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世子挨揍 (二更)
    守城的兵士心神一凛,齐齐应声。

    窦副将惦着手里的银子:“天明了以后,我去兑换开,咱哥几个均分了他,从此以后,都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兵士们自然又是一番保证。

    五辆马车到了家门口,孟倩幽低声吩咐车夫直接从后门进去,所有人到了院子里再下马车。

    车夫照做,其余的四辆马车紧紧跟随。

    进了后院,孟倩幽、孟齐和皇甫逸轩三人先下了马车,文彪也招呼众人下车,招手把他们招到自己的面前,给他们一一介绍:“这是我的主子孟姑娘、孟公子,以后也是你们的主子。”

    众人规矩的拜过。

    孟倩幽和孟齐微笑着点头。

    文彪这才介绍皇甫逸轩:“这是齐王世子。”

    众人心惊。

    他又加了一句:“是我们姑娘的未婚夫。”

    众人恍然,态度更加恭敬的见礼。

    皇甫逸轩听了他的话后,心情高兴,笑着微微颔首。

    孟倩幽吩咐文彪:“你先安排好他们,天一亮,我立刻送他们去北城的庄子里,有什么话你们到了那里以后再说,今晚不要在家里弄出太大的动静。”

    文彪明白了她的意思,点头:“知道了姑娘,我们绝不会弄出大的声响。”

    三人不再理会他们,回了前院。

    皇甫逸轩没有进屋,直接说道:“子时已过,明日我还要去国子监,就先回去了。”说完,眼巴巴的看着孟倩幽,希望她挽留自己。

    孟倩幽就当没看见,抿唇没说话。

    孟齐点头:“也好,路上小心一些。”

    皇甫逸轩满脸幽怨的看了孟倩幽一眼,和皇甫毅一起朝着院门走去。

    孟齐嘱咐孟倩幽:“天色不早了,早些歇息,明天一早还有事要做。”

    孟倩幽点头,道:“明日一早,我就送他们去庄子里,二哥就不要跟着过去了,马队也快回来了,你在家里接应一下。”

    只是安排那些人去庄子里,应该没有什么大事,孟齐应声:“好,安排好了就尽早回来。”说完,就转身回了自己的院子中。

    孟倩幽也转身回自己的院子,青鸾小声的禀报:“主子,世子并没有走,两人躲在门房里了。”

    孟倩幽的脚步顿了一下,轻“嗯”了一声,回了自己的屋子。

    皇甫逸轩一直注意着这边的动静,看孟倩幽的屋子里掌起了灯,知道她已经回房了,吩咐皇甫毅:“你自己找地安置好自己,要是让二哥知道了我没走,我就罚你在院子站三天三夜。”

    皇甫毅低声哀嚎。

    皇甫逸轩施展轻功,悄无声息的掠到孟倩幽的院子里。

    门房已经傻了眼,呆呆的看着皇甫逸轩一转眼就到了孟倩幽的屋子前,又回头呆呆的看着皇甫毅。

    皇甫毅冲他咧嘴一笑:“门房大哥,我在这给您凑合一晚吧,天明我们立刻就走。”

    门房回过神来,张了张嘴,想要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皇甫毅却先用话堵住了他的嘴:“您呀,最好是什么也别问,明日我们走后,你就将这事忘的干干净净的,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门房闭了嘴。默默的给皇甫毅把被褥铺好,低声道:“小公子请歇着吧,我回去自己的房里。”

    孟倩幽没有吩咐,青鸾和朱篱自然没有阻拦,皇甫逸轩顺利的进了屋里。

    孟倩幽早已和衣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应声说:“老实一些,否则的话以后甭想进入我的屋内。”

    皇甫逸轩乐坏了,轻手轻脚的走到床边,脱下自己的外袍,掀开被子钻了进去,心满意足的搂着她,闭上了眼睛。

    忙活到这个时候,两人也确实累坏了,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而下人房里却差点炸开了锅。

    文彪一直没有对文虎和文豹以及文松说这件事,见文彪大半夜的随着孟倩幽出去,三人还纳闷呢,文彪身上的伤没好,姑娘会派他去做什么事情。

    文彪带着这些人回了下人房,叫醒了三人。

    三人睁开眼,屋里黑压压的站了好几十人,先是吓了一跳,等看清这些人的面孔时,以为自己是在做梦,还不相信的揉了揉眼睛。

    “别揉了,确实是他们。”文彪轻声道。

    三人猛地从被窝里窜了出来,拍打着前面几人的肩膀,喜极而泣:“你们都没事,太好了!”

    镖局的众人们看到少主们都在,一时也是心情复杂,年纪小的几个甚至发出了呜咽声。

    当年镖局获罪,最小的镖师才十五岁,刚入了镖局没有多久,如今五年过去了,都长成了大小伙子,脸上再也没有了稚嫩的神情。听到他们的呜咽声,文彪的心里也是说不出的滋味。

    众人谨记孟倩幽的话,没敢欢呼,只是挨个和文彪三兄弟以及文松抱了一下。

    郭飞和精卫们在一旁,看到这种情景,也是跟着眼眶发酸。立刻起身,穿好衣服,给众人让出位置,让他们坐下好好说话,其他精卫也跟着效仿。

    几年没有见面,自然有说不完的话,一直到天微亮,众人也没有困意。

    每日辰时是孟倩幽起床练功的时间,这些年从来没有间断过,所以一到这个时辰,自然就醒了。睁开眼,感觉皇甫逸轩死死的搂着自己,睡得正香,想了想,没有动,闭上了眼睛,重新就睡了过去。

    这一觉直睡到天色微亮,青鸾小声的在外面禀报:“主子,世子再不走,就该被二公子发现了。”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猛地同时睁开了眼睛。

    皇甫逸轩看着她,露出一个蛊惑的笑容。

    孟倩幽被美色迷了眼,愣愣的看着他。

    皇甫逸轩趁机在她额头轻吻了一下,不待她回神,就赶紧起床,穿上自己的衣袍,道:“我先走了,你也起来吧,早些送他们去了北城,早点安心。”

    说完,推开门走了出去。看到青鸾和朱篱恭敬的站在院子里,对两人赞赏的点头。

    守门人早已经打开了府们,皇甫毅也把马儿牵了出去,皇甫逸轩出了府门,骑上马,回了齐王府。

    等他出屋,孟倩幽才回神,暗骂了一声“妖孽”也起来,掀开被子下床,随手叠好了被子,吩咐青鸾打水进来,洗簌完,换了一身衣服,来到后院。

    文彪三兄弟和文松领着众人已经在后院等着呢。看到孟倩幽过来,齐齐给她行礼。

    孟倩幽点头,道:“走吧,一切等到了庄子上再说。”

    说完,率先上了马车。

    镖局的众人也有序的跟了上去。

    五辆马车还是从后门出去,朝北城走去。

    来到北城,很快到了庄子前。

    孟倩幽把钥匙交给文彪。

    文彪上前,把门打开,五辆马车驶进庄子里。

    众人下了马车,看清庄子里的情形时吓了一跳,这、这也太精致了吧,别说他们这几年居住的庄子,就是比以前的镖局也好了不知多少。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齐齐看向文彪,用眼神询问他是怎么回事?

    文彪也没料到这庄子有这么精致,有些傻眼,呐呐的问:“姑娘,这”

    孟倩幽摆手,阻止他往下说:“这是我刚买下的庄子,暂时还没人居住,你领着你的兄弟们先住下,顺便把这庄子重新收拾一下,过几日有活计安排给你们。”

    文彪一向听从孟倩幽的话,听她这样说,也没有再问。

    “你们先收拾吧,我回去吩咐人给你们买被褥和生活用品过来,以后你们就在此住下了。记住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去城里。”

    众人齐齐应声。

    孟倩幽又道:“我每日会派人给送食材过来,饭菜你们自己做,没问题吧?”

    文远应声:“没问题,饭菜我们还是勉强能做的。”

    孟倩幽点头:“这样最好。”说完,又对文彪道:“我这几日有事要忙,就不过来了,你们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就让每日来给你们送食材的人给我捎信,我会尽快赶过来。”

    文彪恭敬应声。

    孟倩幽上了马车,吩咐车夫出了庄子,其余四辆马车跟在后面。

    孟倩幽吩咐车夫把马车赶去作坊。

    作坊里,小厮和几名工人还在清理杂草。

    看到孟倩幽过来,小厮站起身,机灵的走过来,低声问:“孟姑娘,有什么吩咐吗?”

    孟倩幽道:“那些人已经逃出来了,被我安置在北城外的庄子中,你坐着马车先给他们买些食材过去,然后再给他们准备好被褥和生活用品。人比较多,可能你要多跑两趟,辛苦你了。”

    小厮急忙摆手:“孟姑娘千万不要这样说,这些都是轻松的伙计,不累人的。”

    孟倩幽拿出钱袋,打开,给了他一百两银票:“去吧,不够的话给我说。”

    小厮见过最多的银子就是孟齐前几日给的十两银子,现在见孟倩幽给他一百两银票,吓得没敢接:“孟姑娘,这、这太多了,我”想说我不敢拿,又怕给孟倩幽留下不好的印象,这句话就没有说出来。

    “拿着,他们在那住下又不是一日两日,以后需要你天天给他们送食材,总不能天天给我要吧,你记好帐,到时我看一下就行。”

    小厮手也哆嗦,腿也哆嗦,嘴唇更是哆嗦的厉害:“孟、孟姑娘就不怕我、我暗中贪下些银两吗?”

    “你会吗?”孟倩幽笑问。

    小厮的头摇得拨浪鼓一样:“当然不会。”

    孟倩幽笑着把银票往前递了递。

    小厮明白过来她话里的意思,咽了咽口水,把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才双手捧着接过银票,小心的放入怀中。哆嗦着腿坐在了其中一辆马车的前辕上,指挥着马车去买所需用品。

    想着这两天家里的马队就要回来了,孟倩幽嘱咐了几名工人几句,也没有去包大人家里,坐着马车回了家中。

    马队还没来,孟齐正在家里等。

    孟倩幽把自己对众人的安排告诉了他。

    孟齐点头:“这样最好,先让他们在那里避避风头。至于以后的事情,等我们安排好的作坊里的事再说。”

    镖局的人已经安排好,家里的马队也没到,孟倩幽想起自己已经把银针取回好几天了,便吩咐青鸾:“你去德仁堂给文东家送个信,告诉他我所有的东西已经准备好,请她的夫人随时过来治病。”

    青鸾应声,去了德仁堂。

    吃了午饭,孟倩幽无事,便想着把几个丫鬟召集在一起,教他们认识草药。

    皇甫毅从门外急匆匆的过来,语气急迫的说道:“孟姐姐,大哥让你赶快去王府一趟。”

    孟倩幽皱起了眉头,问:“出什么事了吗?”

    皇甫毅的眼神有些闪烁:“大哥没说,我也不知道,只是让我速速过来请你。”

    他的语气急迫,孟倩幽也没有多想,带着朱篱,骑上马随着他来到齐王府。

    皇甫毅没有带她去皇甫逸轩的院子里,而是直接来到齐王府的院子,孟倩幽心里有一瞬间的疑惑:“王妃的身体应该已经好多了,不应该再出任何问题呀。”

    心里这样想着,人已经随着皇甫毅进去屋里。

    齐王妃坐在靠窗的软塌上,正微笑的和皇甫逸轩说着什么,看孟倩幽进去,没等她问候,就笑着对她招手:“幽儿,快过来,到这边来做。”

    孟倩幽听话的走过去,跟齐王妃问过好后,“逸轩让毅儿急匆匆的把我喊来,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齐王妃笑着拉起她的手,道:“今日是侧妃交出掌家之权的日子,账目众多,我看不过来,轩儿便建议你过来帮忙查看。还有呀,我身体不好,以后府里的的田产、铺子,还有各种生意也需要你帮忙打理,不知道你肯不肯帮这个忙?”

    孟倩幽笑着看了皇甫逸轩一眼。

    皇甫逸轩眼神躲闪,没敢看她。

    孟倩幽笑着推辞:“王妃,我毕竟是一个外人,帮您打理王府这些并不合适。而且,我也有自己的生意,恐怕是帮忙不上您这个忙。”

    齐王妃笑着拍拍她的手:“你是轩儿选定的世子妃,这些事情早晚都是你打理,只不过现在是提早了一些,你就不要推辞了。你看我这身体刚有好转,你难道忍心我这因为这些琐事再把身体弄垮吗?”

    孟倩幽再次推辞:“您可以把这些都交给逸轩去打理呀,他做生意的手段也是不错的。”

    齐王妃做了决定:“就算现在交给了他,等你们大婚以后还不是得交给你,不用那么麻烦了,现在就交给你了。”

    听她语气坚决,孟倩幽知道再也推辞不得,笑道:“这件事非同小可,请王妃允许我和逸轩单独商量一下。”

    皇甫逸轩诧异的看向她,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变了一下。

    齐王妃没有多想,笑道:“去吧,还有半个时辰侧妃就过来交账本和钥匙了,到时你们准时过来就行。”

    孟倩幽谢过,站起身。

    皇甫逸轩踌躇了一下,才慢腾腾的站起来,头前往外走,孟倩幽笑着跟在后面。

    齐王妃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的身影,怎么看是怎么高兴。

    出了齐王妃的院子,皇甫逸轩的脸就垮了下来,瞅着孟倩幽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说道:“幽儿,你别生气,我这也是万不得已,如果我不让毅儿这样说,你是不会过来的。”

    孟倩幽不说话,阴沉着脸一直往皇甫逸轩的院子里走。

    跟在后面的皇甫毅,感受到了孟倩幽的火气,吓得在后面离的远远的。

    朱篱不明所以,紧跟在两人身后。

    一进皇甫逸轩的院子,孟倩幽就伸出手揪住皇甫逸轩的耳朵,阴着脸朝屋里走。

    朱篱似乎明白了什么,在院门口停住脚步,守在一边。

    扯着皇甫逸轩的耳朵走进屋内,孟倩幽一脚就踢上了屋门。

    那声音大的,吓得皇甫毅的心都差点跳出来了。

    皇甫逸轩的哀嚎声和求饶声也随之响起:“幽儿,你先别动手,你听我说”

    “哐!”“砰!”“哎哟!”他的话没有说完,屋里就响起了这几种声音。

    ------题外话------

    推荐作者君颜粉也吃土豆皮的花式邀宠:影帝太撩人,欢迎围观

    明明有恶毒女配般的颜值,偏偏要走苦情女主的路线,这是前世的她。

    今生,她只想忠于职守,做一股正义的圈内泥石流。

    迷妹小剧场:

    “哇,男神!”某女甫一上台就被台下清俊无双的男人迷了眼,嘴里的小声嘀咕,却被无意识间打开的话筒放大了数倍。

    台下的男人冷冷地向台上扫了一眼,却就此定住了目光,这个女人

    不为男神打call,非迷妹所为啊,某女神色端庄(一脸荡漾)地从台下下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建小号。

    你问干什么?

    关注男神呗。

    只是关注?

    那你实在太小看迷妹的功力了!

    “男神,我要给你生猴子。”

    “男神,要亲亲,要抱抱,要举高高。”

    “男神,再爱我一次,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