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恐慌(二更)
    “没有,绝对没有。”侧妃失声尖叫。

    她否认的太快,连齐王爷也皱了下眉头。

    侧妃也惊觉了自己的失态,缓了声音说道:“姐姐说笑了,这些年我兢兢业业的打理府中的事务,一心为王府着想,怎么会做出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齐王妃点头:“我也相信妹妹不会做出损害王府的事来。”

    侧妃心有不甘,自己自从进了王府就打理府中的事务,府里的人对她也是恭恭敬敬,凭什么她一句话就要了回去,那她以后在府里哪还有地位,想到这咬了咬呀,放低了姿态,对齐王爷道:“王爷,让妾身交出掌家之权也不是不可以,可是姐姐的身体一直很虚弱,万一因为府中琐事累坏了,可就得不偿失了,这等费心费力的事还是由贱妾来做吧。谁让贱妾天生就是劳累的命呢。”

    这话说的真好听,齐王妃都要为她鼓掌喝彩了,不过她今日是铁了心要掌家的,自然是不会让她得逞,在齐王爷刚张开嘴要说话的时候,她便给堵了回去,“如果王爷不同意妾身掌家,那妾身现在就去宫中问问母后,这王府的规矩是怎么定的?”

    太后是一个规矩严苛的人,如果真的让齐王妃去了,不但掌家之权会乖乖的交出去,他还会落一个宠妾灭妻的罪名,侧妃自然也不会落了好。齐王爷思量一下,道:“府里的事务本来就应该是你打理的,只不过因为你身体不适合才让涟漪代管了这么多年。既然你现在有精神打理了,自然是交还于你的手中。”

    侧妃还妄想做垂死挣扎,不死心的凄楚的喊道:“王爷!”

    那声音要多哀怨有多哀怨,要多哀求有多哀求。可事到如今,齐王爷也不敢再偏私,只得安慰她道:“这些年你也辛苦了,就听夙英的,好好休息一下吧,等哪日她的身体撑不住的时候,你再替她管家。”

    齐王爷这样说了,侧妃就应该满足,可是她心里有鬼,哪肯轻易的让出掌家之权,便又想到了一个拖延之计,一幅为齐王妃好的口气说道:“姐姐昏迷多日,今日刚醒,实在只不宜现在就被府中琐事缠身,总要休息一段时间,把身体养好了再说。”

    她说的是事实,齐王爷赞同的点头,下了决定:“这样吧,夙英再安心养一个月,一个月后你把府中所有的账册都交给她。”

    齐王爷让了一步,齐王妃也不好再逼得太紧,点头同意:“妾身听王爷的。”

    侧妃松了一口气,能拖延一个月也好,最起码账中的那些窟窿在这段时日内肯定能补上一些。

    事情商定下来,齐王爷看着侧妃的样子实在是于心不忍,温声说道:“回你的院子梳洗一番吧。”

    侧妃应声,正要起身,齐王妃的柔柔的声音却再次响起:“王爷,妹妹罚跪的时辰还没到,就这样走了,让我以后如何再众人面前立威。”

    侧妃起到一半的身体瞬间又跌了回去,这次双膝狠狠地跪在了地上,疼的不禁大声痛呼了一声。

    齐王妃皱眉,又打了她当头一棒,“在我和王爷的面前大呼小叫,如此不知礼数,罪罚一等,再罚跪一个时辰。”

    还要罚跪,侧妃吓得魂都飞出来了,连声祈求:“姐姐,妹妹不是故意的,你就饶了我这一次吧。”

    “目无尊卑,不用尊称,罪加一等,再多罚跪一个时辰。”齐王妃接着说道。

    侧妃这次吓得在也不敢说话了,用手捂住自己的嘴,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抬头泪眼婆娑的祈求的看向齐王爷。

    齐王爷了咳嗽了一声,试图求情,“夙”

    “王爷,”齐王妃打断他:“您要做的是外面的大事,这内宅之事,您不宜插手,免得被人笑话。”

    齐王爷要说的话被堵在了嘴中,摸了摸鼻子,看了侧妃一眼,狠心说道:“还不速去领罚。”

    侧妃万万没想到齐王爷会说出这样的话,彻底的呆住了,愣怔怔的看着齐王爷。

    齐王爷心虚的撇开眼。

    齐王妃扬声对外面吩咐:“来人呀。”

    玲珑应声而进:“娘娘。”

    齐王妃命令:“把贺侧妃拖出去跪好,不到两个时辰不许起来。”

    玲珑一愣之后,随即高兴的应声,走到侧妃面前,道:“侧妃娘娘,请吧。”

    侧妃瘫在地上,面如死灰的看着齐王爷。

    齐王爷不语。

    齐王妃喝道:“拉出去!”

    玲珑上前一步,把侧妃拉了起来,拖拽了出去。

    侧妃似乎都忘了反抗,木木的被她拉出门。

    院内众人看到齐王爷过来,以为他护帮着侧妃说话,责问王妃,没想到就这一会儿的功夫,侧妃又被玲珑拉了出来,传达了齐王妃的命令:“娘娘有令,罚侧妃在院子里跪两个时辰。”

    院里里响起抽气声,所有人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王妃竟然又罚侧妃跪两个时辰,而王爷也默许了。

    侧妃也不挣扎了,任由玲珑把她摁在了地上。

    终于不再受侧妃的气了,玲珑的心里格外的痛快,扫视了院中众人一眼,厉声道:“娘娘从今日起就要治家了,你们最好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有敢偷懒懈怠者,兰花就是你们的下场。”

    兰花被杖责了十下,打的血肉模糊被拖出去的样子还在眼前晃动。院中众人齐齐打了一个寒颤,更加精心的做自己的事情。

    屋内,齐王妃面露疲惫,对齐王爷道:“王爷,妾身刚睡着就被您吵醒,精神有些不济,想要再休息一会,就不陪着王爷了,还请王爷自便。”

    这明显的就是逐客令,应该是还怪罪自己帮着侧妃说情,齐王爷有心想为自己辩解几句可又不知从何说起,只得灰溜溜的站起身,干巴巴的说了一句:“你好好休息,等睡醒了本王再来看你。”

    齐王妃的声音里一丝欣喜都没有,平静的说道:“谢谢王爷体谅。”

    碰了一鼻子灰,齐王爷有些尴尬,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掩饰性的走了出去。心有愧疚的撇了侧妃一眼,大步回了自己的院子。

    经过这一番折腾,齐王妃的睡意也没有了,扬声喊道:“玲珑!”

    玲珑应声进去。

    “轩儿和孟姑娘呢?”齐王妃问她。

    “回娘娘,世子和孟姑娘回了他的院子,说是等您醒了,就让奴才们去禀告他一声。”玲珑恭敬回声。

    “速派人去喊他们过来。”

    玲珑应声后走了出去,吩咐一名丫鬟去禀告皇甫逸轩。

    皇甫逸轩把自己和齐王妃去了宫中,当下赐婚懿旨的事以及自己想要让出世子之位的事,全部说给了孟倩幽听。

    孟倩幽笑着摇头,嗔骂:“你这个腹黑的妖孽,谁都敢算计,你就没想过,万一太后答应了,你怎么办?”

    “她若真的答应了,我便带着母妃回家,正好趁了我的心意。”皇甫逸轩一点都不在乎的说道。

    孟倩幽又嘲笑了他几句,皇甫逸轩也不恼,任由他嘲笑,还一副开心的样子。

    站在门外候着的郭飞和皇甫毅听到皇甫逸轩的傻乐声,对看了一眼,很有默契的轻掂脚离门口远了一些。

    传信的丫鬟到了皇甫逸轩院子的时候,看到两人站在院子中间还很奇怪,不过还是压下心里的疑问,轻声道:“毅公子,王妃娘娘醒了,让世子和孟姑娘过去。”

    皇甫毅点头,正欲进屋去禀报,屋内的皇甫逸轩已经听见了丫鬟的声音,扬声说道:“你去回母妃,我们即刻就到。”

    丫鬟应声,转身回去禀报。

    孟倩幽疑惑,问:“怎么才睡了这一会儿,少说也得睡半个时辰呀。”

    皇甫逸轩皱眉,道:“走,去看看。”

    两人走出屋子,来到齐王妃的院子里。

    郭飞和皇甫毅跟在后面。

    走进院子,看到侧妃没用堵嘴,也没用府卫压制,一声不吭的老老实实的跪在院子里,皇甫逸轩眯了下眼,看向玲珑。

    玲珑意会,跟他解释:“娘娘罚侧妃在院子里再跪两个时辰。”

    皇甫逸轩心里更加的疑惑,玲珑却已打开了门帘:“世子,孟姑娘请进。”

    齐王妃听见了玲珑的声音,笑着对刚进门的孟倩幽说道:“孟姑娘,快过来,坐到我的身边来。”

    孟倩幽依言走到她的床边,却没有做到床上,而是笑着说道:“王妃先把手伸出来,我给您号一下脉。”

    齐王妃伸出手。

    孟倩幽号完以后道:“王妃的脉搏比刚才又强健了一些,只要按时按我开的方子吃药,用不了多少时日身体就会大好,虽然赶不上强健人的身体。但是绝不会再像以前缠绵病榻。”

    齐王妃高兴的不行,道:“那样最好,我答应了王爷一个月后管理府中的事务,没有一个好的身体可不行。”

    皇甫逸轩闻言皱眉,语气里有了些不高兴,“父王来过?”

    “嗯”齐王妃应了一声:“大概是来给贺侧妃求情,不过被我打了脸,还趁机把掌家之权要了回来。”

    “所以,母妃才这么快就醒了?”皇甫逸轩的声音里有了隐隐的怒气。

    齐王妃听出了他的不满,劝慰:“侧妃总归是你父王疼宠了多年的人,替她求情是应该的。再说他也没有刁难母妃,轩儿就不必生气了。”

    皇甫逸轩深吸了几口气,把心里的怒气压了下去。

    齐王妃接着说道:“这些年,虽然贺侧妃当家,但是她也没有过多的刁难过我,对我也算是恭敬,今天若不是她对孟姑娘恶语相向,我也不至于这么重重的罚她。”

    “那是因为母妃不争不抢。”皇甫逸轩道。

    齐王妃叹口气,道:“我身子弱,不愿劳神理这府中之事,加之又久寻不到你,我就更没有了那份心思,贺侧妃这些年打理府中事宜也费了不少的心思,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

    孟倩幽不赞同的开口,“如果王妃这样想,那掌家之权不要也罢。”

    齐王妃拍拍她的手:“我明白你们的意思,你们不用担心,我只是感概一番,以后处理府中的事情绝不会手软。”

    孟倩幽点头,刚要说话,皇甫煜的声音在院子中响起:“娘,你犯了什么错,母妃为什么要罚你跪在这里。”

    侧妃方才如梦初醒一般回过神来,跪走几步抓住皇甫煜的手,道:“煜儿,你快去给你母妃求求请,就说娘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皇甫煜宫从国子监下学了以后,跟着几个好友骑马去城外玩了一圈,刚到府门口,就被等在那里的侧妃的丫鬟拦住,告诉她侧妃被王妃娘娘罚跪两个时辰。

    连为什么也没有来的及问,皇甫煜就急匆匆的来到了齐王妃的院子了,看侧妃狼狈的跪在地上,心疼的不行。

    现在听侧妃这么急切的求他,皇甫煜心里着急替她求情,便也跪在侧妃身边,高声说道:“母妃,请饶过我娘吧。”

    皇甫逸轩皱眉。

    齐王妃温和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煜儿,进来说话。”

    皇甫煜起身,走进屋里。

    侧妃跪在地上,希翼的看着他走进去。

    走进屋里,看到皇甫逸轩和孟倩幽都在,皇甫煜一愣,随即笔直的跪在了地上,再次替侧妃求情:“母妃,请饶过我娘吧。”

    皇甫煜和皇甫逸轩出生相差不了多少时间,皇甫逸轩未寻回的那些年,齐王妃实在想孩子想的不行了,就吩咐人把皇甫煜带到自己的面前,逗弄一番,久而久之,齐王妃心里把皇甫煜也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因此听他给侧妃求情,并没有责备,而是温声问他:“你可知你娘犯了什么错,母妃才惩罚他。”

    皇甫煜回道:“孩儿不知,不过他总归是孩儿的亲娘,看她受罚,孩儿心里难受,如果母妃不愿意饶过她,煜儿愿意替她跪着。”

    “不问缘由,胡乱求情,你这样做本身就该受罚,哪里还需要代替她?”皇甫逸轩厉声说道。

    皇甫煜被他声音里的厉色吓到,颤了下身子,声音小了下去,喃喃道:“我知道她肯定做了天大的错事惹怒了母妃,可是我娘身体娇贵,如果再这样跪下去,她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皇甫逸轩欲再严厉的斥责他。

    齐王妃阻止了他,闻声道:“煜儿,你先起来吧,让玲珑进来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与你听,听完以后你再说说母妃做的对不对。”

    “不用了,母妃,不管缘由如何,肯定是我娘做错了,孩儿求您还是先饶过她吧。”皇甫煜急忙恳求道。

    齐王妃叹口气:“我原是罚她跪两个时辰,现在连一炷香的时间都不到,如果现在就让她起来,我的威严何在,以后我如何服众?”

    皇甫煜又跪了下去:“母妃,孩儿愿意代替我娘跪剩下的时辰。”

    “一人做事一人当,你娘犯了错,要你来罚跪,传出去我的名声还要不要了?”齐王妃温声问道。

    皇甫煜一个头重重的磕在地上:“请母妃饶了我娘吧。”

    屋内一片沉寂,好久齐王妃才叹了一口气,无奈道:“看在你的份上,我就从轻处罚她吧,不过只有这一次,下不为例。”

    皇甫煜又欢喜的重重的磕了一个头:“谢谢母妃。”

    齐王妃挥手,扬声吩咐外面:“把贺侧妃受罚的时间改为两炷香吧。”

    玲珑应声。

    侧妃也听见了齐王妃的声音,心中暗喜,咬牙坚持了两炷香的时间以后,被贴身丫鬟和皇甫煜扶着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一进院门,就急声吩咐贴身丫鬟:“快去丞相府,告诉大公子。王爷让我一月之内交出掌家之权,让他务必在此时间内把挪走的银子还上。”

    齐王妃屋内,孟倩幽陪着齐王妃有说了一会儿话,抬眼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道:“天色已晚,我也该回去了。”

    齐王妃有些依依不舍,道:“今日确实晚了,我就不强留你住下了,改日你有时间一定要常过府来看我。”

    孟倩幽笑着应声:“那是自然,我会每隔几日就过来给王妃过来把脉,换药方的。”

    齐王妃笑着点头,吩咐皇甫逸轩把人送出去。

    皇甫逸轩不舍的把孟倩幽送到府外,道:“我送你回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