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暗伏(二更)
    “东家?”李大哥一愣,看向孟倩幽,随机明白了什么,不禁暗自唏嘘,昔日名震京城的威远镖局的少东家如今竟然沦为了下人。不过转念一想,全家十余口人能活下来也就不错了,随即堆起笑脸道:“好好好,我们这些老邻居还都在,以后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知会一声,我们自会帮你。”

    文彪心里暖暖的,衷心道谢:“谢谢李大哥。”

    李大哥摆手,看了看他们一行人,回了自己的家中。

    文豹激动的神情好一会儿才缓和下来,按捺不住心里的思念,回头对文彪祈求的说道:“大哥,我想进去看看。”

    文虎和文钟闻言又问希翼的看着他。

    “胡闹!”文彪呵斥他们:“镖局已经封了,在朝廷没有解封之前,任何人凑不得私自出入,这个你们不知道吗?”

    文虎和文钟脸上的期待的神情退了下去,露出失望的表情。

    文豹却不死心:“大哥,我们不从正门进去,我们偷偷的翻墙过去。”说着伸出一根手指头:“只看一眼,我只看一眼就出来。”

    文彪欲在训斥他,却被孟倩幽打断:“镖局已被查封了很多年,早已经没人在意了,你们偷偷翻墙过去没人会知晓的。”

    见孟倩幽帮着自己说话,文豹惊喜的不行,祈求的喊道:“大哥!”

    文彪想进去看看的渴望比谁都深,只不过被一向冷静,现在听孟倩幽这样说,扫视了周围一圈,见此刻行人稀少,确实不会有人注意到,一咬牙,下了决定:“我们进去看看,不过要快一些,免得被人发现,给姑娘带来麻烦。”

    文豹、文虎和文钟响亮的应声。

    文彪把手里的缰绳交给郭飞,走到大门的一侧,一跃而起,跳到墙上,文虎和文豹以及文钟进跟着也跳了上去。

    孟倩幽也走到离门口较远的一棵大树旁,几个起跃,借着大树也飞上了墙头,嘱咐郭飞:“你看好马车,我们很快就出来。”

    郭飞应声,抓紧了缰绳。

    文彪几人疑惑的对看了一眼,文彪问:“姑娘,您这是?”

    孟倩幽首先跃到院子里,笑着说道:“总是从别人的嘴里听说威远镖局在京城当年是如何的有名,心里好奇,也跟着你们进来看看。你们几个不用理会我,各自到处转转,我随意的看一下就行。”

    文彪几人也已经跃下了墙头,闻言点头,起步朝着院中的练武场走去。

    镖局的练武场很大,足足可以容纳一百多人,当年镖局的弟子们正是在练武的时辰就被抓了,兵器扔的满练武场都是,经过五年的风雨侵蚀,有的已经生锈了,有的把柄已经霉烂掉,只剩下柄头孤零零的躺在地上。

    看着这些不成样子的兵器,文彪几人的脑子里同时浮现了当年几十名镖局弟子同时在练武场练武,喊声震天的情形,如今那些人除了自己三兄弟和家眷以外,其余的人都被发配了苦寒之地,生死未知。

    想到当时的情形,看看如今的破败情况,几人的心里难受,面色也沉重下来。

    孟倩幽在一边看到他们的神色,抿唇,没有说话。

    文彪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道:“还有什么想看的,快一些,别呆太长时间了。”

    文豹和文虎点头,朝着几人的宅院走去。

    文彪和文钟也去了自己的宅院。留下孟倩幽一人在镖局里随意的闲逛。

    镖局到处是一副衰败的景象,地上的树叶有一脚之厚,踩在上面沙沙的响,每个院子的门窗都大开着,里面的情景一览无余。

    孟倩幽看了一圈,暗道:“照此规模来看,人们的传言果真不假,当年的威远镖局确实有实力名霸一方,就是不知道到底是如何得罪了贺琏那个狗东西,落得个被查封获罪的下场。”

    她正思量间,依稀听见远处有许多人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想到刚才觉察到有人盯梢的感觉,孟倩幽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扬声说道:“文彪,有些不对劲,我们快出去!”

    几人闻声从给自的院子里跑出来。

    不等几人询问,孟倩幽跃到一棵大树上,朝外张望,却发现门外只有郭飞一人牵着马车站在哪里,文虎他们骑来的马乖乖的围在马车的旁边。

    皱眉,跃上墙头,仔细的朝远处观看,也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对劲的地方。心里的不安更甚,对几人招呼:“出去!”

    文彪几人跃上墙头,四处观看了一下,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齐齐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点头,几人同时跃下墙头,走到郭飞面前。

    郭飞看到几人出来,松了一口气,道:“我刚才隐约听到远处有杂乱的脚步声,要不是牵着马车,我就过去看”

    他的话没说完,从一旁的隐蔽处一下子就冲出来十多个精壮的大汉,个个手持兵器,目露凶光,一看就是冲着他们而来。

    文彪几人大惊,把孟倩幽挡在中间,喝问:“你们是什么人?”

    后面传来一阵大笑,贺琏随后骑着马出现在他们面前,走到他们面前,勒住马儿,居高临下的轻蔑的说道:“死丫头,今日落到我的手里了吧?”

    孟倩幽眯了下眼睛,问:“你怎么知道我们今日会来?”

    贺琏得意的仰天大笑:“我当然不知道今日你会来,我已经让人在此盯了好长时间了,我以为只有他们几个会过来,我正好一网打尽,灭了他们,没想到竟然有意外的收获,你个死丫头也跟着过来了。正好,免得我以后还要想办法整治你,今天就一块送你们归西吧。”

    孟倩幽冷冷一笑,道:“未必!”

    贺琏的笑容僵在脸上,气怒道:“死丫头,死到临头了还敢口出狂言,今天没有那个可恶的死小子帮忙,我看你能不能逃出我的五指山。”

    “蔑视世子,罪加一等,我看找死的是你吧?”孟倩幽冷声相讥。

    “好个牙尖嘴利的死丫头,我今天就看看,你有没有命能活到见他。”说完,对身后十多人一挥手:“上,格杀勿论。”

    大汉们应声,齐举着手中的兵器冲了过来。

    郭飞也扔了手中的缰绳,闪身挡在孟倩幽面前。

    孟倩幽站在中间,丝毫不在意身边的打斗,冷静的注视着贺琏,思量这样的距离自己能否一击拿下他。

    贺琏仿佛洞悉了她的想法,一勒缰绳后退了几步,嘴角狞笑着挑衅的看着她。

    周围的住户们听见打斗声急忙出来观看,看到好多人手持兵器混战在一起,吓得又缩回了自己的院子中。

    贺琏骑在马上高声喝道:“不想死的就赶快滚回屋里去。”

    众人更加的害怕,赶紧回了自己的屋子,关好门窗,唯恐误伤到了自己,只有李大哥还是偷偷的站在门里,朝着这边观看。

    贺琏这次带来的人手确实不弱,文彪几人几次冲杀也没有冲出几人的包围。

    郭飞心里着急,边和大汉交手,边急声说道:“姑娘,今天他们是有备而来,我们还是先给您冲开一条路,您先走吧。”

    贺琏哈哈大笑:“想走,晚了,今天你们必须把命全都留下。”

    孟倩幽冷笑一声,嘲讽道:“好大的口气,不知道贺大公子哪里来的把握。”

    自认胜券在握,贺琏没有了忌讳,道:“这些都是我私养的高手,平日里轻易不动他们,你个死丫头命好,由他们送你去黄泉路,你也不吃亏。”

    “那可未必。”孟倩幽神情冷静,一点慌乱的迹象都没有。

    贺琏嘴角微撇,似笑非笑,讽刺的说道:“死到临头了,还敢说大话,看来是真被那个死小子惯坏了,不知道天高地厚。”

    “那就请贺大公子试试看。”话落,人已跃起,手中闪着寒光,对着马上的贺琏攻过来。

    贺琏没想到她竟然有这么高的身手,吓出了一身冷汗,失声尖叫:“保护我!”

    两名大汉闪身退到贺琏身边,举起手中的武器迎上了孟倩幽。

    孟倩幽在空中一个翻身,手中的匕首在一名大汉的颈边滑过。

    大汉举着兵器愣住不动。

    孟倩幽轻飘飘的落在了一边的地上。

    大汉的身体这才直愣愣的“噗通”一声面朝前趴倒在地上,颈边的血立刻冒了出来。

    贺琏大骇,不相信的睁大了眼睛,指着孟倩幽说不出话来:“你、你”

    孟倩幽轻轻地擦拭了一下匕首上并不存在的血迹,笑颜如花的问道:“大公子这回相信了吧?谁死谁手,今天还不一定呢。”

    贺琏的表情已不能用难看来形容,稳了下心神,才狂叫道:“你别太嚣张,就算你天大的本事,今天也逃不掉,不要了你的命我誓不罢休。”

    孟倩幽眼中寒光乍现,整个人犹如变成了一把锋利的刀,周身散发出凛冽的气势,惊得贺琏的马儿都嘶叫着退后了几步。

    贺琏差点被从马上晃下来,急忙拉住缰绳,才稳住了身形。

    守在贺琏马前的大汉本就被孟倩幽一招就要了同伴的命惊的不行,现在又被孟倩幽凛冽的气势逼得后退了一步,心里的惊骇更大,拿着兵器的手都有些微微颤抖。

    孟倩幽瞅准时机,快速上前,没等大汉反应过来,手中的寒光已然在他的颈边闪过。

    大汉连声都没有吭一声,就扑倒在地上。

    贺琏的惊骇可想而知,惊慌的高喝:“过来保护我!”

    话声未落,孟倩幽已经踢起扑倒大汉手中的大刀。

    大刀直冲着贺琏飞去。

    贺琏惊叫一声,从马上滚落下来,马儿受到惊吓,长鸣一声,由后退了几步,差点把贺琏踩在马蹄下。

    贺琏还算灵敏,打了几个滚,才躲开了马蹄的践踏,但是也惊吓的瘫在了地上。

    有几个欲过来保护贺琏的大汉看到这惊险的一幕,也是吓出了一身冷汗,惊呼着跃过来:“大公子,你怎么样?”

    贺琏惊魂未定的趴在地上,深喘了几口气,才怒声说道:“不用管我,尽快送这个死丫头去见阎王。”

    几名大汉应声,转身朝着孟倩幽扑来。

    死了两个,又跑过来三个大汉,文彪几人的压力一下子减轻,赤手空拳的对付几人也不觉得吃力了。

    郭飞不同,他的职责就是保护孟倩幽,现在看到三名大汉围了上去,自己却被两名大汉缠身,帮不上忙,心里着急,一分神,差点被一个大汉的大刀砍到胳膊。

    孟倩幽分神沉声说道:“不用管我,专心对付他们,速战速决,我们尽早离开。”

    郭飞便收敛了心神,使出精卫专用的精致小刀,专心对付眼前的两名大汉。

    孟倩幽手中有匕首,自然是不惧三人,几个回合,就有一名大汉被一匕首划到胳膊上。皮肉被割破,白骨显了出来。

    大汉痛呼一声,捂着胳膊躺在地上翻滚。

    另外两名大汉分神,也被她分别刺中了要害。

    三名大汉一起躺在地上哀嚎不止,周围的住户们听得毛骨悚然,越发的不敢打开门窗,出来观看。

    这哀嚎声自然也让另外的大汉分了神,郭飞手中的小刀寒光一闪,和他对打的一名大汉也没了性命。另一名大汉惊骇的后退了一步。

    剩下的几名大汉也被文彪几人压制的只有还手之力。

    孟倩幽晃动着手中的匕首,微笑着一步一步走到惊吓着不断后退的贺琏面前,语调温和,道:“贺大公子,您说,我是要你的命呢?还是要你的命呢?”

    贺琏惊恐的后腿,强撑着说道:“你敢,我是朝廷命官,你要是敢动我,皇上不会轻饶了你的?”

    孟倩幽微笑着点头:“说的也是,为了避免麻烦,我就不要你的命了,留下你的一条胳膊和腿如何?”

    贺琏更加的惊恐,拼命大喝:“过来救我!”

    几名大汉被文彪几人缠住,哪里会分身过来救他。

    贺琏的恐惧更甚,不断的后退。

    孟倩幽举起匕首,正要动手,远处有马蹄声传来,随即一个男人雄厚的声音传来:“是何人光天化日之下在街头斗殴?”

    声到,人也到了到了,后面还跟着一队穿着精良的兵士。

    孟倩幽收回了匕首。

    其余人也停止了打斗。

    见到马上之人,贺琏仿佛看到了救星,连滚带爬的到了马前,大声呼救:“窦统领救我。”

    窦统领见马下之人浑身是土,狼狈不堪,声音听着却很熟悉,仔细一看,吓了一跳,连忙从马上下来,惊问:“大公子,你怎么成了这副模样?”

    贺琏也顾不得自己的形象了,一手抓住窦统领的衣摆,惊恐的说道:“窦统领,你可要救我,有人要杀我。”

    窦统领闻言扫视了眼前一圈,看到地上有几具死尸,还有几名大汉在地上痛苦的哀嚎,皱起眉头,眼里发出骇然的光,厉声喝问:“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公然在街头行凶?当我五城兵马司的人是摆设吗?”

    郭飞曾在京城的军营里呆过,闻听他是五城兵马司的人,心里暗暗叫苦,知道今天这是麻烦了,遂拱起手恭敬的说道:“我等是做生意的,路过此地,不只何故被这些人追杀,迫不得已才还了手。”

    贺琏依然是惊魂未定,勉强从地上爬起来,深喘了几口气,说道:“窦统领,他们在说谎,他们不顾朝廷的禁令,私闯被封的宅院,正好被我碰到,我欲把他们拿去大牢,他们却反抗,杀了我手下的人。”

    孟倩幽冷笑一声,嘲讽道:“大公子可真是威风,出门带着的人全都手持兵器。不知这在京城犯不犯法?”

    ------题外话------

    请继续,还有第三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