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可心的庄院(一更)
    孟倩幽的神情顿了一下,随即恢复自然,不动声色的问:“说给你安排什么样的差事了吗?”

    皇甫逸轩摇头:“没有,只说会派轻松些的给我,让我先历练一番。”

    皇家子弟从来没有闲人,皇甫逸轩过年以后就十六了,被皇上指派一些差事也在意料之中,孟倩幽对此没有再多问。

    皇甫逸轩显然也不想提这个话题,和孟倩幽一样端起茶水抿了几口。

    孟倩幽想起一件事情,道:“我在北城的作坊买好了,是一处旧作坊,今日我已经找了人修葺了。”

    皇甫逸轩点头。

    “不过,你猜不到我在北城碰到了谁?”

    皇甫逸轩看向她,配合的问:“谁?”

    说起这件事孟倩幽就高兴:“是包大人一家,他被调来京城以后,就被派去管理北城,昨天我们去看作坊的时候,正好被他们家的老管家认出。”

    皇甫逸轩面露讶异:“包大人一家?”

    孟倩幽声音里的喜悦藏都藏不住:“是呀,我也没想到会碰到了他们,我原还打算等忙过这段时间就让你去打听一下他们住在那里呢,这下好了,直接就碰面了。”

    “又碰到了熟人,这下你高兴坏了吧?”

    “不止呢,包一凡跟着褚大将军去了边关,前段日子来信说,那边的骚扰已平,过不了多久他和褚大将军他们就能回来了。”

    皇甫逸轩听了她的话,顿时惊喜的睁大了眼睛,:“舅舅要回来了?”

    孟倩幽点头:“包夫人和慧儿姐姐是这样说。你们难道没有得到消息吗?”

    “父王是王爷,朝中重臣,是不允许私下里和舅舅有书信来往的。所以这些年,母妃很担心舅舅。好在边关不时的有奏报过来,母妃才会知道他平安无事。”

    孟倩幽了然的说道:“你今日回去后就告诉王妃,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皇甫逸轩也是非常的高兴:“我一会儿就回去告诉母妃。”

    “一会儿恐怕不行,你还要陪我去聚贤楼一趟,让掌柜的帮我们召集十名精卫,跟着马队回家去运土豆。”

    皇甫毅放下手里的茶杯,起身:“走吧,我们现在就去,晚上就在聚贤楼吃一顿。”说罢,又补充了一句:“叫上孟齐哥和毅儿一起。”

    聚贤楼是自己的地盘,自然可以随意一些,孟倩幽应声,扬声对外面吩咐:“青鸾,去喊二少爷过来。”

    青鸾在院子里应声,很快把孟齐喊了过来。

    孟齐刚把书信写完,听了青鸾的话便跟着过来了,一进门就问:“有什么要事吗?”

    “逸轩想请二哥去聚贤楼吃饭。”孟倩幽笑着说道。

    孟齐松了一口气,道:“急匆匆的喊我过来,我以为有什么大事呢。吃饭就不必了,你们两人去吧,我在家里吃就行了。”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对看一眼,诱惑的说道:“咱家的土豆粉店就开在聚贤楼对面哟,二哥来了好几天了,难道就不想过去看看生意如何吗?”

    每天和孟义的闲聊中,知道生意不错,只是不错到什么程度,孟齐还真不知道,听了孟倩幽的话,改了主意:“好,我跟你们过去看看,店里的生意到底如何。”

    孟倩幽得意的朝着皇甫逸轩挑了挑眉。

    皇甫逸轩笑着摇了摇头。

    皇甫毅站在门口,自然是听到了几人的话声,不待孟倩幽吩咐,就小跑着去让车夫把马车准备好。

    几人走出门外,没看到皇甫毅,知道他是准备马车去了,就径直走出来大门口。

    车夫已经把马车准备好,皇甫毅笑眯眯的站在马车旁。

    三人也没有什么忌讳,上到了一辆马车上。

    皇甫毅坐在马车前辕,指挥着车夫朝着聚贤楼走去。

    青鸾和朱篱跟在车后。

    聚贤楼在城中的繁华闹区,行人比较多,车夫小心地赶着马车慢悠悠的到了聚贤楼。

    三人下了马车,聚贤楼的掌柜的从里面看到两人过来了,急忙从柜台后走出来,迎到门口,恭敬的说道:“姑娘,世子,你们过来了?”

    皇甫逸轩微颔首,吩咐他:“准备一间精致的雅间,我要请二哥吃饭。”

    齐王世子只有一个庶子弟弟,这个举城皆知,听他口称二哥,掌柜的心中奇怪,抬头打量了孟齐一下,见他的穿着不像京城里的人士,一副生意人的摸样,了然,这肯定是姑娘的二哥,当下急忙应声,吩咐伙计去准备。

    孟齐四处看了一眼,瞧见对面的土豆粉店,迈开步子就往对面走:“你们先点菜,我过去看看。”

    皇甫逸两人本来就过来有事,便没有阻拦他。

    孟倩幽示意皇甫毅:“你去跟着二哥,一会儿准时把他拉过来。”

    皇甫毅高兴的应声,快步跑着追上了孟齐。

    掌柜的恭敬的把两人带到了精致的雅间内,吩咐伙计沏上茶水来以后,问:“主子,今天过来可是有什么吩咐?”

    “你召集十名精卫,让他们晚上的时候去幽儿家里报道,明日随着马队去清溪镇运些东西回来。”皇甫逸轩道。

    掌柜的以为要运送什么重要的东西,试探的问:“十名精卫可够,是否需要属下再多召集一些?”

    “不必。”孟倩幽摆手:“只是运送一些土豆,用不了那么多的人,十人足够了。”

    “那主子和姑娘想要点些什么饭菜?”掌柜的再次恭敬的问。

    皇甫逸轩不说话。

    孟倩幽笑着说道:“就把我传授给你们的菜谱中,挑出十个拿手的做出来吧,我看看 你们这里的大厨学了几成。”

    掌柜的惊得立刻冒出一脑门的汗,战战兢兢的抬头看了她一眼,弓着身慢慢的退了出去。关上门以后,便快步的下楼,急匆匆的去了后院的厨房,喊出大厨,附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大厨听完,瞪着眼睛,张大了嘴巴,吃惊的看着他。

    掌柜的对他连连点头,示意自己说的是真的。

    大厨呆愣片刻,一言不发的走进厨房内,也不用学徒了,直接吆喝其他的厨子给他配菜,他则亲自掌勺。

    掌柜的的擦了下脑门上的冷汗,心里暗自期盼大厨做的饭菜过了姑娘的眼才好。

    孟倩幽只是这样随意一说,并没有刁难他们的意思,可是掌柜的和大厨却会错了意,提心吊胆的去做菜。

    皇甫逸轩从掌柜的神情中看出了一点端倪,轻笑,道:“你似乎吓到掌柜的了。”

    孟倩幽挑了一下眉,道:“不会吧,我只是随意一说,掌柜的未免小心了。”

    皇甫逸轩的轻笑声大了一些:“谁让你是未来的世子妃,是他们的主子呢,你这样的话说出口,他们自然是害怕的。”

    孟倩幽瞪了他一眼,想到刚才掌柜的表情,也失笑。

    孟齐和皇甫毅到了土豆粉店,一进门,就看到里面的客人爆满,客人吃饭的哧溜声,说话声,催促声混在一起,好不热闹。

    孟义和一众精卫忙的脚不沾地,看到孟齐进来,头也没抬,孟义就下意识的开口说道:“客官来了,您”话说到一半,看到是孟齐,立刻就住了口,笑着问道:“齐弟,你怎么来了到”

    孟齐扫视了一眼偌大的店内,满满当当的都是吃土豆粉的人,有些瞠目结舌:“孟义哥,这也太火爆了吧?”

    孟义一脸高兴的神情:“是呀,从开业到现在一直如此,我也没想到生意会这样的红火。对了,你怎么过来了,你们的事情都忙完了吗?”

    “哦”孟齐回道:“今日逸轩去了家中,非要请我过来去聚贤楼吃饭,我就顺便过来店里看一下。”

    孟义点头。两人又闲聊了几句。

    皇甫毅惦记着孟倩幽说的话,不等两人再说,就催促孟齐:“孟齐哥,咱们过去吧,一会儿孟姐姐和大哥该等急了。”

    孟义听了他的话也也催促孟齐:“快过去吧,别让他们等着了。”

    孟齐点头,和皇甫毅一起来到聚贤楼。

    掌柜的认识皇甫毅,看他们进门,不等他询问,就告诉了他皇甫逸轩在哪个雅间。

    两人直接来到雅间门口,皇甫毅轻轻的敲了几下门。

    皇甫逸轩温和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进来。”

    皇甫毅推开门,两人走了进去,皇甫毅邀功似的对孟倩幽说道:“孟姐姐,我把孟齐哥哥拉过来了。”

    孟倩幽点头赞扬:“毅儿做事就是妥当。”

    孟齐很是无奈:“我和孟义哥还没有说几句话呢,他便催着我过来。”

    皇甫逸轩嘻嘻直笑。

    皇甫逸轩笑着摇头。

    大厨先做好了三个菜,命伙计端了上来,掌柜的也跟着上来了,恭敬的把菜放到桌子上后,挥退了伙计,自己站在一边,忐忑的等着孟倩幽的评价。

    孟倩幽看他的样子感到好笑,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放进了嘴里,吃了几口,满意的点头:“不错,学了个**分。”

    听了她的前半句,掌柜的一直提着的心刚要放下,后面的话让他又紧张起来,不安地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放下筷子,道:“每位厨师的习惯不同,做出来的饭菜自然也会有少许的差别,能做成这样,已经很好了。”

    掌柜的提着的心终于落回了肚子里,笑着说道:“主子,姑娘你们慢慢吃,我再下去催那几道菜。”

    孟倩幽点头。

    掌柜的打开门退了出去,擦干脑门上的汗亲自去了后院告诉了大厨这个好消息。

    孟齐听了掌柜的对两人的称呼,心里疑惑,但也没有多问。

    这些饭菜既然是孟倩幽交给他们的,孟齐和皇甫逸轩自然都吃过,赶不上孟倩幽的手艺,就随意的吃了一些。只有从来没有吃过的皇甫毅吃的津津有味。

    吃过晚饭,天色不算晚,皇甫逸轩还是执意的把两人送回了家里,才和皇甫毅一起回了齐王府。

    孟倩幽刚到屋里坐下,守门人便过来禀报说有十人在外面求见。

    孟倩幽吩咐守门人让他们进来。

    守门人应声,去了外面,很快十名精卫就来到了她的院子里,见到孟倩幽站在门口等着他们,抱拳齐齐说道:“见过姑娘。”

    孟倩幽点头,把接下来的任务说给了他们,并要求他们明日早些过来,随着马队去清溪镇。

    十名精卫齐齐应声后,出了院子,很快消失在大门口。

    第二天一大早,十名精卫准时过来,马队也已经准备好。

    孟齐把信交给领头的人,嘱咐他:“作坊还没有修葺好,不着急用土豆,你们回去后休息一天再往回来。还有,这边发生的事情不要告诉家里人,如果家里人问起,你就说这边的事忙,文豹他们暂时回不去。”

    领头人一一记下后,领着马车浩浩荡荡的朝着城门走去。

    上午孟倩幽留在家里,孟齐坐着马车去了北城一趟,工人们早已经开始干活了。可能是昨天吃的饱,今日里干活的几人身上感觉都比昨日有了力气,脸上也有了些笑容。

    小厮也早已经过来了,安安分分的查看还缺少什么,自己好去买。

    孟齐转了一圈,感觉没什么再需要叮嘱的地方,便对小厮说道:“今日里我还有些事情,需要早点回去,麻烦你回府告诉你家大人一声,我今日中午就不过去吃饭了。还有接下来的几日我们如果不过来,作坊里的事也麻烦你多照应了。”

    这是把事情托付给自己了,小厮有些受宠若惊,弯腰应声:“公子放心吧,我一定会做好的。”

    孟齐掏出了十两银子交给他:“我们不来的时候,有什么需要的你尽管去买。”

    小厮颤抖着手接过,小心翼翼的在自己身上放好。

    安排好这一切,孟齐回了家中。

    等着皇甫逸轩下午来了以后,三人便去了城外看那五百亩地。

    孟齐不会骑马,孟倩幽和皇甫逸轩就陪着他坐马车,用的时间就稍微长了一些。

    到了地方,三人下了马车,面前就是一望无际的田地,有些已经耕种了,还有一些荒芜着,地里长满了杂草。

    皇甫逸轩来过一次,径直带着两人来到庄子前,敲门。

    门被打开,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走了出来,对皇甫逸轩问道:“公子,你过来了,可是想好了?”

    皇甫逸轩指着孟倩幽说道:“我昨日只是替人查看,这位才是买主。”

    老者上下打量了孟倩幽几眼,问:“姑娘可是知道我们家主人是连庄子和田地一起卖的?”

    “知道。”孟倩幽应道:“田地我大致的看了一眼,我想在看看庄子里再做决定。”

    她的要求符合情理,老者把门完全打开,放他们进去。道:“庄子里的人都遣散了,如今只有我一人在这守着,你们请随意看。”

    三人走了进去,没用老者带领,把庄子转了一个遍,大概是这里的主人十分会享受,整个庄子装的富贵华丽,每一个细小之处都显精致。

    转了一圈,孟倩幽感觉很满意,想着以后家里人来了京城以后,如果适应不了城里的生活,可以搬来此处居住。

    孟齐也感觉不错,道:“就是它了,一会儿问问老者,什么时候能去过户。”

    孟倩幽点头同意。

    三人回到了门口,老者依然站立在哪里,看到他们出来,开口问道:“几位可是满意?”

    “满意,不知何时可以去办过户手续?”孟倩幽回道。

    老者脸露欣喜,“如果姑娘决定了,明日就可以约个时间去衙门办手续。”

    “好,明日辰时末,我们在北城的衙门里等你家主人,让他那拿好地契和房契直接过去就行。”孟倩幽道。

    老者应声:“好,我一会儿就进城去禀告老爷,明日我们老爷会准时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