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世子的报复(二)
    看几人远去,皇甫逸轩冷声命令:“走,去另一处别院。”

    暗卫应声,头前带路,朝着不远处的贺琏的另一处院落走去。

    另一处院落里,十多名江湖人士正在喝酒,贺琏是用他们在关键时刻出力的,所以给他们的待遇极好,没有派人过来约束他们,雇来的厨娘,每日里也定时过来给他们做饭,做的都是些精致的饭菜,还配有不少的好酒。所以这些人每天除了练武之外,每天都就是聚在一起大吃大喝。

    前几日随着贺琏找了孟倩幽的碴,看到几名受伤的同伴活生生的被扔去了乱葬岗,所有人的都有兔死狐悲的感觉,仿佛看到了自己以后的下场,萌生了离开贺琏的想法。可是贺琏是个小心眼的人,如果他们真的提出来的话,说不定贺琏一怒之下,会命人把他们都杀了。这些人心里憋闷,每日里除了喝酒就是喝酒。

    到了宅院的门口,这些江湖人士吐字不清的大声说话声从院子里传出来,一听就是喝了不少的酒。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站在院门前。一名暗卫纵身跃进院子内,悄悄地打开了院门。

    两人走了进去,其余的暗卫跟在身后,最后进来的一名暗卫轻轻的把门关上。

    一行人大摇大摆的往院子里走,屋内喝酒的众人一点也没有听见外面的声音。

    走到门口,一名暗卫“哐”的一脚就把屋门踢开,里面的情形众人一览无余。

    这些江湖人士到底也是经历过场面的人,虽然喝的有点多,却还是反应灵敏的操起身边的兵器,喝问:“你们是什么人?”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走进屋内。

    看到孟倩幽,这些江湖人士顿时睁大了眼,见鬼一般的指着她,口齿不利索的说道:“你、你不是”

    孟倩幽点头,笑眯眯的回道:“不错,是我!”

    这些江湖人士更加的惊骇,得罪了大公子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更何况是是被大公子送入了牢中的人,怎么可能还会安然无恙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孟倩幽仿佛了解他们心中的疑惑,笑着说道:“那日忘了告诉你们了,我是土豆粉店的东家。”

    土豆粉店的东家,那不就是齐王府世子的女人,这些江湖人士惊的瞪大了眼,齐齐感觉自己的后脖颈发凉,拿着兵器的手都不由自主的哆嗦。“你、你”

    不等他们从惊骇中回神,孟倩幽收起笑容,冷然下了命令:“杀!”

    这些江湖人士还不知怎么回事,皇甫逸轩身后的暗卫就忽然出了手。

    所有人的手中寒光闪过,这些江湖人士戒备的动作都没变,便直愣愣的站在原地不再动弹。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看也不再看他们一眼,转身往外走,皇甫逸轩边走边下命令:“处理干净!”

    暗卫们压低声音应是。

    直到两人走到院子中间,身后的屋子里才传出:“噗通!噗通!”的倒地声。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头也不回的出了院子。

    文泗带着昏迷不醒的贺琏来到了怡红楼门口,下马,径直走了进去。一进门句大声的吆喝:“老鸨呢,让他出来!”

    老鸨一步三扭的摇晃着身子出来,不动声色的打量了文泗一眼,见他身形彪悍,浓眉大眼,满脸的络腮胡子,衣着江湖中人的打扮,不屑在心中升起,撇了撇嘴,不甚热情的说道:“大爷,您来了,想要什么样的姑娘尽管说,保证伺候的您满意。”

    文泗差点被她满身的胭脂香味熏死,语气不好的说道:“去去去,离我远一些,你这满身的香粉味要熏死我了。”

    老鸨闻言沉下脸,声音也冷了下来:“大爷,你闻不的这香粉味还来怡红楼,莫不是来找碴的吧?”

    文泗实在是受不了了,捂着自己的口鼻,闷声说道:“找什么碴,要来你们怡红楼的是我们家少爷,不是我。”说完,朝外面一挥手,两名暗卫架着贺琏就走了进来。

    老鸨长期干这一行,形形色色的人都见过,看贺琏的穿着不凡,一看就是非富即贵的人,也不再计较文泗的态度了,脸上又出现了谄媚的笑容,挥了挥手中的帕子:“哎哟,大爷,您怎么不早说,害的我误会了您,我在这里给您赔不是。”

    文泗被她熏得又退后了一步。

    老鸨转身笑着对昏迷的贺琏问道:“不知这位公子想要什么样的姑娘?”

    贺琏低垂着头,没有说话。

    老鸨感觉有异,欲要上前看个究竟。

    文泗假意咳嗽了一声,捂着口鼻靠近你老鸨,低声说道:“我们少爷误食了些东西,控制不住,无奈之下我们打晕了他。”

    老鸨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脸上都笑出了褶子:“哎哟,这个好说,咱这的姑娘手段高得很,保准能让”

    不等她说完,文泗就打断了她,小声接着说道:“我们少爷食的比较多,恐怕一两个姑娘满足不了他。”

    老鸨眼珠滴溜溜的转:“这个好说,只要大爷您付的出银子,多少个姑娘就行。”

    文泗点头,从贺琏的回来怀里掏出了一张银票,看了一眼,交给了老鸨:“你看这些银子够不够?”

    老鸨接过一看,竟然是五百两的银票,当即点头如小鸡吃米一样:“够够够,我这就招呼姑娘们下来迎客。”

    文泗摆手:“不用,你带我们去房间,直接让给姑娘们过去就行。”

    老鸨当然同意,也不扭腰身了,亲自领着几人上了楼,打开二楼最靠近里面的一个房间:“这是我们怡红院最好的一个房间了,又大又宽敞,最适合你们公子这样的人玩了。”

    文泗示意两名暗卫把贺琏放在了床上,对老鸨说道:“我们少爷误食的时间不短了,你尽快安排姑娘过来,明天上午,我们再过来接少爷,记住,这事万不可对别人说起。”

    老鸨干了这一行这么多年,这样的事情没少碰到过,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笑着保证:“您就放心吧,我的嘴最严了,一丝一毫都不会泄露出去。”

    “如此最好,我们少爷可是为官之人,如果你把这件事泄露了出去,他会命人封了你这怡红楼的。”文泗道。

    老鸨闻言,态度更加的热情:“您尽管放心,我会严令姑娘们,这件事绝对不会泄露出去。”

    文泗点头,带着两名暗卫转身下楼。

    老鸨没有跟着下来,而是大声招呼姑娘们过去。

    快步出了怡红楼,文泗深深的喘了喘气,才对暗卫道:“回去禀告你们家主子,事情已经办妥,剩下的事情就看他的了。”

    暗卫应声,骑马快步离去。

    文泗也上了马,打马往回走,走到半路看四下无人,扯掉了自己脸上粘的假胡子,闻了闻自己身上,感觉没有了香粉味,才催马回了家中。

    事情做完以后,皇甫逸轩把孟倩幽送回了家中,才打马回到齐王府,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坐在椅子上等候。

    暗卫回来,把文泗的话传给了他,皇甫逸轩点头,命令暗卫:“明日一早,派人佚名去吏部举报,就说有官员在怡红楼狎妓。”

    暗卫应声,退下。

    皇甫逸轩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脱衣上床,不一会儿就安稳的睡着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皇甫逸轩没有去国子监,而是吃过早饭后,去了齐王妃的院子,陪她说了一会儿话。

    齐王妃还纳闷呢,问他:“轩儿,你今日怎么没去国子监?”

    皇皇甫逸抿唇,回道:“孩儿今天有些事情要做,昨日里已经请过假了。”

    齐王妃点头,没有再多问。

    看了看天色,估计已经过了早朝的时辰,皇甫逸轩起身,“母妃,孩儿走了。”

    齐王妃挥手:“去吧。”

    皇甫逸轩从屋里出来,走到院子外面,便冷声命令暗卫:“带上牢头,我们进宫!”

    暗卫应声,把这几天被折磨的已经没有了人形的牢头带了过来。

    而此时,京城里传翻了天。

    原来一大早就有人去吏部举报,说看到有官员在怡红楼狎妓,连人在哪个房间里都说的一清二楚。

    武国对官员的要求很严格,绝不允许官员有这种行为,吏部尚书一听,立即派了手下之人去怡红楼查看。

    查看的人带着官兵闯进了怡红楼,天已经大亮,怡红楼的客人纷纷从楼上下来,准备回家。看到猛然有这么多的官兵闯进来,吓得不轻,战战兢兢缩在在一旁不敢吱声。

    老鸨也是吃惊不小,急急忙忙过来,想要询问,却被兵士拦截住。

    前来查询的人也不说话,带着几名兵士直接就上了二楼,朝着最里面的屋子走去。

    老鸨暗叫不好,却也阻止不了,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兵士上去一脚把房门踹开。

    顿时满屋子的奢靡气息扑面而来,前来调查的人皱起眉头,走进去,却被眼前的场景惊的说不出话来。

    屋里扔的到处都是女子的各式衣衫,而大床上竟然有七八个女子和一个男人躺在一起。

    来调查的人皱起眉头,伸手挥走鼻间难闻的气味后,才小心翼翼的走进屋里,查看大床上的男人,看清是谁时,吓了一跳。一时又退了出来,吩咐兵士把好门口,匆匆忙忙的回了吏部禀报。

    吏部主管官员考核的官员听了他的话后,也是吃惊不少,没敢轻易的下决定,一直到吏部尚书上早朝回来才把这事禀告了他,让他做个决断,这人是查还是不查?

    吏部尚书也没敢下决定,急匆匆的命人去拦截下了早朝正要回家的丞相贺章。

    贺章听闻拦截的人说吏部尚书有事请他过去一趟,心里不悦。沉下了脸色,道:“吏部尚书好大的派头,竟然让我过去。”

    拦截的官员已经听闻了贺琏的事,看他生气,上前一步,低声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贺章变了脸色,急声问:“在什么地方?”

    拦截的人还是小声的回道:“在京城最有名的怡红楼,而且据说场面非常的奢靡,我们尚书大人不知如何是好,才让我过来请丞相大人过去一趟”

    “速去吏部!”

    来人应声。

    贺章做回轿子里,心急如焚的随着来人来到吏部。

    吏部尚书早已经在门口等候,贺章刚一下轿子,就过去给他恭敬的行了礼。

    “免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贺章也顾不得是在吏部门口,就急声对吏部尚书说道。

    吏部尚书上前一步,把今日一早就有人过来举报,负责考核的官员派人去查看,发现是贺琏,不敢下决断,急匆匆回来禀报的事说了。

    贺章听完,气得大骂:“这个混账,竟敢做出这样不知廉耻的事情。”

    吏部尚书恭敬地站在他面前,没敢说话。

    贺章这才意识这里不是说话之地,立刻说道:“你吩咐下去,让人把那个混账给我带到这里来,我要亲自问一问他。”

    礼部尚书应声,吩咐了考核的官员。

    考核的官员又急匆匆的回到了怡红楼,走进屋子内,想要喊醒贺琏,可是无论他怎样推搡呼喊,贺琏就是紧闭双眼,一动不动。

    考核的官员心虽然心里奇怪,却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挥手招进来兵士,胡乱的给贺琏穿上一件衣服,便命人将他抬了出去。

    老鸨看到贺琏昏迷不醒的被兵士抬了下来,心里暗暗叫苦,急声解释:“官爷,这可完全不管我们的事,是这位公子自己误食了助兴的药物,被他的下人送来了怡红楼”

    考核的官员呵斥她:“住嘴,再敢胡言乱语,立刻封了你这怡红楼。”

    老鸨惊吓的立刻住了嘴。

    考核的官员命令兵士们抬着贺琏回了吏部。

    贺章一直在吏部尚书办公的屋子里等着,看到贺琏被兵士们抬了进来,霍然起身,惊问:“这是怎么回事?”

    官员急忙回道:“下官也不知,我见了大公子以后他就是这副模样,我怎么摇他也不行,无奈之下,我只好让兵士把他抬了回来。”

    贺章近前,呼喊了几声:“琏儿,琏儿,”

    贺琏低垂着头,毫无反应,就想昏过去了一样。

    贺章大惊,立刻命令:“快去请太医过来!”

    吏部尚书赶紧挥手,立刻就有人跑去太医院,请了太医过来。

    贺章命人把贺琏放在了礼部尚书平日里休憩的软榻上,太医来了以后,不敢怠慢,急忙蹲下身子给贺琏把脉。

    贺章一脸焦急的看着他。

    把着脉,太医脸上的神情不断地变幻。好久以后,才起身。

    贺章急声问他:“琏儿怎么样?”

    太医看了眼屋内的众人,欲言又止。

    礼部尚书意会,挥退了众人,自己也跟着走了出去,轻轻的把门带上,站立的门外。

    太医这才压低了声音说道:“大公子这是用药过多,纵欲过度才变成了这样,休息几日就可以缓过来了。”

    贺章松了一口气,神情松懈了下来,只要没有性命之忧就行。

    太医似乎还有话说,看那贺章的样子不知道该不该说出口。

    贺章注意到了他的神情,皱眉道:“你我是熟知,不必吞吞吐吐,有什么话尽管说。”

    太医朝门口看了一眼,凑近了贺章一些,声音也压得更低:“大公子这次实在是玩过头了,于子孙根有损,恐怕以后再也不能人道了。”

    贺章如五雷轰顶,晃了晃身体。

    太医伸手扶住他。

    好一会儿,贺章才心存希望的颤着声音问:“有没有补救的方法?”

    太医摇头:“这种情况在下实在是无能为力,要不您再请别的太医过来看看?”

    眼前的太医是太医院院首,如果他都没有办法,那其余的太医更是不行,贺章感觉眼前一片片发黑。

    贺琏正值壮年,以后却不能人道了,这意味着什么,太医和贺章心里都清楚,太医摇头,同情的看着贺章,连安慰的话都说不出。

    贺章好一会儿才缓和了情绪,对太医说道:“这件事还望您能保密,千万不要泄露出去。”

    太医点头:“丞相放心,给病人保密是我们的职责,我绝不会泄露出去半分。”

    贺章正要在请求他给贺琏寻个方子时,外面一道尖细的太监的声音响起:“丞相大人是否在吏部?皇上宣他进宫一趟。”

    ------题外话------

    推:豪门蜜宠:萌妻很傲娇文/安然本尊

    她,颜馨。本是颜氏集团千金小姐,不料十岁那年遭人陷害,导致家破人亡。

    他,宋霆琛。帝豪集团总裁,已是而立之年,却迟迟不婚。

    见面篇

    两人初遇,迫于无奈,她强吻了他。

    再遇,她化身暗夜精灵,溜进他居住的酒店套房,钻了他被窝

    三遇,她摇身一变,成了帝豪员工

    次次挑衅,总裁大人怒!

    逼婚篇

    某日,被家人逼婚逼到走投无路的他找上她,可怜巴巴的问:“你碰了我,总要负责吧?”

    小女人微微一愣,而后眸光闪闪,痛快应道:“好啊!”

    婚后篇

    结婚一个月,男人好不得意,神清气爽的抱着小娇妻吻来吻去,“以后我们一日、三餐!”

    回应他的,是某女傲娇的白眼!

    [pk求宝贝们收!谢谢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