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低价卖出(二更)
    管家守在门外,看到两人过来,恭敬的对里面说道:“老爷,孟姑娘过来了。”

    “快请她进来。”包清河喜悦爽朗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孙慧松开挽着孟倩幽胳膊的手,道:“你进去吧,我回去做饭。”

    孟倩幽点头,谢过之后,走进了会客厅内,欲要给包清河行礼。

    包清河竟然站了起来,虚扶了一把,高兴地笑着说道:“孟姑娘不必客气,快请坐。”

    孟倩幽谢过,坐在孟齐身边的椅子上,打量了包清河几眼,看他比四年前还要精神,笑着说道:“看来这京城的水土是真的很养人,包大人看起来比四年前还要年轻几岁。”

    包清河哈哈大笑:“四年不见,孟姑娘越发的会说话了。不是京城的水土养人,而是褚大将军给我安排的这个差事实在是太清闲了,每日里没有那么多要操心的事,故而我现在每天心情舒畅,人也看着精神了许多。”

    孟倩幽点头赞同:“褚大将军对您的安排确实不错,考虑的很周到。”

    “不过,这北城的人们的生活始终这样贫苦,也确实让我这心里不好受,刚才我听孟公子说你们打算要在这北城开作坊,从心里高兴,这一下可以解决一部分人的生计问题了。你们说,你们需要我做什么,无论是什么条件,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都会大力支持你们。”包清河乐呵呵的说道。

    孟倩幽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道:“我们相中了里离您府上不远的一处旧作坊,我们从外面转了一下,感觉地方挺大,符合我们开作坊的要求。所以我们想买下来,重新开作坊。”

    包清河想了一下,恍然:“你说的是那个被查办的高官留下来的哪座旧作坊,这个好办,我立刻就吩咐人去给你们过了房契。”

    孟倩幽摆手,笑道:“包大人,你吓到我了,难道你是想把作坊白送给我们吗?”

    包清河一愣,随即大笑:“是我太心急,忘了给你们说价钱。”

    孟倩幽失笑。

    包清河道:“这旧作坊在官府里时候有备案的,白送你们是不可能的,但是有我在,可以给你们少要一些银子。”

    孟倩幽道:“这我知道,那日我只是在外面粗略的看了一下,今日不知能否让我们去看看里面的情况,我们心里也好要有个数。”

    包清河点头:“这个好办,我即刻命人去拿钥匙,我这就陪同你们一块过去。”

    说完,朝外面吩咐:“管家,派了激灵的小厮去衙门一趟,就说我让他去拿富贵作坊的钥匙。拿了就直接送道作坊门口。”

    管家应声,去吩咐小厮。

    包清河起身:“走吧,我带你们过去。”

    孟倩幽和孟齐起身,跟着他往外走。

    路上的行人看到包清河一身官服,领着两个人大街上走,心里好奇,不住的朝这边观看。

    包清河也不在意,领着两人来到了作坊门口。

    小厮和正好拿了钥匙气喘吁吁的跑过来。

    包清河示意他吩咐他把门打开。

    小厮上前,打开了大门。

    三人走了进去。

    道路两旁等活的男人们看到作坊的们打开了,眼睛里冒出了光,都不约而同的跑了过来,围在作坊门口朝里观看。

    这处作坊确实很大,比家里自己盖的作坊还要大,而且盖作坊用的都是青砖,即使好长时间没人用,各个独立的作坊也没有坍塌,只是有的房顶有些破漏,稍微修葺一下就能用。

    孟倩幽数了数,总共有十八间独立的作坊,自己把家里的作坊全挪过来也是富富有余。

    孟齐看了一圈,也是十分满意,这么好的现成的地方,可以省下不少的时间和人工了。

    转完一圈,对作坊有了个大致的了解,孟倩幽问包清河:“大人,不知需要多少的银子才能买下这处作坊。”

    包清河看了两人的神情,就知道他们是相中了这个地方,心里早就盘算好了,听孟倩幽问他,立刻回道:“一万两银子,怎么样?”

    孟倩幽睁大了眼睛,头一次失态的大叫:“您说多少?”

    包清河吓了一跳,皱眉问:“这个价钱高了?”

    孟倩幽也反应过来自己失态了,急忙摆手:“不是,不是,大人你没有开玩笑吧,这么大的作坊您只要一万两银子。”

    听她不是嫌贵,包清河松了一口气,乐呵呵的说道:“没开玩笑,就是一万两。”

    “这怎么可能,就算北城的房价再便宜,也不可能是这个价格。”孟倩幽道。

    “于别人不可能,于姑娘来说,我自房价上给你便宜一些的权利还是有的。更何况,你开了作坊以后,会招大量的工人,会帮我解决一些人的生计,让北城会更加的安定一些。”包清河道。

    “可是,大人这样要的价钱这样便宜,会不会有人说你徇私,到时候抓住这个错处,参你一本,到时可真是孟倩幽的大错了。”孟倩幽担心的说道。

    包清河摇头:“孟姑娘尽管放心,这北城是贫瘠之地,没有什么油水可捞,所有的官员都不愿意过来,吏部知道这一点,所以对这件事不会过问的。而且我也没有白送,确实是收了你们银子的。”包清河回道。

    孟倩幽和孟齐对看一眼,从对方的眼睛里都看到了欣喜。

    孟齐点头。

    孟倩幽立刻说道:“既然大人这样说,那我就不客气了,这处作坊我买下了。”

    包清河颔首,“我这就命人去给你们办过户手续,不知写谁的名字。”

    “我二哥的。”

    “小妹的。”

    孟齐和孟倩幽齐声说道。

    包清河奇怪的看向他们。

    孟齐道:“写我小妹的名字,以后作为她的陪嫁。”

    孟倩幽道:“二哥,咱们不是早就说好了吗。作坊归你和大哥,土豆粉店和田七归我,你现在又要把这个作坊给我干什么?”

    “你以后要在京城里长期生活,多点陪嫁傍身总是好的。”孟齐道。

    孟倩幽威胁他:“你要是把这处作坊给我,那明天要买的铺子就一人一个。”

    包清河听了兄妹俩的话,呵呵直笑:“平常人家的孩子有了这天大的财富都是不择手段的抢到手里,你们兄妹可好,互相推让。我看孟公子说的有道理,孟姑娘以后是要常住京城的,花费少不了,多些嫁妆傍身是没错的。”

    孟齐见包清河站在他这边,立刻说道:“你看,包大人都这样说,你就不要在和我争执了,这处作坊就归你了。你要是没空,我过来帮你打理就行。”

    孟倩幽不赞同,这里的作坊开了以后,京城里需要的货源就都从这里出了,必定会对家里的生意有影响,到时还要辛苦孟齐出去别的地方在开拓市场,所以说什么她也不会要的。想到这里,道:“我手里的产业已经够多了,不需要多这么一处作坊,你要是不愿意要,那就算了,这作坊我们就不开了。”

    包清河听她的语气不像是开玩笑,顿时有些着急,声音也急切了不少,连话风都改了方向:“孟公子,孟姑娘说的对,她以后虽然是长居京城,但是她嫁的不是一般的人家,府里的金银自是不缺的。而你们在乡下,日子难免紧缺了一些,要我看,这处作坊还是给你的比较好。”

    孟倩幽闻言暗中失笑,她本是威胁孟齐的,没想到却把包大人吓到了。

    孟齐听了孟倩幽的话也是愣了一下,随即想到她的个性,如果自己要是真的坚持写她的名字的话,也许她就真的不买这作坊了,要知道,这么大的作坊一万两银子买下来,你就是打着灯笼也最后不到的好事。

    盯着孟倩幽看了几眼。

    孟倩幽丝毫不相让的看着她,一副坚决的神情。

    孟齐无法,退让了一步:“好吧,不写你的名字,也别写我的名字,写爹的名字吧。”

    孟齐的心里的想法是,暂时写成孟二银的名字,等孟倩幽出嫁的时候,再以嫁妆的形式还给她。

    孟倩幽却相岔了,以为写成孟二银的名字,等以后,孟齐和孟贤就可以一人一半,立刻就高兴的赞同:“好,就写爹的名字。”

    包清河看他们兄妹俩达成了一致,松了一口气,立刻命令小厮:“你跑去衙门说一声,这座作坊有人买了,让他们准备好手续,我这就领着人过去办。”

    小厮应声,飞快的跑着去报信。

    包清河也带着两人出了作坊的门。

    孟齐转身把作坊的门锁上,钥匙就拿在了自己手里。

    围观的等活的男人们,有胆子大的就试探的问包清河:“大人,这作坊是不是又要重新开张了?”

    包清河颔首:“不错,这两位就是这作坊以后的东家。”

    立刻就有人急声问:“那是不是要招工了?”

    孟倩幽笑着回道:“是要招工了。”

    人群沸腾了,所有的人涌着上前,把几人围在中间,纷纷高声询问:“你看我行不行?”“你看我行不行?”场面一时有些失控。

    三人被挤得几乎连站脚的地方都没有了,包清河唯恐挤到孟倩幽和孟齐,立马高声威严的说道:“全部后退,谁要是再往前挤,招工的时候第一个不录用他。”

    前面的人离得近,听清了他的话,吓得立刻往后退,后面的人没听清,使劲的往前走,场面一时有些混乱。不过,还是给三人腾出了一些空隙。

    包清河大声的咳嗽了两声,乱轰轰的人群立刻安静下来。

    孟倩幽暗笑,这人们都形成条件反射了,当官的一咳嗽,就知道他们有话要说。

    果然,包清河清了清嗓子,对着人群说道:“今日他们只是过来看看,什么时候想要招工了,我们会在那边贴上告示,你们到时自行去看就行。”

    还不知道何时会开工,人们的脸上出现了失望的神情。

    孟倩幽于心不忍,脆声说道:“今日我们办了手续,明日就会招人来修葺房屋,有会修房手艺的人明日可以过来报名至于开工呢,大概要等半个月以后,因为我们做工的材料还没有准备齐全。”

    人群中当即就有几人举起手,“东家,我们会。”

    孟倩幽点头:“明日上午如果你们几人还是没有找到活计的话,就还是这个时辰过来报名吧。”

    天要冷了,活计本来就很难找,再说了,在这里做活离家还近,那几人顿时高兴的说道:“我们不去别处做工了,就安心的等明日了。”

    剩下的人羡慕的看着他们。

    孟倩幽扫视了几人一眼:“我记住你们了,明日你们不要来的太早,还是这个时辰就好。”

    “好咧。”几人齐声应答。

    其余的人见没有自己的什么事,满脸失望的散去,他们三人才得以继续往前走。

    衙门里的文书听了小厮的传话,乐呵呵的就把房契和买卖的文书准备好。

    包清河领着两人一进门,文书就高兴的说道:“大人,全都准备好了,这两位只要摁个手印就可以了。”

    包清河颔首,拿过房契和文书交给孟倩幽和孟齐,示意他们看一下。

    房契是没有问题来的,买卖文书基本上就是那一套,孟倩幽已经买过宅子和店铺了,粗略的看了一下,交给孟齐。

    孟齐看的很仔细,看完以后点头:“没问题。”

    “没问题的话就请在这上面摁个手印吧。”文书乐呵呵的说道。

    孟齐摁了手印,从怀里掏出了一万两的银票交给了文书。

    文书打开一看,愣了一下,看向包清河。

    包清河微点头。

    文书意会,笑着把银子收起来,把房契交给孟齐:“公子,房契您拿好,这作坊以后就是你的了。”

    孟齐接过,小心的折好,放入了怀中。

    包清河起身,道:“走,回家吃饭,估计夫人应该把饭菜准备好了。”

    文书恍然,怪不得这作坊卖的这样便宜,原来是大人的亲戚。

    管家原本是出去买菜的,半路碰上了孟倩幽和孟齐,就领着两人返了回来,把买菜的事情抛到了脑后,等包夫人亲自去厨房,看到没有什么菜时,管家才想起来,急忙派府里的另一个小厮出去买菜。

    北城贫瘠,没有什么好的蔬菜,平日里自家人也就凑合着吃了,孟倩幽可是贵客,包夫人出手拦下小厮,让他出了北城,去城中繁华地段的集市上,买一些新鲜的蔬菜和肉食过来。

    小厮就算腿脚再快,一来一回也花费了不少的时间,所以等包清河几人回到家里的时候,饭菜还没有准备好。

    包清河领着两人又去了会客厅,吩咐小厮换上新的茶水,三人边喝边聊,聊的是孟倩幽准备开几个作坊的事情,

    孟倩幽把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

    包清河闻听她要开好几个作坊,激动的手里的茶水都洒了出来:“孟姑娘,你可是帮了我大忙了,这几个作坊要招不少的人呢。”

    孟倩幽点头:“是不少,我会陆续的把家里的生意都转到京城里来。所以还想让包大人再帮一个忙。”

    包清河急忙说道:“孟姑娘请说,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帮你的忙。”

    “我想让你帮我招一下工人,条件很简单,就是十五岁到三十五岁之间的,身体强壮的男人和手脚利落的女人都行。”

    “女人也行?”包清河惊讶的问。

    孟倩幽点头:“女人的手灵活一些,灌腊肠的速度比较快。”

    包清河满口应承下来:“这个没问题,到时我会让他们去贴个告示,自会有人过来报名。”

    “不知道这里工人的工钱怎样算?”

    孟倩幽又问。

    “这个我也不知道,下午的时候我让人出去打听一下,等你们明日来了给你们一个准确的回复。”

    孟倩幽点头。

    几人又聊了一会儿,管家恭敬的声音在门口响起:“老爷,太太说饭菜已经准备好了,让您带着孟姑娘和孟公子过去。”

    几人起身,来到了饭厅。

    包夫人和孙慧准备了的非常丰富,十二个碗碟。

    几人欢欢乐乐的吃过午饭,孟倩幽和孟齐又稍座了一会儿,就起身告辞。

    包清河和包夫人以及孙慧抱着墨儿,把人送到了门口,看着两人坐着马车远去,才高兴的回了家中。

    孟倩幽和孟齐也没有在去往别处,而是吩咐车夫直接赶着马车回南城。

    车夫道路很熟了,赶的马车也快,用了半个多时辰就到了家门口。

    孟倩幽和孟齐下了马车,准备朝里走,一个丫鬟打扮的姑娘从旁边停这的一辆马车旁走了过来,对两人施了一礼,有有礼的问:“请问姑娘,威远镖局的东家是不是住在这里?”

    ------题外话------

    卖萌打滚求收藏重生偶像:我是国民贵公子/薄雾浓

    女扮男装,双洁,爽文,娱乐圈

    杀手之王重生在一个十八线“男明星”的身上。

    重获新生,她拥有了三种不同的天赋异能。

    娱乐圈:叱咤风云,唯我独尊,国民偶像是我莫言。

    赌石界:名满帝都,灵眼断玉,珠宝大亨是我莫言。

    杀手界:一击毙命,不留后患,杀手之王是我莫言

    莫言老公的日常:

    容璟:令妹迷人的风姿让我一见倾心,久久不能忘怀,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莫言:昨晚上才摸过,我信你才有鬼。

    动动小手指,请来收藏,文文真的很好看,谢谢各位小仙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