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起疑 (二更)
    车夫愣住。

    孟倩幽这才想起当初是文彪直接带她过去的,车夫根本就不认识那个锻造兵器铺的位置。索性掀着车帘,辨认了一下方向,指挥着车夫来到了兵器铺。

    李打铁大概是接了新的生意,正在门前挥汗如雨的打造兵器,看到孟倩幽从马车上下来,看了她一眼,没有吭声,仍旧一心一意的打造手里的兵器。

    孟倩幽也不打搅她,和孟齐静静的站在一边等着他把手里的活计干完。

    李打铁把烧红的制造兵器的材料打出了一个大致的形状,才又把材料放回了火炉中,拿起围在脖子上的围巾擦了一把汗,才招呼道:“姑娘来了,银针已经打造好了,你随我进屋看一下吧。”

    两人随着他进去屋内,李打铁小心的从架子上把一个纸包拿下来,打开,让孟倩幽看清里面的银针:“姑娘看看,可是符合你的要求?”

    孟倩幽仔细的看了一遍,满意的点头:“李师傅的手艺果真不错。这银针打造的非常好。”

    李打铁顿时高兴了:“那是,我的手艺在这一带是有名的,好多人慕名过来让我给他们打造兵器,就连以前的威远镖局”说到这,脸上高兴的神情退去,摆手:“算了,不说了。”

    孟倩幽把剩余的银子付给了他。

    李打铁也没数,随意地放在一边的架子上,问:“姑娘,我听说文彪前段时间出事了,差点丢了性命,他现在可好?”

    “已经没事了,在家里好好养着呢,李师傅不必担心了。”孟倩幽笑着说道。

    李打铁叹了一口气:“想当初威远镖局是何等的风光,如今却”

    “李师傅等着吧,威远镖局以后会比以前更加风光的,到时他们又会来找你打造兵器了。”

    李打铁顿时睁大了眼睛:“姑娘的意思是,镖局能平反?那可是官府下的命令呀。”

    “只要是镖局是被冤枉的,就会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李师傅就慢慢等待吧。”

    看她面含笑容,言辞凿凿,似乎有把握镖局一定会平反一样,李打铁忽然就相信了她的话,乐呵呵的说道:“那好,真有那一天,我一定给镖局打造出最好的兵器。”

    告别李打铁,坐上马车,孟倩幽吩咐车夫直接回南城。

    孟齐看她手里的银针,纳闷的问:“你打造这些银针做说什么?”

    孟倩幽便把给文泗夫人治病的事告诉了他。

    当年孟齐的年纪小,没怎么跟文泗打过交道,可是清溪镇的德仁堂发生的几件大事他还是知道了,对文泗也有耳闻,更何况孟倩幽每年还给德仁堂制药,闻言点了点头,嘱咐道:“这样的事只能看天意,你尽力就好,不成的话心里也不要觉的过意不去。”

    “我知道,所以我的话没有说的太死,只能是尽力一试,希望能有个好的结果,不然文泗嫂子以后的日子就难过了。”

    孟齐不解。

    孟倩幽道:“文泗现在是德仁堂的东家,德仁堂的分店众多,家底深厚,这样的人家对于子嗣很是看重,现在文泗嫂子刚遭受了这么大的重创,文泗的爷爷一时半会不说什么。可时间长了就不行了,到时肯定会逼迫文泗纳妾的,而且文泗嫂子已经有了这样的想法,但是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她肯定会很痛苦的。”

    孟齐了然的点头,别说世家大族了,就是他们这些乡下人的人娶了媳妇,一年之内没有孩子,家里的爹娘也是急的不行,更何况文泗夫人已经被大夫宣布不能生了呢。

    到了家门口,马车停下,孟倩幽两人下了马车往里走,守门人恭敬的禀报:“东家,世子早就来了,在你您的院子里等您呢。”

    孟倩幽点头,和孟齐一起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皇甫毅站在屋门口守着,看到孟倩幽进来,立刻高兴地对屋里说道:“大哥,孟姐姐回来了。”说完便快步跑到孟齐面前,欢喜的问:“孟齐哥哥,还记得我吗?”

    皇甫毅当年跟着逸轩来京城的时候才是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如今好几年过去了,长大了不少,再加上跟在逸轩的身边,学了不少的规矩礼仪,整个人早已经没有了乡下孩子的气息,孟齐一时没有认出他来,愣愣的打量他。

    皇甫毅在齐王府里规矩的很,一行一动都有板有眼,可是来到了这里,没有了那么多的规矩,整个人也活泼了不少,见孟齐没有认出他,高兴的回头对着走出来的皇甫逸轩说道:“大哥,我赢了,你得给我五两银子。”

    皇甫逸轩自是不在乎这五两银子,笑着应声:“好,回府就给你。”

    皇甫毅高兴的咧开嘴嘿嘿直笑。

    皇甫逸轩无奈的摇头:“看你这个样子,就好像在王府里我虐待你,不给你银子一样。”

    皇甫毅正欲说话,孟齐迟疑的声音响起:“你是牛蛋?”

    皇甫毅回头,对着孟齐直点头:“没错,孟齐哥哥,是我,不过我现在不叫牛蛋,大哥给我起了新的名字,皇甫毅。”

    孟齐重新打量了他一番,道:“牛蛋都长这么大了,我一下子还真的没有认出来。”

    皇甫毅再次纠正他:“孟齐哥哥,我现在叫皇甫毅,不叫牛蛋。”

    孟倩幽失笑。

    孟齐笑着说道:“好好好,孟齐哥哥知道了,你叫皇甫毅。”

    皇甫毅欢快的说道:“我前几天就听大哥说孟齐哥哥来了,就想着和大哥一起过来看你,可是这两天大哥比较忙,好不容易今天才有空了。”

    孟齐摸了一下他的头,道:“你在京城呆了好几年,不认识路吗?自己过来就可以了。”

    皇甫毅摇头:“我这两天跟着大哥去了城外帮你们看地,也没空过来。”

    孟倩幽听了他的话抬头看想皇甫逸轩问:“有着落了。”

    皇甫逸轩点头:“进来说吧。”

    几人走进屋内,皇甫毅去沏了茶水过来后,站在了门外守着。

    皇甫逸轩道:“前两天我托人打听到了北城外有五百亩地有人要卖。昨日下午我便跟着过去看了看,离北城不算远,五百亩地连成一片,旁边还有一条河流,浇水也方便。非常适合用来种土豆。”

    孟倩幽闻言蹙了一下眉:“五百亩地,太多了,我们种不了那么多。”

    “我也觉得多了些,可是这五百亩地是城中一个贵人的,据说是迫切的需要银子,才变卖庄子和田地的,我们要是不能一口气全买下,他就不卖了。而且价钱也便宜的很,总共才一百万两银子,平日里只那个庄子就不止这些。”

    孟倩幽沉眉思量,好一会儿抬头问孟齐:“二哥,你说呢?”

    五百亩地确实是多了,不过价钱很便宜,如果买下来孟倩幽又多了一个陪嫁,以后的生活会更加无忧一些,轻点头,道:“我觉得可以,五百亩地的土豆也不算多,顶多我来年的时候多出去跑几家客户。”

    孟倩幽还是有些犹豫:“家里的已经有几百亩土豆了,如果我们再种这么多,估计大半个武国都够吃的了,我们哪里消化的了那么多。”

    见她不同意,孟齐极力劝说:“如果你觉得多了,我们可以少种一些土豆,至于剩下的可以做成别的作物,也可以有不少的收成。总之,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不要再犹豫了,听二哥的,明日我们就去买下来。”

    皇甫逸轩头脑比较灵活,也跟着劝说:“即使我们不能种那么多的土豆,也可以先买下来,日后再卖出去也会赚不少的银子。”

    孟倩幽也觉得这个方法可行,道:“好吧,就听你们的,明日我们就去买下来。”

    孟齐松了一口气,“明日家里的马队就该回去运土豆了,我给大哥写封信,让他把这几日包括明日买地的银子都捎过来。”

    孟倩幽不同意,连声反对:“我自己的银子都花不完,我要你们的做什么?你只要给大哥写信说我们买下了这些产业就行,银子的事连提都不要提。”

    皇甫逸轩也附和着说:“是呀,二哥,这几年我帮母妃打理她的嫁妆铺子,赚了不少的银子,我已经给了她。她需要多少,尽管拿就是了,哪里还需要大哥和你出银子。”

    孟齐态度坚决,“不行,这些银子必须我和大哥来出,幽儿是我们的妹妹,这些产业以后是会成为她的陪嫁的,怎么能让你出银子呢?”

    “我出银子有何不可,大哥这是那我当外人了吗?”皇甫逸轩沉声问。

    孟齐依然坚持自己的做法:“这是两码事,虽然我们来自乡下,但是以后你们大婚的时候,我们决不会让幽儿被京中的达官贵人,太太小姐的看不起,万一被人知道了是用你的银子买的陪嫁,你让幽儿以后在这些人中间怎么抬得起头。”

    孟倩幽还欲要说话,孟齐强硬的把她的话堵了回去:“这事就这么决定了,我这就回屋给大哥写信,明日一早就让马队回家去运土豆。”

    孟倩幽不好再反驳,转移了话题:“文彪几人暂时不能跟着回去,跟着护送的人就少了一些,家里留得人也不多了,不能再动用那些人,一会儿我和逸轩再去找一些人来,明日跟着回家,装了土豆以后就让他们跟着再回来。”

    清溪镇里京城虽然只有两天的路程,可是一路上的山林不少,时常有山匪出没,多一些人跟着护送总是好的,这一下孟齐倒没有反对,道:“这事你们安排吧,我先回房去给大哥写信。”

    孟齐转身出了屋,皇甫毅高兴的又跟他聊了几句。

    孟倩幽端起茶水喝了一口,脸上露出微笑,道:“你猜,我这两天遇到了什么好事?”

    皇甫逸轩见她幽露出那种熟悉的狡狤的微笑,就知道又有人倒霉了,笑着问:“是谁又倒霉了,被你算计了?”

    孟倩幽伸手一个手指头,在他的先前晃了晃,露出得意的笑容:“这次你可说错了,是她自己撞上来的,不是我算计的她。”

    皇甫逸轩也喝了一口茶水,放松身体靠在了椅背上,笑问:“是谁呀竟然撞到你的手里?”

    孟倩幽调皮的说道:“你猜?”

    皇甫逸轩应景的猜测:“你来京城不久,认识的人没有几个,熟人你不可能去算计,那么就只剩下跟你有仇的人了,贺琏如今生死不知,丞相也是焦头烂额,那么就只剩下侧妃了。”

    孟倩幽惊讶,凑到他面前仔细的端详他。

    皇甫逸轩被她看的心里发毛,咽了下口水,说话都打结巴了:“你、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孟倩幽伸手做了一个撕的动作:“真想扒开你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

    说完,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

    皇甫逸轩不明所以的看向她。

    孟倩幽撇嘴:“跟你说话一点儿都不好玩。”

    皇甫逸轩恍然,顿时后悔,试探的说:“要不然我在重新猜一回?”

    孟倩幽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皇甫逸轩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端起茶水抿了一小口,问:“侧妃怎么撞到你面前了?”

    孟倩幽便把她让丫鬟去卖铺子,她恰好经过看见了,就让孟齐买了下来的事全部告诉了他。

    皇甫逸轩听了以后,皱起眉头:“她如此着急的变卖铺子做什么,丞相虽然被罚了一年的俸禄,但那只是他收入的九牛一毛,不会到了让侧妃接济的地步的。”

    孟倩幽有些无语了,聪明反被聪明误,大概说的就是他这样的人了,好心对他说道:“丞相当然不会让侧妃接济,可是你忘了吗?再过几日就到了侧妃交掌家职权的日子了,她现在这么着急的变卖嫁妆,肯定是她在掌家期间挪用了公中的银两,而且还不少,要不然也不会如此着急的。”

    皇甫逸轩的眉头皱的更深:“你的意思是她卖的银两是来补公中的窟窿?”

    孟倩幽点头。

    “那她卖了多少银两?”皇甫逸轩急声问。

    孟倩幽伸出两个手指头:“二百万两。”

    皇甫逸轩不语,皱着眉头思量着什么。

    孟倩幽也不打扰他,端起茶水小口小口的喝着。

    “二百万两可不是小数目,一个妇人怎么花也花销不了这么多,更何况,公中每个月还按时给她们发银子,看来我回去后得派人好好的查查,亏空了这么多的银两,她到底弄到哪儿去了?”皇甫逸轩道。

    这是他们的家务事,孟倩幽不语,只是慢悠悠的抿着杯中的茶。

    皇甫逸轩接下来的话却吓得她差点把手里的茶杯扔出去:“母妃说了,她身体不好,打理府中事务会很吃力,所以让我告诉你一声,以后王府里的田产和店铺以及所有的生意都交给你去打理了,她只管好府中就行。”

    “凭什么?我不干。”孟倩幽把茶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强烈的抗议。

    皇甫逸轩一句话就把她轻飘飘的堵了回去:“凭以后你是我的世子妃在,这些就应该你打理。”

    孟倩幽被噎了一下,随即忿忿的说道:“以后的事情还说不准呢,你的世子妃是不是我还不一定呢。”

    皇甫逸轩眯起眼睛,沉下了声音,阴森森的说道:“你把刚才的话再重复一遍。”

    孟倩幽激灵灵打个冷颤,到嘴的话没敢说出来。

    皇甫逸轩死死的盯着她,那样子只要她敢真的再说一遍,他立刻就敢吃了她一样。

    孟倩幽怂了下来,不满的嘟囔:“你又不是不会打理,你帮你母妃不就行了。”

    皇甫逸轩见威慑住了他,又放松了身体靠回椅背上,道:“我手里有母妃的陪嫁的田产、铺子和好几个生意,忙都忙不过来。而且前几天皇伯父找我谈话,说我到了年纪,该为皇家出点力了,等过了年以后就会派给我一些差事干,到时说不定我会把手里的这些也全都交给你。”

    ------题外话------

    实在留不住就投出来哈,月票榜哗哗的往下掉,我的心也拔凉拔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