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家中来信 (一更)
    孟倩幽瞪了他一眼:“天色已晚,你送我回到府门就要回来,何必多此一举。再说你的母妃需要照料,等你母妃身体好了,你又可以天天去我那里了。”

    齐王妃的情况摆在那,皇甫逸轩也只是那么一说,见她不同意也没有坚持,不舍的目送她和郭飞骑马远去,转身回了齐王妃的屋里。

    孟倩幽和郭飞回到府府中,厨娘已经做好了晚饭,吃过以后,孟倩幽便提笔给家里写第二封信,信中说了自己在京中一切安好,土豆粉店生意红火,亲事也差不多能尘埃落定,让家里的人不要担心。再者让家里的马队再送一些土豆粉过来。

    写好以后,交给了郭飞,让他明日送去信驿。

    悠闲的过了两日,这天中午刚吃过午饭,守门人就过来禀报:“东家,家里的马队送货来了。”

    “这么快?”孟倩幽有些惊讶,起身快步的来到府外。

    这次带队来的人是文豹和文松,看到孟倩幽出来,文豹拱起手,恭敬的说道:“姑娘,大少爷让我们送货过来。”

    “我前日刚给家里写了信,今日你们就到了,想必是没有收到信就过来了。大哥怎么会知道这里的存货不多了。”

    文豹从怀里拿出来一封信,交给了她,道:“二少奶奶生了,大少爷想让我给你传信,索性让我和松儿一起赶着马队送了些货过来。”

    “二嫂生了,是男孩还是女孩?”孟倩幽惊喜的问。

    文豹回道:“是男孩。”

    孟倩幽更加高兴,吩咐郭飞把马队赶去院中,把货物卸下来,安排风尘仆仆的众人休息,自己拿着信回到了屋子里,迫不及待的把信打开,仔细的看了起来。

    孟贤大概了解她的心思,洋洋洒洒的写了几页纸,告诉她孟齐媳妇生了,生了一个大胖小子,爹很高兴,成天了的合不上嘴,娘虽然也高兴,但是每天从孟齐的院子里看完孩子回来,就嘟囔,为什么不是个女孩。又道这下和大伯母两人可有了话说,整日里说的最多的就是说家里女孩少,甚至娘还把主意打到了自己媳妇身上,一天好几遍的追问自己媳妇怎么还没有身子,说召儿也该有个弟弟妹妹作伴了。以至于现在自己的媳妇整天的呆在作坊里,即使散工了也磨蹭着不敢回家。最后问他和逸轩的亲事有没有进展,什么时候可以定下来,爹娘说了等他们定亲的时候,全家都来京城。

    看完信,孟倩幽又好笑又心酸。好笑的是孟氏追着孙茜问没有身子的事,心酸的是孟氏肯定是想自己了。自己从小没有离开过她的身边,这次突然来了京城这么多的时日,她的心里不知想成了什么样。

    郭飞指挥着众人把货物卸下来,安顿好了他们之后,过来禀报:“姑娘,都安顿好了,已让厨娘给他们做了饭,等他们清洗完了吃过以后就可以休息了。”

    孟倩幽应声,道:“你去店里给文彪、文虎说一声,就说文豹他们过来了,不忙的话就让他们回来一趟,兄弟团聚说会儿话。”

    “知道了,姑娘,我这就去。”郭飞应声后快步离去。

    孟倩幽拿着信又看了一遍,才不舍得放入箱子中。

    刚过了午饭的点,店里自然是不忙,听了郭飞的传信,文彪和文虎赶着马车快速的回了家中。

    文豹看到他们有些激动:“大哥、二哥。”

    文松也激动的不行,喊了声:“爹,二叔。”

    两人点头。

    不顾众人在场,文豹激动的对两人说道:“我做梦都不会想到今生还有机会能回到京城。”

    文彪和文虎受到他的感染,连连点头,问:“家里一切可好?”

    文豹回道:“还是老样子,大嫂她们三个和莲儿每日还是去镇上的店里上工,钟儿他们每日里去私塾上学,不过,大少爷说了,钟儿在学堂里表现的不错,明年可以让他跟着小少爷一起去考童生的。”

    文虎闻言欣喜,文彪却皱眉:“我们是奴籍,哪能参加童生试。”

    文虎和文豹显然是刚想到了这个问题,脸上的笑容立刻就消失了,高兴劲也退了下去。

    文彪道:“我们被判为官奴,如果不是姑娘买下了我们,今时今日,我们全部不知埋骨在何处。从她买下我们那一日,我就跟她发过誓,我们文家会誓死追随她一生,你们以后切莫再有这样的想法。”

    文虎和文豹以及文钟齐齐应声。

    兄弟三人闲话了一会儿家常,文钟安静的坐在一边不语。

    说了一会儿话,文豹才试探的问道:“大哥,、二哥你们回家去看了没有?”

    文彪、文虎默。

    看他们的样子,文豹就知道他们没去,小心的问:“明后日我就回去了,今日我想过去看看,大哥、二哥行吗?”

    文彪好一会儿才道:“我们已经恢复不了身份了,回去看了也是徒增烦恼,不如不去看。”

    文豹的神色有些着急,“可是大哥,我实在是想念的厉害,自从大少爷说让我护送马队过来,我就兴奋的好几天没有睡着觉,五年了,我终于可以回镖局去看看,哪怕只是在外面看一眼也好。”

    文彪不语。

    文虎也是想过去看看,祈求道:“大哥,我们就回去看看。”

    文彪四年前来给褚将军报信,曾经回去过看了一眼,知道看过以后心里会更痛,便阻拦道:“五年了,也许镖局早已经被卖掉,回去后也看不到原来的样子了,不如不回去看,免得伤心。”

    往日了家里的大小事情文彪说了算,只要他决定了的事,文虎和文豹决不敢反驳,可是今日不一样,以前没有念想,文豹还不觉得什么,现在日思夜想的家就在不远的地方,回去看一眼的愿望更加的强烈,急声请求:“大哥,那是我们曾经住了很多年的家,如果我不回去看看,我就算回去了,心里也不会踏实的,你就让我们回去看看吧,无论它变成了什么样,我们只看一眼,看完就走。”

    文虎也附和的点头。

    文钟也迫切的看着他。

    文彪扫视了几人一眼,终是点了点头:“好吧,我们去给姑娘说一声。不过我告诉你们,看完就走,千万不要惹事。”

    几人痛快的应声,连连点头。

    几人来到孟倩幽的院子里,看到郭飞守在门外,文彪便低声问道:“我们找姑娘有事,不知它可否方便说话?”

    习武之人耳朵尖,几人刚一进院子,孟倩幽就听见了她们的脚步声,文彪的话也听到了耳朵里,扬声道:“有什么话进来说吧。”

    文彪应声,几人走进屋子里。

    孟倩幽笑着问道:“有何事?”

    文彪回道:“我们几个想回镖局看一看,不知姑娘能否允许。”

    孟倩幽笑看着他道:“我以为你和文虎来京以后,就会提出呢,没想到忍了这么长的时间才提。”

    文彪恭敬回道:“我原本是不打算回去看的,徒增烦恼,只是三弟实在是想念的紧,迫切的想回去看看,我们才过来给姑娘讨个请求。”

    孟倩幽起身,道:“走吧,我也跟着你们过去看看。”

    “这”文彪犹豫:“姑娘,当初镖局出事,我们被判为官奴,镖局也被查封,这几年过去,镖局说不定早已经被官府卖掉了,姑娘可能要跟着白跑一趟。”

    “无碍。”孟倩幽边说边往外走:“我左右也是闲着没事,跟你们过去看看,就当逛逛这京城了。”

    几人无法,跟在后面走出屋里。

    郭飞已经听到了几人的谈话,没等孟倩幽吩咐,就去赶了马车过来。

    还是文彪赶车,郭飞坐在另一边,文虎几人骑马跟在后面。

    文豹不比文彪和文虎,自从被迫离开京城以后这是第一次回来,骑在马上,看着周围既熟悉又陌生的一切,心里百感交集,不禁红了眼眶。文虎稍好一些,只是离镖局越近,心里也就越迫切。

    马车拐过一个弯,远远的望见了镖局的大门,文豹再也忍不住,眼泪流了下来,一催马,越过马车,朝着镖局门口跑过去。

    文彪对他这没有规矩的做法皱眉,却也没有呵斥他。

    走到镖局门口,文豹却迟迟的没有跃下马,而是坐在马背上,看着眼前镖局的大门,心里有万千的情绪涌过。

    到了镖局门口,文彪停好马车,孟倩幽打开车帘走了下来。

    文豹惊醒,也跃下马背。

    文虎和文钟也同时跃了下来,几人望着站在镖局门口静默。

    好多年没人打理,镖局的大门已经斑驳剥落,门上的封条也已经被风吹雨淋的看不出上面的字迹,只是还剩两条白纸交叉的贴在上面。像过路的人宣示着这是被封了的地方,任何人不能随意进出。

    文豹难忍激动,走上前拍了拍大门上的铜环,铜环还是啪啪作响,让他仿佛又回到了以前押镖归来时情景。

    文彪未动,文虎却情不自禁的在大门的两侧走动了一圈,那样子就像是一个孩子兴冲冲的归家时,而看到家里无人时那种失望的神情。

    文钟只是站在原地,无言的抹着眼泪。

    郭飞对于几人的过往,也略有一些耳闻,现在看到几人的神态,心里禁不住有些酸涩。

    几人沉浸激动和兴奋中,完全没有注意到远处有两个身影在鬼鬼祟祟的朝着这边观望,一人神情略显兴奋,道:“大公子果然没有猜错,这个该死的丫头果然领着这几个下贱的东西过来了。”

    另一人附和点头:“大公子真是神机妙算,算到他们会过来,所以才回让我们提前在这里等候,我们的功夫果然没有白费呀。”

    先前的那人一边注视着这边的情况,一边吩咐他:“我在这里看着,你速去禀报大公子,让他尽快派人过来。”

    另一人点头,扭头飞快的跑远。

    孟倩幽似有感知,朝着这边看了一眼。

    盯梢的反应迅速的把自己藏在了隐蔽处,暗道:“好险,怪不得大公子说这个丫头难对付,看来确实是有些本领。”

    一眼没有看到人,孟倩幽虽有疑惑,却也没有太在意,而文彪几人则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完全没有注意到这种情况。

    旁边的邻居听到了动静,走出门来,看到有人站在镖局前,疑惑的走过来问:“几位,是想找?”却在看到文彪时惊叫出声:“少东家!”

    文彪点头:“李大哥,多年不见。”

    李大哥激动的颤抖着嘴唇,好半天才说道:“少东家,你们还活着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还以为”

    “我们得贵人相助,平安活到现在,家里人一切都好,劳李大哥惦记了。”文彪道。

    李大哥摆手:“当年你们被判为官奴,附近的邻居都以为你们凶多吉少,心里挂念的不行,如今你们安好,大家也都放心了。”随即又问:“你们今天过来这是?”

    文彪回道:“我们随东家来了京城,心里想家的很,就过来看看,一会儿便要回去了。”

    ------题外话------

    亲们,今日三更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