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兄弟见面 (二更)
    精卫们的速度很快,吃过晚饭不久,就有一名精卫把庄子的地址送了过来。

    孟倩幽对京中还不是太熟悉,吩咐青鸾把已恢复了的文彪喊了过来,把地址给他看。

    文彪看过,道:“这个位置就在城东不远处,出了东城门大概在走个二三十里就到了。”

    离城里这样近,那就更好办了,以那些人的身手,在不被发觉以前进入城里是完全没有问题。

    孟倩幽收好纸条,道:“明日我就派人去接触他们,你找一个有特征的人说给我。”

    文彪点头:“有一个叫文勇的镖师,那年随着我走镖时,遇到劫镖的,伤到了腿,走路的时候稍微有些不利落,今年是二十五岁的年纪。”

    孟倩幽记在心里,再次嘱咐文彪这件事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就连文虎和文豹也不行。

    文彪自然是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始终就没有对几人说过一语。  第二日,孟倩幽和孟齐俩人来到北城的作坊里,孟齐去看几名工人清理杂草的情况。孟倩幽把小厮喊到她的面前:“我今日有一事要麻烦你去替我做一下。”

    小厮惶恐,急忙说道:“姑娘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小人照办就是。”

    孟倩幽说出镖局众兄弟所在庄子的地址,问他:“你可识得这个地方?”

    “大概地方能找到,至于具体的小人还要过去打听。”小厮恭敬回道。

    孟倩幽点头:“好,你接下来替我办一件事情。”

    小厮恭敬听着。

    孟倩幽把需要他去那个庄子里找一个叫文勇的,腿脚有些不利落的下人,告诉他威远镖局的少东家文彪还活着的事情,并且让他今晚酉时以前想法溜出来,在东城门口与文彪见面。

    小厮一一记下。

    孟倩幽又道:“我和你一起过去,我们装扮成主仆,到时候见机行事。”

    小厮恭敬应声。

    孟倩幽和孟齐说了一声,坐上马车,吩咐小厮坐在马车的前辕,青鸾和朱篱跟在后面,出了东城。

    东城到底是富庶一些,即使出城又走了二三十里路,也没有一处北城那种荒凉的感觉。

    小厮不时的跳下马车去打听,直到远远的看见一个庄子的时候,小厮最后去打听了一下附近的住户,知道那个庄子就是,急忙回来禀告:“孟姑娘,到了,前面的庄子就是。”

    孟倩幽打开车帘,看到那个庄子坐落在一个村子的外面。点头,道:“我们去前面的村子里,装作过路的讨碗水喝,顺势去打听一下庄子的情况。”

    车夫赶着马车来到村庄里,小厮离了马车,走到一个栅栏门的院子外,站在门口对着里面大声喊道:“家里有人吗?”

    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听到声音从屋里慢慢的走出来,看有辆马车停在自己家的不远处,问:“你们找谁?”

    小厮拱手个老者作了一揖:“老丈,我们过路的,经过此地,我们家小姐有些口渴,能不能给您讨碗水喝。”

    时常有过路的讨水喝,老者也没在意,道:“我的腿脚不是很灵便,你自己打开栅栏门去吧。”

    小厮道谢,小心的打开栅栏门走到院子里。

    老者慢慢的回了屋,拿了一只碗出来,递给他,指着水缸道:“你自己取吧。”

    小厮再次谢过,随意的问:“家里就您一人吗?”

    “他们都去庄子上干活了,我腿脚不便,留在家里看家。”老者回道。

    小厮自然的问道:“村里的人都去那里干活吗?我看这村子里安静的很。”

    “庄子里的主人是城里的富人,人很好,给的工钱高,离家又近,除了年幼的和我这样行动不便的。村里人几乎都去了。”

    小厮说着话,从水缸里舀出半碗水,小心一一的端到了马车边,递给了孟倩幽,示意她到马车的另一边倒掉。

    孟倩幽接过,却仰头喝了下去。

    小厮差点惊呼出来。

    孟倩幽笑着把碗递给他,示意道:“给老者些银子。”

    小厮意会,回了院子里把碗递给老者,并从怀里掏出来一小角银子也递到了老者面前:“多谢老丈了。”

    老者急忙摆手:“这可使不得,只是喝碗水,怎么能要你们的银子。”

    小厮拿起老者的另一手,把银子放入他的手中:“拿着吧,我们小姐还有一事相求。”

    平白收了人家的银子,老者觉得很不好意思,爽快说道:“说吧,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一定会帮你。”

    “是这样,我们小姐的表哥几年前与家里人闹别扭,离家出走。我们前几日才打听到他当年一气之下,在这附近的庄子中自卖自身当了下人。我们把这附近的庄子里都找遍了,都没有找到他。我想给老丈打听一下,你是否在庄子里见过他,哦,对了,他的身形高大,腿脚稍微有些不灵便。”

    老者想了一下,道:“庄子里好像是有这样一个人,二十多岁的样子。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你们要找的人?”

    小厮目露惊喜,连连点头:“是是是,肯定是,那老丈能帮我们想个办法,让我们见他一面吗?”

    “这”老丈有些为难:“这庄子上的下人平时有人看管,是不允许他们随意与我们接触的。”

    小厮面色着急起来,“这可怎么办?自从我们小姐的表哥不见了以后,她的姨母整日以泪洗面,身体也越来越不好,最近我们好不容易才打听到他的下落,想证实如果是他的话,让他回去见他娘亲一面,现在可如何是好?”

    小厮急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老者于心不忍,想了一会儿,给他出了个主意:“我那儿子在庄子里干活,你扮作我们家的亲戚去庄子里找他,让他想法帮你见一面。”

    小厮弯下腰,深深给老丈作了一揖,感激的连连道谢:“多谢老丈,多谢老丈。”

    老者摆手:“我那儿子叫孙星,在庄子那边干活,你直接去找他吧。”

    小厮再次谢过,转身出了院子,对孟倩幽微微点了点头。坐上马车,吩咐车夫朝着庄子走去。

    老者目送他们走了,高兴的看了看手中的银子,慢慢的回了屋里。

    马车在离庄子不远不近的地方停下,小厮下了马车,朝着在庄子外干活的人群走去。

    还没接近人群,便有一个管事摸样的人看他眼生,拦住了他:“站住,你是干什么的?”

    小厮停住脚步,点头哈腰的对他说道:“我是孙星家的亲戚,有事过来找他。”

    管事的上下打量了他几眼,指着自己右手边的方向:“他在那边干活,你过去找他吧。”

    小厮点头哈腰的谢过,边朝着那个方向走,边不住的偷偷打量干活的人。

    恰好一个腿脚不灵便的那人抱着一捆杂草,从他的对面走过来,是要把这些杂草扔到地边的沟里去。

    小厮抬眼打量,见他和孟倩幽描述的人差不多,心思一动,脚下一个趔趄,身子不稳,朝着那人就直直的撞了过去。

    男人看到了他的动作,腾出一只手,稳稳的拖托住了他,避免他倒在地上,声音浑厚的说道:“这里的地不平,小心一些。”

    小厮扶住她的胳膊,轻声问:“你是文勇吗?”

    男人神色一愣。

    小厮知道自己猜对了,立刻快速的低声说道:“威远镖局的文少主让我给你带个话,他还活着,已经回了京中,让你今日酉时之前想法到东城门口相见。”

    男人瞪大了眼睛,另一只手里的稻草掉到了地上。

    管事的看见,走过来,大声呵斥他们:“你们俩在这做什么呢?”

    小厮站直身,回道:“是我不小心差点跌倒,幸亏这位大哥扶了我一把。”

    文勇没有说话,蹲下身子把散落在地上杂草归到一块,如果这时候,管事的细看,一定会看见他的手抖的厉害。

    管事没有起疑,看小厮去找孙星了,也就踱步走了回去。

    文勇也没事人一样,把杂草扔到了沟里以后,一瘸一拐的往回走。

    管事的没有看出他的异样,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现在的心里有多么的激动,少主没死,竟然还回到了京城。一想到傍晚的时候就可以见到文彪,文勇的步子就加快了一些。

    小厮已经见到了文勇,自然是没有再见孙星的必要,趁着管事的不注意,在孙星干活的方向晃了一圈后,就走了回来,点头哈腰的给管事的道谢后,回了马车上,把刚才的事情给孟倩幽说了一遍。

    孟倩幽点头,吩咐车夫往回走。

    文勇回到自己干活的地方,还是忍不住心里的激动,干活的手一直在哆嗦,他身旁的一个干活的大汉注意到了他的样子,关心的问:“阿勇,你的手抖的这样厉害,没事吧?要不要让管事的找个大夫过来给你看看。”

    文勇看向他,也不说话,咧嘴直笑。

    去扔个杂草回来,人就变成了这样,大汉第一个念头就是他生病了,伸出手欲要去摸他的额头,看他是不是发烧了。

    文勇一闪头,轻巧躲过,眼睛四下看了一下,见没人注意这边,凑近大汉耳边,轻声说道:“祥哥,少主还活着。”

    文祥愣住。

    文勇笑着点头,等着看他欣喜的样子。

    文祥瞪大了眼睛看了他好一会儿,才失声惊叫:“文勇,你是不是中邪了,怎么净说胡话呢?”

    文勇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周围的人听见他的话全都看过来,就连另一名管事的也朝这边看了几眼。

    文勇快速的低下头,干着自己手里的活计。

    文祥见他一下子又恢复了正常,心里疑惑。着急的问他:“你到底有没有事?”

    文勇不再理会与他,趁管事的不注意,悄悄的挪到了一个三十左右的大汉的身边,边抬头注意管事的,边小声对他说:“远哥,我给你说一件事,你可一定要忍住,千万不要想祥哥一样喊出声来。”

    文远已经听见了文祥刚才的话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纳闷呢,见文勇这么神神秘秘的凑到他身边给他说话,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见他满脸的笑容,整个人从里到外透着高兴劲,心里愈发的纳闷,自从镖局出事以后,就连他们被霍老爷想法替换了出来,安置在庄子上,保住了性命,文勇也没有这样高兴过。遂应声保证:“说吧,我绝对不喊出来。”

    文勇以干活的姿势往他身边又凑近了一些,颤抖着声音说道:“少主还活着,让人给我传了信,让我想法在今天酉时以前在东城门口和他去见面。”

    文远手里干活的工具“啪”掉到了地上。

    文勇赶快给他拾起来,放到他的手里。

    文远愣愣的拿着,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文勇不再多说,低头干活,让他自己去消化。

    “文、文勇,你说的可是真的?”过了好一会儿,文远哆嗦着声音小声的问道。

    文勇抬起头,使劲的点了点:“刚才我去扔杂草的时候,有人跟我传的话。”

    文远激动的手都哆嗦起来,握紧了手里干活的工具,又松开,又握紧,又松开,如此反复了几次,才平复了心里的激动,四下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道:“所以我们得想法助你出庄子一趟。”

    文勇摇头。

    文远愣住。

    文勇道:“刚才传信的那个人我不认识,少主之所以让他找我,大概是因为我腿脚不好,好认。少主不一定非得让我过去。还是你去吧,你腿脚好,武功也比我好,一来一去花费的时间可定比我少。”

    管事的这时走了过来,文远赶紧低下头,弯下腰开始干活。

    管事的巡视了一圈,看他们没有什么异样,去了别处。

    待他走远,文远才小声说道:“一会儿休息的时候,把兄弟们召集到一块,商议一下如何才能助我溜出庄子去。”

    霍老爷对干活的人们不错,每隔一个时辰就让他们休息半炷香的时间,所以今天等到了休息的时间以后,镖局的众兄弟们聚在了一起。

    当初送他们来这个庄子的时候,霍老爷只是吩咐管事的,不要轻易让他们外出,以免惹来麻烦,别的倒是特别的嘱咐他们,所以这些人聚在一起,管事的只是望这边看了一眼,见他们和往日无异,也就没有管他们。

    看着这些人,此刻文远心里确实无比的狂喜。

    文远把手放在嘴边,示意他们不要出大声,等着众人心情稍微平静了一点之后,才小声和他们商议自己溜出庄子的事情。

    往回走的路上,小厮把刚才的事情如实告诉了孟倩幽。

    孟倩幽听完以后点头,赞许的说道:“做的不错,等过了这几日,我会好好的奖赏你。”

    小厮这几日也看明白了,就连自己家里的老爷对孟倩幽也是礼让三分,她绝不仅仅是一个生意人的身份,自己如果能在孟倩幽面前落了好,以后说不定会得到莫大的好处。当即就推辞道:“为您做事是小人的份内之事,哪里能要姑娘的赏。”

    孟倩幽面露微笑,道:“你是包大人的人,为我做事本来就是帮忙,奖赏你是应该的,你就不要推辞了。”

    小厮也是个机灵人,听出了孟倩幽语气里的不容拒绝,便不再推辞,恭敬谢过。

    马车回了北城,放下小厮,接了孟齐往回走。

    路上,孟倩幽把小厮给她说的话告诉了孟齐。

    孟齐听完有些担心,道:“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溜出来?”

    “他们曾经也是走南闯北的人物,这样的小事应该难不住他们。我们回家接了文彪早早的去东城等着吧。”

    两人回了家里,孟倩幽把文彪叫到自己的屋子里,对他说事情已经办成了,就等着他们准时出来见面了。

    文彪激动万分,在屋里走来走去,不时的看天色,盼着约定的时辰早点到来。

    离酉时还有一个时辰,文彪实在坐不住了,这几年来第一次不顾身份的催促孟倩幽:“姑娘,时辰差不多了,我们去东城外等着吧。”

    孟倩幽理解他那种恨不得立刻见到兄弟的心情,顺了他的心意,和孟齐一起带着他坐着马车来到了东城门外。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把马车停好,静静的等着文勇的到来。

    文彪跳下马车,去了大路中间,不时的伸长了脖子朝着远处观看。

    直到离酉时还差一刻钟,才从远处急匆匆走过来一个身形彪壮的大汉。

    文彪一看他的身形,认出了他,冲着他大喊:“文远,我在这!”

    文远的心情也是急迫,走的满头大汗,听到文彪的喊声,惊喜的跑过来,一把抱住了文彪:“少主,真的是你,你还活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