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立威(二更)
    皇甫逸轩的脸色阴了下来,周身发出凌冽的气势。

    孟倩幽的脸色如常。

    齐王妃也面不改色,不急不缓的笑着问道:“我这屋子何时轮到一个侧妃随便出入了。”

    侧妃愣住,随即露出虚伪的笑:“我这不是听说姐姐醒了,心里高兴,急匆匆的过来了,忘了规矩,还请姐姐不要怪罪。”

    话是这样说,可是她的脸上一点做错事的神情都没有。

    齐王妃依旧笑着说道:“妹妹忘了规矩不要紧,下面的人忘了规矩就该死了。”

    侧妃脸上的笑容僵住。

    齐王妃不轻不重的吩咐另一名贴身丫鬟:“玲珑,今日谁在外面当值,连有人过来了也不知道通禀一声,眼里是没有我这个主子吗?”

    玲珑急忙回道:“娘娘,今日是兰花当值。”

    “宣她进来,我倒要问问是谁教给她的规矩。”齐王妃道。

    玲珑应声,走了出去,把兰花喊了进来。

    兰花随着玲珑进来,感觉屋里的气氛不对劲,急忙屈了屈身:“娘娘,你有什么吩咐?”

    齐王妃面色不改,温和问道:“我问你,是谁教你的规矩,无论什么人都可以出入我的院子吗?”

    兰花闻言抬头惊讶的看着王妃,忽然明白了什么,“噗通”跪在地上。哀声祈求:“娘娘饶命,以前侧妃娘娘来时也没有通报过,所以今日奴婢也就放她进来了,是奴婢的错,娘娘恕罪。”

    侧妃掌家多年,府里的大小事事务都是她说了算,再加上以前齐王妃身子弱,无心理会这些事情,所以侧妃在府里是横着走,想要去哪就去哪,就连齐王妃的院子也是随意的出去。齐王妃从来没有在意过,任她随意来去,久而久之,丫鬟们就习以为常了,每次侧妃来的时候,都没有禀报过,所以今天兰花也是照常没有禀报。

    见王妃突然因为这事责难她,兰花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急忙求饶。

    齐王妃无视侧妃难看的脸色,道:“我平日里脾气温和,是觉得你们也不易,不想过多的责难你们,没想到倒使得你们越发没有规矩,既然如此,那我就趁着今日妹妹也在此,给你们立立规矩,免得以后再犯这样的错误。”

    兰花心中的不安更甚,连声求饶:“娘娘饶命,娘娘饶命。”

    齐王妃犹如没有听见她的话,吩咐玲珑:“玲珑,去把管家叫来。”

    玲珑应声,去找管家。

    管家是主管她们这些下人的,一旦叫来了管家,犯了错的丫鬟非罚即卖,兰花吓得魂飞魄散,砰砰的直磕头,不断的求饶。

    侧妃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替兰花求情:“姐姐,并非是这丫鬟不想禀报,是我制止了她,”

    齐王妃拉着孟倩幽的手的姿势没变,笑看着侧妃道:“身为我院子里的丫鬟,却听从你的命令,那她更应该挨罚了。”

    侧妃被噎住,心里有些惊讶,不知道齐王妃今天是抽的哪门子疯,非得抓住一个丫鬟的错处不放。

    管家急匆匆的随着玲珑而来,进屋给齐王妃行和侧妃行过礼,看了一眼还在不停磕头的兰花一眼恭敬的问:“娘娘,您有何吩咐?”

    “管家,我记得这些丫鬟进府以后你都派人调教过了,为何还如此的不懂规矩?”齐王妃语气平稳的问。

    管家是被玲珑急匆匆的叫来了,根本就没来的及问出了什么事情,见齐王妃责问,立刻恭敬的说道:“老奴不明白,还请娘娘示下。”

    “今日我与贵客在此说话,妹妹来了,却无一人禀报与我,使得妹妹直接就闯了进来,惊扰贵客,你告诉本宫一下,这就是你调教出来的下人?”

    齐王妃的声音不轻不重,却如重鼓一样声声的敲打在管家的心上,管家额头上的汗一下子就冒出来了,弯腰躬身:“老奴没有调教好他们,还请娘娘恕罪。”

    齐王妃语气不改,依旧温柔:“罢了,看在你往日里对府中琐碎事务尽心尽力的份上,先饶过你这一回。”

    管家急忙道谢:“谢谢娘娘。”

    “接下来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管家立刻回道:“老奴知道,杖责二十,即刻将她发卖出去。”

    听了管家的话,兰花吓得魂都飞了,求饶的声音更大。

    管家刚要招呼人进来,把兰花拖拽出去。

    齐王妃的声音又响起:“管家,好歹她在我的院子里伺候了几年,杖责就减半吧。命院子里的下人们观刑。”

    “是,娘娘。”管家应声,招呼了两名府卫过来,堵了兰花的嘴拖拽了出去。

    屋内顿时清净了许多。

    侧妃在一边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齐王妃大概是累了,身子往后靠了靠,换了一个慵懒的姿势,才问道:“妹妹急匆匆的过来所谓何事?”

    侧妃受到震撼,勉强撑起一个笑脸,规矩回道:“我是听说姐姐醒了,心里高兴,过来的急了一些,还请姐姐不要怪罪。”

    “要搁在往日,你进来也就进来的,姐姐我高兴还来不及。只是今日里我有贵客,你突然进来打扰,未免有些失了规矩。”齐王妃语气如常的说道。

    侧妃心里“咯噔”了一下,涌起了不好的预感,果然,齐王妃接着说道:“为了免于这件事传出去,让别人说我们齐王府没有规矩。今天只好委屈妹妹受点苦了。”

    侧妃瞪大了眼睛,惊讶的看向她,还没反应过来她说的受点苦是什么的时候,齐王府喊道:“玲珑!”

    “奴婢在。”

    “押侧妃去院子里,跪一炷香的时间。”

    玲珑是逸轩丢失后,齐王爷杖毙了齐王妃身边所以的丫鬟婆子,褚将军从将军府给她派过来的小丫鬟,一直跟齐王妃的身边。这些年看王妃不争不抢,任由侧妃压在她的头上,急得不行。如今看齐王妃终于肯拿出王妃的气势,打压侧妃,高兴的不行,响亮的应了一声之后,就走到侧妃面前,恭敬地说道:“侧妃娘娘,请吧。”

    侧妃这才犹如从梦中醒来一般,惊慌的说道:“姐姐,你、你”

    “怎么?我做的有何不对吗?”齐王妃问。

    她是正妃,自己是侧妃,无论她如何做都没有不对这一说,更何况这事确实是自己的错,侧妃张着嘴回答不上来。

    齐王妃加重了语气,喊了一声:“玲珑!”

    玲珑意会,客气的道:“侧妃娘娘,你是想奴婢请人把你拉出去吗?”

    “你们敢?”侧妃终于发出了声音,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嚣张的说道:“这府里现在我说了算,你们敢动手?”

    齐王妃轻笑了一下,不紧不慢的问:“是吗?”

    侧妃这些年虽然在府里颐指气使,对齐王妃表面上确实恭恭敬敬,暗地里虽然也搞了不少小动作,可是齐王妃从来没有跟她计较过。使得她越发的胆大,认为齐王妃就是一个病怏怏的废物,所以自己才一直能管家这么多年。现在听见要罚她下跪,心里不服,表面的恭敬也就维持不住了,索性便露出了真正的面目,跟齐王妃叫嚣。

    皇甫逸轩拧起了眉头。

    齐王妃看他的样子,知道他不高兴了,柔声道:“轩儿,母后渴了,你给母后倒杯水来。”

    屋里这么多丫鬟,却要他去倒水,这明显的是不用他掺和这事,皇甫逸轩抿唇,走到桌边倒了一杯水,端到了齐王妃面前。

    齐王妃接过,喝了一口,吩咐玲珑:“去喊府卫进来。”

    玲珑应声,喊了几名府卫进来。

    齐王府声音轻缓的命令他们:“你们几个,把侧妃押去院子里,不跪够两炷香的时间不许起来。”

    “你们敢!”侧妃再次惊叫

    府卫也是惊愣住,无人敢动。

    齐王妃轻皱眉,声音不怒自威:“怎么,听不懂我的话吗?”

    府卫们看看齐王妃,再看看侧妃,还是无人敢动。

    皇甫逸轩冷冷的声音响起:“看来府里的人都该换了,连主子的命令都不听了。”

    府卫们被这冷声浇的一个激灵,猛然就反应了过来,齐王和世子才是这府里正儿八经的主子,任何人都要遵从他们的命令,想到这,有两名府卫不再犹豫,上前,就要架起侧妃拖拽出去。

    侧妃哪里肯,后退了两步,尖声说道:“你们若敢动我,我告诉王爷,砍了你们的手。”

    府卫犹豫了一下。

    齐王妃道:“你们尽管照做,王爷责难下来有我担着。”

    府卫们得了保证,不再犹豫,上前把不断挣扎叫骂的侧妃架了出去,把她强摁在地上。

    侧妃的贴身丫鬟不敢阻拦,跟着走出屋外,见府卫把侧妃强摁在了地上,眼珠一转,就要跑去齐王爷的院子里送信。

    玲珑岂能不知道她的心思,喝止住她,道:“主子做出没有规矩的事情,你作为贴身丫鬟却不知道提醒,就一起罚跪吧。”

    丫鬟被识破,万般无奈的跪在了侧妃身后。

    侧妃自从进入王府以后,就被众人捧着,哪里受过这样的待遇,不断的挣扎,叫骂。

    府卫们强摁住她,不敢松手。

    院里的丫鬟,仆人胆战心惊的看着这一切,不知道一向宽厚仁慈的王妃今天怎么会一连串的做出这样骇人的举动。

    管家命人杖责了兰花十大板之后,命人喊来了牙婆,把去了多半条命的兰花发卖了出去后,过来复命。看府卫们压制住侧妃,让她跪在了地上,眼神闪了闪,走到门边,恭敬的对屋里说道:“娘娘,兰花已经发卖出去了。您这院里是否还要补上几个丫鬟?”

    齐王妃的声音从屋里传来:“不用了,你传下去,从今日里,如果有人再不遵守府里的规矩,乱棍打死。”

    管家的头上又生生的冒出了一层汗,颤着声音回道:“是,老奴这就吩咐下去。”

    屋内,齐王妃拍着孟倩幽的手,歉意的说道:“我治家不严,让你见笑了。”

    孟倩幽回了一个微笑,道:“娘娘今天做的很好。”

    齐王妃也笑了,道:“那些年寻不回轩儿,我也无心理家,后来轩儿回来了,又跟我有隔阂,我整日里想着如何才能让他跟我亲近一些,也没在意这些琐事。如今不同了,你和轩儿两情相悦,我自然要为你们扫清这府里的障碍。”

    孟倩幽的脸微红了起来。

    齐王妃知道她一个大姑娘家家的,脸皮薄,便转移了话题,说道:“轩儿回来后,我看你爹娘将他教导的如此好,心里万分感激,多次想着亲自去上门道谢。无奈我这身体不争气,虽然不再常年缠绵病榻,却也出不的府门,此事便一再耽搁下来。但我的心里始终惦念这事。你看看什么时候有时间,把你的爹娘接过来京城住上一段时间,让我当面给他们道谢。”

    孟倩幽笑道:“我爹娘长于乡下,过惯了那种惬意随心的日子,要让他们来京城小住,恐怕得费一番唇舌,再说,我刚来京城,还没有站稳脚跟,等我安排好了,亲自回家去接我爹娘过来。”

    齐王妃拍拍她的手,道:“还用什么安排好,王府就是他们的家,轩儿就是他们的孩子,让他们尽管来就是。”

    孟倩幽闻言笑道:“如果我回家这样说,我爹娘肯定会吓坏了,恐怕这一生都不会来京城。”

    齐王妃一楞,随即领悟了她话里的意思,也笑道:“告诉你爹娘,不必把我们看成高高在上的王爷、王妃,看成逸轩的爹娘就好。”

    孟倩幽笑着回道:“这就有些难为他们了,您知道吗?在王爷没有接回逸轩以前,我爹娘见得最大的官就是村长,连镇长都没有见过。”

    齐王妃睁大了眼睛,露出不置信的表情,好一会儿才笑着说道:“原来乡下的生活这么简单,等什么时候有空闲了,我也要去乡下住些时日。”

    “那最好了,乡下的日子舒服,惬意,对你的病情会有很大的帮助。”孟倩幽道。

    齐王妃更加的向往了,道:“就这样说定了,等我身体好些了,就随你们去乡下看看。”

    孟倩幽点头笑应。

    齐王妃希翼的看着她,问:“你能不能多告诉我你们以前在乡下的生活?”

    孟倩幽明白她这是想要知逸轩以前的生活,看了逸轩一眼,见他没有反对,就捡了一些过往的事情给她说。

    屋里不时的传出齐王妃的惊叹声和爽朗的笑声,掩盖住了已经在院子里叫喊的声嘶力竭的侧妃的声音。

    院子了伺候的众人见侧妃真的被府卫压着跪在地上,半丝动弹不得,顿时都心神凛然,打起十分的精神,纷纷勤快的去做自己手中的事情。唯恐稍有懈怠被王妃责难,落得和兰花一个下场。

    贴身丫鬟翠香亲自监督着厨房里的人把粥熬好,端了过来,看到侧妃被压着跪在地上,惊愣了一下,随即欣喜的端着粥走进屋里,恭敬的说道:“娘娘,粥熬好了。”

    孟倩幽打住话题,道;“王妃先把粥喝了吧,你若想听乡下的生活,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我慢慢的说与你听。”

    齐王妃几天没有进食,今日又被催吐了一番,确实感觉有些饿了,点头,坐起身体,吩咐翠香把粥端到她面前来。拒绝了她的服侍,自己端起粥小口的喝了一碗。

    喝完一碗以后,有些意犹未尽,吩咐翠香:“再给我来一碗。”

    孟倩幽阻拦她:“你几日没进食,乍一下吃许多不好,你若是想吃,等一个时辰以后,让丫鬟再给你端一碗过来。”

    齐王妃闻言放下手中的碗。

    翠香立刻吩咐一边的丫鬟把粥端厨房的灶上温着。

    吃完粥,齐王妃便有些精神不支了。

    孟倩幽看出她的困顿,笑着说道:“王妃歇息一会儿吧,睡醒了身体会更好的。”

    齐王妃也知道自己强撑不下去了,微笑着点头,由丫鬟服侍着躺在了床上,对皇甫逸轩道:“轩儿,你好好招待孟姑娘,等母妃睡醒了再陪她说话。”

    皇甫逸轩点头。

    齐王妃很快就睡了过去。

    看齐王妃睡熟了,皇甫逸轩一挥手,屋内的丫鬟都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孟倩幽也站起身,和他一起走出门外。

    侧妃已经跪了一炷香的时间,嗓子都喊哑了,齐王妃也没有让人放了她,心里越发的不甘,看到皇甫逸轩出来,眼里迸发出愤恨的光,沙哑着嗓子公然挑衅道:“你们母子欺人太甚,看王爷知道了这事怎么惩罚你们。”

    皇甫逸轩看了狼狈的他一眼,厉声道:“侧妃惊扰母妃休息,堵上嘴,加跪一个时辰。”

    ------题外话------

    恭喜weixin31c1ff6eec荣升解元,

    恭喜weixin8128036c9b荣升解元,

    恭喜zhuzhuzhu3荣升解元

    感谢亲们的陪伴、支持和鼓励,谢谢,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