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买长命锁(二更)
    孟倩幽吩咐丫鬟拿来纸笔。

    霍香伶把家里的住址写了下来,并指着身边的丫鬟告诉他们:“这是香萍,是跟我从小一切长大的贴身丫鬟,如果你们有事找我,就对看门人说找她就行。”

    孟倩幽点头。

    霍香伶示意小厮把药材放到了桌子上,起身,又给文彪行了一个大礼:“少东家,香伶说话算话,等哪一日你想赎身了,尽管捎信给我,我爹说了,无论多少的银子我们都会帮你们赎出来的。”

    文彪点头道谢:“多谢霍姑娘了,文某不会赎身的。”

    霍香伶也没有再多说,和孟倩幽告辞之后和丫鬟出了会客厅。

    孟倩幽没动,吩咐青鸾送她们主仆几人出去。

    望着霍香伶的背影,想着她说的话,孟倩幽蹙起眉头。

    文彪还是不能接受这个现实,呆呆的坐在椅子上没有说话。

    孟倩幽也没吱声,陪他静静的坐着。

    文彪好半天才用低沉的声音发问:“姑娘,您说我当时是不是做错了,我就不应该出手救霍姑娘,那样我爹也不会吐血而死,我们兄弟几个也不会被判做官奴,而镖局里的兄弟们也不会像现在一样见不得人。”

    孟倩幽抿了抿唇,道:“你先不要自责,这只是霍姑娘的猜测,到底是不是因为这件事连累了镖局,我没们还得等到以后想法从贺琏的口中得到了证实再说。至于你的那些兄弟们,既然知道他们无事,你也不要过于惦记他们了,我给你保证,你们总会有见面的一天。”

    镖局的那些人还活着,这是文彪感到最高兴的事情了。孟倩幽说到他们,文彪脸上悲伤的神情也缓和了很多:“是呀,真没想到,他们还活着,这样我以后就不会再做恶梦,梦到他们都惨死在了苦寒之地。”

    孟倩幽微微一笑:“看来这霍老爷也是有良知之人,等以后你们沉冤得雪了以后,你可要好好的谢谢他。”

    文彪听出了她话中之意,急忙摆手:“姑娘,你现在要面临的事情够多了,千万别在为我们的事操心了,已经过了这许多年,我们的心里把镖局也已经放下了,只要其他人还好好地活着,平不平反已经不重要了。”

    孟倩幽毫不留情的戳穿了他:“既然你们都放下了,那日又为何想要回镖局去看看呢?”

    文彪答不上话来。

    孟倩幽接着说道:“放心吧,那天的牢狱之灾已经给了我们一个教训,这件事我会慢慢图之,绝不会再轻举妄动。你们也不要着急,慢慢等着就是了,早晚会有一天,我会让你们把威远镖局重新开起来的。”

    跟了孟倩幽这么多年,文彪知道她是个言出必行,说到做到的人,激动的连连点头:“我相信姑娘。”

    孟倩幽笑看着他。

    等文彪的情绪稍微平复了一些之后,才嘱咐他:“今日之事,除了你知,我知,以外,不可对外人说起,就算是文虎。文豹他们也不行。”

    文彪也是聪明之人,立刻明白了她话中的意思,点头:“知道了,姑娘。”

    孟倩幽点头,起身,走到桌边,把桌上的装药材的盒子一一打开,看了看里面的药材,从里面挑了几种出来,连盒子带药材全部交给了他,道:“这几种药材对你们的伤势恢复有利,你拿回去,让厨房里熬好了喝下,剩下的几种没有用,暂时就放在我这。如果他们几人问起,你就说是我给的就行。”

    文彪应声,拿起几个盒子出了会客厅。

    孟倩幽吩咐朱篱把剩下的药材拿着回了自己的屋中。

    青鸾送了霍香伶主仆几人回去以后回来禀告,“主子,霍姑娘坐上马车以后就直接走了。”

    孟倩幽点头:“知道了,你们下去吧。”

    青鸾和朱篱应声,恭敬的退了出去。

    孟倩幽这才想起,皇甫逸轩今天没有过来,心里疑惑,扬声对外面说道:“青鸾,你问问院子里的人,今日世子来过没有?”

    青鸾应声,走出院子去打听,不一会儿就回来了:“主子,今日世子并没有来过。”

    孟倩幽想着他有什么事耽搁了,便也没有在意,再次吩咐青鸾拿一些药材拿出来,她交给几人认草药。

    一日就这样过去。

    到了第二天,吃过早饭,孟倩幽从箱子里拿出二百万两银票交给了孟齐。

    孟齐小心地折好,放在怀中。

    兄妹两人上马车,带着青鸾和朱篱来到了侧妃要卖的店铺不远的地方。

    孟倩幽吩咐车夫停下马车。

    孟齐独自一人下了马车,朝着店铺走去。

    孟倩幽示意青鸾跟在后面。

    侧妃的丫鬟已经在店铺门前等候了,见孟齐没来,正急的在门口打转,眼睛不住的四处打量。

    看到孟齐从远处走过来,忍不住急切的埋怨:“这位公子,你怎地来的这样晚,我都快要等了你一个时辰了。”

    孟齐抬头看了一眼天色,不紧不慢的说道:“不晚呀,我今日特意还比昨日的约定的时辰早了一会儿的。”

    侧妃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交出掌家之权,所以掌家期间,听从了贺琏的建议,拿出公中的不少银钱去放印子钱。现在掌家之权突然被收回,她急忙派人去知会贺琏,让他把那些放出的银子全部收回来。但是日期没到,那些借钱的人拿不出银子来,贺琏又在此时出了事,侧妃不敢回家哭诉,只得悄悄的变卖自己的陪嫁,眼看着离交出掌家职权的日期越来越近,店铺却无人问津,侧妃唯恐事情暴露,急的不行。昨天贴身丫鬟回去一说,侧妃气的差点吐血,同时也暗自庆幸这个时候好歹有人买下全部的店铺了。虽然银子少了一些,但是最起码能填补一下窟窿,至于剩下的,她会想法再变卖一些另外的财产。所以今日一早就让丫鬟过来店铺门前等候。

    丫鬟也是心急,又唯恐孟齐变卦,这才见到孟齐时不觉得出口埋怨。

    听了孟齐的回话,丫鬟也反应过来,是自己太心急了,急忙缓了口气,陪着笑脸说道:“公子莫怪,是我心急了一些,来的早了。”

    孟齐不在意的摆手,有礼的说道:“我要是知道姑娘来的这样早,我也就早些过来了,劳烦姑娘在这等,在下实在是过意不去。”

    丫鬟也是急忙摆手,改了口风:“不不不,公子这个时辰来正好,来的早了,官府也开不了门,我们也办不了手续。”

    孟齐闻言,适时的露出惊喜的表情:“姑娘的意思是,你家小姐愿意这个价钱卖给我了?”

    丫鬟点头:“我们小姐说了,你给的银子确实是少了一些,但是你一口气买下了所有的铺子,适当的给你些优惠也是应该的。”

    孟齐的语气更加的欣喜,顺势也恭维了侧妃几句:“那就多谢你们家小姐了,我第一次来京城做生意,就碰到了你们小姐这样好的人,我以后的生意肯定会红火的。以后你家小姐只要是需要我店里的东西,尽管过来,我会以成本价给你们。”

    原本丫鬟见侧妃这样低的价格就把铺子卖了,很是心疼了一番,同时也对孟齐心里有了怨恨,觉得他是趁机压低价钱,现在听他这样一说,心里不快的情绪立刻散去,高兴的点头:“那就说好了,到时你可不能反悔。”

    孟齐又连声保证了一番。

    丫鬟又说道:“这五间铺子里的货物比较多,需要三五日才可以全部搬走,不知公子能不能宽限这几日。”

    孟齐豪爽的应道:“可以,我的货物从家里运过来也需要几日,我就给姑娘五日的时间。”

    丫鬟欢喜的道谢。

    两人这才一起来到了官衙。

    青鸾不远不近的跟在后面。

    双方已经谈妥,很快就办好了过户手续,各自在文书上摁下手印,五间铺子就是孟齐的了。

    孟齐把怀里的银票小心地拿出来,交给了丫鬟。

    丫鬟细细的数了一下,笑着说道:“不多不少,正好二百万两。”

    孟齐把房契小心的折好,放入怀中,关心的说道:“姑娘一人揣着这些银票不安全,我送你一程吧。”

    丫鬟摆手,笑着说道:“多谢公子了,我家的马车就在不远处,我一招手,车夫就过来了。”

    孟齐点头。

    两人走出官衙,远处果然停了一辆马车。丫鬟招了招手,车夫赶着马车过来,丫鬟上了马车以后,和孟齐告了别,催促车夫赶快回府。

    孟齐等马车走远了,脸上的笑容退了下去,对远处的青鸾点了一下头,按照原路走了回去。

    孟倩幽早已经打开了车帘在等候,看到孟齐过来,迫不及待的用眼神询问他。

    孟齐对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孟倩幽知道事情成了,也高兴的不行。

    孟齐上了马车,拿出怀里的五张房契递到孟倩幽面前。

    孟倩幽接过,仔细的看了一下,发现都是自己的名字,暗自思量,等过一段时间有空了,就去官衙把这名字改过来,兄妹几人一人一间最好。

    孟齐并不知道她心中所想,见她没有反对,还暗自高兴呢。

    孟倩幽看完,把房契又交给了孟齐。

    孟齐接过,还是折好放入了怀中。

    孟齐上了马车以后,车夫就赶着马车朝着北城走去,孟倩幽想起一件事情,吩咐车夫:“你赶慢一些,找一间首饰铺,我要给墨儿买一个长命锁。”

    车夫应声,放缓了速度,四处打量着街边的店铺,看看有没有首饰铺。

    走了好一会儿,才找到,车夫把马车停在了首饰铺门口。

    孟倩幽下了马车,示意青鸾和朱篱在外面等候,便和孟齐一起走进首饰铺内。

    店里的伙计热情的迎过来,态度恭敬的问两人:“两位需要买什么样的首饰。”

    “我想给我小侄儿买一个长命锁,不知道你们店里可有?”孟倩幽问。

    伙计热情的应声:“有有有,不知道姑娘想要买什么样的,金的还是银的?”

    “都拿出来我看一下,相中了再说。”

    “好嘞。”伙计高兴的应声:“您二位在这边的椅子上坐下稍等,我这就给你全部拿过来。”

    孟倩幽和孟齐坐在店内专门为客人准备的椅子上,另一名伙计立刻端了两杯茶水过来,一人面前放了一杯。

    孟倩幽端起茶水,抿了一口。伙计把店里的长命锁放在一个托盘上,全部拿了出来,小心地放在两人面前的桌子上:“我们店里的长命锁都在这里了,两位请慢慢看。”

    孟倩幽把手里的茶杯放在一边,挨个把长命锁看了一遍,最后拿起一个小巧且精致的赤金的长命锁,问:“就这个吧,多少银子?”

    见她挑中了店里最贵的长命锁,伙计的声音里都带了喜色:“这款是我们新打造出来的,用料很纯,做工也精细,要八千两银子。”

    这个价格在孟倩幽的预料之中,不过她还是讨价还价道:“一个小孩子的玩意,八千两银子太贵了,说个最低价,合适我们就拿着,不合适我们再去别家转转。”

    伙计露出为难的神色,道:“姑娘也看出来了,这款长命锁用的是顶级的赤金,光本钱就好几千两银子,再加上做工师傅的工钱,我们确实没有赚您多少银子。”

    孟倩幽把手里的长命锁放下,起身,一点不留恋的对孟齐说道:“二哥,我们去别的收拾铺去转转吧。”

    孟齐刚要起身,伙计拦住他们:“别别别,咱们再商议一下。姑娘能出多少的银子?”

    孟倩幽站着没动,道:“六千五百两,如果你们同意的话,我们立刻就付银子。”

    伙计有些着急了,头摇得拨浪鼓一样:“不行,不行,六千五百两绝对不行。”

    “那你说个准确价。”孟倩幽道。

    伙计伸出手比划了一下:“七千五百两,少了不卖。”

    孟倩幽假意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道:“我们还有急事等着去处理,我再给你们加一些,六千八百两,可以的话,我们就拿走,不行就算了,给个痛快话。”

    伙计见她态度坚决,确实急着办事的样子,没敢再坚持自己的要价:“这个价格我做不了主,你们稍等,我去问问掌柜的。”

    孟倩幽点头,一副着急的样子:“快去,我们等着。”

    伙计快步跑去了后院,好大一会儿才折返了回来,道:“掌柜的说了,卖给你们了。”

    孟倩幽的松了一口气,示意孟齐掏银子。

    孟齐掏出银票,交给伙计,伙计仔细的数过以后,守着他们的面把长命锁装在了一个精致的盒子里,小心的交给了他们:“姑娘,这长命锁我们真的没有赚你们的银子,下次需要什么你可一定要来我们店里买。”

    孟倩幽点头:“你们这里的首饰都很精致,等我有时间了,就过来好好地挑几副回去。”

    得了她的回音,伙计高兴的不行,热情的两人送出了门口,看他们上了马车走远了,才转身回了店内。

    坐在马车上,孟倩幽忍不住把盒子打开,把长命锁又拿出来仔细的看了一遍。

    孟齐看她十分心喜,跟她开玩笑:“我们昨日才用低价买了作坊,今日你就花了这么多的银子买了长命锁,包大人不会以为我们是贿赂他吧?”

    “不会的,包大人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性格,这样的事情我是不屑做的。”孟倩幽肯定的回道。

    孟齐也只是跟她开玩笑,见她态度肯定,便也没有再多说,拿过她手中的长命锁也仔细的看了一下,果然是十分的精致,不由得说道:“不知道他们店里能不能定制,等我回去的时候也想给欢儿也做一个。”

    他的话音刚落,孟倩幽立刻就说道:“这个我早就想好了,过几日我闲着没事的时候,画了图样,找个首饰店给欢儿打一套,不但有长命锁,就连小手镯什么的都有。”

    当初孟召出生以后,孟倩幽就是自己画的图样,让镇上的首饰铺了给打造了,至今真个清溪镇都没有重样的,孟齐听了这话自然是欢喜,高兴地说道:“那我先替欢儿谢谢你了。”

    说话间就到了北城,车夫高声问:“东家,我们是先去作坊还是包大人家?”

    “先去包大人家吧,我要先问过工人的工钱以后再去作坊。”

    车夫应声,直接赶着马车来到了包府。

    管家已经在门外等候,看到他们过来,立刻笑呵呵的走过来说道:“大人说孟姑娘和孟公子要到了,让我在门口迎接二位一下。”

    孟倩幽和孟齐给管家点头示意,随着他走进府里,来到会客厅。

    包清河夫妇和孙慧领着墨儿已经在等着了,看到两人进来,孙慧笑着问道:“怎地来的这样晚,我以为你吃过早饭就该过来了。”

    孟倩幽笑应:“路上办了点事,来晚了。”说完,蹲下身子朝着墨儿招手。

    墨儿不怕生的跑了过来。

    孟倩幽打开手里的盒子,把长命锁挂在了他的脖子上,笑着问他:“这是姑姑给墨儿买了礼物,墨儿看看喜不喜欢?”

    墨儿还没说话,包夫人和孙慧的惊呼声同时响起:“这可使不得,这个礼物太贵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