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喜坏了包清河(一更)
    说完,孙慧便快步走了过来,伸出手欲把长命锁从墨儿的脖子上摘下来。

    孟倩幽也伸手阻拦住她,脸上的笑容退去,不高兴地问:“慧儿姐姐这是要打我的脸吗?”

    孙慧急忙摆手,语气急切:“幽儿妹妹,你别误会,实在是你这个礼物太贵重了,我们收下不太合适。”

    孟倩幽沉了声音:“我是墨儿的姑姑,给他买件礼物是应该的,慧儿姐姐告诉我,哪儿不合适?”

    孙慧急的有些语无伦次:“我不是说你给墨儿买礼物不合适,而是说你给他买这样贵重的礼物不合适。”

    “贵重吗?我没觉得,只是感觉好看就买了过来。”说完,孟倩幽伸手拉过墨儿,让他靠在自己的怀里,柔声又问了一次:“墨儿喜欢姑姑给的这个礼物吗?”

    墨儿用小手紧紧抓住长命锁,懂事的抬着头看着孙慧没有回答。

    孟倩幽埋怨孙慧:“你看你,把孩子都吓到了。”说完,抱着墨儿起身,坐在一边的椅子上。

    孙慧还要说什么,包清河先开口说道:“孟姑娘不是外人,既然给墨儿买了,就收下吧。”

    说完,对包夫人使了一个眼色。

    包夫人意会,知道他有安排把这个人情还回去,便也笑着说道:“是啊,慧儿,这是孟姑娘的一个心意,你就别再推辞了。”

    孙慧见包夫人这一会儿就又赞同了,疑惑的看向她。

    包夫人冲她眨了眨眼睛,孙慧虽然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却也无奈的开口对墨儿说道:“墨儿,快谢谢姑姑。”

    墨儿见自己的娘亲答应了,小手抓的长命锁更紧,白皙的小脸上也露出了笑容,用清脆的童音说道:“谢谢姑姑。”

    自己上一世在五岁的时候,就被组织抓了去,开始各种残酷的训练,根本就没有享受过童年的乐趣,所以这一世对于孩子,孟倩幽有特殊的感情,见墨儿这样可爱懂事,要不是场合不对,恨不得抱住亲一口。低头柔声对他说道:“墨儿乖,不用谢。”

    包夫人伸出手招呼墨儿:“过来奶奶这边。”

    墨儿从孟倩幽的怀里滑了下来,小跑到包夫人身边。

    包夫人起身,牵着墨儿的手,笑道:“你们有正事要谈,我和慧儿领着他出去转转。”

    看三人走了出去,包清河道:“昨日我已经派人打听了,这里做工的人每人每天是八十个铜板,中午他们自带干粮,我们只需给他们提供喝的热水就行。”

    家里的人工还是五十个铜板呢,在京城这样花费大的地方八十个铜板确实不高,孟倩幽点头:“工钱倒是不贵,可是中午光吃干粮的话,下午哪里会有力气干活?这样吧,我们先找一个厨娘,只中午给他们做一顿饭,厨娘工钱吗,就给一半,四十文好了。”

    包清河对于做生意这一方面不太懂,既然孟倩幽这样说了,就肯定有她的考量,便思量着说道:“这事你们决定就好了,至于其他方面还有需要我帮忙的吗?”

    孟倩幽摇头:“暂时没有,我和二哥先去作坊看看,召集齐了工人,先把破漏的房屋修好了再说。”

    包清河起身:“我与你么一起去吧。免得到时争抢着要活干的人多,伤了你们。”

    昨天几人被围在中间的情景还在眼前,孟倩幽没有推辞,和孟齐一起站起身。三人来到了作坊。

    昨日里的那几人已经在作坊门口等着了,看到三人过来,急忙点头哈腰,态度恭敬的喊道:“大人,东家。”

    包清河颔首。

    几人让开地方,孟齐拿出钥匙打开作坊的门,几人进去作坊内。

    孟齐领着几人在作坊内转了一圈,指着破漏的地方问他们怎么修葺,需要那些东西。

    几人仔细查看了一下,看只有房顶稍微有些破漏,便掂量着说道:“东家,这房顶漏的不算厉害,最省事的法子就是盖上一层厚厚的稻草就行。”

    孟义摇头:“稻草不行,冬日里如果下雪,雪水很容易流下来,到时会影响里面干活的工人的。”

    一名工人试探的开口,“如果想要不漏雨水,在稻草上糊一层厚厚的泥巴就行。”

    也不怪工人们会想出这样的方法,他们自己家的房屋就是这样搭建成的,既省事又省钱。

    孟齐还是摇头,对几人道:“你们上去看看,这房顶原来用的是什么材料,现在还用什么。”

    几人不用看,就知道用的是青瓦,可是东家吩咐了,几人就去找了一架梯子,爬上了房顶,小心翼翼的到破漏的地方去仔细看了看,从上面扬声对孟齐说道:“东家,如果还是用青瓦的话,要需要不少呢。”

    孟齐抬头,也扬声对几人回道:“你们把这所有的破漏出都查看一下,算算大概需要多少的青瓦,我派人去买。”

    包清河和孟倩幽站在一边,听了几人的话,道:“孟姑娘初来乍到,对京城还不是很熟悉,我还是派府中机灵的小厮帮你们吧。”

    孟倩幽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求之不得,急忙道谢:“我正为此事发愁呢,包大人替我想到了,谢谢您了。”

    包清河摆手:“无需客气,你早一日把作坊开起来,这些找活的人们就早一日能挣到工钱,也许就不用卖儿卖女了。”

    “有包大人这样的好官管理北城,北城的人们也算是有福了。”孟倩幽道。

    包清河叹息着摇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也是有心无力,这四年来,我想了无数的办法,也没有解决了人们穷困问题。如今,你在此开作坊,就算只招一、二百个工人,也算是帮我解决了一个大难题。更何况有一就有二,也许在你的带动下,以后会有不少的人来北城来开作坊呢。说不定到时北城的人们,人人都有活计干呢。”

    孟倩幽连连点头:“只要包大人一直呆在北城,会有那么一天的。”

    包清河听了这话心里十分熨贴,大笑了几声:“孟姑娘真会说话啊,盼着那早日到来吧。”说完,又道:“你派你的人回府里去给管家说一声,让他派个激灵的小厮过来。”

    孟倩幽吩咐青鸾:“你去包府找管家,把包大人的话传给他。”

    青鸾应声,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就领了一名小厮回来。

    小厮走到包清河面前,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大人!”

    包清河吩咐他:“这几日,你就在作坊里呆着,看看孟姑娘有什么需要,你去替她跑跑腿。”

    小厮恭敬的应声,又给孟倩幽见了礼:“孟姑娘”

    孟倩幽笑道:“这几日就麻烦你了。”

    小厮急忙摆手:“孟姑娘客气了,能为孟姑娘做事,是小人的荣幸。”

    孟倩幽见他谈吐得体,浑身透着一股精明劲,在心里满意的点了点头。

    几名工人把所有破漏的房屋都查看了一遍,凑在一起合计了一下,走到孟齐面前,给他说了需要青瓦的数量。

    孟齐点头,走了过来。

    孟倩幽已经听到了他们的话声,询问小厮:“你可知道哪里有卖青瓦的?”

    小厮点头应声:“知道。”

    孟齐从会中掏出几两银子交给他,告诉他需要青瓦的数量。

    小厮拿好银子,转身去买青瓦。

    几名工人等在远处。

    孟倩幽对几人招了一下手,几人急忙走到她近前。

    孟倩幽对几人道:“我把你们的工钱定一下,每人每天是八十个铜板,中午作坊里管饭,不扣工钱。”

    几人听后大喜过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齐齐连声道谢。

    孟倩幽摆手,阻止几人,道:“我想先找一位厨娘,过来给你们几人做午饭,每天四十个铜板,你看你们谁家里有闲着的女人,让她过来即可。”

    几个工人出来累死累活的一天才挣八十个铜板,还不见的每天都有活干,而家里的婆娘只需要过来做一顿午饭就有四十个铜板,这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几人争先抢着说自己家里的有空。

    孟倩幽摆手示意几人别争抢,道:“这几天只是修葺房屋,只有你们几人,所以只招一名厨娘,等过几日作坊开起来了,工人多了,自然就会再多招几名,你们几个先不用争抢,谁家里比较困难一些,就先让他家里的人过来吧。”

    几人同时看向他们其中的一个男人。

    男人红了脸,喏喏道:“我老母亲前几日生病了,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卖了,勉强给她抓了几副药,现在家里已经快揭不开锅了。”

    “那你去把你家里妇人喊来,我看看。”孟倩幽道。

    男人欣喜的应了一声,飞快的跑了出去,没过多久,就领着一名妇人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站在孟倩幽面前。

    孟倩幽见妇人衣衫虽然破旧,几乎都是补丁,却也洗的干干净净,整个人也透着一股爽利劲,就是有些面黄肌瘦,此刻忐忑的站在她面前,希翼的看着她。

    孟倩幽点头:“就是你了,每天给他们几人做一顿中午饭,工钱是四十个铜板。”

    男人和女人的脸上迸出欣喜的光,连声道谢。

    孟倩幽又道:“这几日人少,我就不派人专门去采买了,你每日早来一些,自己去买菜,回来后再给他们做饭。记住,把账记好了就行。”

    女人欣喜的表情僵在了脸上,看着孟倩幽的脸色小心地喏喏道:“东家,我不识字。”

    “不识字不要紧,你每日大概花多少银两总该知道吧,给我一个大体的数目就行了。”孟倩幽道。

    女人这才松了一口气,笑容又回到了脸上,高兴的说道:“这个我能做到。”

    孟齐从怀里掏出一两银子,交给妇人:“午饭就做大锅菜吧,你看着去买就行,别忘了买一些肉放在里面。”

    女人大概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银子,接银子的手都打哆嗦。而几名男人听说还要给买肉放在菜里,互相看了看,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惊讶和不可置信。

    女人激动的拿着银子去买菜,孟齐吩咐几名男人:“你们去看看,作坊里有灶房没有,有的话就先修葺一下,一会儿做饭用,没有的话就先搭一个简易的灶台,把中午的饭做了再说。”

    几名男人应声,四下跑去查看。

    大概是作坊以前的主确实是没有给工人们做过饭,几人只找到了一个简易的灶台。

    一名工人过来告诉两人,孟齐跟着过去查看了一下,摇头,四下看了一看,指着院子里一处宽敞的地方说道:“就先在哪里搭个灶台吧,等把房子修葺完了就在盖一个简易的厨房。”

    都是干活的好手,搭个灶台对他们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到处踅摸找了一些材料之后,很快就搭好了一个灶台。孟齐又掏出一两银子交给另外的一名工人,让他去买了一口锅回来。

    所有的事情准备好,买青瓦的小厮也回来了,后面跟着一辆牛车,牛车上送来的青瓦。

    几名工人不待孟齐吩咐,就很有眼色的把牛车上的青瓦卸了下来。

    小厮把剩余的银子交给孟齐。

    孟齐摆手:“你先拿着,这几日需要买的东西不少,我不在的时候你直接去买就行。”

    小厮虽然机灵,到底也是个下人,就算包清河对待下人再好,也不可能让他掌管银子的,小厮愣了一下之后,心里涌起了说不出的情绪。没有推辞,便把剩余的银子放入了自己的怀中,心里暗暗发誓,以后的日子里要做的更好,绝对不会辜负孟齐的这份信任。

    几名工人卸完青瓦以后,就迫不及待的拿着自己带来的工具开始修葺房顶。

    买菜的女人也回来了,拿着把买到的菜提到孟倩幽面前让她看了一下。

    孟倩幽皱眉,道:“肉买的太少了,下次再多买一些。”

    女人不说从来没有吃过肉,最起码是好几年没有吃过了,从心里认为大富大贵的人家才可以每天都吃肉,所以今天买的时候还是大着胆子买了这么多,回来的路上还一直忐忑,东家会不会嫌她买的太多了。听了孟倩幽的话,愣怔住。

    见她的样子,孟倩幽反问:“怎么,银子不够吗?”

    妇人慌忙摆手:“够了,够了,还剩很多。”

    孟倩幽点头,朝着新搭的灶台分方向示意了一下:“就先在那边做饭吧,新搭的灶台,可能不太好用,你先凑合着用一下,等他们把房屋修葺好了,再重新盖个厨屋,好好地搭几个灶台。”

    女人应声,提着篮子去到了灶台边,不一会儿就走了过来,道:“东家,做饭的家什一应什么都没有呢。”

    孟倩幽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我说怎么感觉少什么东西似的。”说完对妇人道:“缺少什么,你说下来,让小厮去买。”

    妇人把做饭需要的刀,菜板,水桶,清洗菜的水盆,打水用的水桶等等一应东西都说了出来。

    小厮一一记下小跑着去买这些东西。

    所有的事情安排妥当,包清河便对两人道:“今日还是回府吃饭吧,夫人昨天晚上就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今天的午饭了。”

    孟倩幽知道推辞不过,便和孟齐一起回了包府。

    果然,如包清河所说,今日准备的饭菜比昨日好要丰盛。

    孟倩幽笑着说可是有口福了,自从来了京城以后还没有吃过这样丰盛的饭菜呢。

    包夫人便说让她多吃点。

    孟倩幽也就真的没有客气,坐下以后,大口的吃起来。

    包清河心里高兴说是要陪孟齐喝点酒,包夫人提醒他下午还有事去衙门,被下属知道了不好。

    包清河想到朝廷对官员喝酒有严格的规定,便做了罢。

    吃饭期间,孟倩幽又把自已想要买地,过年以后中土豆的事情说了出来。

    包清河更加的高兴,直言孟倩幽就是北城人们的福星,这样一来,北城的大部分人们有了活计,就不用挨饿了。

    吃过午饭,几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孟倩幽和孟齐便起身告辞回了作坊。

    包清河则去了衙门。

    工人们正在蹲在地上狼吞虎咽的吃午饭,看到两人过来,就要站起来。

    孟倩幽示意他们别动,继续吃饭。

    工人们吃饭的速度放慢了一些。

    孟倩幽和孟齐走到修葺好的房屋看了一下,见几人做的活计很好,满意的点头。孟齐走过去对几人说道:“活计做的很好,过几天作坊招人的时候,你们也过来上工吧。”

    几人高兴坏了,站起来连声道谢。

    孟齐摆手,掏出钥匙交给了小厮,道:“我住的比较远,上午来不早,作坊的钥匙给你,麻烦你每日过来给他们开门,晚上的时候帮忙把门锁好。”

    小厮应声,接过钥匙,放在了自己的身上。

    一切都安排好了,下午也没有了什么事,吩咐小厮监督几人好好干活以后,孟倩幽和孟齐坐着马车回南城。

    车夫赶着马车不紧不慢的在路上走,孟倩幽忽然想到银针应该是制成了,便打开车帘对车夫吩咐道:“去取银针。”

    ------题外话------

    亲们,月票留好了,书院这月有活动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