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挑事的来了(一更)
    几名太医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应声。

    齐王爷又扫视了他们一眼,才说道:“起来候着吧。”

    几名太医谢过后,想起身,无奈跪的时间太长了,腿脚已经麻木,起了几次没起来,最后还是互相扶持着才站起来。缓了一会儿,才齐齐的看着孟倩幽,心里好奇她用了什么法子让齐王妃醒了过来。

    看几人的眼光,孟倩幽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暗道:再如此狼狈的情况下,还惦念着齐王妃是如何醒来的,看来这些太医也不全是沽名钓誉之辈,暗自琢磨,如果他们问起,自己是否应该如实告诉他们自己用了什么方法。

    皇甫逸轩当然也听见了刚才丫鬟的喊声,知道齐王妃醒了,一直提着的心放下了一半,见她出来,急忙低声询问:“我母妃怎样?”

    “陈年旧疾,一时半会调理不过来,但是也没有性命之忧。”孟倩幽回道。

    皇甫逸轩又急声问:“那我母妃是不是以后还要缠绵病榻?”

    齐王爷闻言看向她。

    几名太医也都看向她。

    孟倩幽笑着摇头:“不会的,王妃的身体没有那么差,一会儿我开个调理的方子,每日里按时吃,身体会越来越好的。”

    皇甫逸轩漂亮的大眼睛里迸发出惊喜的光,那一瞬间让人觉得整个院子都跟着明亮起来。

    齐王爷也是惊喜不已。

    几名太医则是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皇甫逸轩的声音里是满满的欣喜:“谢谢幽儿。”

    孟倩幽瞪他一眼,道:“你我还需这样客气?”

    皇甫逸轩对她露出一个璀璨至极的微笑。

    孟倩幽差点这笑容闪瞎眼,暗骂了一声妖孽后,转过头去。

    齐王爷把他们的动作看在眼里,眼睛眯了眯,终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几名太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所有人一起望向年纪较大的一位。

    这名太医没有办法,又抑制不住心中的好奇,看了齐王爷一眼后,走到孟倩幽面前,竟然拱起双手,给她行了一个礼,虚心请教道:“不知姑娘能否告知,您是用了什么方法让王妃娘娘醒了过来,又是如何断定她以后不会缠绵病榻呢?”

    不待孟倩幽说话,齐王爷冷冷的声音响起:“你们几个枉称是太医院最好的太医,连一个乡下姑娘的医术都不及,还有脸过来询问?”

    这名太医的身子几不可见的抖了一下,脚步无意识的后退了一点,才唯唯诺诺,道:“王爷训斥的对,我等确实不如姑娘,所以才想着跟姑娘讨教一、二。”

    齐王爷“哼”了一声没再说话。

    太医大了一些胆子,希翼的看着孟倩幽,客气的问:“姑娘能否告诉一、二。”

    孟倩幽原本答应了齐王爷一会儿跟他解释的,现在太医问起,便卖了个人情,道:“王妃娘娘的身体虚弱,情绪大起大落,承受不住,昏厥过去,其实这不用惊慌,你们开一些滋补的药材,给她服下后,将养几日就好了,错就错在你们给王妃开的滋补的药材太多了,过于大补,即使一个康健的人吃了你们开的那些滋补的药材以后,也会受不住,更何况王妃这体弱的身体,所以才会导致她连日来昏昏沉沉,长睡不醒,如果长此以往,就算王妃侥幸能醒过来,也会和真正的病人一样,躺在床上起不来。”

    吃大补的药也能吃出病来,太医们头一次听见这的事情,全部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向她。

    齐王爷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弄了半天,是这群庸医用错方法才导致王妃不醒了。

    几名太医感觉后脖颈又有些发凉。

    这名太医哆哆嗦嗦的问:“这、这?这滋补的药材也能吃出病来吗?”

    听他这话的意思是有些不信的。他们在宫中当差,给皇上和各宫的娘娘们看病,用的最多的便是滋补的药材,无论是那个贵人,身体稍有不适,这滋补的药材是一堆一堆的往贵人的宫里送,都没有吃出过病来,怎么到齐王妃这就不行了了。

    孟倩幽听出了他的疑惑,道:“过犹而不及,说的就是你们医治王妃的情况。王妃的身体太虚弱了,承受不住这么猛烈的药物,如果换做一个平常的人也许还要好一些。”

    即使太医们还是不太相信她说的话,但是她来了以后,很快就救醒了王妃,太医们不得不信。思量了一下以后,这名太医再次开口相问:“姑娘是用了什么办法让王妃醒过来的呢?”

    孟倩幽当然不会告诉他们,笑道:“这是我的看家本领,实在不能说于你们听,还请几位见谅。”

    作为太医,每个人都有一套独特的看病手法且不外传,孟倩幽这样说,太医们虽然失望,却也没有再继续追问。

    两刻钟后,孟倩幽转身走进屋中,王妃已经从浴桶里出来,由丫鬟给换好了衣服。真个人看起来有精神了许多。此刻没有回床上躺着,而是坐在屋中的椅子上歇息。

    看到孟倩幽进来,齐王妃一副熟稔的模样笑着对她招手:“孟姑娘快过来。”

    孟倩幽走到她面前。

    王妃示意她在另一边的椅子上坐下,微笑着说道:“我已听丫鬟说了,今日多亏了孟姑娘的医治,我才能够醒来,孟姑娘的救命之恩,本王妃不会忘记的。”

    孟倩幽笑着摆手:“王妃言重了,你的病本无大碍,只不过碰巧被我看对症了而已。”

    齐王妃看她不居功自傲,心里对她的喜欢有加深了一层,仔细的对她左瞧右瞧,越瞧越高兴,越看越满意。

    孟倩幽被这婆婆打量儿媳妇的眼光看的有些不自在,轻咳了一声,道:“王妃请把手伸出来,我给你号一下脉。”

    齐王妃依言把手放在她的面前,依旧笑吟吟的看着她。

    孟倩幽稳了稳心神,装作无视她的眼光,静下心来给她把脉。

    这次把脉的速度快了许多,把完以后,拿起桌上的笔在纸上写下了几个滋补的药材,并标明了用量的多少,交给了贴身丫鬟,道:“王妃已多日未进食,你速命人去熬一些稀粥过来,里面加上这几种药材,切记,一定要按照我标明的数目用量,不可多也不可少。”

    贴身丫鬟已经对她佩服的五体投地,没有任何犹豫的应了一声,拿起纸走出去,亲自去厨房监督他们熬粥。

    齐王妃虽然精神了很多,到底在床上躺了这几日,又折腾着泡了一个澡,这一会儿有些支撑不住。

    孟倩幽看出她的疲态,道:“王妃还是请去床上躺一会儿吧,等丫鬟熬了粥过来,您吃过以后,再睡一觉,就舒服多了。”

    齐王妃确实有些不支,不过自以为隐藏的很好,没想到被孟倩幽一眼就看了出来,暗暗吃惊的同时,也笑着起身道:“就听孟姑娘的,我去床上躺一会儿,免得你们都担心。”

    一名丫鬟搀扶着她过去,半倚着坐在床上。

    剩余的丫鬟合力把浴桶抬了出去。

    皇甫逸轩看到浴桶被抬了出来,高声询问:“幽儿,我可以进去看母妃了吗?”

    孟倩幽清脆回应:“无妨了,进来吧。”

    皇甫逸轩一个大步就迈进了屋里。

    齐王爷看他急切的样子,微愣随后也抬脚往里走。

    太医小心翼翼的声音在他身后喊道:“王、王爷。”

    顿住脚步,齐王爷回头扫了他一眼。

    这名太医吓得缩了缩脖子,但还是迎着头皮问道:“我等可不可以也进去看看王妃?”

    齐王爷没说话,用凌厉的眼光看着他。

    太医承受不住,身上的冷汗一下子就冒出来了。唯唯诺诺的说道:“我等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看王妃娘娘现在的情况如何。”

    “等着!”齐王爷开口说了这两字,扭头走进了屋里。

    这名太医松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另外几名太医围过来,眼巴巴的望着屋里。

    皇甫逸轩走道床边,看到王妃的脸色红润,满面笑容的半倚着在床上,一直提着一半的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欣喜的柔声说道:“母妃,你醒了。”

    齐王妃笑着点头,道:“母妃没事了,让轩儿担心了。”

    皇甫逸轩一时情绪有些控制不住,眼里竟然有些许的泪花出现。

    齐王妃看到他的样子,少许的愣怔之后,竟然也红了眼眶,太好了,这孩子终于接受她了。

    齐王爷随后跟着进来,走到床边,看到齐王妃眼眶发红,凝眉,问:“可是还有哪里不舒服?”

    齐王妃摇头:“妾身很好,妾身就是高兴的。”

    皇甫逸轩背对着齐王爷,齐王爷自然是看不到他的神色,以为齐王妃是高兴自己能够醒过来,便点头说道:“本王也很高兴你能醒过来。”

    齐王妃知道他是想岔了,也没提醒他,顺势说道:“多谢王爷关心。”

    齐王爷听她声音喜悦,语气飞扬,心里疑惑,多看了她几眼。

    齐王妃笑着回望着他。

    心里莫名一动,齐王爷心里有什么似乎在化开。假意咳嗽了一声,掩饰自己不自然的情绪,问:“那几个庸医想进来看一下你的病情,可否方便?”

    齐王妃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点头。

    齐王妃道:“让他们进来吧。”

    齐王爷点头,扬声对外面说道:“你们几个,滚进来吧。”

    他的话落,几名太医立刻走进屋里,一眼就看见半倚在床上的齐王妃,惊讶的不行,顾不得礼仪,几个大步就走到了床边。

    皇甫逸轩让开了身体,走到了一边。

    齐王爷皱眉,对几人有些不满。

    几名太医一心在齐王妃身上,没有注意到他的神色。年老的太医迫切的询问:“娘娘,可否让我等给你把下脉?”

    他的语气太过希翼,齐王妃想忽略都不行,想到他们以往给自己调理身体也是尽心尽力,点了点头。

    年老的太医的大喜,连凳子也没坐,直接蹲在了床前。

    齐王妃伸出手,丫鬟把一方丝帕盖在了她的手腕上,太医把手搭在了丝帕上面,仔细的给她把脉。

    手一搭上齐王妃的脉搏,年老的太医瞬间就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向齐王妃,随即想到这是大不敬之罪,立刻又低下了头,仔细的把脉,越把越惊奇,脸上的神色变幻的厉害。

    其他几名太医见状,心里着急,忍不住想要推开他,自己过去把脉。

    好一会儿,这名太医才喃喃说道:“不可能呀,这怎么可能?”

    有一名太医年纪较轻,性格稍微有些急,问:“姜太医,王妃娘娘的脉象可有什么不妥?你快告诉我们呀。”

    这名太医放开手,费力的起身,一直不置信的喃喃说道:“不可能呀,不可能呀。”

    其余几名太医着急,索性也不问他了,直接学他的样子蹲在地上给齐王妃把脉。

    每个把完脉的太医都跟姜太医一样,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齐王爷皱眉,呵斥他们:“把完脉了,滚出去!”

    姜太医颤颤巍巍的说道:“王爷,我等再问孟姑娘一个问题,立刻就滚出去。”

    齐王爷面色明显的不好看了。

    孟倩幽替他们解了围,笑着说道:“几位是想问王妃的脉搏先前几乎是把不着的,为什么现在强壮有力?和正常人一样?”

    几人连连点头。

    “那是因为我把王妃体内多余的消化不了的补药逼了出来,她的五脏六腑轻松了,恢复了生机,脉搏自然就和我们的一样了。”孟倩幽解释。

    几位太医有些听不懂她的话,面面相觑,想要相问。

    齐王爷不愿意了,再次呵斥几人:“滚出去!”

    齐王爷的声音里已经充满了怒气,自己再不走,惹恼了王爷,恐怕他会让人把自己扔出去。几名太医即使心里有再大的疑惑,也不敢再问,给齐王爷和王妃行过礼后。急急忙忙的走了出去。

    孟倩幽也知道他几人不太明白,可是她也不知再如何解释了,看几人走了,也是松了一口气。

    齐王妃有心想要跟孟倩幽和皇甫逸轩说会话,便笑着对齐王爷说道:“王爷,这几天让您担心了,如今妾身感觉好多了,您也先回去歇息一下吧。”

    齐王爷感觉有许多话要对齐王妃说,可是守着屋中众人也说不出来,再加上这几天确实一直担心她的身体,跟太医们发脾气,看她醒过来,他心里放松下来,感觉也确实有些疲惫,点头,道:“好,本王先去休息一会,晚上再来看你。”

    齐王妃笑着点头。

    齐王爷转身,对孟倩幽道:“我答应了轩儿,你治好了王妃,给你赏赐,不知你想要什么?”

    “王爷,”齐王妃柔声打断他:“赏赐的事情等你休息好了再说,我现在想让孟姑娘陪我说会儿话。”

    齐王妃用这样温婉的声音跟他说话,齐王爷回头诧异的看了她一眼,轻应了一声,大步走了出去。

    齐王妃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对孟倩幽招手:“孟姑娘,请过来这边坐。”

    孟倩幽看向皇甫逸轩。

    皇甫逸轩点头。

    孟倩幽大方的走了过去,坐在了床边。

    侧妃一直派人盯住主院的动静,听下人报告说,皇甫逸轩亲自请了孟倩幽过来给齐王妃看病,心里嘲笑:“真是病急乱投医,太医们都没有办法,一个乡下的丫头能有什么高招。”不过还是暗中欢喜,如此最好,如果齐王妃有个不测,那个下贱的丫头也不会有好下场,正好报了她欺辱煜儿之仇。

    她在这边想的很好,那边下人一会儿却急匆匆的来报,“侧妃娘娘,王妃醒了。”

    侧妃一愣,忽然起身,厉声问:“你说什么?”

    下人被她的语气吓到,哆嗦着回道:“王、王妃醒了?”

    侧妃又是一声尖叫:“怎么可能?”

    下人吓得后退了一步,没敢吱声。

    侧妃气得在屋里走来走去,终是没忍住,吩咐贴身丫鬟:“去看看。”

    丫鬟应声,扶着她走出院子,来到主院,也没等丫鬟禀报,就走了进去,看到齐王妃正好亲热的拉起孟倩幽的手,眼神一闪,笑着说道:“姐姐可真是平易近人,连个乡下的野丫头也能让你如此对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