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替文彪赎身(二更)
    没等文彪反应过来,霍香萍就转身飞快的跑回马车上,吩咐车夫赶快走。

    文彪却再次愣住,感觉自己的脑袋不够用了,怎么今天的人都怪怪的。

    守门人也是老实人一个,没有多想,问:“文彪大哥,需要我帮你把药材送进去吗?”

    文彪回神,摇头:“不用,我直接抱去姑娘的院子里就行。”

    守门人应声,回了门房。

    文彪抱着药材来到孟倩幽的院子里,那封信还一直放在上面。

    孟倩幽和孟齐回到了屋里。

    前几天霍香伶主仆来谢恩的时候,孟齐回了自己的屋子里给家里写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现在见孟倩幽的神色不对劲呢,开口问:“小妹,怎么了?”

    孟倩幽开口欲说话,却不知道该给他怎么说,抿了抿嘴唇道:“一会儿文彪来了二哥就知道了。”

    青鸾有眼力的端了两杯茶进来,一人面前放了一杯后,退了出去。

    文彪抱着药材进了院子,青鸾立刻禀报:“姑娘,文彪过来了。”

    “让他进来!”孟倩幽不悦的声音从屋里传出。

    朱篱打开门帘,文彪抱着药材走了进去。

    孟倩幽眼尖,一眼就看到了放到上面的那封信,蹙眉,问:“这上面是什么?”

    文彪如实回道:“是霍小姐给我的一封信。”

    孟倩幽见他神色坦然,对信里的内容浑然不知的样子,心里的怒气泄了去,放松了身体,闲适的靠在了椅背上:“如果方便的话,守着我们打开看看吧。”

    文彪也没有多想,把药材小心的放在桌子上,拿起信利落的打开,读了起来,没有读完,脸就变了颜色,抬头惊吓的看向孟倩幽:“姑娘,这”

    孟倩幽端起茶水抿了一口,放下,是笑非笑的文彪说道:“文少主,艳福不浅呀。”

    文彪心里发颤,心头猛跳,吓得“噗通”就跪在了地上:“姑娘,这、这、我、我、”

    “文少主这是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孟倩幽戏虐的反问。

    文彪吓得慌忙摆手,着急的解释:“姑娘,我根本就不知道霍小姐有这样的意思,否则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出去见她的丫鬟的。”

    孟齐似乎明白了孟倩幽为什么生气,看了文彪一眼,没有说话,端起茶杯默默的喝起茶来。

    孟倩幽接着反问:“文少主现在知道了,是什么想法呢?”

    文彪跟在孟倩幽身边好几年,孟倩幽始终是直呼他的姓名,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一连两声喊他文少主,知道孟倩幽这是生气了,文彪急忙拿起手中的信就要撕掉。

    孟倩幽的声音又起:“文少主这是想要撕毁证据了?”

    文彪的手顿住,撕也不是,不撕也不是,额头上都急的冒出了汗,连说话的声音都变了调:“姑娘,想让我怎么办?”

    “这是你的好事情,我可不敢阻拦你,免得你哪一天做了霍家的乘龙快婿,反过来找我的麻烦。”孟倩幽幽幽地说道。

    她的话说完,孟齐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文彪着急之下没有细想她的意思,急切的说道:“姑娘这是跟我开玩笑吗?她和松儿一般大的年纪,我都可以做他的爹了,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想法吗?”

    孟倩幽状似不相信,弯了弯身子,凑近文彪一些,“现在不是流行老牛吃嫩草吗?有好多七八十的糟老头子还纳妾呢,你这正当年的年纪,休妻再娶也不是不能的。”

    文彪听了她的话后更加着急:“姑娘,你就不要开我的玩笑了,我文彪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也是有担当的人,断然不会做出休妻再娶的事的,更何况我现在还是官奴之身,在京城不会有光明正大的身份的。”

    孟倩幽直起了身体,道:“身份是小事,霍老爷钱多,势力大,给你重新弄个身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见孟倩幽不信,文彪一个堂堂的大男人都要急哭了:“姑娘如何才会相信我没有那份心思,只要你说出来,文彪一定照做。”

    孟齐放下手里的茶杯,给文彪解围:“文彪跟了我们这么多年,你还不了解他的为人,他压根就不是那样的人,你就别为难他了。”

    文彪感激的看向孟齐。

    孟倩幽哼了一声,冷声对文彪说道:“既然如此,你就给我听好了,我平生最讨厌的就是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抛妻弃子的人,你若是敢做出对不起你夫人的事,无论你变成什么身份我都不会放过你。”

    文彪连声保证:“姑娘放心,我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那好,今天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这封信你也不要对任何人提及,免得有人说漏了嘴,传到你家人的耳朵里。而且以后不许再见霍家的任何人。”孟倩幽道。

    文彪应声,想着自己手里还有封信,便又急声问道:“那这封信怎么办?”

    “毁了吧,至于那些药材等我看过之后,对你们伤势有益的,我会让人送过去。”

    文彪连连应声。

    孟倩幽又道:“起来吧,去门口给守门人说一声,以后再有霍家的人过来找你,让他直接回绝了。”

    文彪应声,站起来,快步走了出去。走到院子里才敢长舒了一口气,不但感觉自己的后背湿透了,就连身上的伤口也感到阵阵的发痛,心里不由得埋怨那霍家小姐给他找了这么大的麻烦。

    听文彪的脚步声远去,孟齐才笑着说道:“文彪这次可被你吓坏了,估计以后会对霍家小姐退避三舍的。”

    “那样最好,霍家在京城的地位举足轻重,文彪与她有了过多的牵扯也不好。”

    孟齐又问:“你是怎么看出霍家小姐对文彪有那种心思的?”

    “这个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好不好。算起来霍香伶都十八了,还是一副姑娘的打扮,那就说明她还没有嫁人,而且就算文彪对她有救命之恩,她也不应该只和丫鬟两人来,这样堂而皇之,毫不遮掩的来找文彪,这要是被有心人看到,传出去,那她大家小姐的闺誉不就全毁了,要知道,这里是京城,名声对一个闺阁小姐来说视如生命。既然她不在意这些,只能说明一件事情,那就是她对文彪心有所属,不在意人们的流言蜚语。”

    孟齐在乡下长大,虽然这几年为了家里的生意跑了不少的地方,可都是接触的男人,对于女人的这种小心思是一点都不懂的。听完孟倩幽的话,张大了嘴巴,呆愣愣的不知说什么好。

    孟倩幽趁机对他说教:“二哥,你经常出门在外,最好是不要招惹到女孩子,否则的话一不小心再惹祸上身,到时二嫂拿着棍子满村子追着你打,可没人帮你。”

    孟齐的媳妇是王老板的女儿,从小耳濡目染王老板跟人谈生意,长到了十一二岁更是开始跟着学做生意,脾气自然有几分火辣,别看平日里没事温柔贤惠,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真要是惹到了她,追出三里地去也得把人暴打一顿。想到孟倩幽说的那种画面,孟齐下意识的全身哆嗦了一下,连忙说道:“我知道了,以后有女人的地方我有多远躲多远,就是她们出了事我也不会过去帮忙的。”

    孟倩幽“噗嗤”一声笑出来:“二哥,没那么严重的,该出手救人的时候还是要救的。”

    孟齐摆手:“不行,不行,这京城里的女人心计太多了,我还是躲远点吧。”

    孟倩幽再次失笑,起身,把桌子上的药材盒子打开,看了一下里面的药材,啧啧了几声:“这霍小姐可真是舍得下本钱,这些名贵的药材最起码要花好几千两银子。看来对文彪的心思可不是一般的重呀。”

    孟齐没敢搭话。

    孟倩幽把适合养伤的药材拣出来,吩咐青鸾给文彪送去,嘱咐他们拿到厨房里熬了吃下去。又吩咐朱篱把剩下的药材放好。

    兄妹俩这才有功夫细细的商议接下来的要做的事情。

    孟倩幽告诉孟齐,她想着把现有的绸缎庄改为云祥绸缎庄的分店,明日就去找云祥绸缎庄的掌柜的商议一下。

    孟齐知道云祥绸缎庄是孙良才家里开的,也知道孙良才把绸缎庄托付给了她,便也没有反对。

    下午皇甫逸轩又没来,孟倩幽知道他有事情,便也没有往心里去,岂不知,皇甫逸轩现在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原来昨日听了孟倩幽的话后,皇甫逸轩回了府里,就暗中吩咐身边的人去调查,这一查便查出了侧妃拿着府里的钱通过贺琏去放印子钱,这可是牵连全府的大罪,一不小心,全府上下几百口人的性命就全保不住了。皇甫逸轩大怒的同时也纳闷,侧妃哪里来的胆子敢做这样的事情。

    坐在屋子里思量良久,皇甫逸轩还是决定把这件事隐瞒下来,不告诉齐王爷和齐王妃,先看看侧妃到了交权的那一日能否填齐公中的银两,如果填齐了,他就先放她一马。如果填不齐,再把这件事告诉齐王爷。

    第二日,孟倩幽和孟齐到了北城的作坊里转了一圈,看到所有的房顶已经修葺完了,几名工人正在认真的清理院子中的杂草,吩咐了小厮几句,两人便去了云祥绸缎铺。

    孙良才领着孟倩幽来过几次,并告诉掌柜的,最近一段时间内自己过不来,铺子里的一切生意交给孟倩幽打理,如果掌柜的碰到什么难题,尽管找他去解决。

    是以两人来到了绸缎铺,掌柜的就像对待东家一样恭敬的对待孟倩幽。

    孟倩幽把自己的打算说了,并告诉掌柜的,自己的店里挂云祥绸缎庄的招牌,作为他们的分店,卖的丝绸的价钱也和他们一样。不过进货的方式却有两种。一种是以比进价多两成的价格从这边的店里拿货,拿到那边去卖。再有一种就是按照进货价把丝绸拿过去,商量好了分几成的利润。

    孟倩幽的店铺的位置是在京城最好的位置,孙良才吩咐掌柜的好几年了,要从那边找个店铺,开个分店可是一直都没有碰到合适的,现在听孟倩幽一说,掌柜的自然是欣喜,当即表示第二种方式比较合适,至于分几成的利润,让孟倩幽给孙良才自己写信商议。

    孟倩幽点头,告诉掌柜的,自己已经命人处理店里的丝绸了,他们这边最好是把货物备齐,还有三个月就要过年了,往后正是大赚一笔的好时候。

    掌柜的做生意多年,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忙说库里还有些存货,如果他们店铺里腾出了地方,就先运过去卖,他马上就吩咐人再去多进一批。

    事情确定好,孟倩幽两人又去了一趟自己的店铺里,告诉了这个的这个消息,吩咐他们要尽快的把店里的丝绸处理完。

    云祥绸缎庄那是连宫里的娘娘,贵人都要派人出宫来定制丝料的地方,在这京城里太太小姐间提起来就没人不知道的地方,如今自己的店要成为她们的分店,别说掌柜的,就是伙计们也立时感觉自己的身份高了一等,连声表示一定会尽快的把店里的货物处理完,赶快腾出地方来。

    吩咐好这一切,两人坐上马车回了府里。

    掌柜的和伙计看着马车离去,心里疑惑,这兄妹俩到底是什么来头,不但身边暗藏高手,还能扒上云祥绸缎庄这个大招牌。

    马队已经走了三天了,预计也就是刚到家,在家里休息一晚的话,最快快也得三天以后再回来,想着这几天没事,孟倩幽便吩咐青鸾去德仁堂送信,告诉文泗自己所有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让文夫人过来治病就可。

    青鸾应声,转身刚要去德仁堂,守门人在院子里禀告:“东家,门外有一位自称霍老爷的人求见。”

    孟倩幽一愣,随即笑了:“看来这霍家是铁了心要把女儿嫁给文彪了,女儿写信不成,这老子就亲自上门了。”立刻吩咐青鸾:“你先不要去德仁堂了,去把二少爷叫来。”然后又吩咐朱篱:“去告诉文彪,霍老爷上门了,无论他想什么办法,都得给我装出一副要死的样子。”

    两人应声,快步出了院子。

    孟倩幽不吩咐,守门人不敢离开,一直恭敬的站在院子里等回音。

    直到孟齐来了,孟倩幽才吩咐他:“请霍老爷去会客厅。”

    守门人也快步回了门口,恭敬的把霍老爷请了进来。

    孟倩幽在守门人出了院子以后,就把霍老爷亲自来访的事告诉他,冷声说道:“我可真是开了眼界了,这大家族里的人办事就是不一样,连自己女儿的亲事当爹的也能亲自上门说道。”

    孟齐看她的样子像是动了怒,劝道:“霍老爷来的目的不明,也许只是单纯的来探望文彪的,你先不要着急,一切等我们弄清楚了再说。”

    孟倩幽深吸了几口气,把心里的火气压了下去,起身,和孟齐一起去了会客厅门口,等候霍老爷。

    霍老爷随着的守门人来到会客厅的院子,看到门口站着一男一女两人年轻人,想着他们应该就是文彪的东家孟氏兄妹,连忙拱起手,朗声说道:“孟公子,孟姑娘,霍某贸然上门,打搅了。”

    孟齐急忙躬身给他回了一个礼:“霍老爷这是折煞晚辈了,晚辈哪里担的起您的大礼。”

    霍老爷爽朗大笑。

    孟倩幽打量他:大概五十多岁的年纪,身高挺拔,慈眉善目,一身儒雅气息,完全没有半丝生意人的摸样,心里暗赞:一个生意人达到了这个境界,也算是绝无仅有了,看来霍家的生意能做的如此成功,绝非偶然。

    霍老爷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他们两人。

    孟齐伸出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霍老爷,里面请。”

    霍老爷也没有谦让,迈步走进了屋中,身后拿着礼品的仆人也跟了进去,把礼品放在桌子上后,退了出去。

    三人坐定,孟齐吩咐了丫鬟上了茶。

    霍老爷也是个爽直的人,等丫鬟退下去以后,就开门见山的说道:“我今日里来,是想从姑娘手里赎出文彪,不管什么条件都可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