆在屋里,看了一眼把自己缩在薄被里的齐王妃后,走了出去。

    孟倩幽走到床边,道:“我在水里加了草药,王妃洗完澡以后就会身体轻松很多。”

    “多谢孟姑娘。”缩在薄被里的齐王妃听她这样说,一瞬间的愣怔和疑惑之后,立刻道谢。

    孟倩幽知道她是不好意思,微点头后也走了出去。

    齐王爷正威严的对依旧跪着的几名太医说道:“今日孟姑娘医治王妃一事,切不可传出去,如果被我知道你们谁漏出了风声,小心你们的项上人头。”

    ------题外话------

    第一次是扛进王府,这次是请入王府。吼吼,女主来了,有人要倒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