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孟齐来京 (二更)
    孟倩幽伸出手,用力的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

    皇甫逸轩吃痛,捂着头幽怨的看着她。

    孟倩幽直视着他的眼睛:“清醒了没有?就算你诈死,逃过和尚书小姐的亲事,我呢,我也诈死?让皇上灭了孟氏九族?”

    皇甫逸轩闻言泄了气,焦急的问:“那怎么办?这是我想出的唯一的解决办法了。”

    “车到山前必有路,现在赐婚圣旨还没下,一切都有转圜的余地,你不要自己先乱了阵脚。”孟倩幽安慰他。

    皇甫逸轩还是不安:“皇命大于天,皇伯父既然这样说了,肯定会这样做,哪里会有什么转圜的余地?”

    孟倩幽没在回答他,不露痕迹的转移了话题:“你今日去宫中事情办得怎么样?”

    皇甫逸轩把皇上对众人的处置说了出来。

    孟倩幽笑道:“皇上看来是真的龙颜大怒了,连贺章都罚俸了一年,等贺琏清醒了,贺章知道了是我们做的,非气得吐血了不可。这段时间你出门小心一些,多带些暗卫。”

    皇甫逸轩轻“嗯”了一声,也同样的嘱咐他:“你也是,一会儿我去调些精卫,以后跟在你身边。”

    郭飞和文彪他们受伤,青鸾和朱篱两人武功虽高,却因为长时间与世隔绝的生活,对于平日里的一些琐事,根本就帮不上什么忙,孟倩幽也觉得做起事情来有些吃力,点了点头,没有反对。

    被她一打岔,皇甫逸轩不安的情绪稳定了一些,不再提皇上赐婚的事,在孟倩幽家中吃过午饭以后,就去了聚贤楼。命令聚贤楼的掌柜的召集十名精卫派去孟倩幽家中。

    等他走了以后,孟倩幽坐在屋子里一下午没有出屋,想着接下来该如何做。同时也想到,由于郭飞受伤,自己和皇甫逸轩忙于对付贺琏的事情,忘记了给家中写信。便慌忙喊丫鬟准备纸笔,赶紧给家中写信。

    信中一如既往的说自己这边很好,土豆粉店生意也很红火,让家里人不要担心。还有土豆粉不多了,希望家里再派人送一些过来。写到这里才发现,文彪几人全都在这里,家里根本就没有了可用之人,如果派那些精卫过来送货,家里的人手就少了很多。放下笔,坐在椅子上想了好久,觉得总是这样让家里人送货也不是办法,虽然距离京城只有两三天的路程,可是这一路不少的山匪出没,如果哪一日,送货的队伍碰上,免不了再有人受伤。索性,撕了刚才写的信,又重新写了一封,告诉家里人了自己的想法,并告诉他们,自己想在京城也开一个土豆粉作坊,省得家里经常往这里送土豆粉麻烦。

    信写好,送走,孟倩幽说做就做,当即就去下人房里找到文彪,对他询问如果想开办土豆粉作坊,位置选在哪里比较好。

    京城里寸土寸金,东城和南城的房价更是贵的离谱,唯有西城和北城好一些,不过西城是一些无家可归之人和一些逃难来京城里的人的聚集地,人员混杂不安全,北城比较好,全是土生土长的京城人,相对来说也安全一些,而且由于北城比较贫瘠,哪里所有的东西包括房屋和人工都比较便宜。

    听了他的话,孟倩幽点头,嘱咐几人好好休息以后,带着青鸾和朱篱就要去北城。

    经过这十多天的调养,郭飞几人的身体已经恢复了一些,郭飞怕她有危险,挣扎着起身,想要跟她一起去北城。

    孟倩幽阻止他:“就你现在的身体,别说是保护我了,就是独自出去转一圈也很困难,青鸾和朱篱的武功不弱,我带着她们过去你就放心吧。”

    同是习武之人,郭飞当然能看出两人的身手不弱,不在自己之下,就没有再坚持,嘱咐青鸾和朱篱两人:“北城虽然民风比较好一些,但是也有那些不义之徒,你们一定要近身保护姑娘,别出什么差错。”

    青鸾和朱篱来了这些天,依照孟倩幽的指令,跟宅子里的人都混熟了,并且也把他们的过往也了解的一清二楚,知道郭飞和文彪等人跟在孟倩幽的身边的时间比较长,便认真的听他们的嘱咐,并点头一一记下。

    郭飞还是不放心,又指派了两名精卫跟着他们。

    接下来的几天,孟倩幽领着几人把北城转了一个遍,寻找合适的位置开作坊。

    皇甫逸轩还是每日里照常过来。

    孟倩幽把自己的打算开作坊的事告诉他。

    皇甫逸轩也觉得这样做很好,建议她:“你不如在北城再买些地,明天的时候在这里大量的种植土豆,以后连家里的土豆都不用人送了。”

    运土豆比运土豆粉还要麻烦,孟倩幽原本也是这样打算的,道:“我想等着明年春日里再出了北城去转转,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大量的闲置土地,到时我们买下一些。”

    “你不用去了,我找人去问问,如果有合适的,我们就过去看看。”皇甫逸轩道。

    孟倩幽点头。

    孟义听了她的打算也很赞同:“干土豆粉和新鲜土豆粉煮出来的土豆粉口感上就有区别,我们能在京城开一间土豆粉作坊是再好不过了。等你作坊开起来,我们可以趁机在京城的不同地方多开几个分店。再说了,不光土豆粉作坊就是腊肠作坊还有熏肉作坊都开起来。”

    孟倩幽心里一动,这些年家里的腊肠一直都是交给谢江风,卖入京城,他往京城里运腊肠也是需要不少的车马费,如果自己把腊肠作坊开到京城来,那他们双方岂不是都省了不少的事。还有熏肉作坊,成本不多,卖的价钱也不高,那些贫困的平民百姓也能买的起。

    越想越觉得这件事可行,孟倩幽兴奋的不行,回屋拿了纸笔,认真的分析在京城开作坊的各种利弊。

    孟倩幽离家时说的是每十天给家里写一封信,第一次倒是准时,可第二封过了好几天了都没来,孟氏觉得心里不踏实了,对孟二银道:“他爹,幽儿从来都不是一个不记得事情的孩子,现在过了这们多天信还没有来到,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

    孟二银心里也觉得奇怪,京城离清溪镇不远,就算是孟倩幽在第十天头上写信回来,信驿也早就该给送来的。他们迟迟没有收到,肯定是孟倩幽的信没出来。而且文豹和文钟去京城的时候说过,多则七日少则五日,他们就会回来了,可现在已过了十多日,连个人影都没有见到,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可是唯恐孟氏着急,孟二银不在意的说道:“土豆粉店刚开,幽儿事忙,难免忘记了。等再过几日,如果信还没有到,我们就派人去京城看看。”

    孟氏想想他说的有道理,便耐下性子又等了几日。果然收到了孟倩幽的来信。孟氏长舒一口气,一直提着的心放回了肚子里,喊来孟贤,让他把信读给她听。

    孟贤一字不落的把信读完,孟氏皱眉,担心的问:“京城不比我们乡下,要是在那里开作坊,需要的花费肯定多,她带的那点银子够吗?”

    孟贤道:“娘不用担心,小妹这只是初期打算,事情还没有定下来,再说了,不是还有我和二弟吗?有我们在,总不会让小妹在银钱上为难就是了。”

    孟氏点头,却还是不放心,晚上等孟二银回来,对他说道:“我总觉得幽儿那边出了什么事情,她怕我们担心,信里没有对我们说,我们是不是让齐儿过去看一下。顺便把她需要的东西给她送过去。而且如果幽儿要开作坊的话,齐儿正好也可以在那里帮忙。”

    孟二银想了一下,点头同意:“这样也好,家里的作坊交给贤儿两口子管理就行了,齐儿正好过去帮忙。不过齐儿媳妇刚出月子,他要是走了,谁来照顾她们?”

    “这个好说,把她娘俩接到我们这院子里来住就行,幽儿不在家,屋子空着,让他们娘俩住那屋,我和茜儿也可以就近照顾她。”

    这也不失一个好方法,孟二银点头同意,准备第二天一大早就去找孟齐。

    结果,第二天早上孟齐自己就过来了,一进门就是说道:“爹、娘,我听大哥说小妹想在京城开作坊,我昨日回去后商议了一下,我决定今日去启程去京城,帮她把作坊开起来。”

    孟二银和孟氏自然是满口答应,并说了自己对孟齐媳妇的安排。

    孟齐摆手:“这个事情我们也商议过了,家里有丫鬟婆子照顾,不用担心。娘如果要是不放心的话,可以每日里过去看看。”

    既然他们都打算好了,孟二银吩咐也没有强求。

    孟齐征得了他们的同意,去了作坊,吩咐吴大几人装好马车,让他们随他去京城一趟。

    京城呀,那可是天子脚下,据说遍地是银子,吴大几人早就向往的不得了,听了孟齐的吩咐,兴奋的热血都沸腾起来,用了比以往快了一倍的速度把几辆马车装好。

    孟齐回家拿了些银票,和自己的媳妇,孩子打过招呼以后,又回到了作坊,看到吴大等人已经把马车装好了,和孟贤说了一声之后,就吩咐立刻出发。

    以往去京城送货,都是一大早就装好马车,天刚亮就出发,今天现装的马车耽误了功夫,等马队出发的时候都已经快中午了。唯恐错过好的歇脚的地方,一行人不敢耽搁,快马加鞭的赶着马车一个劲的走,也在两日后的上午到达了京城。

    吴大几人这么多年最远的地方就是到过清溪县城,现在来到京城,眼睛就不够用了,一边赶马车一边四下查看,看了一会儿,吴大便皱了眉头,问:“二少爷,不是说京城满地是银子吗?在哪儿呢?”

    孟齐失笑:“这满地是银子就是打的一个比方,京城繁华,有钱的人多,对于那些会做生意的人来说,轻而易举的就能挣到银子,所以人才传言说京城满地都是银子。”

    吴大恍然,道:“原来这说法是骗人的,等我回去以后,一定要和家里的人们说。”

    孟齐笑着摇头。

    孟倩幽给家里写的第一封信里,有宅院的地址,几人边走边打听,用了很长的时间才找对了地方。

    负责守门的男人,看到有马队过来,装着和以前一样的东西,急忙迎过来,问:“各位可是来送货的?”

    吴大赶着马车在前面,听了守门人的问话,立刻回道:“是呀,我们从清溪镇来的,麻烦你去告诉东家一声,就说二少爷亲自来送货了。”

    守门人一听,立刻就小跑着进去禀报。

    孟倩幽前几日已经把北城转了个遍,这几日就坐在家里分析哪里的位置比较好,适合开作坊,听了守门人的禀报,当即就把手中的笔扔在桌上,一路小跑着从自己的院子里出来。

    青鸾和朱篱从来都没看过她如此匆忙的样子,以为出了什么大事,也紧紧的在他身后跟了进来。

    孟齐早已下来马车,站在马车旁等候。

    孟倩幽一跑出院门就看到了他,高兴的跑过来:“二哥!”

    孟齐微笑的看着她。

    孟倩幽跑到他面前才停下。

    孟齐想要抱住她,想着这动作不妥,便改为用手揉了揉她的头,宠溺的说道:“都多大的人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不注意自己的形象。”

    孟倩幽调皮的吐了下舌头,“我这不是听二哥来了,心里高兴吗。”

    孟齐见他神情欢快,不像是遇到了什么大事的样子,心里微松了一口气:“收到你的信后,我和爹娘商议了一下,决定过来帮你把土豆粉作坊开起来。”

    “这么说,短期内你是不会走了?”孟倩幽惊喜的问。

    孟齐点头。

    吴大几人看到孟倩幽也是高兴的不行,纷纷的过来打招呼:“东家,我们也来了。”

    孟倩幽笑看着他们,一一应过,道:“就料到是你们过来,我已经安排好了,等卸完马车,你们休息好了以后,就让人带你们在京城里好好地逛逛,”说完戏虐的说道:“这样回去以后,你们就有吹牛的资本了。”

    吴大几人被孟倩幽看透了心思,摸着脑袋,嘿嘿直笑。

    随后孟倩幽又吩咐看门人:“你领他们去院中,把货物卸下来。”

    看门人应声,示意吴大赶着马车跟他来到后门,把所有的货物都卸去了后院。

    孟齐跟着孟倩幽回到了她的屋子里。

    命丫鬟沏来茶水后,孟倩幽笑着问:“上次大哥来信说,娘看到二嫂也生了一个小子,失望的不行,天天去催大嫂,吓得大嫂不敢着娘的面了,如今好些了吗?”

    想起孙茜就算在作坊里,听到孟氏的声音也吓得赶紧躲起来的情景,孟齐就失笑:“现在好像更加的变本加厉了,弄得大嫂都恨不得住在作坊里。”

    孟倩幽也想到了那种场景,大笑个不停,同情的说道:“可怜的大嫂。”

    孟齐接着说道:“你二嫂也是这样说,还庆幸自己幸亏是刚生了孩子,否则被娘那样催,她非得跑回娘家躲一段时间不可。”

    孟倩幽笑的更加的厉害。

    兄妹俩边说边笑,屋里不时传出两人的笑声。

    青鸾和朱篱从来都没有听见过孟倩幽这样爽朗的大笑,不由得对看了一眼。

    孟倩幽进京以来,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经历了太多的事情,现在听孟齐将家里的事情,有一种恍然隔世的感觉。听起来格外的新鲜。

    孟齐仿佛知道她心里所想,把家里的事情事无巨细的全部告诉了她。

    孟倩幽贪婪的听着,一脸的想念。

    孟齐看她的样子,打住话头,问:“小妹,你们在京城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题外话------

    虽然暖气很热,可是这样的天三点起来码字,还是生不如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