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交换条件 (一更)
    没有料到霍老爷上来就提文彪赎身的事,孟齐一愣,孟倩幽皱起眉头。

    霍老爷接着说道:“这几日我已经派人把孟姑娘的底细调查了一番,虽然不是特别的详细,但是也知道了**不离十,知道你当年是在文彪及其家人被送往清溪镇的时候,就买下了他们。而且一直待他们甚好,当成了一家人一样。我今日提出这个条件虽然唐突,可是孟姑娘也知道是因为什么,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

    孟倩幽已恢复了自然,笑着说道:“霍老爷既然已经调查清楚了,就应该知道文彪的夫人和孩子还在我的家中,不知道您现在提出替文彪赎身是几个意思?”

    霍老爷也不遮掩:“孟姑娘是聪明人,想必那天小女来的时候你就已经能够看出了端倪,伶儿是我夫人快四十岁的时候才给我生的一个女儿,这之前我们已经有了三个儿子,我们也算老来得女,自小宠惯的十分厉害。所以无论她想要什么我们都会答应。自从五年前,文少主救了她以后,她就一直铭记在心。后来到了定亲的年纪,她迟迟不肯定亲,在我们的逼问下,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当时文少主下落不明,我和夫人又气又急,准备强迫她定下一门亲事,谁知她趁着丫鬟不注意,差点寻了短见。我和夫人怕真的失去这个女儿,便依了她,但是给她提出了条件,等到她二十岁的时候,如果文少主还没有消息,她便打消这个念头,老老实实的嫁人。当时这也只是我和夫人的拖延之计,哪承想文少主真的回来了,还弄出了那么大的动静,被小女知道了,便和我们提及了此事。我们虽然不赞同,但是也没有办法,今日我只好厚着脸皮上门赎人了。”

    孟倩幽语气略带嘲讽:“霍小姐的这份情意着让人钦佩。”

    霍老爷的脸色有些微红。

    孟齐怕霍老爷下不来台,刚要说话,孟倩幽却又接着问道:“霍老爷今日直接提出给文彪一人赎身,不知道想要把他的夫人和孩子置于何地?”

    霍老爷显然已经想过这个问题,毫不犹豫的回道:“我已经想好了,如果姑娘肯答应,我就连他们一起赎出来,给她们也换过来身份。”

    “接下来呢?是准备让文彪抛妻弃子?”孟倩幽连连逼问。

    霍老爷忙摆手:“孟姑娘误会了,我从来没有这个意思,小女要是嫁给文少主,也是平妻的身份,不会让他休弃了原来的夫人的。我们不会做出那这样无情无义的事情。”

    孟倩幽冷哼一声:“霍老爷觉得现在做的事情就是有情有义了吗?”

    霍老爷被噎了一下,面色有些不高兴:“男人三妻四妾很是正常,更何况搭上我们家这门亲事对文少主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不知道霍老爷有几房妻妾呢?”孟倩幽反问。

    霍老爷老脸一红,假意咳嗽了几声。

    孟倩幽点头,毫不留情的说道:“怪不得霍老爷不介意女儿给人做妾呢,原来是家风不正。”

    孟齐急忙喝止她:“小妹,不可如此说话。”

    霍老爷被这句话激的有些恼怒,努力的克制了又克制,才憋着气说道:“念你是个未出阁的小姑娘,这句话我就不跟你计较了。文少主在哪,请他出来说话。”

    孟倩幽收起了情绪,满不在意的说道:“大概是快死了吧,我今日没有见到他。”

    霍老爷“腾”的就站了起来,惊问:“这怎可能?昨日丫鬟回去以后还说见他已经好转了呢,怎么会突然要死了?”

    孟倩幽的语气依然是不在意:“霍老爷既然知道贵府的丫鬟来过,就知道她来的目的是什么,我生平最恨这种朝三暮四之人,即使不是他的错,我也没有放过他,命人打了收拾了他一顿,大概是他们下手太重了,据说被打完之后,文彪就没有起来过床?”

    “你”霍老爷气急,竟然在屋里来回走了两步,才说道:“你怎可如此拿人命当儿戏?”

    “他是官奴之身,是我买来的下人,我有决定他生死的权利,难道霍老爷的家里不是如此吗?”孟倩幽不紧不慢的问。

    霍老爷被噎得说不话来,好半天才责问了她一句:“你不是一直待他们如亲人吗?”

    “那是以前,他老实本分,身手也不错,有些用处。我对他自然是好的。如今他做了惹怒我的事,为惩罚他也是应该的。”

    孟倩幽说的是事实,霍老爷无可反驳,又急的来回走了两步,才说道:“文少主在哪?麻烦孟姑娘派人领我过去看看。”

    孟倩幽看了他一眼,道:“自然是在下人房中,不过他的兄弟和儿子也在,霍老爷过去有诸多不便,我让人把他拎过来吧。”

    说完,不等霍老爷表态,就吩咐青鸾:“去看看文彪死了没有,没死的话就把他拎过来。”

    青鸾守在门口,自然是把里面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知道孟倩幽的意思,应声快步去了下人房。

    刚才青鸾急匆匆的过来,让文彪想法变成快死的样子,文彪虽然不解,却还是照做,让郭飞帮他想个办法。

    郭飞是精卫首领,自然是有把人变成快死样子的法子,从怀里掏出一颗药丸,让文彪吃下去。

    文彪照做,吃下去以后,不一会就脸色苍白,嘴唇无色,整个人瘫软无力,一副快要死去的样子。

    文虎、文豹和文松正在惊叹之时,青鸾过来了,看到文彪的样子,心里也是暗自称赞,二话不说,就真的起了文彪。

    文彪是个高大的汉子,现在瘫软无力,身子自是沉了不少,青鸾却轻而易举的就拎起了他。郭飞几人惊在的张大了嘴巴,暗自思忖,等自己好了,有时间一定要和他切磋一番,看青鸾的武功到底有多高。

    青鸾不知几人所想,径直拎着文彪来到会客厅,把他扔在地上。

    霍老爷正焦急不安的在椅子旁来回走动,见青鸾进来就把手中拎着的人扔在地上,大惊,俯首查看。见文彪软绵绵的躺在地上,一副濒临死亡摸样,心里一颤。

    文彪稍微睁了一下眼睛,随即又无力的闭上。

    霍老爷急声对孟倩幽说道:“孟姑娘,你快去请大夫来给文少主看病呀!”

    孟倩幽心里发笑,表面却一副不在意的样子,道:“他触犯了我的底线,就是不死我也不会让他好过的,如今这副摸样正好,请什么大夫?”

    “你?”霍老爷拿她无奈,高声对着外面院子里自己带来的仆人下命令:“霍四,快去请大夫来给文少主看病!”

    外面有人应声。

    孟倩幽沉了脸色,不悦的问:“霍老爷这是想要管我府上的闲事吗?”

    霍老爷被噎住,外面的仆人也没敢动。

    半晌,霍老爷才道:“孟姑娘要怎样才能放人?”

    “文彪都这个样子了,霍老爷确定还要替他赎身吗?”孟倩幽不答反问。

    霍老爷低头看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文彪,咬牙,道:“生要人,死要尸,姑娘开条件吧!”

    孟倩幽冷声说道:“看在霍小姐一片痴情的份上,我给你一个机会,你问问文彪,如果他愿意让您赎身,我立刻就让您带他走,什么条件也不提,如果他不愿意,就请您立刻回府,以后再也别来我的府中要人。”

    孟倩幽退让了一步,霍老爷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撩起衣袍一角,蹲下身子,俯身问文彪:“文少主,我是霍香伶的父亲,今日是过来替你赎身的,你可愿意跟我回府?从今以后荣华富贵,高人一等?”

    文彪勉强睁开眼睛,虚弱的摇了摇头,有气无力的说道:“多谢霍小姐抬爱了,文某消受不起。”

    霍老爷不死心,道:“你如愿意随我走,我答应你,可以给你和你的家人都换一个身份,重新在京城里自由的生活。”

    文彪还是摇头:“不用了,孟姑娘待我们很好,我发过誓,这一辈子誓死追随她。”

    霍老爷又气又急,深吸了几口气,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你当年镖局的那些兄弟们,我已经想法把他们替换了出来,如今都在我的庄子里,如果你答应给我走,我就消了他们的奴籍,让他们变成自由身,自由自在的去生活,你要是不跟我走的话,我就永远老死在那个庄子里。”

    文彪猛然睁开了眼睛,定定的看着霍老爷。

    霍老爷也直视着文彪,紧紧逼问:“如何?”

    孟倩幽眯起了眼睛。

    孟齐的脸色也沉了下来。

    好一会儿,文彪坚定的摇头,重新闭上了眼睛。

    “文少可要考虑清楚了,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我霍某说到做到,从今以后绝对不会让你的那些兄弟们有好日子过。”霍老爷再次威胁。

    文彪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没有任何反应。

    孟倩幽皱眉,冷声对外吩咐:“青鸾,送客!”

    青鸾应声,走了进来,有礼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不卑不亢道:“霍老爷,请吧。”

    刚才青鸾轻而易举的能把文彪这个大男人拎了进来,霍老爷知道她是有身手的,不敢跟她碰硬,仍心存希望的对文彪说道:“文少主,霍某说话算数,你什么时候想通了尽管来找老夫。”

    文彪依旧没反应。

    霍老爷无奈起身,对孟倩幽道:“请姑娘给文少主看看吧,他当年也是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不应该因为这样的小事而被折磨致死。”

    孟倩幽起身,道:“这个就不劳霍老爷费心了,我自有分寸,还是请您回去多劝劝霍小姐吧,天下的好男儿有的是,不要非吊死在一棵树上,连累文彪也丢了性命。”

    霍老爷叹了一口气,最后看了文彪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两人把他送到会客厅外,看着他出了院门,才又回到会客厅里。

    文彪依旧躺在地上。

    孟倩幽蹲在他面前,好奇的的左看右看,丝毫看不出他哪里有破绽,笑问:“你是如何做到这个样子的?”

    文彪苦笑:“姑娘,我哪有这样的本事,是郭飞给了我一个药丸,我吃下以后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孟倩幽摸着下巴,想是否给郭飞要过来一颗,研究研究。

    文彪见她发呆,祈求:“姑娘,您好歹叫个人来先把我扶起来,地上太凉了。”

    孟倩幽瞪他一眼:“活该,谁让你招蜂引蝶的,自作自受。”

    文彪傻了眼,求救似的看向孟齐。

    孟齐于心不忍,蹲下身子把文彪扶了起来,搀他坐在椅子上。

    孟倩幽对外吩咐:“朱篱,去给郭飞要解药。”

    朱篱应声,快步去了下人房,不一会儿就回来了,声音清脆的禀报:“主子,郭飞说没有解药,两个时辰以后药性过了就好了。”

    文彪再次傻了眼。

    孟倩幽“噗嗤”笑出声。

    孟齐看文彪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忍不住也笑出来。

    文彪这才意识到自己被郭飞耍了,气得咬的牙齿嘎嘎的响。

    孟倩幽笑够了,才板起脸一脸严肃的对文彪说:“今日我们联手演了这么一出,也许能蒙混了一时,等日后他们得知你无事后,一定还会上门纠缠的,到时再用你那帮兄弟要挟你,你恐怕就没有这么好过关了,当今之计,就是想法把你的那些兄弟从他的庄子里接出来,这样以后你就不用受他们的胁迫了。”

    原本知道哪些兄弟还活着,文彪还高兴的一晚上没有睡着觉,可刚才听霍老爷这样一威胁,文彪的心里凉成了一片,现在听完孟倩幽的话,心里又升起里希望,睁大了眼睛,惊喜的问:“姑娘,你有办法?”

    孟倩幽点头:“办法倒是有一个,不过需要一个机灵可靠的人去完成。”

    “姑娘可否说说看?”

    孟倩幽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我们找一个可靠的人去接触到你的那帮兄弟,告诉他们你还活着的事情,让他们想法神不知鬼不觉的逃出那个庄子,然后把他们安置在我在京外刚买的庄子里。”

    孟齐觉得这个办法可行,点头赞同:“可以一试。”

    文彪却有些担心:“假如被霍老爷知道了,他会不会找姑娘的麻烦。”

    孟倩幽不在意的摆手:“只要他们找不到人,就不会找我们的麻烦。退一万步讲,就算他们找到了人,也不敢对我们如何,因为他已经调查清楚了我的底细,自然知道我和逸轩的关系,更何况,你那些兄弟是他用不光明的手段换出来的,如果暴露了,对他也没有好处。能把生意做到这么大,霍老爷自然也是个聪明人,他不会不考虑这些就贸然出手对付我们的。”

    文彪放下心来,问:“那我们找谁去合适呢?”

    “既然霍老爷把他们安排在庄子上,不会放任他们不管,一定会派人看守,我们府里的人都会武功,内行人一看就能看出来,不适合去接触他们。我这两日想法去找一个合适的人。现在最主要的是找到霍家藏人的庄子在哪,我们才好派人去接触。”孟倩幽道。

    文彪沉思。

    孟齐对于这种事不在行,没法参加意见,端起茶水喝了一口。

    孟倩幽想了一会儿,眼睛猛然一亮,扬声对外面吩咐:“拿纸笔来。”

    青鸾很快的把纸笔拿来。

    孟倩幽提笔在纸上写下几句话,交给青鸾:“把这个给聚贤楼的掌柜的送去,让他务必今日之内派人查清那些人的的下落。”

    青鸾收起纸条,转身走出去。

    孟倩幽走回椅子上,一派轻松的说:“等着吧,晚上我们就会得到消息。”

    文彪浑身无力,在椅子上一直往下出溜,坐都坐不住,祈求:“姑娘,您能不能让人把我送回去?我这样实在是太难受了。”

    孟倩幽看了他一眼,笑着扬声吩咐:“朱篱,把文彪送回去。”

    文彪一愣,随即惊慌而又无力的摆手:“不用,不用,让守门人把我扶回去就行。”

    朱篱绷着脸,走过来,一把拎起文彪就往外走。

    文彪惊慌大叫:“朱篱姑娘,不用麻烦你了,我自己爬回去吧。”

    孟倩幽大笑。

    孟齐也乐出了声。

    朱篱毫不理会,把文彪拎到下人房里以后,在众人吃惊的眼神下,把他扔到了床上,转身就往回走。

    文彪狼狈的趴在床上,动弹不得。

    众人惊愣过后,爆发出一阵大笑,就连文松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