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生不如死的贺琏(二更)
    暗卫是从小就接受非人的训练,所以面前这两人也是是十七八岁的年纪。

    齐王妃对两名暗卫道:“这是孟姑娘,以后就是你们的新主子。无论出什么事,你们都要誓死保护她。”

    暗卫的职责就是保护主子,两名暗卫恭敬应声,转身,齐齐喊孟倩幽:“见过新主子。”

    齐王妃就这样下了决定,孟倩幽也不好拒绝,便笑着道谢:“谢谢王妃。”

    齐王妃摆手,示意两人出去后道:“我自打出生身体就弱,我爹怕我出门遭了暗算,便给我培养了许多暗卫,这些年,我也没有用到过,轩儿回京以后,我怕他再遭遇意外,就把暗卫全部给了他。他不让女孩子近身,我就把几名女暗卫收了回来,如今正好给你,她们今日认了主,以后有什么事你尽管调遣她们,她们无论何时都会护你周全。”

    孟倩幽恍然,怪不得她总觉得皇甫逸轩昨日带的侍卫比齐王府里的府卫武功要高强的多,原来是暗卫装扮而成。

    再次谢过齐王妃,孟倩幽道:“还请您把手伸过来,我再给您把把脉,看您恢复的如何?”

    齐王妃依言伸出手,放在孟倩幽面前。

    孟倩幽把手搭在了她的脉搏上,仔细的把了一会儿,笑着说道:“您这身体恢复的不错,再过一两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去外面随意走动了。”

    齐王妃欣喜不已:“那可真是太好了,我已经好多年没有真正的出去逛过了,等我好了,你一定要陪我去街上逛逛,看看现在的京城变成了什么样子。”

    孟倩幽点头答应:“好,到时我一定陪着您去逛,逛它个十天十夜我们再回家。”

    齐王妃闻言爽朗的笑出声:“十天十夜就免了,我还留着这力气以后给你们带孩子呢。”

    孟倩幽红了脸。

    皇甫逸轩也脸色微红的喊了一声:“母妃。”

    齐王妃知道两人是脸皮薄,笑着说道:“好好好,我不说,我不说。”

    孟倩幽惦记着郭飞几人的伤势,便顺势转移了话题道:“王妃,郭飞几人还在医馆中,我和逸轩还要过去看看,就不陪您,等过几天我在过来给您把脉。”

    “去吧,好好医治几人,实在不行,我派人去宫中请太医去给几人医治也行。”

    孟倩幽起身,道谢:“劳王妃费心了,他们几个只是皮外伤,修养一段时间就好了。就不劳太医过去了。”

    “你这孩子,都快成一家人了,还这样客气。”齐王妃笑着说道。

    孟倩幽又红了脸。

    皇甫逸轩站起身给她解围:“母妃,我和幽儿先走了。”

    齐王妃笑着点头,看着两人相携离去后,对外面喊道:“玲珑,”

    玲珑应声,打开门帘走了进来。

    齐王妃吩咐她:“你去云祥绸缎庄订一匹上好的织锦,我想给孟姑娘做几身衣服,另外你再预定几匹做喜服的布料,让他们把布样拿过来我挑选一下,免得大婚的日子定下来以后手忙脚乱。”

    玲珑应声,走了出去。

    齐王妃心里高兴,觉得今日午后的阳光也格外暖和,照的人心里暖洋洋的。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当然对这一切一无所知,骑着快马,带着人来到德仁堂。

    德仁堂的伙计已经识得他们,直接让两人去了后院的医屋。

    看护几人的伙计见孟倩幽两人进来,小声禀报:“从你们走后到现在,几人并没有发热,药我们也是按您的吩咐按时给他们灌下去了,但是到现在几人也没醒。”

    孟倩幽走到郭飞身边,把了一下他的脉,感觉他的脉象虽然虚弱,但是平稳,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碍了,迟迟不醒,应该是昨夜牢房的那碗粥里下的药太多了,药效还没有过去。遂对伙计说道:“不用担心,只要他们不发热就没事,大概晚上的时候就能醒来了。”

    伙计闻言放下心来,德仁堂从来没有接过这样严重的病人,东家只吩咐他们照看好,别的一个字都没说,这一大上午看几人眼都不睁开,他们负责照看的这几人心里没底的很,现在孟倩幽这样说,就是给他们吃了一颗定心丸,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回肚子里了。

    看几人一时半会也醒不了,孟倩幽问伙计:“你们东家在吗?”

    “吃过午饭,东家还过来看了一会,现在应该在楼上吧。”伙计回道。

    “我去楼上找你们的东家,如果他们几人醒来,你过去喊我一声。”孟倩幽说道。

    伙计应声。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来到了楼上。

    文泗正趴在桌子上补眠,听见脚步声,抬起睡意朦胧的眼看向门口,见是两人,无精打采的给他们打招呼:“你们来了?”

    孟倩幽皱眉:“你若是困了,就去下面的屋子里睡一会,这样趴着能解乏吗?”

    文泗揉了揉眼睛:“上午来的病人多,伙计又忙照顾他们几人,我便在楼下帮了一会儿忙。吃过午饭想着你们要过来了,便没有去休息,在这里等着你们,谁知久等你们也不来,我有了些困意,就直接趴倒桌上睡着了。”

    “我和逸轩睡醒以后就已经过了午时了,吃完饭以后又陪着王妃说了一会儿话,这才过来晚了。”孟倩幽解释,然后又说道:“你昨夜也没有睡好,去后面的屋子里睡一会儿吧,有什么大事让伙计去喊你。我们在这等着郭飞几人醒了,没事了就回去了。”

    说了这一会儿话,文泗的困意已经过去,摇头:“不去了,再过一个多时辰也该关门了,索性晚上回家睡个痛快。”说完,起身,走到铜盆边,就着里面的水洗了洗脸,让自己更精神一些。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坐在一边的桌子上。

    文泗打开门,吩咐伙计送一壶茶水上来。

    伙计很快沏好了茶水送了上来,放下了杯水后,恭敬的退了出去。

    文泗端起茶水,喝了一口后,问“明日我们还是这个时辰过去拦截贺琏吗?”

    皇甫逸轩摇头:“明日不去了,等后日再去。”

    文泗不解:“为什么,小丫头不说明日还去吗?”

    “那是幽儿故意说给贺琏听得。今日贺琏受的伤不轻,明日估计爬不起来,我们去了也是白去。”

    文泗还是不解:“后天不也一样,我看贺琏的样子后天也不一定能爬起来。”

    皇甫逸轩给他解释:“朝廷有令,官员不点卯别超过三天,否则就要除去官职。贺琏本身没有什么大的本事,仗着丞相的面子好不容易才弄了一个官职,自然不会轻易放弃,后日是最后期限,他不可能不去点卯。”

    文泗恍然:“原来是这样,那我明日就可以在家里睡个懒觉,不必要一大早就过来了。”

    他的话落,孟倩幽立刻说道:“你可以天天不用起大早。”

    “那不行,”文泗闻言直摇头:“这么好玩的事情我怎么能错过,看着贺琏那狼狈的样子,我心里就爽。”

    孟倩幽笑着摇头。

    果然,傍晚的时候,郭飞几人陆续醒来,伙计快步的跑上来禀报。

    三人急匆匆的下楼,来到了医屋,看到孟倩幽安然无恙,郭飞几人松了一口气,心有余悸的虚弱的说道:“姑娘,你没事就好。”

    孟倩幽抿唇,道:“你们几人现在感觉如何?”

    “全身都痛。不过好在筋骨没事。”郭飞答道。

    “这是最万幸的事了,幸亏逸轩把我们救了出来,否则等贺琏来了,你们就算是勉强保住了性命,估计这一身武功也会被他想法废掉的。”

    “多谢主子。”郭飞给皇甫逸轩道谢。

    皇甫逸轩轻“嗯”了一声,嘱咐他们:“安心养伤,我已经派了另外的人照顾幽儿,你们不用担心。”

    几人虚弱的应声。

    孟倩幽吩咐伙计给几人熬些粥过来,喂他们吃下。又嘱咐伙计按时给他们喂药,换药。

    伙计一一记下。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几人才一起离开德仁堂。

    皇甫逸轩护送孟倩幽回了家后,才领着暗卫回了王府。

    昨日李大哥去了土豆粉店送信,孟义听后惊吓的不行,立刻派了精卫去齐王府报信后,忐忑不安的在店里等消息,然而一直到了店里关了门,也没有任何消息传来,孟义心里的不安越来远大,急匆匆的领着众人回了家中,却发现孟倩幽也没有回家,料想肯定是皇甫逸轩没有找到人,担心的一夜未睡,等天明了以后,侍卫过来送信,说是孟倩幽平安无事,悬了一晚上的心才算是落了下来。按照孟倩幽的吩咐,让所有的人都在家里歇息了一天。现在见孟倩幽回来,立刻就冲到她面前,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细细的打量了她一边,见她没事,才彻底的放了心,道:“吓死我饿了,你说你们几个怎么就会惹到了官兵?”

    人多,孟倩幽不好跟他解释,笑着说道:“小事一桩,二堂哥不必担心。”

    “都被抓去大牢了还是小事,是不是丢了性命才是大事?”孟义呵斥她。

    孟义从来没有这样对她说过话,可能真的是吓坏了,孟倩幽摸了摸鼻子没敢说话。

    孟义也意识到自己的口气有些过于重了,缓了语气:“你受的惊吓一定不轻,我去吩咐厨房给你烧些热水,洗过以后,吃完饭,好好的睡一觉,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孟倩幽点头,朝着自己的院子走去,两名女暗卫寸步不离的跟在她的身后。

    孟义转头去厨房,走出了几步,才想起郭飞等人,急忙转身问道:“他们几个人呢。怎么没跟你一块回来?”

    孟倩幽停住脚步,回头,含糊的回道:“他们几个受了点伤,我安排他们在德仁堂里查看,明后日就回来了。”

    孟义以为几人是为了保护孟倩幽受的伤,也没有多问,转身去了厨房。

    孟倩幽见他没有再追问,暗暗松了一口气,回了自己的屋里。

    两名女暗卫一左一右的守在门口。

    孟倩幽十分不习惯这样有人时刻盯着,便喊她们进去,询问她们:“你们可有名字,以后我如何称呼你们?”

    一名暗卫回道:“我们只有编号,没有名字,如果主子觉得不方便,可给我们赐名。”

    孟倩幽想了一下,对回话的暗卫道:“你以后就叫青鸾。”然后又对另一人说道:“你叫竹篱。”

    两人同时恭敬说道:“谢主子赐名。”

    孟倩幽又对两人说道:“我不习惯有人时刻跟着我,你们俩人要是无事,可以去府里各处转转,跟府里的人熟悉一下。”

    青鸾和竹篱对看了一眼,青鸾回道:“奴婢的职责就是随时保护主子的安全,不能随意离开主子。如果主子觉得奴婢两人碍眼,我们可以找个隐蔽的地方藏起自己。”

    那还不是一样时刻盯着自己,孟倩幽摇头:“府里都是自己家人,没有什么危险,你们就不要守在我身边了,随意的去逛逛,顺便和府里的人熟悉一下。”

    两人还是坚持。

    孟倩幽知道他们从小接受的训练就是这样,要让他们改变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便故意冷声说道:“这是命令,限你们两人三日之内把府里的认清。”

    两人立刻恭敬应声:“是,主子,奴婢现在就去。”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孟倩幽长舒一口气。

    丫鬟很快的把热水送来,孟倩幽洗过以后,换了一身舒适的衣服,和众人一起吃过晚饭以后,回了自己的屋里睡觉。

    第二日果然如皇甫逸轩预料的那样,贺琏没有出来。

    又等了一日,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以及化了妆的文泗还是那个时辰在同样的地方等着,没过多久,就看到贺琏的轿子从丞相府那边过来。

    这次贺琏有了准备,足足带了三十名府卫护在轿子的两旁,一路吆喝着朝这边走来。

    轿夫们一抬眼,看到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又站在了眼前,吓得腿脚发软,轿子晃了几晃。

    贺琏差点别摔下来,怒声道:“狗东西,连个轿子都抬不稳,是活腻了吗?”

    “少、少爷,”轿夫的声音都打颤,“他、他们、他们又来了。”

    贺琏大惊,猛地一下就掀开了轿帘,看到孟倩幽正在前面笑吟吟的看着他,惊惧,吓得大呼:“快、保护我!”

    府卫更加靠近轿子,警惕的看着孟倩幽几人。

    轿夫们抬着轿子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双方对峙。

    路上的行人感觉到气氛不对劲,唯恐伤到自己,吓得躲得远远的,却又忍不住好奇,探着脑袋朝这边观看。

    孟倩幽微笑着朝贺琏打招呼:“贺大公子,两天没见,不知道你身上的伤好了没有?”

    贺琏想到这两天那种生不如死的痛,恨得不行,咬牙切齿的说道:“死丫头,你别嚣张,料定今日你们会来,我特意带了人过来,今天我也要让你们尝尝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

    孟倩幽点头,道:“贺大公子说话如此中气十足,看来身上的伤全好了,我原本还想让他们动手的时候,手下留情呢,现在看来不用了。”

    说完,扬声问身后的侍卫:“待会知道该怎么做吧?”

    侍卫齐齐应声:“知道。”

    “那就别愣着了,赶快动手吧,贺大公子还要去应卯呢,我们别耽误了他的时间。”孟倩幽云淡风轻的说道。

    被她如此蔑视,贺琏气血上涌,怒喝府卫:“你们上,谁要是抓住了那个死丫头,赏银千两。”

    府卫应声,齐齐上前,轿子周围一下子就空了。

    皇甫逸轩给身边的侍卫使了一个眼色。

    侍卫意会,飞跃而起,几个跃步到了贺琏的面前,没等他惊呼出声,就直接把人拎了起来。

    府卫只觉眼前人影飘过,等看清了以后,贺琏已经在侍卫的手上了,大惊,齐齐想回头去救贺琏。忽然从一旁跃出许多身影,挡在了他们的面前。府卫提刀砍了过去,双方混战在一起。

    贺琏没想到对方会直接抓到他,已经吓懵了,直到侍卫把他扔到皇甫逸轩面前,才反应过来。

    正要逃跑,皇甫逸轩厉喝:“动手!”

    顿时一些拳脚又落在了他的身上。

    贺琏哀嚎不止,府卫想要过来帮忙,却被人缠住,一个个都脱身不得。

    贺琏的哀嚎声逐渐变弱,皇甫逸轩喝令几人住了手,蹲在他面前,用温柔的声音跟他说道:“贺大公子,咱们明天见。”

    说完,起身,对众人说道:“我们走!”

    侍卫应声,跃出的身影也一瞬间退了回去,快的府卫们都感觉刚才是自己的错觉,根本就没任何人跟自己交过手。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和文泗扬长而去。

    府卫们赶紧冲到贺琏面前,慌手慌脚的扶起他。

    贺琏已经疼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府卫们把慌忙的把他抬到轿子上,吩咐轿夫赶快回府,给他医治。

    贺琏有气无力的摆手:“先去应卯,稍后再回家。”

    轿夫摇摇晃晃的抬着轿子往前走,贺琏疼的连痛骂他们的力气都没有了。

    围观的人们惊奇,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相同的两拨人就跟约好的似的,在这里打架,不,确切的说,是一人被殴打,而且这人还穿着不凡。有那好事的就四下打听,这一打听可不得了,原来那挨打的是丞相家的大公子,而揍人的则是齐王府的世子。

    这一下京城里的老百姓可就炸开了锅,不出一个时辰满京城都传开了,连那茶楼里的说书先生都很快的编成了段子,讲的唾沫横飞。

    百官家里自然也听到了风声,齐齐纳闷这丞相家的大公子到底是如何得罪了世子,让他竟然敢这样明目张胆的在街上打人。

    齐王府的下人也听到了传言,回去了说与齐王妃听。

    齐王妃听后笑的不行,直言这俩孩子太给她长脸了。

    而侧妃则把屋子的能砸的东西都砸了个粉碎。

    皇甫煜这个二货听后不信,还专门跑去皇甫逸轩的院子里问他。

    皇甫逸轩没有否认。

    皇甫煜听后惊瞪大了眼睛,好半天才憋出了一句话:“大哥,你别让人下手太重了,他毕竟是我舅舅。”

    皇甫逸轩抿唇,轻轻的“嗯”了一声。

    尚书府的下人也回去说了这件事情,林晗嫣惊吓的不行,直嚷着自己这辈子就是死也不要嫁给皇甫逸轩这个魔头,而觉得被人狠狠地打了脸面,打算找了时机要去好好教训皇甫逸轩一顿的林仲,在听后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决定以后有多远就离皇甫逸轩多远,绝不去招惹他。

    丞相贺章是最后一个听到消息的,气得暴跳如雷,当即命人把疼的要死的贺琏叫到了眼前,厉声问他是怎么回事。

    贺琏没敢在隐瞒,把自己做下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贺章气得一脚将他踹了一个跟头:“混账东西,我早就警告过你,没事别去招惹他们,等我们想法让煜儿做了世子之后,你想怎样整治他们都可以,你竟然把我的话当成了耳边风。现在被人抓住了把柄,别说是你,就是我恐怕也得受到连累”

    贺琏趴在地上没敢在动。

    贺章看他那个怂样,火气更大,恨不得一脚踢死他算了。不过,到底是自己唯一的儿子,勉强压下心里的火气,说道:“我去帮你知会一声,最近几日你就不要去应卯了,暂时在家里避避他们的风头。”

    贺琏应声。

    岂不知皇甫逸轩等的就是他这个决定,派人知会了文泗,告诉他准备好足够的东西,过不了多少时日定会整的贺琏生不如死。

    ------题外话------

    明天坏人都会得到惩罚,结局亲爱的们绝对想不到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