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欣喜(一更)
    孟倩幽看向眼前之人,见他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穿着比北城这边的人要好一些,疑惑的笑着问道:“您是?”

    见她应声,老者急忙说道:“姑娘不认识我了,我是包大人家的管家。”

    孟倩幽认识的包大人只有包清河一家人,闻言惊讶的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姑娘有所不知,四年前,我们大人被调来京城之后,就被安排过来管理北城,一直到现在。”老者回道

    孟倩幽惊喜的问:“你的意思是说包大人、包公子和慧儿姐姐也在这里?”

    老者看她的神态,乐呵呵的回道:“公子随着褚大将军去了边疆,老爷、太太和少夫人都在。”

    “那可真是太好了,四年不见,我都要想死他们了,你赶快带我们过去。”孟倩幽立刻惊喜的说道。

    老者点头,乐呵呵的转身,头前带路,朝着包府走去。

    孟倩幽和孟齐跟在后面。

    车夫牵着马车走在最后。

    老者边走边说道:“今日府里买菜的小厮突然有些不舒服,我便去替他跑一趟,没想到恰巧碰到了姑娘。”

    “是好巧,我前几日在这里转了好几天,也没有看到你们,今日是有事在路上耽搁了,晚过来了一些。”孟倩幽道。

    管家闻言笑着问:“姑娘何时来的京城,怎么想起过来北城这里转悠了。”

    “我来京城有一段时日了,今日也北城是因为我前几日在这里相中了一处闲置的作坊,想把它买下来重新利用起来,我刚才还和我二哥说呢,怕官府的人听到我们是外地口音,要漫天要价,这下好了,包大人既然管理北城,肯定会给我便宜一些的。”

    管家笑呵呵的道:“姑娘这话可是说对了,我们家老爷绝对会帮你这个忙。”

    说着话,一会儿就到了包宅,管家吩咐守门人:“快去禀报太太和少夫人,就说有贵客到了。”

    守门人应声,快步跑了进去。

    管家领着几人往里走。

    包夫人和孙慧就着暖暖的阳光,坐在院子里看着孩子玩耍,听了守门人的禀报,心里还纳闷呢,自己家自从来了京城以后,就没有一个人上门,今日怎么会有贵客呢?不过还是起身迎了出来。

    管家领着几人已经快差不多走到包夫人的院子里,看到她们婆媳俩从院子里出来,立刻高兴的说道:“太太,少夫人,您们看谁来了?”说完,让开了身体,露出了身后的孟倩幽。

    “幽儿妹妹!”孙慧惊喜的喊着跑过来,一把抱住了她:“你怎么会过来?”

    包夫人也是格外的高兴,紧走几步走了过来:“孟姑娘,你可是给我们一个大惊喜,我们就是做梦也不会想到咱们能在京城相见。”

    孟倩幽礼貌的给包夫人打了招呼,才说道:“我来了京城好些时日了,一直没有听说你们也在这里,今天是有事过来,恰巧碰到了老管家,他认出了我,上前给我打了招呼,我才知道你们原来是在北城。”

    孙慧热情的挽住她的胳膊,道:“当年公公的调令下的急,我们没来得及给你打招呼就全家来了京城。这四年我不知想过多少回,回去的时候看看你。可是一凡来了以后,就跟褚大将军去了边疆,家里公公婆婆没人照顾,我这几年连娘家也没有回,更别说去看你了。这下好了,你来了京城,以后我们又能经常见面了。”

    包夫人也是满面笑容:“慧儿说的对,以后我们又可以经常见面的。”

    几人正说笑间,一个粉雕玉妆的小人儿喊着“娘”从院子里跑了出来。

    孙慧对小人儿招手。

    小人儿乖巧的跑到她的面前,睁着一双忽闪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她。

    “这是墨儿。”孙慧介绍。说完,又对小人儿说道:“墨儿,喊姑姑。”

    墨儿也不认生,清脆着嗓音喊了一声:“姑姑。”

    孟倩幽笑着应声,蹲下身子,把小人儿抱了起来。

    小人儿在她的怀里还是好奇的瞅着她。

    孙慧笑道:“自从我们来了京城之后,家里从来没有来过客人,他这是好奇的不行。”

    孟倩幽柔声对小人儿说道:“姑姑不知道今天能看到墨儿,没有准备礼物,等下次来的时候,姑姑一定给你带来。”

    “谢谢姑姑。”小人儿脆声说道。

    孟倩幽愈发的喜欢他。

    包夫人招呼小人儿:“墨儿下来,让姑姑进屋坐下。”

    小人儿应声,挣扎着从孟倩幽的怀里下来,去了包夫人身边。

    孟倩幽这才给两人介绍:“这是我二哥孟齐。”

    孟齐给包夫人见礼:“见过夫人。”

    包夫人道:“孟公子不必多礼。”

    孟齐也孙慧也互相见了礼。

    包夫人吩咐丫鬟:“你去喊老爷回来,就说孟姑娘和她二哥来了,让他回来待客。”

    丫鬟应声而去。

    包夫人又吩咐管家:“你陪着二公子去会客厅稍坐,老爷很快就会回来。”

    管家应声,对着孟齐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孟公子,请。”

    孟齐知道他们初次相遇,可定会有许多的话说不完,点头,随着管家去了会客厅。

    孙慧再次亲热的挽着孟倩幽的胳膊:“走,我们去屋里说话,这么多年没见,我有许多的话要给你说。”

    包夫人也说道:“对对对,赶快进屋。坐下来慢慢说。”说完,领着墨儿先转身往屋子里走。

    孙慧和孟倩幽跟在身后。

    几人进了屋,包夫人吩咐丫鬟沏了茶水过来后,笑着问“这几年,孟姑娘可好,家里人可好?”

    “谢夫人关心了,家里人一切都好。至于我,夫人这不看到了,一切都好。”

    包夫人当年知道孟家捡来的孩子是齐王世子之后,惊讶的不行,以为齐王会封赏他们,谁知包清河接着又告诉了她一件事,惊得她差点跌坐在地上,齐王世子竟然当着许多人的面宣称孟倩幽就是他以后的世子妃。包夫人是又惊又担心,好半晌没有说出话来,惊的当然是齐王世子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心机,做下毁了孟倩幽名声的事情。担心的是两家地位相差的太悬殊,恐怕这门亲事不是那么好成的。果然,在京城的这几年,尽管她经常打听,却从来没有听到过任何关于世子亲事的消息,她这正担心呢,现在见到孟倩幽,当然是询问她亲事的事情,听了她的回答,笑着说道:“别搪塞我,你知道我问的是什么?”

    孟倩幽心中也是清楚,包夫人和孙慧这是关心自己,这个问题也逃不过去的,就笑着回道:“不瞒夫人和慧姐姐,我这次来京城,是来逼亲的。”

    包夫人一愣,随即问道:“逼亲,逼什么亲?”

    “当然是我和逸轩的亲事。我都十八了,逸轩这边迟迟没有音信,我爹娘着急的不行,我便下了决定,过来齐王府逼亲。”

    包夫人睁大了眼睛,惊愣的看了她半晌:“你可真是,”

    孟倩幽嘻嘻一笑,“夫人没有见过我这样敢上门逼亲的姑娘吧。”

    孙慧闻言也睁大了眼,问:“前几日京城里人疯传的关于齐王世子和一个乡下姑娘的事情,不会说的就是你吧?”

    孟倩幽对她挑了挑眉,不答反问:“你说呢,慧儿姐姐。”

    孙慧也惊得没有说出话来,愣愣的看了她半晌,忽然就笑了起来:“我的老天,你可真的做出了惊世骇俗的事情,你知道吗?那几日走到大街上,到时都是关于你的议论。我这榆木脑袋哟,当时还挺佩服这位姑娘呢,竟然没有想到是你,要不然我早就派人去打听你住在那里了。”话落,又问:“你有住处吗?不然来我们府里住好了。”

    “我在南城买了房子,现在住在那里,我就不过来打扰了。”孟倩幽道。

    包家搬来了京城四年,自然知道南城要比北城好,孙慧便也没有再想让,而是问道:“那你今日怎么会来北城?”

    孟倩幽把自己想要在北城找个地方,开了作坊的事情说了。

    包夫人听完,爽快说道:“这个好说,你相中了哪儿,一会儿给老爷说一声就行,让他给你办个手续,你就可以直接开工了。”

    “那可真是太好了,我原本就相中了一处废旧的作坊,知道它在官府的手里,还犹豫着要不要买呢。”

    包夫人询问了她作坊的位置,离自己这府里也不是太远,更加的欣喜,直言作坊开了以后,孟倩幽可以每日来自己家里吃饭。

    几人又欢笑谈论了一番,孟倩幽才笑着说道:“当年我身受重伤,消息不灵通,等听闻你们举家来搬来京城的时候,已是好长时间以后的事了,为此,我还遗憾了好几天。后来也询问过谢公子你们居住何处,他也说不知道,只说包公子说了安顿下来会给他们写信告诉具体的地址,没想到这一下你们四年都没有音信。”

    包夫人笑着解释:“老爷的政绩好,本该早几年就调离清河县的,是为了帮褚大将军找齐王世子才继续留在清河县的,后来世子找到,我们以为老爷到了上任的期限才会被调离的。也不知道褚大将军用了什么办法,他回京以后不到五天,上面就给老爷下了调令,限老爷三日之内到京城任职。我们全家就收拾了一些重要的东西,匆忙赶过来了,所有的亲朋好友都没有来的及打招呼。”

    孟倩幽疑惑的问:“包大人在清河县这么多年,政绩不小,还有帮褚大将军的功劳,怎么会被派过来管理着北城呢?”

    包夫人笑着回道:“当初在清溪镇的时候,褚大敬军就问过老爷,是要个肥缺还是清闲的差事,老爷就说要个清闲的差事。褚大将军回京以后,恰好这管理北城的官员因为一些不法的作为而被吏部查办,褚大将军就趁机举荐了老爷。老爷是寒子出身,朝中无人,又是褚大将军的人,如果找个肥缺。不免会被人盯上,迟早会被他们发现错处。最主要的就是因为帮褚大将军找人而得罪了齐王侧妃和丞相府,所以避其锋芒,来管理北城好是最好的。北城比起东城和南城虽然贫穷了一些,但是事情简单,人口也好管理,没有那些个杂乱事,也不用尔虞我诈,每日里清闲的很,我们的日子也过得很舒心。”

    孟倩笑着点头,道:“原来如此,我还以为包大人是在褚大将军走了以后,遭人排挤,才来了北城的。”

    包夫人笑道:“褚大将军为我们考虑的很周全,不仅安排好了老爷,还让凡儿跟着他去了边关,前段日子凡儿来信说,边关已平,也许过不了多少时日他们就可以回京了。”

    “那可真是太好了。”孟倩幽惊喜的说道:“你们一家很快就要团聚了。”

    包夫人笑着点头:“是呀,四年了,凡儿总算是回来了,这孩子从小没有离开过我的身边,乍一开始走的那一年,我几乎每夜都合不上眼,唯恐他在战场上出个什么意外,后来这几年,在他的来信中,听他适应了军中生活,还立了几次军功,提了副将,我这心里高兴的不行,这才能睡个安稳觉。但愿这次褚大将军打怕了他们,让他们不敢再来进犯,那以后凡儿也就不会离开我们了。”

    说完看向孙慧:“这几年也苦了慧儿了。”

    “娘!”孙慧撒娇的喊了一声,活脱脱就是一个女儿的说话的神态:“有你可公公的疼宠,慧儿不苦,再说了,一凡不就是马上就要回来了吗?我们一家很快就会团聚了。”

    包夫人笑着点头:“是啊,很快就会团聚了。”

    孙慧唯恐勾起包夫人的伤心,赶忙转移了话题,问孟倩幽:“幽儿妹妹,最近京城多了一家很有名的土豆粉店,是不是你开的呀?”

    孟倩幽点头:“是我开的,我这次也主要是为了开了土豆粉作坊才想着来北城找个合适的地方的。”

    “幽儿妹妹就是有本事,到哪里都是这么不同凡响。你那土豆粉店,在这京城引起的轰动可是不少,据说有不少的有钱人特意过去吃一碗土豆粉。”

    孟倩幽怕她们提起皇甫逸轩和林晗嫣的亲事,急忙说道:“因为是第一家,人们不免感到好奇,都想去尝尝鲜,等时间长了,人们吃过了,那就没有那么红火了。”

    孙慧摇头:“一凡曾经对我说过,你天生就是做生意的人,只要是你手里的生意,就没有不红火的。我觉得,不管过多少时日,你的土豆粉店会依旧红火的。”

    “那就借慧儿姐姐吉言了,”孟倩幽笑道。

    包夫人也点头附和,直说孟倩幽会做生意。

    几人聊的热火聊天,墨儿始终不哭不闹,睁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好奇的瞅着她。

    孟倩幽愈发的喜欢他,正要逗弄他一番是,管家来报:“夫人,老爷回来了,听说孟姑娘和孟公子要在北城开作坊,十分高兴,说让孟姑娘过去一趟,立刻商议一下此事。”

    “知道了,回禀了老爷,孟姑娘这就过去。”包夫人回道。

    关管家应声,走出院子。

    包夫人道:“老爷管理了北城这几年,最头疼的就是这里人们的生活太苦了,几乎家家都有卖儿卖女的情况,老爷想了诸多的办法,可是都实施不起来。如今听说你要在这里开作坊,估计是高兴坏了,这才迫不及待的喊你过去。”

    说完,起身,对孙慧说道:“慧儿,你把孟姑娘送去会客厅就回来,我们娘俩一起给孟姑娘准备午饭。”

    孙慧应声:“知道了,娘。”

    孟倩幽没有推辞,起身,谢过包夫人以后,就跟着孙慧来到会客厅。

    还没进门,就听见包清河爽朗的笑声从里面传出来:“如果你们真的能找那么多工人的话,可是帮了我一个大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