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世子的报复(一)
    岂不知皇甫逸轩等的就是他这个决定,派人知会了文泗,告诉他准备好足够的东西,过不了多少时日定会整的贺琏生不如死。

    贺琏在家里整整呆了十天,贺章还请了宫中的太医过来给他医治。

    太医把过脉后,恭敬的对贺章说道:“大公子的五脏六腑都受了轻伤,需要好好的调养几天,我给他开一些滋补的药,每日里让他按时服下即可。”

    贺章点头。

    太医开好了药单。

    贺章谢过太医以后,吩咐管家领太医去账房领赏。

    太医谢过,高高兴兴的随着管家去了。

    贺章又吩咐下人照单去抓药后,厉声对贺琏说道:“那个小崽子大概是怕惹出事端,没对你下死手,算是你捡回一条命。切记,以后万不可轻易的招惹他。”

    贺琏唯唯诺诺的应声。

    而在这十天当中,皇甫逸轩和孟倩幽每天都故意带着人,拉开架势去必经之路等候,等了五天以后,似乎知道贺琏不会再出现,便不再过来。

    京城里的人们一开始每天早上的这个时辰都蜂拥而至,睁大了眼睛等着看热闹,可是三天以后见贺琏迟迟没有出现,便也没有了等下去的兴致。

    而高官府邸的贵人们也悄悄派了下人过来观看,看没有了什么动静,便也歇了心思。

    十天没有出门,贺琏憋坏了,等晚上丞相贺章在家的时候,便小心翼翼的说道:“爹,我的伤已经好了,听下人们说他们也没有再出现,您看我明天是不是该去应卯了。”

    贺章这几日也派人时刻盯住皇甫逸轩的动静,猜测他们大概是放弃了,便点头同意,嘱咐道:“以防万一,明日出门时多带些暗卫出门。”

    贺琏应声。

    第二日,贺琏坐着轿子,带了二十名府卫,三十名暗卫浩浩荡荡的出了门,一路上几名轿夫走的提心吊胆,小心翼翼,等快要到了贺琏前几日挨打的地方时,都不约而同的放慢了脚步,前面的轿夫伸长脖子尽力往前看,后面的轿夫忐忑的等着他回话。

    轿夫的眼光四处查看了一番,发现果然没人,激动的不行,赶紧给贺琏说道:“大、大公子”

    听了这声称呼,贺琏条件反射一般绷紧了神经,朝轿外厉喝:“快来保护我!”

    府卫和暗卫们闻言动作一致的齐齐围在了轿子周围。

    轿夫反而吓了一跳,咽了下口水,慌张的说道:“大公子,今日他们没来。”

    贺琏心里那个气呀,恨不得把轿夫抓过来狠狠地打一顿,人没来你用结巴的口气喊什么。伸手打开轿帘,探头四处看了看,果然大街上没有他们的身影,就连过路的也没有人理会这边。

    松了一口气,贺琏坐正身体,命令府卫和暗卫:“警醒一些。”

    府卫和暗卫紧紧跟在轿子两边,一直到了贺琏办公的地方。

    看到了地方,依旧没有人跟着过来,贺琏彻底的放下心来,整了整自己的衣衫,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他的那些同僚看他摆了这么大的架势,想起京城里的那些传言,纷纷偷笑。

    中午,皇甫逸轩下了国子监,刚走出宫门就得到了暗卫的禀报,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和往常一样,骑着快马直接来到了孟倩幽的家里吃午饭。

    孟倩幽亲手做了皇甫逸轩喜欢的两菜一汤,看他心情极好的走进门,挑了挑眉,问:“贺琏出门了。”

    皇甫逸轩笑着“嗯”了一声,洗完手,坐在桌子旁,道:“吃过午饭以后,我们就去德仁堂,估计文泗已经等得着急死了。”

    孟倩幽点头:“郭飞几人的伤势也没有大碍了,等做完这件事以后就把他们接回家里来照顾。家里人多,也舒服。”

    皇甫逸轩没有反对。

    自打皇甫逸轩派人通知了文泗,他就早早的把药准备好了,兴奋的等着这一天的到来。可是贺琏一连十天没有出门,文泗气得都要跳脚了,大骂贺琏就是没用的废物,打了这么两回就吓得不敢出门了。

    估计贺琏要是知道了文泗的想法,非得气得吐血了不可。

    正当文泗等的心焦的时候,皇甫逸轩和孟倩幽携手到了楼上找他来了。

    文泗听到脚步声,抬头朝门口看,看到是两人,立刻睁大了眼睛,兴奋的问:“贺琏出门了?”

    皇甫逸轩点头。

    文泗一推账本,“娘的,这个怂货终于出门了,这几人等的我快急死了。”

    孟倩幽失笑。

    文泗又道:“我告诉你们,今天这事我可要出手,你俩谁也不能阻拦我。”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对看一眼,没有说话。

    “你俩不说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这次又不让我出手?”文泗看到了两人的神情,着急的问道。

    孟倩幽笑着摇头:“我们根本就没有打算对贺琏动手,哪里有你出手的机会?”

    文泗纳闷:“不是先要收拾他一顿么?怎么会没有我出手的机会?”

    孟倩幽微撇了撇嘴角,跟他开玩笑:“文大东家,这么浅显的事情你都没想到,也不知道德仁堂在你手里的这几年是如何存活下来的。”

    文泗更加不明白,问:“你说的什么意思?”

    孟倩幽故意不语。

    皇甫逸轩看不下去了,给他解释:“如果我们事先打他一顿,贺章那个老狐狸肯定会猜到是我们做的,到时候一状告到皇伯父那里,事情就超出了我们的掌控了。”

    文泗恍然,随即又道:“不对呀,就算我们不打他,贺章也会猜出是你们做的。”

    孟倩幽笑着点头:“不错,他的确会猜出是我们做的,可那有如何,他没有证据,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

    文泗瞠目结舌的看着都面带微笑的两人,喃喃道:“你们也太腹黑了,可怜的贺琏栽到你们两人的手里也不算亏。”

    孟倩幽没听清,笑问:“你说什么?”

    文泗慌忙摆手,身子下意识的往后靠了靠,急声说道:“如果我以后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俩,你们可一定得告诉我,我赔礼道歉,千万别这样整我。”

    孟倩幽笑着保证:“放心吧,就算是看在嫂子的面子上,我也会手下留情的。”

    文泗顿时感觉后背一阵发凉,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贺琏一连十天没出门,早已经憋疯了,下午下衙以后,坐轿回去的路上,走到前两次挨揍的地方,掀开轿帘,看没有人在前面等候,彻底的放下心来,喊道:“停轿!”

    轿夫闻言停住轿子,贺琏吩咐府卫和暗卫们:“看来今日是没有任何事情了,你们全部回去吧,我还有事,今天晚上就不回家了。如果父亲问起,你们就说我去同僚家里喝酒了。”

    府卫和暗卫们应声,全部快速的离去。

    贺琏吩咐轿夫们:“去东城的外宅,我要好好的放松一下。”

    贺琏天生好色,还有特殊的癖好,专门祸害一些十三四岁的姑娘,时间长了,怕被贺章发现,便在外面买了一座宅子,让府里的管家定期买来那些被卖身的小姑娘,安置在里面,供他随时玩乐。

    轿夫们每日里抬着他到处去,自然知道他说的是去哪里,应声后,朝着外宅走去。

    这座外宅和另一座私养江湖人士的外宅相隔的并不远,轿夫们把轿子抬到外宅以后停下,贺琏从轿子里下来,看左右无人后,给了轿夫们一些散碎银子,便走进了宅子里。

    轿夫们等他进去以后,就和往常一样把轿子抬到附近的一个小酒馆,一边喝酒一边等着贺琏。

    宅子里除了那些被买来的小姑娘,还有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的女管家。

    女管家负责每日看守这些小姑娘,防止他们逃跑。

    看到贺琏过来,女管家赶紧走过给他打招呼:“大公子来了。”

    贺琏点头,色眯眯的问:“霍娘,这几日管家又送来什么好的货色了没有?”

    “有有有,”霍娘连声回道:“这次送来的几人当中,有两个比较出挑,这些天您没来,我就调教了一下,保准公子您玩起来舒舒服服。”

    贺琏轻佻的捏了一下他肥嘟嘟是下巴,满脸带笑的说道:“还是霍娘了解我的心思,要是他们将我伺候痛快了,本公子少不了你的好处。”

    “谢谢大公子,谢谢大公子!”霍娘急忙欢喜的说道。

    贺琏哈哈大笑着朝着屋内走去。

    屋子里有十多个十三四的小姑娘,有的被他折磨过,看他进来,吓得躲在其他人的背后,紧缩着自己的身子,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有的是管家刚送来的,什么不懂,看他进来,还欢喜的扬起了脸,期望被他看中。

    贺琏到时了屋里的姑娘们一圈,一眼就看到了霍娘说的那来那两个丫头,果然是比往日里买来的那些姿色要好很多,不但身材发育好,凹凸有致,就是那两双眼睛也天生的会勾人心魄。

    贺琏耐不住心痒,一手拽过来一个就迫不接待的朝着内室走去。

    剩余的姑娘们有的松了口气,有的满脸的羡慕。

    霍娘随后跟着进来,把没被选中的姑娘驱赶回了各自的屋子里,自己走了出去,顺手轻轻地带上了屋子的门。

    贺琏搂着两个姑娘一走进内室,就把两人同时扔在了床上,欲要扑上去一逞兽欲,颈边却被一把冰凉的小刀逼住,一个阴沉沉的声音从他耳边响起:“别动。”

    贺琏满腔的色念一下子被吓得无影无踪。

    被扔在床上的两名姑娘看到屋子里猛然多了几人,吓得就要大声尖叫,被出现在屋里的人,一人一个刀掌劈在脖子上,立刻昏了过去。

    这个院子是私下置办的,自然没有府卫看护,就算自己大声呼救也不会有人来救自己,贺琏吓坏了,不敢乱动,哆嗦着声音问:“你们是谁?想要做什么?”

    孟倩幽扯下自己脸上的遮巾,走到贺琏面前,笑吟吟的说道:“我们想做什么,贺大公子不知道吗?”

    贺琏惊得瞳孔都变大了,惊问:“你个死丫头,怎么会在我的宅子里?”

    “因为我想找大公子把账算一算,所以就不请自来了。”孟倩幽道。

    贺琏连惊带吓,脑子已经不灵光了,竟然张口问道:“算什么账?”

    孟倩幽不答反问:“大公子说呢?”

    贺琏这才反应过来,他们是过来报复的,心里的惊惧可想而知,吓得腿都开始打哆嗦。

    孟倩幽“好心”提醒他:“大公子,可要站稳了,我这手下的刀子可没长眼睛,要是一不小心伤到你,你可不要怪罪到我们的头上。”

    前面是孟倩幽阴森森的话语,颈边是凉冰冰的刀子,贺琏吓得舌头都打结了:“你、你、你们到底想怎样?”

    孟倩幽想要拍拍他的肩膀,举起的手却被一边伸出来的一只手抓住。瞪了小心眼的皇甫逸轩一眼,孟倩幽笑道:“大公子放心,我们今天绝对不会出手打你,我们只是想知道你把那些江湖人士安置在哪里?”

    那些江湖人士是贺琏好不容易才收买过来的,为的是私下里替他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自然是不愿意告诉孟倩幽。

    孟倩幽见他不语,对着威胁贺琏的人使了一个眼色。

    那人的小刀立刻逼近了贺琏的颈部一些。

    贺琏被他冰凉的感觉吓得魂都飞了,立刻失声尖叫:“我告诉你!我告诉你!”

    孟倩幽示意,那人把小刀拿开了一些。

    贺琏挣扎着将条件:“我告诉你他们在哪里,你一定不要杀了我。”

    孟倩幽点头保证:“这是自然,您是丞相家的大公子,我要是杀了你,自然也会给自己带来麻烦,这样的买卖不合算,我不会做的。”

    贺琏虽然半信半疑,可也没有办法,咬着牙说出了另一个外院的位置。

    皇甫逸轩轻击了一下掌,外面立刻有人飞身离去。

    不一会儿便回来报告:“主子,找到了,总共是十多人,全在里面。”

    孟倩幽笑着点头:“看来大公子确实没有说谎,那我们也会放了你,不过在此之前,我们会送你去一个好地方,你好好的享受完了以后,自然会有人过去接您。”

    贺琏惊恐:“你们要送我去哪?我不去!”

    孟倩幽笑问:“那可是一个好地方,大公子确定不去?”

    贺琏惊恐,想摇头,却在碰到冰冷的刀尖时不敢乱动。

    孟倩幽笑看皇甫逸轩一眼。

    皇甫逸轩又轻拍了一下手,立刻就有人从窗子进来,捏住贺琏的嘴,把一些药物强制的倒入另外他的嘴中,用力迫使他全部咽下去。

    贺琏吓得魂飞魄散,“你们给我吃的什么东西?”

    没人回答。

    贺琏更加的惊恐,连颈边的刀子都顾不上了,开始拼命的挣扎。

    威胁他的暗卫一个手刀劈了下去,贺琏立刻身子发软的瘫在地上。

    “弄出去!不要惊动了院子里的人。”皇甫逸轩冷声命令。

    暗卫轻松的提起贺琏,纵身从窗子跳了出去。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也随着跃了出去,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所有的这一切都发生的悄无声息,等着领奖赏的霍娘和各自呆在屋子里的姑娘们根本就没有听见任何的动静。

    一行人走出门外,已经化了妆的文泗领着是十余名暗卫站在门外等候。

    看两人出来,文泗不满的嘟囔:“这么好玩的事情又不让我去凑热闹。”

    两人没有理会他。

    文泗无趣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孟倩幽吩咐暗卫:“提上贺琏,我们去怡红楼!”

    皇甫逸轩黑了脸色。

    “等等!”文泗也阻拦住了她,“你一个姑娘家怎么能去那种地方,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办就行。”

    没等孟倩幽开口,皇甫逸轩点头:“麻烦文东家了。”

    这是同意自己去了,文泗高兴坏了,嘴角都恨不得咧到耳朵边上去:“放心,我一定把这件事办的妥妥帖帖的。”

    说完,唯恐孟倩幽反对,赶紧招呼暗卫:“走,我们把贺大公子送去快活乡,让他一次痛快个够。”

    暗卫把贺琏搭在马上,一纵身也跃了上去。

    文泗也翻身上马,和另外两名暗卫一起打马朝着怡红楼走去。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

    凰谋之妖后九千岁/南城有耳

    正史云:她祸乱朝纲,谄媚君王,**后宫,屠害忠良,倾覆朝堂,实乃天下第一奸佞小人也!

    朗钰说:愧不敢当!

    她是21世纪的传奇政客,为人“奸诈”“狡猾”,专擅权谋,谁知一朝穿越,阴错阳差竟作了太监,还是个毫不起眼的女太监!

    为了翻身,她斗恶奴,诱妖后,岂料动作太大,入了帝王之眼。

    至此,平步青云,扶摇直上!

    不过

    有人嘲她难成气候,只因靠山皇帝是个无权“草包”。

    她笑而不语,心道眼瞎!

    有人骂她得瑟,说她再如何也只是个太监!

    她笑问:被太后倒贴过吗?

    当过群臣的“亲爸爸”吗?

    皇上给你暖过床吗?

    没有?拖出去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