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再遇故人(二更)
    看来侧妃在掌家期间应该是贪污了公中的银子,现在齐王妃要收回掌家之权,她怕露出马脚,想要卖了自己的陪嫁铺子补上窟窿。

    心思一转,孟倩幽笑着对孟齐说道:“二哥,咱们赶上好时候了,卖铺子的人是齐王府侧妃的贴身丫鬟。以前王妃身体不好,齐王府里侧妃掌家,她应该是在这期间挪用了不少的银子,现在王妃要收回掌家之权,她一时拿不回来,这才想着变卖了这些店铺,添了亏空。你下去,装作生意人的样子给那丫鬟谈一下,最好是把侧妃要变卖的所有的店铺都盘下来。”

    京城里寸土寸金,尤其是繁华地段的店铺,没有个几十万两银子是盘不下来的,更何况还有好几个,孟齐有些担心孟倩幽手里的银票不够,道:“我这次来,只带了十几万银票过来,加上你手里的,不知道够不够?”

    “银票我有的是,二哥尽管放心去买,一定要压低她的价格,最好是让她吐血了才好。”

    孟齐放下心来,下来马车,走到了店铺前,有礼的问:“请问这间店铺是谁的,是要出售吗?”

    出售的告示已经贴出去好几天了,没有一人过来问价,眼看交出掌家职权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侧妃和丫鬟急的不行,今天好不容易过来一人吧,还是中介人,把价格压的很低。侧妃的丫鬟不愿出手,可是不出手又凑不齐银子,正在着急的和这个中介人讨价还价,希望他能在提上去一些。

    男人自然是不愿意。

    两人正在僵持的时候,听到孟齐的问话,丫鬟简直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样,急忙回道:“店铺是我们家小姐的,家里出了点事情,急等着用钱,公子是否想要买下它。”

    孟齐拿出生意人的做派,挺直了身体,打量了一下,细细的打量了一下店铺,才回道:“我是外地人,今年想来京城做些生意,刚好再找店铺,看到门前贴的告示,便过来询问了一番,不是姑娘能否让我进去看看,看看是不是适合我的生意。”

    丫鬟连忙点头,“行行行,公子快请进。”

    孟齐抬脚欲往里走,中介人抬脚挡在她的面前,蛮横无礼的说道:“做生意讲究个先来后到知不知道,是我先看上这个店铺的,你凭什么横插一脚。”

    孟齐抬眼看他,一脸无惧:“这位兄台,店家贴了告示,自然是让所有需要的人过来买的,不单单是为了你一家。”

    中介人被噎了一下,恼怒道:“看来你是刚到京城,还不知道天高地厚,你也不打听打听,在这一段,我看中的店铺有人敢跟我抢吗?”

    店铺是侧妃的陪嫁,按理说不该有人敢这样捣乱,可是侧妃怕这件事宣扬出去以后,被齐王爷知道了,到时她挪用公中银子的事情就暴露了,所以嘱咐丫鬟,一定不要提起自己的身份,直说是她家小姐即可,中介人不知道她的身份,才敢把价格压的这样低。

    侧妃的丫鬟已经被他压价压的不高兴了,听他威胁孟齐,沉了脸色:“我们小姐在京城里可是有权势的人,你要是在敢在我们门前闹事,我就回禀了我们家小姐,把你抓进大牢。”

    “少唬我,”中介人满不在意:“你家小姐要是真的有那么大的权势,还到了卖铺子的地步?”

    丫鬟见他胡搅蛮缠,非要搅黄了自己的这份生意,立刻对着店铺内高喊:“来人呀。”

    店铺里的掌柜的和伙计走出来。

    丫鬟指着中介人,命令出来的众人:“他无故在门前生事,把他打到一边去。”

    掌柜的知道侧妃的身份,应了一声,示意伙计们动手。

    伙计们得了指示,毫不犹豫的上前。

    中介人一看他们敢真的动手,吓得连连后退,虚张声势道:“你们等着,我去叫人。”说完,转身飞快的跑了。

    丫鬟客气的对孟齐说道:“公子,请里面看。”

    孟齐抬脚走进店内。

    这是一家绸缎庄,店内很大,装潢也很好,摆放布料的架子也比别的地方高档很多。

    孟齐随意的在店内转了一圈,满意的点头:“这个铺子到时符合我做生意的要求,不知这价格?”

    丫鬟急忙说道:“公子,这是京城最好的地段了,说是寸土寸金也不为过,要不是我家交接等着用钱,你就是花多少的银子都买不到了。”

    孟齐赞同的点头:“姑娘说的是,我来了京城有几日了,转的地方不少,你这铺子在这地段确实非常好,姑娘就说个实在价格吧,合适了我就买下了。”

    丫鬟见他如此痛快,高兴不已,“这间铺子最少值五十万两,我们现在等着用钱,三十万两就出售。”

    孟齐皱眉,为难的说道:“比我预想的高了一些。”

    丫鬟顿时有些着急:“不高了,真的不高了,你去附近的店铺打听打听,三十万两有人愿意卖吗?”

    孟齐摆手:“我不是说你的店铺价钱高了,我是说比我计划花的银子高了,我本来是想多买几个店铺的,要是一间店铺就这样贵,后面的我就买不起了。”

    丫鬟满脸的惊喜:“公子的意思是还想买别的店铺?”

    孟齐点头:“是呀,我在老家的生意很多,我准备把他们全都挪过来。”

    “我们小姐还有几间铺子要出售,公子可愿意跟着我去看看?”丫鬟欣喜而又试探的问。

    孟齐闻言高兴不已:“那可真是太好了,要是都合适,就省了我很多功夫了,姑娘请头前带路,我们过去看看。”

    丫鬟高兴地应声,转身出了店铺,朝着另一条街走去。

    孟倩幽看孟齐跟着丫鬟进去,然后又出来去了别处,知道他是去看另外的店铺,吩咐青鸾:“你跟着过去保护我二哥,小心别让人发现。”

    青鸾应声:“主子放心吧,我们在齐王府根本就没有露过面,就算丫鬟见了我也不认识,我光明正大的跟着过去就行。”

    孟倩幽点头。

    青鸾果真快走了几步,大摇大摆的跟在了两人身后。

    另几间铺子和这间铺子相隔不远,丫鬟领着孟齐很快就到了。可能是出手的急,店里面都还在营业。

    孟齐几间铺子里都转了一圈,表示都很满意,道:“姑娘,这几间铺子我都看上了,你说个诚心卖的价吧,看看我能不能买的起。”

    好几天无人问津,现在忽然有人一口气要买下所有的铺子,丫鬟欣喜不已,当即说道:“这几间铺子一共是三百万两银子,公子既然全不买下,我咬咬牙给您优惠一些,您给二百八十万两。”

    孟齐神情明显的一愣:“要这么多?”

    丫鬟看到了他的神情,心里“咯噔”了一声,急迫的说道:“公子,不多了,平日里得要五百多万来两呢。”

    孟齐的神情愈发的为难,让丫鬟感觉他要买吧,没有那么多的银子,不买吧,又舍不得这么好的店铺。

    丫鬟一咬牙,道:“再给东子降些,二百七十万两,再少就不行了,我们家老爷当初给小姐买下来是花了不止这些银子,那还是好多年以前的。”

    孟齐道:“我也知道姑娘给的价格不高,可是我除了买下店铺以外,还要把家里的生意全部挪过来,如果花了这些银子买下了这几间店铺,那我的剩余的银子就不够周转了。”

    丫鬟的从牙缝里逼出了几个字:“那公子打算给多少?”

    孟齐痛快说道:“二百万两吧,二百万两我全部买下。”

    “多少?”丫鬟蓦地拔高了声音问。

    孟齐吓了一跳,退后了一步。

    丫鬟的声音在此从牙缝里挤出来:“公子莫不是跟我开玩笑吧,这么好的几间铺子你给二百万两?”

    孟齐满脸的愧色:“我也知道给的少了一点,可是我真的在也拿不出多余的银两了。要不我再去别处转转,姑娘再让别人看看?”说完,转身就要走。

    “站住!”丫鬟喊住他。

    孟齐停住脚步,回头。

    “最低二百六十万两,少了一个子也不行。”丫鬟咬牙切齿的说道。

    孟齐摆手:“姑娘还是让别人看看吧,在下实在是买不起。”

    说完,头也不回的朝大街上走。

    丫鬟气急,提起裙摆跑了几步,挡在了他的面前:“你这人怎么回事?买个东西还要讨价还价呢,你怎么就一口价了呢?”

    孟齐拱起手,有礼的说道:“实在是抱歉,耽误了姑娘的时间,可是我真的只能出二百万两,多余的是一个子都拿不出来了。”

    丫鬟深呼了几口,才勉强把火气押了下去:“你给的银子太少了,我做不了主,得回去禀报我们小姐,让他做决定。你住在哪间客栈,等我们小姐做了决定,我派人去给你送信。”

    “在下住在京城的亲戚家,实在是不方便透漏他们家的住址,这样吧,明日还是这个时辰,我带着银票过来找姑娘,如果你们小姐同意,您就顺便把房契拿来,咱们去官府过了手续,我就把银票给你,咱们皆大欢喜。如果你们小姐不同意,只能说在下与这几间店铺无缘,等他日银钱充足的时候再说。”孟齐说道。

    丫鬟点头:“这样也行,我可告诉你,你可要说话算话,明日一定来,你要是敢耍我,等以后我让你在这京城混不下去。”

    孟齐慌忙说道:“姑娘说的哪里话,在下是实实在在的生意人,能买到这样便宜的店铺,恐怕高兴的半夜做梦都会笑醒,怎么会食言呢。”

    丫鬟相信了他的话,跟他约好了时间,转身上了停在路边的一辆马车,回了齐王府给侧妃禀报。

    看他走远了,孟齐对青鸾颔了一下首,然后回到了孟倩幽等着的马车上。

    他刚一上去,孟倩幽就迫不及待的问:“二哥,怎么样?”

    “五间铺子,除了你看到的这间比较小以外,其余几间都比这大,总共是二百万两银子。”

    孟倩幽欣喜不已:“二哥,这真的是在地上捡钱了,这五间铺子要搁在往日,就是五百万两银子也不一定会买买下来。”

    “你先别高兴的太早,人家只是说回去禀报一下,让他们家小姐拿主意,卖不卖还不一定呢。”孟齐打击她。

    孟倩幽不在意的挥手:“放心吧,大哥,她一定会卖的。她们等着银子添窟窿,就是给你再把价钱压低一些她们也会卖的,要知道碰上一个一下子把店铺全买下来的人不容易。要不然这间店铺也不至于挂了好几天出手的牌子也无人过来问了。”

    孟齐看她高兴的样子,就好像店铺已经买到手了,笑着摇头。

    刚出门就捡到这么一个大便宜,孟倩幽高兴的不行,吩咐车夫继续往北城走,然后说道:“五间铺子,大哥一间,你一间,我一间,杰儿一间,再给清儿一间正好。”

    孟齐瞪她一眼,道:“你买的铺子给我们做什么?留着做你以后的嫁妆。”

    孟倩幽稍微凑近他,小声说道:“我到京城的第一天,逸轩就把他这些年赚的银子都给了我,足足有好几千万两,我这一辈子都花不完,我还要那些店铺做什么?”

    “那是他的银子,与咱家无关。我和大哥在你走后还商量过呢,等你定亲以后,给你在京城买几间店铺作为陪嫁。这次机会正好,买店铺的银子你先垫上,等我给大哥写信,让他把银票捎过来,这五间店铺就算是爹娘,大哥和我给你的陪嫁。”孟齐道。

    孟倩幽没想到他们还有这样的打算,笑道:“我的银子已经够多了,就光卖田七的银子都花不完,别说卖给德仁堂治疗伤疤的药了,每年也有几十万两,我还要店铺做什么?还是分给你们吧。”

    孟齐的话不在容她反驳:“如果你和逸轩成了亲,你就是世子妃,手里没有产业会让人笑话的,听二哥的,这件事就这么定下了。”

    孟倩幽看他态度坚决,只好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走了大概半个多时辰,马车才到了北城,孟倩幽吩咐车夫去已经看好的几个地方。

    孟倩幽还是照样打开车帘,好让孟齐看到外面的景象。

    孟齐探头往外看,第一感觉就是这北城荒凉了好多,没有城中的繁华,做生意的吆喝声和很少,而且道路的两旁,堆满了等活的愁眉苦脸的男人们,一个个面黄肌瘦,无精打采。

    又往前走了一段,路边则是一些在孩子头上插根草,是卖孩子的人们。这边的人倒是很多,多数都是穿着富贵,过来买丫鬟小厮的人。

    看到这样的场景,孟齐心中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孟倩幽道:“刚开始来北城寻找合适的地方时,我看了这情景也难受,下车询问了一下那些卖孩子的人家,怎么会舍得把好不容易养大的孩子卖掉。”

    “他们都纷纷叹气,回答的话让我心里更加的难受,他们都说:家里穷,已经养不起这么多的孩子了,跟着他们也是饿死,还不如卖去个好人家,好歹有个活路。”

    说到这停了一下,才接着说道:“所以,二哥,他们这样做也是没有错。”

    孟齐沉默不语。

    车夫跟着孟倩幽在北城转了好几圈,已经知道了几处相中的地方,赶着马车先来到第一个地方。

    两人下了马车,孟倩幽指着面前一排空房子说道:“这里据说原来时一处高官家里的作坊,当时特别红火,后来那个高官不是为什么获罪,这作坊就闲了下来,我进去看过了,比我们家的作坊还要大,容纳个大几百人都没问题。唯一不好的是,它的房契在官府的手中,我怕他们一看咱们是外地人,狮子大开口。”

    她的话落,从旁边走过去的一个人,忽然又走了回来,站在她的面前,试探的喊道:“孟姑娘?”

    ------题外话------

    恭喜8彩彩8荣升贡士,

    恭喜8彩彩8荣升贡士,

    恭喜8彩彩8荣升贡士,

    感谢亲的大力支持,谢谢,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