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杀鸡儆猴(一更)
    孟倩幽皱眉,作势用手指掏了掏自己的耳朵,语气里充满了不屑和挑衅:“是男人就赶紧动手,别总像个疯狗一样乱叫。”

    周围的人这才发出一阵的议论声,纷纷用看疯子一样的眼光看着她,尤其是听她说完了这句话,所有的人都像约好了的似的,齐齐的退后了几步。

    被打懵了的两名大汉也反应过来,不等男人吩咐,就脸色狰狞的挥舞着棍棒冲了过来,嘴里含糊不清的叫着:“我打死你这个死丫头。”

    人群不约而同的发出惊呼声。

    几个掌柜的更是吓得后退。

    孟齐脚步快速移动,身子挡在了孟倩幽身前。

    孟倩幽却是丝毫未动,一派闲适的命令青鸾和朱篱两人:“看你们的了。”

    青鸾和朱篱很小就被丢进暗卫营里训练,经历了重重淘汰成为了齐王妃的贴身暗卫,身手自是不差,没等两名大汉冲到孟倩幽身边,就迎了上去,一人给了一脚。

    两名大汉身子同时飞了出去,重重的跌落在地上,激起的尘土呛的里的看热闹的人们一阵咳嗽。

    几名掌柜的惊得快要把眼珠子瞪出来了,自从刚才嘴巴就一直没有合拢过。

    围观的人们就更甭提,惊得差点咬掉了自己的舌头。

    两名大汉落在地上,立刻就昏死了过去。

    孟倩幽板起脸,故意训斥两人:“不是让你们把他们的牙打掉就行吗,怎的把人打昏了过去。”

    青鸾和朱篱听了她的训斥,急忙请罪:“姑娘,我们错了,一会儿保证下手不这样重。”

    这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男人气得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指着孟倩幽大骂:“死丫头,你别嚣张,刚才是我们大意了才让这两个丫头得了手,我倒要看看她们怎么对付了我们几个。”

    说完,对着剩余的大汉一挥手:“你们几个一起上。”

    大汉们嚣张惯了,如今被两个丫头得了手,心中也是气愤,一心想要找回面子,挥舞着各自手中的棍棒嗷嗷叫着冲了过来。

    孟倩幽拉着孟齐后退几步,吩咐青鸾和朱篱两人:“一炷香内解决,我要看见他们满地找牙的样子。”

    暗卫的宗旨就是服从主子的命令,两人毫不犹豫的答应,迎了上去。

    虽然两人的武功不弱,但对方也是拿着棍棒的高大男人,一开始两人根本占到什么好处。

    周围的看热闹的人们唯恐棍棒飞出来,伤到自己,又后退了几步。

    几名大汉就是花架子,平时仗着人多,又身高马大的唬唬众人,今天遇到青鸾和朱篱两个高手就不够用了,几个回合之后,其中的一个大汉就被青鸾踢飞了出去。朱篱也不甘示弱,趁着另一个大汉分神,也把他踢飞了出去。

    剩下的几名大汉慌了手脚,两人只用了几招就把他们几人全部打趴在地上。

    叫骂的男子一看大事不好,扭头就要转出人群逃跑。

    孟倩幽冷喝一声:“青鸾,还有一个。”

    青鸾一个纵跃跳到他的身后,提着领子把他扔了过来。

    男人站立不稳,几个趔趄之后,趴在了孟倩幽的面前。

    孟倩幽状似吓了一跳,后退一步,故意说道:“你行这么大礼干嘛,我可消受不起。”

    围观的众人发出一阵嘲笑。

    男子知道自己遇到高人了,识时务的连忙求饶:“姑娘饶命,是我有眼无珠,得罪了姑娘,还望姑娘饶了我。”

    孟倩幽蹲下身体,仔仔细细的瞧着他的眼睛,故意曲解他的意思:“你的眼珠这不是好好的呆在里面吗?你怎么会说自己有眼无珠,是想让我帮你把眼珠拿出来吗?”

    孟倩幽说的轻松,男人听她说的一本正经,吓得差点昏死过去,把头在地上磕的“砰砰”响:“姑娘饶命,姑娘饶命。”

    孟倩幽不愿意了,大声说道:“杀人可是要犯王法的,我何时说要你的性命了,当着这许多人的面你可不要诬陷我。”

    男人不敢再说求饶的话,恐慌的问:“那姑娘想怎么样?”

    孟倩幽起身,扫视了所有的大汉一眼,笑眯眯的清脆着声音说道:“就依你说的,把你们的牙留下即可。”

    明明她是笑着说的,别说跪着的男人,就是周围看热闹的人们听了她的话也都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孟齐知道孟倩幽的性格,知道她说道到做到,唯恐因为此事惹来不必要麻烦,低声劝她:“小妹,算了,饶他们一次吧。”

    孟倩幽笑眯眯的看着孟齐,道:“二哥,你还不了解我吗。我就是一个有仇必报的性格,今天不敲下他们的几颗牙齿,我会睡不着觉的。”

    孟齐张嘴欲要再劝,孟倩幽猛地命令青鸾、朱篱两人:“动手!”

    两人应声,青鸾弯腰拽起跪在孟倩幽面前的男人,对着他的嘴一拳头就打了下去。

    那人哀嚎一声,捂着自己的嘴疼的半跪在地上。

    其余的大汉吓坏了,趴着就往人群里钻。

    朱篱也有样学样。

    整条街立刻就充满了几人的哀嚎声。

    看热闹的人中,有人觉得于心不忍,有人觉得解气的不行,还有的人觉得孟倩幽心真狠,真的命人活生生的把几人的牙齿打落了下来。

    孟倩幽无视众人的议论声,笑眯眯的问疼的说不出话来的男人:“被人打的满地找牙的滋味如何?”

    男人捂着嘴,鲜血从指缝里流了出来,滴滴掉落在地上,惊恐的瞪着孟倩幽说不出话来。

    孟倩幽收了笑意,冷声道:“滚吧,以后别让我在这条街上在看到你们。”

    几人也顾不上疼了,连滚带爬的跑走了。

    围观的众人看到他们的狼狈样,哈哈大笑。

    几名掌柜的却擦了擦额头上吓出来的汗,惊吓的互相看了看。

    教训了几人,孟倩幽心里觉得莫名的痛快,连说话的声音都愉悦了很多:“走吧,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屋去说。”

    说完,头前走进店里。

    一直在门口观看的伙计惊吓的急忙后退。

    孟倩幽当做没有看到他们惊吓的样子,坐回了椅子上,端起茶水,慢慢喝了一口,皱了下眉头。

    一名胆大的伙计小心翼翼的问:“姑娘,茶水是否凉了?可需要我们去给你换一杯。”

    孟倩幽盖上茶盖,把茶杯递给他,面露微笑:“谢谢。”

    伙计哆嗦着手接过,连孟齐面前的茶杯也一起端了出去,不一会儿就新换了两杯进来,恭敬的放在两人面前。

    孟倩幽端起茶杯,小口的抿着里面的热茶。

    一名掌柜的恭敬的对孟齐说道:“公子,我们几个商议过了,房租我们还是从这个月算起吧。”

    孟齐知道几人是被孟倩幽的狠戾吓到了,温声对几人说道:“不用了,这几个月你们就安心的租用店铺吧,等年底的时候你们如果决定还是再租,我们就重新签订契约。”

    几人不安的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装作不知道自己正在看向他,专心的喝着茶水。

    孟齐安抚几名掌柜的:“这几间店铺以后由我负责,你们有什么事找我好了。”

    几人明显的松了一口气,连声道谢后,结伴走了出去。

    屋内只剩下绸缎铺的掌柜的和伙计,孟倩幽这才放下茶杯,对掌柜的说道:“这几日你们把这些丝绸降价卖出去,过几日我会给你们进一些新货过来。至于你们如果想要留下的,就好好的干,不想留下的,现在就可以走了。”

    找个活计不容易,这几天掌柜的和伙计愁眉苦脸,就是以为没了这份活计,现在听到孟孟倩幽这样说,自然是高兴的不行,都保证自己留下来好好的做工。

    孟倩幽点头,把家里的地址说给了掌柜的,对他说道:“我们不会天天过来,铺子里你就全权负责了,这是我家里的地址,如果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你派人去给我送个信即可。”

    掌柜的牢牢记下,恭敬道:“姑娘放心,我一定不会辜您的信任。”

    “如此最好,你们如果能短期内把这些丝绸处理完了,过年的时候我会给你们奖励,每人三到五两银子不等。”

    别说伙计了,就是掌柜的给侧妃做了这么多年的工了,也没得到过一个铜板的赏银,听了孟倩幽的话,几人欣喜不已。掌柜的问:“姑娘,需要我们降几成?”

    “三到四成吧,至于具体几成,你做的时间长了有经验,你来决定。我只有一个要求,无论卖出多少的银子,你们都不需贪墨,要如实的做好账本,到时我会过来查账,要是让我知道了你们的账目不对,你们会知道下场是什么。”

    刚才的情景还在几人眼前晃动,而贪墨东家的银两在这一行也是大忌,如果被人知道了,不但会得不到好下场,就是以后也没人敢再用自己,掌柜的深知其中的道理,急声保证:“姑娘放心吧,您担心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

    孟倩幽点头,起身和孟齐出了店铺,坐上了马车,朝着家里走去。

    掌柜的和伙计都恭恭敬敬的把她们送出了店外,看着马车远去,才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掌柜的嘱咐伙计们:“咱这新东家可是个厉害的主,你们以后可要打起精神好好干活,否则的话,谁也保不了你们。”

    刚才的那一幕,伙计们全都看见了眼珠,自然知道掌柜的是为他们好,连连点头。

    马车里,孟齐却在数落孟倩幽:“你说你,都多大的姑娘了,还跟以前一样爱动手”

    孟倩幽不等他说完,就举起双手,大喊冤枉:“二哥,我冤枉呀,你看到了,我从头到尾一个手指头都没有动过。都是青鸾和朱篱两人动的手。”

    孟齐被气笑:“她们两人动手还不是你吩咐的,跟你亲自动手有什么两样?”

    孟倩幽笑嘻嘻的回道:“当然有了,这足以证明你小妹我现在是个大家闺秀了。”

    孟齐又气又笑,无奈的摇头。

    孟倩幽嬉皮笑脸的往他面前靠了靠,“二哥,我们一下子买下这么多的产业,只有咱俩是管理不过来的,只有借力使力,让他们帮咱们打理才行。但是他们都知道你是外地人,时间长了免不了生出不该有的心思,我原本就想敲打他们一番的,既然那帮人正好送上门来,正好我就杀鸡给猴看,这下他们都会老老实实的帮咱们打理产业的。再者也是让那些对咱的产业心怀不轨的外人趁早灭了不好的念头。”

    孟齐笑着摸了摸她的头:“二哥知道你的想法,可是你这样做不出几日便会传遍京城,到时候如果你真的和逸轩成了亲,那些太太小姐们会用这件事来诟病你的。”

    孟倩幽耍赖皮,摊开双手,嘻嘻笑着不承认:“我什么也没做呀,我只是站在那里看丫鬟打人没有阻止而已。”

    孟齐再次揉了下她的头:“你呀”

    孟倩幽调皮的对他做了鬼脸,孟齐被逗的哈哈大笑。

    马车外的青鸾和朱篱听到孟齐欢快的笑声,暗自松了一口气。

    到了家门口,下了马车,看到霍香伶的丫鬟霍香萍站在大门伸着脖子焦急的朝着府里张望。

    孟倩幽看笑着问道:“香萍姑娘,你今日上门有什么事吗?”

    霍香萍被她的声音乍然吓了一跳,急忙回转,双手拿着什么东西放在了身后,紧张的声音都有些结巴:“孟、孟小姐,您回来了。”

    孟倩幽假装没有看见她极力掩饰的样子,笑着走到她面前:“今日事情忙完的早,我和二哥就回来了。”说罢,朝着门房看了一眼,奇怪的问:“李二呢,怎么没在门口守门,?”

    “哦”丫鬟急忙说道:“我是来找文少主的,他帮忙进去喊人了,应该快出来了。”

    孟倩幽故意笑着招呼她:“有什么事情香萍姑娘进去说吧。”

    霍香萍慌忙摆了摆右手,指着外面的马车急切的说道:“不用了,谢谢孟小姐,我们小姐派我给文少主又送了一些上好的药材过来,一会儿给了文少主,我就回去复命了。”

    孟倩幽也不强迫她,道:“文彪一会儿就该出来了,香萍姑娘慢慢等,我们先进去了。”

    霍香萍急急的点头。

    孟倩幽和孟齐走进府里。

    霍香萍看着他们的背影松了一口气,感觉自己拿着信的手都被惊出来的汗打湿了。

    文彪听了守门人的通传,以为是找他有什么重要的事,急急忙忙随着守门人往外走,看到孟齐和孟倩幽进来,停住脚步,恭敬的给两人打招呼:“姑娘,二公子,您们回来了。”

    孟倩幽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低沉着声音吩咐他:“见过香萍以后,立刻到我的院子里来一趟。”

    文彪见她表情不悦,以为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情,急忙说道:“姑娘有什么事直接吩咐我,我立刻就去办。”

    孟倩幽脸色好看了一些,别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没再说话,朝着自己的院子走去。

    文彪有些摸不着头脑,愣愣的看向守门人。

    守门人也不明白孟倩幽的意思,同样也愣愣的看着他。

    霍香萍看到了文彪,在门口远远的喊他:“文少主!”

    文彪回神,慢步的走到门口。

    霍香萍看他比上次自己来的时候好多了,心里高兴,连声音都愉悦了几分:“文少主,我们小姐让我又送了一些上好的药材过来。”

    文彪干脆的回道:“多谢你家小姐惦记了,我已经快好了,这些药材还是请拿回去吧。”

    霍香萍急忙摆手,着急的说道:“文少主,我只是一个丫鬟,完不成小姐交代的差事回去会被责罚的,您就别难为我了。”说完,转身急匆匆的回了马车边,把药材拿了下来,抱在怀里,又快步回来,一股脑的全部放在文彪的手里。

    文彪没法,只得全部接过。

    霍香萍最后把手里的信放在药材的上面,小声道:“文少主,这是我们小姐给你的信,你可要自己仔细看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