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劫人(一更)
    孟倩幽在地上一个翻滚避过,一跃而起。

    三名大汉愣住,睁大眼睛看着她,不可置信的问:“你没有被迷倒?”

    孟倩幽冷冷一笑,没有搭话,飞起一脚朝着发问男人的要害踢了过去。

    男人哀叫一声,捂着下身倒在地上痛苦的哀嚎。

    所有的犯人被这凄厉的喊声惊醒,齐齐精神一振,纷纷爬起来扒着牢房的栏杆望这边观看。

    其余的两名男人吓得惊愣住,竟然忘记了逃跑。

    狱卒倒是反映灵敏,退后一步,“咔嚓”锁上了牢房的门。

    这两名男人这才反应过来,惊吓的转身,摇晃着牢房的门,惊叫:“让我们出去!”

    狱卒晃着手中的钥匙,不在意的对两人说道:“牢头吩咐了,让你们今夜把事办成。”

    “可、可是、可是她”一个男人指着孟倩幽结结巴巴的说道。

    “怕什么?她只不过是一个乡下的野丫头而已,刚才张六只是不防,着了她的道而已,你们两个大男人还对付不了她?”狱卒怂恿道。

    男人咽了下口水,还是有些犹豫。

    狱卒呵斥道:“要不是怕上面怪罪下来,我们担不起,这样的好事还会轮到你们,快点的,我还等着回去复命呢”

    犯人们听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不由得替孟倩幽惋惜,不知道这姑娘的得罪了什么大人物,竟然遭到这样的对待,看两名男人的样子,非得手不可,这姑娘算是毁了。

    两名男人听了狱卒的话,对看了一眼,互相打了打气,转身面对孟倩幽。

    孟倩幽丝毫没有惧意,微笑着问:“你们是两个一起来,还是单打独斗?”

    狱卒淫笑起来:“原来是个淫荡的东西,还好这口,你们两个就别客气了,一起上”话没说完,一道寒光就从他的颈边滑过,一把匕首没入对面的牢房中。

    狱卒吓得跌坐在地上,感觉颈边有热乎乎的东西淌过,用手一摸,竟然是鲜血,吓得差点没有昏过去。

    观看的犯人们也被吓了一跳,愣了一下,随即竟然迸发出无数的叫好声。

    牢里的两个男人也吓坏了,腿都哆嗦。

    孟倩幽轻蔑的看了两人一眼,往前走了一步。

    两个反倒吓得倒退了两步,拉紧了身上的衣服,戒备的问:“你、你要干什么?”

    孟倩幽冷冷一笑,问:“你们说呢?”

    “不关我们的事。”一个男人急忙摆手说道:“是他们找我们过来的。”

    孟倩幽拉长了声音“哦”了一声。

    两个男人松了一口气。

    孟倩幽忽然又厉声喝问:“如果今天不是遇到我,而是别的姑娘,是不是就关你们的事了?”

    “这、这、这”两个男人眼神闪烁,支支吾吾说不上话来。

    孟倩幽冷哼了一声。

    两个男人吓得差点跪地求饶。

    周围犯人的起哄声响起:“不能饶了这几个猪狗不如的东西。”

    孟倩幽又逼近了两人一步,“听到了吗?大家让我不要饶了你们呢?”

    两名男人退无可退,反而增长了邪念,互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朝着孟倩幽扑去。

    孟倩幽早有防备,敏捷地闪身避过,对着两人收势不住的身体一人又给了一脚。

    两个男人头撞到了墙上,又反弹了回来,倒在地上,竟两眼一翻,同时昏了过去。

    狱卒惊骇的指着她:“你、你”

    牢中忽然再一次灯火通明,皇甫逸轩焦急的声音响起:“幽儿,你在哪儿?”

    孟倩幽清脆的回声:“我在这!”

    皇甫逸轩几个大跃步就走到牢房门前,用力一扯牢房的锁链。

    锁链竟然生生的被他扯开。

    一个大步走进牢里,皇甫逸轩急切的问:“幽儿,你没事吧?”

    孟倩幽微笑着摇头:“没事。”

    皇甫逸轩上上下下仔细的查看了她一遍,看她确实不像有事的样子,煞白的脸上恢复了一丝血色,:“吓死我了,幸亏你没事。”

    孟倩幽轻笑道:“我没事,不过有人有事。”

    皇甫逸轩不解。

    孟倩幽朝旁边示意了一下。

    皇甫逸轩这才看到旁边躺着三人,不解的皱眉:“他们”忽然想到了什么,周身立刻充满了怒气:“他们竟然敢”

    牢头早已经吓得不知自己的爹娘是谁了,“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世子饶命呀,小人不知道这位姑娘是你的人,如果知道,就是给我一千个胆子我也不敢这样对她呀。”

    皇甫逸轩扶着孟倩幽从牢里出来,气怒的一脚揣在了牢头的身上:“该死的狗东西,谁让你这样做的?”

    皇甫逸轩气怒之下出的脚,用的力气可想而知,牢头被踹的在地上滚了几下,还是赶紧爬回来跪好,惊颤着声音如实回道:“是贺大公子,给了小人五十两银票,让小人找人毁了她。”说完,急忙磕头求饶:“世子饶命呀,大公子说她只是一个普通的乡下野丫头,小人一时贪财,这才动了心思的。”

    皇甫逸轩又气的一脚踹了过去,这次牢头挣扎了半天没有爬起来。

    皇甫逸轩搂着孟倩幽就要往外走。

    孟倩幽阻止他,指了指对面牢房里的匕首,道:“我的匕首还在里面。”

    皇甫逸轩对牢头厉喝:“还不滚过去拿出来!”

    牢头连滚带爬的到了受伤狱卒的身边,哆哆嗦嗦取下了他身边的钥匙,费力的站起身,打开牢房的门,把插在牢房中的匕首拿了下来,颤颤巍巍的送到了孟倩幽面前。

    “谢了。”孟倩幽道了声谢,微笑着接过。

    牢头却仿佛听到了催命的声音,吓得跌坐在地上。

    孟倩幽轻轻的扫视了他和受伤的狱卒一眼,问:“和我一块关进来的那几人呢?”

    牢头声音已经颤抖的不像样子了:“在、在旁边的审讯室。”

    “带我们过去!”皇甫逸轩厉声说道。

    牢头艰难地咽了一下口水,想站起来,却手脚发软,根本就站不起来。

    皇甫逸轩看了旁边的一个侍从打扮的人一眼。

    侍从意会,上前轻而易举的就提起了牢头,按着他指引的方向去了审讯室。

    狱卒看着几人走远的身影,两眼一翻,彻底的吓昏了过去。

    整个大牢里的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鸦雀无声,直到看不到几人的身影了,才如炸开了锅一般,议论起来:“我的天呀,那竟然是世子的女人,牢头这次可要倒大霉了。”

    “岂止是牢头,就是那大公子,也脱不了干系,你等着吧,他这次不死也得脱层皮。”

    皇甫逸轩几人没有听到了犯人的议论声,径直来到了审讯室。

    看到里面的情形,孟倩幽的心沉到了谷底。

    郭飞几人被打的皮开肉绽,血肉模糊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皇甫逸轩大怒,周身的戾气散开来。牢头再也承受不住,吓昏了过去。

    孟倩幽上前几步,蹲在郭飞的身侧,用手在他的鼻息探了一下,感觉到他还有微弱的气息,惊喜的说道:“还有气。”

    说完,又一一的在几人鼻前探过,发觉都没死,对皇甫逸轩说道:“赶快,送他们去德仁堂,找文泗。”

    皇甫逸轩挥手,命令道:“速送去德仁堂。”

    后面过来几名身形强壮的侍从打扮的人,小心翼翼的抬起几人往外走。

    皇甫逸轩吩咐刚才提着牢头过来的那名侍从:“夜已深,德仁堂的东家肯定没在,你亲自去他的宅院喊他尽快过去,我和幽儿随后就到。”

    侍从应声,快步离去。

    孟倩幽看到侍从离去的背影,眯了下眼睛。

    皇甫逸轩看她的神情,道:“他们是母妃给我的人,稍后我再给你解释。”

    孟倩幽点头。

    皇甫逸轩吩咐身后的另一人,“把牢头弄醒。”

    那人应声,左右看了看,看到审讯室边上有一桶水,就走了过去,提起水桶,全部泼在了牢头的脸上。

    牢头被凉水浇醒,一睁眼就看到皇甫逸轩怒视着他,吓得赶紧爬起来一个劲的求饶:“世子饶命呀,世子饶命呀。”

    “将他押去王府,关押起来。”皇甫逸轩冷声命令。

    那人应声,提起惊吓的又要昏过去的牢头走了出去。

    皇甫逸轩眼含歉意,自责的对孟倩幽说道:“幽儿,对不起,我来晚了”

    孟倩幽脸色也有些沉重,摆手阻止他继续往下说:“先不说这些了,我们先跟着去德仁堂看看郭飞他们。”

    说完,转身往审讯室外走。

    皇甫逸轩脸色阴沉的跟在后面。

    牢中值夜的狱卒们早已经吓坏了,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大气也不敢出,心惊胆战的听着他们的脚步声远去。

    两人刚出了监牢的大门,远处一阵马蹄声传来,后面跟着一队巡城的兵士疾跑过来。

    骑马之人到了两人面前,勒住缰绳,喝问:“是谁如此大胆,敢半夜来牢里劫人?”

    皇甫逸轩挡在孟倩幽面前,怒声回道:“是我!”

    马上之人就是白天捉拿孟倩幽等人的窦统领,今夜该他轮值,正领着兵士在城内巡逻,听到有狱卒禀告有人来劫狱,便带着兵士匆匆而来,找好看到孟倩幽在前面走出来,就大声喝问。听了皇甫逸轩的回答,先是一愣,随即仔细的打量他。

    皇甫逸轩未入朝中,所以这些官员们很少有人认识他,不过他的容貌和齐王爷太像了,窦统领仔细看了一下,心里大骇,试探的问:“世、世子?”

    皇甫逸轩微哼了一声。

    窦统领立刻从马上下来,恭敬的说道:“下官五城兵马司统领窦之赫见过世子。”

    皇甫逸轩没有叫他起身,而是冷声问道:“窦统领,好大的本事,连我的人也敢抓?”

    窦统领心中的惊骇更甚,惊慌的问道:“世子此话何意?”

    “抬起头来,看看她是谁?”

    窦统领抬头,看清眼前站立的人是孟倩幽时,心里的情绪波涛汹涌,一时没有说出话来,好一会儿后,才艰难的发出声音:“她、她”

    “她是本世子心仪的女人,你未调查清楚,听了贺琏的蛊惑,私自将她关入牢中,还放纵人害她,你说,你该当何罪?”

    窦统领心里的骇然可想而知,瞪大了眼睛,不相信的看了看孟倩幽,心里猛然想起京城的传言,说齐王世子为了一个乡下的女子如何如何,难道是?

    想到这,窦统领额头上冒出了汗珠,感觉到了自己的脖子凉飕飕,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才辩解道:“启禀世子下,下官并不知道她是您心仪的女子,她犯了例律,下官依律关押了她,并没有什么错处。”

    皇甫逸轩冷哼了一声,问:“是吗?”

    声音里的威压和冷色,让窦统领感觉后背的冷汗也出来了,急忙惶恐的回道:“下官说的句句是实,绝没有任何的隐瞒。”

    “来人!”皇甫逸轩命令身后的人:“带窦统领去监牢里看看!”

    身后有人应声,示意窦统领跟着进去。

    窦统领不明白,疑惑的看向皇甫逸轩。

    皇甫逸轩阴沉的脸上除了怒色以外,还隐隐有一些想要杀人的神色。

    窦统领不敢询问,低下头,老实的跟着那人来到监牢之中,等到看清里面的情形时,倒抽了一口气,杀了那个该死的自作主张的牢头的心都有了。谁给他的那么大的胆子,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这下连他也解释不清了。

    惶恐的随着那人出来,窦统领连辩解的话都不知如何说了。

    皇甫逸轩冷声问他:“窦统领,你纵容手下之人做出这样的事,你说,如果皇伯父知道了,会如何处置你?”

    ------题外话------

    亲们,我在二更多码些字,字数达0,祝亲们看文愉快!

    请多多支持:战千里纨绔王爷霸宠绝色医妃。正在pk

    军医界翘楚一朝穿越,当个宫女优哉游哉!无奈和亲公主被杀,倒霉被迫替嫁拜堂。

    倒霉催的茗熙这才发现,五王爷竟然是奄奄一息等着冲喜的?银针翻飞,救人一命,从此被纨绔放荡的五王爷惹得头痛欲裂,苦不堪言,且看她如何驯服。

    “王妃,咱们去斗蛐蛐?”

    “滚!”

    “咱们去遛鸟?”

    “滚!”

    “那咱们去哪儿?”

    “怡红院!”,茗熙笑得露出了无害的小酒窝。

    五王爷青筋暴跳:“吴!茗!熙!”

    他日,茗熙发现这个五王爷其实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货,放荡不羁的面具之下竟是高冷腹黑?茗熙两眼一翻几乎气昏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