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气得吐血 (一更)
    皇甫逸轩低声下气的求饶声再次响起:“幽儿,别打脸,一会儿让母妃看到了,会心疼的。”

    紧接着又是一阵桌椅相撞的声音。

    皇甫毅吓得缩回了脑袋,用手摸着自己快要吓出来的心脏。

    就是一向面无表情的朱篱也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屋内的声响继续,皇甫毅终是担心的很,壮起胆子,走进院子里,靠近门口,哑着嗓子问:“世子,您没事吧?”

    回答他的是一个茶杯摔在门上的声音。

    皇甫毅吓得往后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上,急忙退回了院子里。心惊胆颤的听着屋里的动静,心里想着是不是去禀报齐王妃。

    皇甫逸轩仿佛洞悉了他心中的想法,气喘吁吁的声音传出来:“你要是敢告诉母妃,我就罚你在”话没说完,“啊”的一声惨叫传出来:“幽儿,你这是谋杀亲夫。”

    孟倩幽气怒的声音才传出来:“你这个黑心肝的东西,连我也算计,打死你正好,我马上就回老家去嫁人。”

    说完,不知做了什么,皇甫逸轩又是一声惨叫。

    皇甫毅站在院子,吓得心肝乱跳,感觉自己实在是受不了了,索性走到院子外,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来个听不见为净。

    好一会儿屋里的声响才停下来。

    孟倩幽打开屋门,神清气爽的走了出来,站在院子里等着。

    皇甫逸轩随后艰难地挪动着自己的双腿慢慢的走出来。

    皇甫毅听没有了动静,立刻走进院内,看到皇甫逸轩的样子,急忙小心的绕过孟倩幽身边,想要扶住他。

    孟倩幽冷冷的声音响起:“你要是敢扶他,信不信我打的你半个月不能动弹?”

    皇甫毅马上缩回手,老实的站在一边,同情的看着皇甫逸轩。

    孟倩幽朝着院外走去,皇甫逸轩跟在后面,每走一步,都疼的呲牙咧嘴。

    孟倩幽回头,冷声说道:“你这个样子是想让府中的人都知道?”

    皇甫逸轩站直身体,幽怨的看着她,一副可怜的神情。

    孟倩幽出了气,心里舒服了,心情自然也舒畅了,忍住笑,故意板着连说:“这次只是一个小的教训,下次你要是敢再算计我,我会打的你三天出不了门。”

    想到刚才孟倩幽眼里冒火,恨不得打死他的摸样,皇甫逸轩后怕的抖了抖身子,紧忙摆手保证:“不会有下一次了,再也不会有了。”

    孟倩幽转过头,失笑,抿着嘴走在前面。

    皇甫逸轩强撑着,状似如常的走在后面。

    到了齐王妃院子门口,孟倩幽顿住脚步,让开身体,回头示意皇甫逸轩先进去。

    皇甫逸轩意会,站直身体,昂首挺胸的先走进去,孟倩幽跟在后面。

    一进门,齐王妃见孟倩幽脸上带着从心里发出的笑容,心情也没有那么低沉了,以为皇甫逸轩说通了她,招手让她做坐在自己的身边后,笑着说道:“这就对了,齐王府早晚是你当家,早点接手府里的生意也好,免得以后手忙脚乱。”

    孟倩幽笑瞥了皇甫逸轩一眼。

    皇甫逸轩感觉自己身上的伤更疼了。

    院子里有了动静,侧妃和账房都过来了。

    有了上次的教训,侧妃不敢再张狂,对守在门口的玲珑说:“去禀报姐姐一声,我来交账本了。”

    齐王妃听到了她的话,与孟倩幽对视了一眼,收了笑脸,冷了声音对外面吩咐:“请侧妃进来吧。”

    侧妃走进来,规规矩矩的给齐王府行礼。

    齐王妃虚手一扶:“听说这几日妹妹的身体不舒服,人也消瘦了不少,就不必这么多礼了,坐下吧。”

    侧妃谢过,又给皇甫逸轩见礼:“世子。”

    皇甫逸轩微微点了点头。

    侧妃老实的坐在一边的凳子上,示意掌柜的把账册和钥匙放在齐王妃面前的桌子上,道:“姐姐,府里的账册全在这了,请您对照清点一下。”

    齐王妃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拿起一本账本。

    侧妃失口惊问:“姐姐,这是府里的账册,怎可让外人查看?”

    齐王妃不慌不忙的顶了回去:“这件事我已经跟王爷商议过了,府里的账目太多了,我自己查看不过来,让孟姑娘帮一下忙。”

    听王爷也同意了,侧妃面露惊讶,也没敢出言反对。只是心里暗暗地诅咒齐王妃:“没那个本事,还非得揽下府里的大权。这下害的我连陪嫁的东西几乎快买卖没了,才填补上那些窟窿,原本到年底的时候会赚个几十万银子的。”

    心里这样想,脸上的表情就变得难看起来。

    齐王妃见状,温声问:“妹妹,可是对王爷的安排有什么意见?”

    侧妃急忙摆手:“哪里,府里本来就该是姐姐和王爷说了算,妹妹已经越俎代庖了这么多年,如今也该是还回去的时候了,正好,妹妹今年也可以轻轻松松的过个年了。”

    齐王妃脸上露出羡慕的神情:“是呀,妹妹可是轻松了,姐姐我可就辛苦了。”

    这是典型的得了便宜卖乖,侧妃气得拧紧了手里的手帕,心里将齐王妃骂了千遍万遍。

    孟倩幽低头看账本,丝毫不被她们的话所影响。

    府里的账目众多,除了田产、铺子和生意以外,府里库房里的东西也不少。

    齐王妃翻出库房的账本,喊进来玲珑,让她拿着账本带人去库房里一一查看。

    这么多年了,自己的主子终于要掌家了,自己以后在也不用看侧妃那边丫鬟的脸色了,玲珑高兴的应了一声,挺直了腰杆,招呼着王妃院子里的几个一等丫鬟就去了库房。仔细的、一一对照库房里的东西,一件也没有落下。

    其实玲珑纯粹的是多心了,侧妃这些年除了银两,府中的任何东西都没有动过。

    整整查对了一下午,所有的账目才查对完。

    侧妃看来也是下了一番功夫,账目做的滴水不漏。

    孟倩幽看完账目,对齐王妃说:“账目没错。”

    没有被看出来做过手脚,侧妃松了一口气。

    孟倩幽却又说了一句:“只不过这账本上的字迹还有墨香味,应该是刚做完没多久,您府上有这种临时做账本的习惯吗?”

    账房脸上有汗珠滴落下来。

    侧妃惊的站起来慌张的说道:“前几日我命账房整理账本时,他不小心洒了水,我便呵斥他重新誊写了一遍。”

    账房也跟着附和:“是小人不小心弄湿了账本,请王妃恕罪。”

    事情这么凑巧,傻子都知道她们是在撒谎,不过账目没有问题,齐王妃也没有跟她计较,笑着对侧妃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她坐下。不动声色的笑着说道:“妹妹何必如此惊慌,快坐下,别说是新做了账本,就是少了些银两,我也不会计较的、毕竟府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太多了,这么多年亏损个几万两也是情有可原的。”

    侧妃气得牙根都要咬断了,帐填平了,钥匙交了,她现在说这样大方的话了。要是她早几天说,自己也不至于把最喜欢的那套头面都卖了,害的自己现在连一套好的首饰都没了。

    孟倩幽放好账本,状似无意的笑着对齐王妃说:“我刚才查看账本的时候,看到府里在城中最繁华的地方也有几间铺子,好巧,我前几日也在那里买了几间。”

    侧妃猛地抬头,不置信的看向她。

    齐王妃预先并不知她买下侧妃铺子的事,听了她的话后,由衷的替她高兴:“那可真是太好了,那里的地段好,即使不用来做生意,就算是租出去,每年也有少的租金呢。”

    孟倩幽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一口气买下了五间。”

    那个地段别说是买五间铺子,就是一间也很难碰上,齐王妃也惊讶的瞪大了眼,欣喜的不确定的问:“买了五间?”

    “嗯。”

    “那得花不少的银两吧?”齐王妃问。

    孟倩幽笑了,一副沾了大便宜的摸样,声音要多得意有多得意:“五间铺子,总共才花了二百万两。”

    她的话落,屋里“砰”的一声响。

    众人吓了一跳,齐齐看过去,侧妃正狼狈的跌坐在地上。

    “妹妹,你这是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玲珑快去喊大夫过来。”齐王妃不明所以,急声说道。

    孟倩幽暗中失笑。

    侧妃急忙摆手:“不用,不用,我可能是昨夜里没有休息好,刚才一时有些头晕,才跌落了下来。回房休息一下就好了。”

    齐王妃更加的关心,语气也急迫了一些:“那就更应该请大夫过来了,这头昏可是大事。”说完,厉声呵斥玲珑:“还不快去!”

    玲珑应了一声,急急忙忙往外跑。

    侧妃语气着急的推脱:“真的,不用了,姐姐,我这是老毛病了,休息一会儿就好。”

    玲珑停住脚步。

    齐王妃顿时满脸的自责:“都是我这副身子不好,才连累你管理府中的事务这么多年,劳心劳力,连自己的身体也累垮了。姐姐我这心里实在是太过意不去了。这下好了,府里的事情都交给我了,以后你就可以好好地休息了。”

    这一番是嘲是讽的话,说的侧妃真想拿起手边的凳子朝她扔过去,砸烂她那张虚伪的脸。忍了又忍,才面色扭转回来,咬着后槽牙说道:“为姐姐分忧是美美的份内之事,这些都不算什么的。”

    齐王妃仿佛这时才想起侧妃还不雅的坐在地上,呵斥玲珑:“不长眼的奴才,还不快把我家妹妹扶起来!”

    玲珑也仿佛刚反应过来一般,上前搀着侧妃的手臂,把她慢慢的扶起来。

    侧妃感觉自己的脸都要丢尽了,站起身体后,恨恨的甩开了玲珑的手,有些狼狈的敷衍的给齐王妃行了礼:“既然账目都已经查清了,妹妹就先回去了。”

    “去吧,去吧。”齐王妃的语气里是满满的关心:“回去后好好休息,如果还是不舒服,就赶快去喊大夫,身体可耽误不得。”

    侧妃谢过,转身脚步匆匆的出了齐王妃的屋子。一直等候在院子里的她的贴身丫鬟急忙走上前想要扶她回去。

    侧妃瞪她一眼,甩开她的手,恶狠狠的说道:“回去后再找你算账。”

    丫鬟不明所以。

    侧妃也用丫鬟搀扶了,怒气冲冲的回了自己的院子。

    等侧妃出了院子,齐王妃的脸色拉了下来,声音不急不缓,却句句是重锤的敲在了账房的心上:“你是府里的老人了,这府里谁当家你应该清楚。念在你这些年为王府出力不少的份上,这重做账本的事我就不追究了。只是以后”

    账房吓得“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王妃饶命,奴才也是被逼无奈,侧妃娘娘这些年挪用的银子数目实在太多,如果不重新做账的话根本就填不平。不过奴才保证,侧妃娘娘已经把银子全部还回来了,府里的银钱一个铜板也不少。”

    “如果不是银钱不少,你以为我还会留下你好声的跟你说话?”齐王妃语气了有了几丝严厉。

    账房一个头磕在地上:“谢娘娘不杀之恩,谢娘娘不杀之恩。”

    “起来吧。”齐王妃淡淡道。“以后知道该如何做了吧。”

    “奴才知道,娘娘放心,从今以后这账目奴才一定做的清清楚楚的,没有您的允许,都都别想从奴才这里要走一两银子。”

    齐王妃“嗯”了一声,又道:“做好了,有赏。做不好,连这次的事情一起算上,重重的罚。”

    齐王妃的语气不轻不重,账房却是又吓出了一脑门的冷汗,急声保证:“娘娘放心,以后奴才绝对会恪守自己的本分。”

    齐王妃挥手。

    账房这才站起来,双腿打着颤想要退出去,连账本都忘了抱走。

    “慢着!”齐王妃道。

    账房的双腿发软,差点又跪回去。

    齐王妃吩咐他:“把这些账本抱走。”

    不是处置他,账房的心回到了原位,战战兢兢的走到桌前,哆嗦着双手,抱起账本,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等他一出门,齐王妃立刻就恢复了笑脸,一脸八卦的神情,迫不及待的对孟倩幽说道:“快给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看涟漪的样子都快吐血了。”

    孟倩幽失笑,把自己是如何碰巧看到侧妃的丫鬟卖店铺,然后让孟齐砍价买下来的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她。

    齐王妃听完,连声叫好,道:“你这丫头,真的是好手段,涟漪估计这会儿真的在吐血了。”

    还真的被齐王妃说对了,侧妃回了自己的屋子里以后,呵斥贴身丫鬟:“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给我跪下!”

    丫鬟立刻惊慌的跪下,还未开口说话,侧妃就厉声问她:“说,那五间铺子你到底卖给了何人?”

    丫鬟被她的怒气吓到,声音都发抖了:“卖给了一个外地进京的生意人,这个奴婢当日回来就禀报给娘娘了。”

    侧妃气得一个巴掌就搧在了她的脸上:“还敢撒谎?是不是想要挨板子。”

    贴身丫鬟是侧妃从丞相府里带过来了,跟了她许多年了,一直都是她的心腹,平日里也是高人一等,从来没有被责罚过,现在忽然被侧妃打了一巴掌,立刻就懵了,捂着脸不相信的看着侧妃。

    侧妃已经快要被气疯了,理智都没有了,见她看着自己,立刻又是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连这点小事也做不好,还敢瞪我。”

    屋里的其他丫鬟被她的怒气吓到,都缩着身子站在一边,连大气也不敢出。

    接连被打了两巴掌,丫鬟已经彻底的懵了。

    侧妃的嬷嬷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看侧妃气得胸膛起伏,眼里冒火,恨不得处死丫鬟的摸样,立刻心疼的说道:“我的好小姐哟,有什么话好好说,你可别气坏了身子。”

    侧妃怒声说道:“这个贱婢,竟然把我的五间铺子卖给了那个乡下的死丫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