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变卖嫁妆 (一更)
    文彪几人还在养伤,瞒也瞒不住,孟倩幽索性就把几人私闯威远镖局,被抓入大牢的事情说了出来,不过略去了自己被狱卒下药的事情,笑道:“我也被抓了进去,只不过因为我是女子,免受了皮肉之苦,他们几个就不行了,被打了一顿,受了点伤,好在逸轩把我们及时救了出来,并没有什么大碍。”

    孟齐听完,再次细细的打量了一下,看她确实不像是有伤的样子,放下心来,道:“文豹和文松这么多天不回去,爹娘猜测你们出了事情,果不其然,真的被他们料准了。”

    怕孟齐担心,孟倩幽嘻嘻一笑,云淡风轻:“都没有什么大事,他们几个大男人,皮糙肉厚的,挨点刑罚不算什么。”

    孟齐的语气里略带责备:“你说的轻巧,要不是逸轩及时的救你们出来,连你也不可能避免的了。我看你这次记住教训了吗,以后还敢不敢再做这种危险的事情。”

    孟倩幽不想再纠缠着个话题,故意调皮的说道:“二哥,你怎么自从成亲了以后,就变成了和爹娘一样爱唠叨了呢。要知道你可只比我大两岁呀。”

    孟齐被气笑:“那还不是你不让人省心,如果你和逸轩早日成了亲,有他管束着,我才不愿意操这么多心呢。”

    孟倩幽吐了吐舌头:“他们几个在下人房里养伤,我带你去看看他们几个吧。”

    这些人都跟着自己家好几年了,就像自己家里的人一样,孟齐自然是特别的关心他们伤势,点头起身。

    兄妹两人来到下人房。

    快要中午,日头正暖,几个受伤的人正在院子里来回慢慢走动,想要伤势恢复的快一些。

    两人一进院子,文彪几人看清是孟齐,高兴的喊道:“二少爷,您也来了?”

    孟齐点头,询问几人:“伤势如何了?”

    郭飞回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可以自由活动了,只是姑娘怕我们落下毛病,让我们多休息一段时间。”

    孟齐看几人行动还很迟缓,知道他们这是宽慰自己:“伤筋动骨一百天,别着急,慢慢养。”

    文豹心里始终愧疚的不行:“二少爷,这次是我连累了姑娘,让姑娘”

    孟倩幽轻咳了两声,笑道:“都是一家人,哪有什么连累不连累的。”

    孟齐疑惑的侧头看了她一眼,直觉她有什么事瞒着自己。

    孟倩幽心虚的摸了摸鼻子。

    看孟倩幽的表情,文豹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吓得没敢再吱声。

    文彪赶紧转移话题道:“二少爷,家里一切都好吗?”

    “一切都好,家里人都还是原来的样子,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只不过文豹和文钟这么多天还没有回去,家里人惦记的很。”

    “我们这伤没有大碍了,这次我们就随二少爷回去。”文豹急忙说道。

    孟倩幽瞪了他一眼:“就你们这个样子,这时候回家明摆着就是告诉家里人你们出事了,二少爷这段时间要留在这里帮我开作坊,你们几个也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等什么时候伤好了,才可以回家。”

    几人自然是不敢有异议。

    孟齐又嘱咐了他们一番,才和孟倩幽回到她的院子里。

    孟倩幽没有进屋,吩咐丫鬟去给孟齐收拾一个房间,就要走进小厨房:“二哥,你先歇一会儿,我做几个拿手好菜给你接接风。”

    孟齐阻止她:“我又不是外人,接什么风,你让丫鬟去做就好了,你过来我有事要问你。”

    孟倩幽知道他要问的是什么,能拖一时就拖一时,道:“不光是为你接风,逸轩一会儿也该过来吃午饭了。”

    孟齐皱眉:“逸轩每日都过来?”

    “嗯,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中午过来吃饭,等晚饭以前就回齐王府。”

    孟齐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问:“你们的婚事定下来没有?”

    孟倩幽择菜的动作一顿,随即恢复了如常,笑道:“还没呢,他和尚书府小姐的亲事还没有退掉。我们的婚事一时半会还定不下来。”

    孟齐的脸色又黑了下来:“他都回来四年了,亲事还没有退掉,难道是想坐享其人之美?我告诉你,咱虽是乡下人家,也万不能做与人为妾的事情。”

    “二哥想什么呢?”孟倩幽笑道:“你小妹岂是肯与人为妾的人,你就放心吧,等多一点时日他的亲事肯定会退掉。”

    “那样最好,否则的话二哥就带你回家。”孟齐道。

    皇甫逸轩刚进门,就听到了孟齐的这句话,抿了抿唇,恭敬的喊了一声:“二哥!”

    孟齐转身,看他站在哪里,一身尊贵,气质无双,面色恭敬,刚才心里对他的怒气立刻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点头笑道:“逸轩,好久不见。”

    皇甫逸轩心里激动,上前几步,走到他面前站定,“二哥,好久不见。家里都还好吗?”

    孟齐这才发现他比自己还高,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家里一切都好,爹娘舒心,爷爷奶奶的身体也很硬朗。等什么时候有空了,回家去看看,家里人都很想你。”

    想起在孟家的那段时光,皇甫逸轩满脸的怀念,点头“嗯”了一声。

    “正好,你陪着二哥说会儿话,我做几个菜给二哥接风。”孟倩幽道。

    “二哥不是外人,我还是先帮你烧火吧,等吃过饭以后我和二哥再聊。”

    听他还帮孟倩幽烧火,孟齐心里非常的高兴:“我一时半会也不走,说话的时间有的事,就让逸轩先帮你吧。”

    孟倩幽知道孟齐是心疼自己,道:“好吧,一会儿做完饭我让丫鬟给你们备些好酒,你们边吃边聊。”

    两人都应声。

    皇甫逸轩走进屋子里换上自己放在这里平时干活时的衣衫,走了出来,按照孟倩幽的吩咐开始添锅烧火。

    孟齐站在门口看这副妇唱夫随的画面,满意的不行。

    做好了四菜一汤,几人齐动手把饭菜端到了屋里,孟倩幽扬声吩咐青鸾去拿些酒过来。

    青鸾的动作很快,几人的碗筷刚摆好,她就拿过来了,恭敬的把酒坛放到屋里以后,就退了出去。

    孟齐见她走路无声,抬头看向孟倩幽,用眼神询问是怎么回事。

    孟倩幽笑道:“文彪几人不是受伤了吗?我的身边没有了可用之人,齐王妃就赠给了我两名女暗卫,他们的武功比郭飞还要高。”

    孟齐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回事,看了逸轩一眼,试探的问:“齐王妃对你很好?”

    “比对我还好,”皇甫逸轩道:“这几日竟然派丫鬟去买了上好的织锦,说要给她做衣服。”

    孟倩幽不知道这事,一时有些惊讶。

    皇甫逸轩接着说道:“前几日母妃昏迷不醒,太医院的好几位有名的太医都束手无策,幽儿去了以后,很快就把母妃救醒了,并且还给母妃开了调养的方子,现在母妃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所以她从心里喜欢幽儿喜欢的不得了,恨不得我们早日成亲算了。不瞒二哥,我母妃现在已经开始挑选我们做婚衣的布料了。”

    听完他的话,孟齐虽然心里高兴,可还是皱了下眉,道:“我听小妹说了,你的亲事还没有退,你母妃这么早选做婚衣的布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让幽儿嫁过去做妾?”

    “二哥”皇甫逸轩放下手里的筷子,郑重的说道:“我这一生只会娶幽儿为妻,至于和尚书府小姐的婚事,很快就会退掉的。”

    孟齐这些年往外扩展家里的生意,跑的地方也不少,听闻的事情多,略知一些这些高管大户里的牵扯,知道他们好多是用联姻来互相扶持的。要想退亲不是那么轻而易举的事情,也放下筷子,一脸认真的对逸轩说道:“逸轩,我们是兄弟,无论你遇到多大的事情,只要你派人知会一声,爹娘和大哥、二哥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帮你,哪怕是倾尽家里的产业我们也不会心疼。但是,你和幽儿的亲事不同,二哥的话说在这里,如果你要想娶幽儿,就明媒正娶,三媒六聘,一样也不能少,我们不贪图你的富贵,但是也不会降低了自己,只要你按平常人的做法就行。但是如果你做不到,退不了你在京城的亲事,不能给她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别说娶小妹了,就是你今生想要在见她一面,二哥都不允许。”

    孟齐的话震动了孟倩幽,心里涌起异样的情绪,眼眶也有些发热,急忙低下头,装作吃了一口饭菜,勉强把要流露出来的情绪控制住。

    皇甫逸轩郑重保证:“二哥放心,您们担心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我到时会让幽儿凤冠霞帔,风光的嫁给我。”

    孟齐点头:“这样最好,二哥知道你夹在中间为难,不逼你,但是你也不能耽搁太长的时间,小妹已经十八了,拖不起。”

    “我知道,我会尽力退了那门亲事,到时候我会让母妃亲自去给爹娘求亲。”

    孟齐应声:“好,在那之前我会写信告诉爹娘,让她们做好准备。”说完,又道:“还有一件事,小妹会医术的事千万不要泄露出去,免得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皇甫逸轩点头:“我知道,父王已经吩咐下去了,没人敢说。”

    孟倩幽已经恢复了情绪,抬头,咽下嘴里的饭菜,笑道:“亲事先不急,早晚会有解决的办法,现在最主要的是找到合适的地方,早日把作坊开起来。还有买地的事,你打听的怎么样了?”

    “还在打听,左右是过了年以后才能种土豆,不急。”皇甫逸轩道。

    孟齐也说道:“我这次多运来了一些土豆粉,够你们多用一些时日,作坊是要开,但也能太着急了,明日你陪我到要开作坊的地方去看看,我们先选好了地方再说。”

    孟倩幽点头。

    孟齐和皇甫逸轩重新拿起筷子,几人边吃边聊。

    吃过午饭,孟齐去丫鬟收拾好的屋子里休息,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呆在她的屋子里。

    孟齐皱眉,道:“你们还没有大婚,注意点分寸。”

    孟倩幽红了脸。

    皇甫逸轩咧嘴直笑。

    “二哥,你想哪儿去了,”孟倩幽嗔怪道:“我们只是在商议买土地种土豆的事。”

    “你把握好分寸就行,婚事一天没有定下来,你们就不能越雷池一步。”孟齐板着脸,严肃的对两人说道。

    孟倩幽的脸更红了,急忙说道:“我知道了,二哥,你先去休息吧。”

    孟齐这才跟着丫鬟去了给他准备好的屋子里。

    晚上孟义回来,看到孟齐过来,自然又是一番欣喜,追着他问家里的事情,孟齐一一做了回答后,问:“堂嫂和孩子呢,怎么没在家里。”

    “哦”孟义回道:“他们住去了娘家,我在店里,每日上下工的时间不方便,就没有过去住,只是偶尔过去住一晚。”

    孟齐点头,接着问:“孟义哥,你如实告诉我,前些日子,幽儿被抓入大牢,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呀?”

    孟倩幽没有把牢里的发生的事情告诉孟义,孟义自然也是不知道她在牢里差点出了事,还一派坦然的回道:“没有呀,只有文彪几人被用了刑。现在还在家里养着呢。”

    孟齐看他的样子不像撒谎,皱眉,暗忖:难道真的是自己多心了,小妹真的没有什么事,可是今天文豹的话里明显就是有事的样子,看来改天自己一定要好好地去问一问。

    孟义见他皱眉,疑惑的问:“怎么了?难道幽儿妹妹在牢里遇到了什么事?她没有告诉我们?”

    孟齐摇头:“我也不知道。”

    “那就是没事,我整日里能见到她,如果她有事我还能看不出来?”孟义道。

    孟齐一想也是,便没有在继续这个话题。

    第二日,吃过早饭,给了吴大几人一些银两,吩咐人带他们在京城里到处转转,便和孟齐坐上马车,带上青鸾和朱篱一起向北城走去。

    只是去查看地方,没有什么急事,孟倩幽边吩咐车夫把马车赶慢一点,免得碰撞了路上的行人。

    孟倩幽还顺手打开了车帘,让孟齐能看到京城的景色。

    孟齐虽然去过不少地方,但是没有来过京城,看着眼前繁华的景象,感慨道:“京城确实与别的地方不一样,处处都是一派繁华的景象。”

    孟倩幽笑道:“那是因为你现在是走在京城富饶的地方,等一会儿你到了北城,看到那里人们的生活,你就不会这样想了。”

    都是京城的地界,差能差到哪里去,孟齐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孟倩幽虽然来了京城的时日比较多,可也没有这样悠闲的看过京城,也好奇的朝外面观看,看到街旁的一个店铺贴着出售的牌子,而齐王侧妃的一个丫鬟正在和一个男人站在店铺门前说话。

    孟倩幽耳朵尖,隐隐约约听到了她们的谈话声。

    “这个价钱已经很合适了,要不是我们小姐等着钱用,这么好的店面,你就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

    “价钱确实不高,可是我手里没有那么多的银钱,再让二万两银子,我立刻就买下它。”

    丫鬟的声音了有了怒意:“你这是趁机压价,别以为除了你我们找不到别的人来买。”

    “你这出手的牌子都挂了好几天了,一个来问的人都没有,也就是我的手里能拿出差不多的现银来,别的人估计连一半也付不出。”

    “青鸾。”孟倩幽喊道。

    青鸾应声过来。

    “你去打听一下,这店铺是谁的,为什么要出售?”

    青鸾应声,去了附近的店铺里打听,不一会儿就回来了:“主子,打听到了,这间铺子好像是侧妃的陪嫁,说是她急等着用银子,想要把它低价卖掉。不仅如此,别处还有几间店铺也正在出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