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寻衅滋事(二更)
    几人告别了老者,坐上马车后,孟倩幽吩咐车夫赶着马车围着田地转一圈,发现这些天地大部分都荒着,想着等明日买下来以后,是不是找些人来先把这些荒地开垦出来,等来年天暖的时候就可以种土豆了。

    老者在他们走去,果真锁好了庄子的门,赶着辆马车慢悠悠的朝着城里走去。

    到了第二日,孟倩幽和孟齐便过来了作坊。

    经过三日的休憩,屋顶基本上都修的差不多了,孟倩幽便吩咐几名工人:“你们修完以后,就把这各个作坊之间以及院子里的杂草清理一下,等我们开业的时候,一定要保证这所有的院子里都是干干净净的。”

    干的活轻松,中午还可以饱饱的吃一顿带肉的大锅菜,几名工人眼看着屋顶修完了,心里还着急呢,听了孟倩幽的话以后,兴奋的脸都红了,齐齐响亮的应声:“放心吧,东家,我们几个保准给清理的干干净净的,您一根杂草也不会看见。”

    孟倩幽点头,又问:“你们几个有谁家里需要等着用钱的,可以先给你们一百文的工钱拿回家里去用,剩下的等开工以前全部给你们结清。”

    几名工人互相看了看,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惊喜,尤其是负责过来做饭的那地夫妇,激动的甚至眼里都含了泪水。

    孟倩幽见几人的样子,就知道了他们的意思,没有再问,吩咐小厮等晚上下工的时候给先给他们每人一百文钱的工钱。

    几名工人自然又是一阵道谢。

    安排好了这边,孟倩幽和孟齐来到衙门。

    衙门里很冷清,包清河正在和文书说话,看到两人进来,很是奇怪,问:“孟姑娘,可是找我有事情。”

    孟倩幽笑着把要买五百亩地和庄子的事情告诉了他。

    包清河愣过之后,立刻站了起来,急切的问:“孟姑娘买了这么多的地,是否需要雇用大量的人工?”

    孟倩幽笑着回道:“是有这个打算,不过要等作坊开起来以后。”

    文书也是高兴不已,连声说道:“那真是太好了,有了活计做,今年冬天就有好多人家不用挨饿了。”

    孟倩幽适时给两人泼冷水:“两位也不要太高兴了,五百亩地也不是很多,如果北城这边闲着的人都去的话,也干不了多少时日的。”

    包清河激动的声音都飘起来了:“做一天算一天,只要有工钱拿就行了,也比他们每日这样闲着好。”

    几人说话间,昨日的老者和一个穿着丝袍,满面愁容的三四十岁的男人走进衙门,看到孟倩幽和孟齐,老者指着他们道:“老爷,就是这位姑娘要买我们的庄子和田地。”

    男人对着孟倩幽颔首,也没有多言,从怀里掏出了地契和房契交给孟倩幽:“姑娘看一下,这是那处庄子的房契和五百亩地的地契。”

    孟倩幽接过,细细的看了一下,交给孟齐。

    孟齐看的也很仔细,看完以后道:“没错。”说完,把东西递给文书。

    文书写了一份买卖文书,让两人分别在上面摁了手印。又给他们办了过户手续。这些都办完,孟齐从怀里掏出了银票,交给那个男人:“您轻点一下,数目对不对?”

    男人接过,仔细的点完,轻点了一下头,道:“正好。”说完,把银票揣在了怀中,转身出了衙门,老者紧紧的跟在他后面。

    孟齐也把地契和房契放入了怀中。

    孟倩幽道:“包大人,这几日我和二哥和又别的事情,恐怕不能天天过来,作坊里的事情就麻烦您多照顾一些了,”

    “这个好说,”包清河痛快的应道:“我每日都会过去看看,你们就放心吧。”

    孟倩幽和孟齐两人谢过,也走出了衙门。

    文书还沉浸在高从的情绪中,试探的打听:“大人,这位姑娘是您的什么亲戚,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本事,短短几天又买作坊,又买庄子的?”

    包清河看了他一眼。

    文书意识到自己逾越了,急忙说道:“大人不要误会,属下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一时好奇问问。”

    包清河没有责怪他,而是附在他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话。

    文书瞪大了眼睛,用手指着已经看不见孟倩幽身影的衙门口,惊得说话都打结巴了:“她、她、她是”

    包清河点头。

    文书看了看衙门口,又看了看包清河,再看了看衙门口,如此反复了几次,突然一拍大腿,着急的问:“大人,在孟姑娘面前我没有什么失礼的地方吧?”

    包清河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皱气眉头,呵斥他:“大惊小怪的,成何体统?”

    文书说话的口气都变了味:“哎呦喂,老爷,这可是将来的世子妃呀,是我这一生都不可能见到的尊贵的人,你让我怎么不激动?”

    包清河的眉头皱的更深,面色有了不虞:“我告诉你她的身份,是让你以后有什么事给她方便一些,不是让你大呼小叫的。”

    文书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眼睛扫视了衙门内一圈,见四下无人,才放开自己的嘴,嘿嘿傻笑了起来。

    孟倩幽和孟齐并不知道他们走后发生的事情,而是直接来到了那日见到侧妃丫鬟的那个店铺前,下了马车,走了进去。

    店铺依然开着门,里面的掌柜的和伙计都无精打采的挨着柜台在唉声叹气,看到两人走进来,以为是顾客,说道:“我们的店铺马上就要关门了,里面的东西不卖了。”

    说完,不再理会他们,掌柜的还是坐在椅子上唉声叹气。

    孟倩幽没有动,疑惑的问:“好好的铺子怎么不开了?”

    “因为我们原来的东家把店铺卖了,我们也被解雇了。”掌柜的头也没抬的回道。

    几名伙计也是垂头丧脸趴在柜台上。

    “那里面的货物她是如何处理的?”孟倩幽问。

    掌柜的被问的不耐烦了,语气有些不好的说道:“里面的东西当然是一块儿卖了,难不成还运回家里去当柴禾烧?”

    没想到京里还有这样的规矩,卖店铺连店铺里的东西都一块给,暗道自己又捡了一个大便宜,嘴上却啧啧了两声,摸着那些光滑的锦缎说道:“这么好的料子,当柴火烧真可惜了。”

    掌柜的腾就站了起来,怒道:“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我都说了店里的东西不卖”等看清是孟倩幽身后的孟齐时,最后的那个了字没有说出来。

    伙计们听她的语气奇怪,纷纷的看过来。

    掌柜的认出孟齐就是那天和侧妃丫鬟买店铺的人,惊慌的不知说什么好:“东家,不不不,公子,小人不知道是您过来了,刚才的冒犯这位姑娘了,请您不要责怪。”

    孟齐皱眉上前走了一步。

    掌柜的看他神色不是很好,呐呐道:“您买下铺子后,好几日没有过来,我们不知道您是什么意思,没敢走人,只好在这铺子里等。”

    “我是外地人,不知道你们这里还有卖铺子赠东西的规矩,我们当时说好的是五日之后才交接,今日我是无事路过这里,才过来看看。”孟齐道。

    掌柜的急忙急声说道:“原来是这么回事,怪不得您这几日没有过来呢,那其余四家的店铺里掌柜的等您都要等疯了。”

    “为何?”孟齐问。

    “他们那几家都是租的店铺,那日你们办完手续以后,我们原来的东家就派人过来给他们说了一声,让他们五日内搬走。可是都是养好的生意了,他们哪里愿意搬走,再说,五天的时间太急,他们也找不到合适的地方,正等着您过来商议一下续租店铺的事呢。”掌柜的说完,又巴结的说道:“要不小人现在去把他们几家掌柜的去喊来,让他们当面给您说。”

    孟齐点头:“去吧,我在这里等着。”

    掌柜的应声,训斥还在发愣的伙计:“还站着干什么,这是咱们以后新的东家,还不快去给东家沏茶水来。”

    伙计们如梦初醒,争先恐后的去了后面,烧水,沏茶。

    掌柜的也快步走出去喊人。

    店里一下子就没了人。

    孟倩幽感到好笑,摇头,坐在店内的椅子上。

    伙计们很快把茶水起来,小心翼翼的放到了两人面前。

    另外四家掌柜的也快步的跟着掌柜的过来了,一进门就急忙给两人见礼。

    孟齐摆手,一名掌柜的试探的问道:“公子,您这店铺能否在让我们继续租用?”说完,怕他不同意,又急声补充了一句:“我们可以先交一年的房租。”

    “你们原来的房租到日子了吗?”孟齐问。

    几名掌柜的不明白他的意思,互相看了看,还是那名掌柜的回道:“回公子,没有。”

    “大概还有几个月?”

    “年底就到期了,没有多长时间了。”那名掌柜的回道。

    孟齐点头,端起茶水抿了一口。

    几名掌柜的提心吊胆的看着他。他们在这店铺里做了好几年的生意了。人气已经积攒了起来,好多都是回头客,再加上还有三个月就到年底了,正是生意红火的时候,这个时候搬去别处,对他们来说就会有很大的损失。所以这今天没见到有人来接收店铺,他们又找不到人,是吃也吃不香,睡也睡不好。刚才一听这绸缎铺的老板说买店铺的公子来了,他们就迫不及待的过来,准备祈求他一番,就算是要他们搬,也要等着过了年以后。没想到孟齐上来就问他们这样的问题,几人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心里不安的很。

    孟齐放下手里的茶杯,不紧不慢的说道:“既然如此,就到年底再重新定契约收你们的房租吧,这三个月你们继续使用就是了。”

    五名掌柜的都愣住,好一会儿也没有反应过来,还是绸缎铺的老板首先反应过来,催促几人:“还不谢谢公子!”

    剩下的四名掌柜的也反应过来,一阵欣喜过后,齐齐弯腰给孟齐行了个大礼,连声说道:“谢谢公子,谢谢公子。”

    孟齐摆手,正欲说话,一名男子的叫骂声从店铺外传进来:“里面的人给我滚出来,老子知道你在里面。”

    孟齐和孟倩幽皱眉,店里的所有的人面面相觑。

    绸缎铺的掌柜的朝外看了一眼,说:“公子,是那日要买店铺的那人,现在带了好几个人在外面。”

    孟齐和孟倩幽互看一眼,同时起身,走到外面。

    几名掌柜的和店里的伙计也跟着走了出来。

    青鸾和朱篱绷紧了身体,挡在了孟倩幽面前。

    孟倩幽拍了拍她们俩,示意他们放松,小声道:“几个跳梁小丑,不足为惧。”

    孟齐见那男人像泼妇一样插腰,对着店铺大骂,旁边还有几个气势汹汹,手拿棍棒的大汉。

    见孟齐出来,男人用手指着他骂道:“好你个没有见过世面的乡巴佬,敢跟老子抢店铺,你也不打听打听,这附近的几条街有人敢惹老子吗?”

    绸缎铺的掌柜的附在孟齐耳边小声说道:“这人是这附近有名的中介人,专门靠倒卖店铺挣钱。性格极其凶狠,是以这几条街上要买卖的店铺都是经的他的手。那几人是他雇佣的打手,专门帮他对付和他抢生意的人。”

    孟齐面色不改。

    那人继续嚣张的叫骂:“老子等了你好几日了,你个缩头乌龟不露面,今日让老子逮到了吧,老子给你两条路,一条是你把这店铺乖乖的低价卖给我,老子就饶了你。”

    “另一条呢?”孟齐低沉着声音问。

    男人的声音越发的猖狂:“另一条路就是我每日里派人来你这店铺前捣乱,让你永远别想踏踏实实的做生意。”

    好久没有被人这么嚣张的对待了,孟倩幽来了整人的兴致,双手抱臂,懒洋洋的问:“我们要是两条都不选呢?”

    “那老子今天你打的你们满地找牙!”男人嚣张大笑,狂妄的说道。

    孟倩幽点头:“这个主意不错,像你这样的人有牙齿吃饭也是浪费粮食。”

    男人的大笑被噎住,怒声道:“死丫头,你说什么?”

    孟倩幽摇头,啧啧两声:“连这么浅显的话都听不懂,简直就是个傻瓜。我就发发善心,让丫鬟再告诉你一遍。”说吧,吩咐青鸾:“青鸾,告诉他我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青鸾忍住笑,高声解释:“我们姑娘的意思是你满地找牙的人会是你。”

    周围的人看那热闹的人都知道男人是个什么样的人,见孟倩幽这样戏耍与他,纷纷替她捏了一把汗。

    男人恼羞成怒,血气上头,气怒的招呼另外几人:“给我上,先教训一下这个死丫头。”

    有两人手敲着棍棒狞笑着走过来,语气轻浮的说道:“这小妞不错,可惜了,咱哥们不是怜香惜玉的人,今日就让你知道得罪我们大哥的下场。”

    孟倩幽连站立的姿势都没变,依然面带笑容,不疾不缓的吩咐青鸾和朱篱:“一人十个巴掌子,先把他们的嘴给我打烂了再说。”

    青鸾,朱篱应声。

    两名大汉:“哟嗬”了一声,“小丫头,口气还不小,原本咱哥们还想不让你”话没说完,就感觉眼前人影一闪,还没等反应过来,脸上就被搧了几巴掌。

    大汉们在这一带嚣张惯了,从来没有人敢在他们面前反抗,现在突然被打了几巴掌,竟然懵了,一下没反应过来,青鸾和朱篱轻而易举的打完了十巴掌,跃回了孟倩幽身边。

    周围看热闹的人也懵了。

    叫骂的男人更甭提,他根本就没看清青鸾和朱篱两人是如何到的两名大汉的眼前,就听见了“啪啪啪”的一阵响,响声过后,两名大汉的嘴立刻就肿了起来。

    几名掌柜的也傻了眼,张大了嘴巴,不置信的看着孟倩幽。

    整个店铺门前鸦雀无声。

    连整条街道都死一般的寂静。

    好半天男人也反应过来,气怒的声音差点震坏了人们的耳膜:“死丫头,你这是找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