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欢脱的冯二姑娘 (二更)
    嬷嬷大惊。

    贴身丫鬟更是惊的够呛,失声反驳:“娘娘,打死奴婢也不会把铺子卖给她的。”

    侧妃已经没有什么理智了,闻言一脚踹在丫鬟的心口上:“还敢犟嘴,那个死丫头刚才已经亲口说了。”

    嬷嬷经历的事多,对贴身丫鬟也有一定的了解,很快镇静下来,道:“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翠莲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翠莲一个头重重的磕在地上,为自己叫冤:“娘娘,奴婢确实是卖给了一位公子,连房契上都是他摁的手印。你要是不信,可以派人去官衙打听一下。”

    侧妃见她的神情不像是撒谎,理智也回笼了一些,尖声再次确认:“你说的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奴婢怎么会欺骗娘娘。”翠莲急声保证。

    嬷嬷在一旁附和:“那就是了,一定是那个死丫头用了手段,诱惑那个男人替她出头买下店铺的。”

    原本侧妃打算等着过年的时候收回印子钱,凭着自己的身份,再把那五间铺子强制的收回来的,现在落到了孟倩幽的手里,那就无望了。想到就这么白白的便宜了孟倩幽,侧妃感觉喉咙里一阵腥甜,一口血就喷了出来,正好喷到了翠莲的身上。

    翠莲一声尖叫,吓得昏了过去。

    侧妃也两眼一闭,身子往后仰去。

    嬷嬷也惊叫一声,扶住侧妃:“小姐!”

    满屋子的丫鬟乱了手脚,纷纷冲过来,扶住侧妃。

    嬷嬷声音慌乱的吩咐她们:“快,把娘娘扶到床上去!”

    丫鬟们手忙脚乱的把侧妃扶到床上,伺候她躺好。

    侧妃的院子里乱成了一锅粥,齐王妃的屋子里却是欢笑一片。

    齐王妃笑着吩咐玲珑:“让小厨房做几个拿手的菜,今日幽儿就在这里吃了。另外一会儿王爷回来告诉他,我今日有贵客,让他去侧妃院子里吃饭。”

    玲珑应声,下去吩咐。

    看齐王妃高兴,孟倩幽没有拒绝,只是随意的撇了皇甫逸轩一眼。

    皇甫逸轩颤了下身体,感觉刚刚好些的身体又开始疼了。

    齐王妃的院子里难得来贵客,何况这位姑娘说不定以后还是世子妃,小厨房里的厨娘拿出了看家本领,很快就做好了饭菜。

    齐王妃让玲珑把饭菜摆在了屋里,三人净了手后刚坐下,院子里丫鬟的声音响起:“王爷!”

    齐王妃惊讶,站起身。孟倩幽和皇甫逸轩也跟着站起来。

    齐王爷进屋,看到屋子里摆的饭菜,眼神眨了眨。

    “王爷怎么过来了?臣妾不是吩咐人去禀报您今日有贵客,让您去妹妹的院子里吗?”齐王妃惊讶的问。

    齐王爷清咳了一声,道:“涟漪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本王在那呆着无趣,就过来了。”

    齐王妃心里喷笑,语气却是更加的惊讶:“妹妹病了?今日查账本的时候还好好地,怎地这一会儿就病了,莫不是心里难受,故意推脱您吧?”

    “说是昨夜没有睡好,头有些晕,估计是伤风了,怕过了病气给我,便不陪我吃晚饭了。”

    齐王妃点头:“下午账查完了,妹妹也是这样说,我还以为她是交出了掌家只权心里难受,说的推脱之辞呢,没想到是真的,我马上就吩咐人去请大夫。”

    “不用了,她说休息一晚上就好。”

    “那王爷您”齐王妃故意问。

    “本王是过来和你们一起用饭的。”齐王爷忙说道。

    齐王妃看他那急迫的样子,心里发笑,吩咐玲珑:“去给王爷拿碗筷来!”

    齐王爷趁势坐在了主位上,招呼三人:“都坐下吧。”

    三人落座。

    玲珑拿来碗筷,恭敬的放在齐王爷面前。

    不待齐王爷拿起筷子,皇甫煜的声音又在院子里响起:“大哥在母妃这里吗?”

    孟倩幽失笑。

    皇甫逸轩无奈回道:“在呢,进来吧!”

    丫鬟打开门帘,皇甫煜走了进来,看到齐王爷也在,愣了一下,随即委屈的说道:“父王,母妃,我娘今日没有给我做饭。”说完,眼巴巴的看桌子上的饭菜。

    齐王妃又气又笑,摇了摇头,指着皇甫逸轩身边的座位:“坐下一块吃吧!”

    “谢谢母妃!”皇甫煜欢快的道谢,两步就走到了和皇甫逸轩的身边,腆着脸讨好的喊道:“大哥,孟姑娘。”

    皇甫逸轩“嗯”了一声,孟倩幽笑着点了下头。

    “吩咐小厨房,再做两个王爷和煜儿爱吃的菜。”齐王妃道。

    “谢谢母妃。”皇甫煜也一脸讨好的对齐王妃说道。

    玲珑应声,去了厨房,吩咐下去,又拿了一副碗筷过来,放到皇甫煜的面前。

    齐王爷先拿起筷子,夹了菜放入自己的碗中。

    齐王妃几人才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厨娘得了玲珑的吩咐,心里那个震惊呀,暗道今日这是怎么了,主子们都聚到娘娘的院子里来吃饭了,这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心里想着,手里的动作却没有慢,很快又做了两个拿手的菜出来。

    平日里都是在厨房里用饭,不但有齐王妃和皇甫逸轩,侧妃和皇甫煜都在,是以大家都是寝不言,食不语,规规矩矩的吃完饭后就回了自己的屋子,今日不同,少了侧妃,就连齐王爷也感到吃饭的氛围好了很多,心里莫名的感到舒服,不由的多吃了一碗饭。

    皇甫煜这个二货更甭提,本来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主,现在没有了侧妃在一旁不住的使眼色,于是放开了肚皮吃,所以这顿饭的结果是:齐王爷和二货皇甫煜吃多了,齐王妃本来饭量就少,也吃的差不多,而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两人却只吃了半饱。

    齐王妃心里那个气呀,白了这父子俩好几眼。

    齐王爷接收到了她的白眼,意识到自己吃的有点多了,老脸有些涨红。

    皇甫煜这个二货却神经大条的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反而还摸着自己有些发胀的肚皮说道:“好饱,我吃撑了。”

    皇甫逸轩知道孟倩幽的饭量,看她只吃了这一点,就知道她没有吃饱,正心疼呢,听了皇甫煜的话,立刻阴森森的问他:“要不要我帮你消消食呀?”

    皇甫煜被他的冷声吓的打了一个冷颤,立刻瞪大了眼睛,惊恐的说道:“大哥,我今日可没有惹到孟姑娘,你干嘛又这样对我说话?”

    皇甫逸轩的牙齿咬的咯咯响。

    孟倩幽失笑,劝他:“好了,他还是个孩子,你何必跟他计较。”

    皇甫煜赶忙接声:“是啊,大哥,我还小,你不能总是跟我计较。”

    皇甫逸轩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都十五了,还小?”

    见齐王爷和齐王妃都是笑眯眯的,不像往日里那样板着脸,皇甫煜也大了胆子,耍起了赖皮:“我就是比你小,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是弟弟,你不能总是欺负我。”

    皇甫逸轩发出一阵冷笑,对齐王爷道:“父王,煜儿都十五了,你是不是该给他定下一门亲事了?”

    “大哥!”皇甫煜惊叫:“我是你的亲弟弟,你不能把我往火坑里推,女人都太可怕了,我不要!”

    家里从来就没有过这种欢乐的气氛,齐王爷贪婪的享受着的同时,也被感染了,竟然一本正经点头附和:“好,明日就让你母妃给各个大家夫人下帖子,让她们带着自己适龄的女儿过来相看一下。”

    齐王爷可从来没有说过玩笑话,皇甫煜信以为真,吓坏了,急忙道:“父王,大哥是说笑的,您千万别当真。”说完,又急急的对齐王妃道:“母妃,您的身体刚有好转,要是因为给我相看媳妇再累坏了,可就不好了。您还是少操点心,多养养身体吧。”

    看他急的脑门上都冒汗了,齐王妃没忍住,笑了出来,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也跟着笑起来。

    齐王爷也是嘴角微翘。

    皇甫煜这才明白过来自己是被骗了,也不恼,舒了一口气,拍着自己的胸脯说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父王真的要给我选媳妇呢。”

    几人又是一阵欢笑。

    外面的丫鬟,仆人听到屋里的笑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惊讶的神情。

    吃过晚饭,天色也不早了,孟倩幽给齐王爷和齐王妃告辞:“今日毅儿过去的时候没有说明白是怎么回事,我就随着他匆匆的过来了,这么晚了还没回去,估计我二哥要着急了,我该回去了,免得他担心。”

    听她这样说,齐王妃没有挽留,嘱咐她:“让轩儿去送你,路上小心一些。”

    “不用,”孟倩幽摆手,“他今日也有些不舒服,还是留在府里歇着吧,我和朱篱一起回去就行了。”

    齐王妃立刻关心的问:“轩儿,你哪儿不舒服,要不呀请大夫过来?”

    齐王爷和皇甫煜也看向他。

    皇甫逸轩的脸色有些微红,说了谎:“下午回屋的时候,不小心磕碰到桌子了,不是什么大事,母妃不用担心。”

    齐王妃一愣,随即想到了什么,脸上竟然隐隐的有些激动,笑着道:“你这孩子,年纪还是小,以后切莫再这样着急了。”

    皇甫逸轩明白她是想歪了,可又不好解释。

    孟倩幽也听明白了齐王妃的意思,不动声色的在桌子底下踩了皇甫逸轩一脚。

    皇甫逸轩吃痛,差点叫出声来。

    孟倩幽笑着起身:“那我就告辞了。”

    齐王妃点头。

    孟倩幽转身往外走。

    皇甫逸轩一瘸一拐的跟在后面。

    齐王妃纳闷,小声嘟囔:“轩儿这是怎么了?”

    “坐的时间长了,大概是脚麻了。”齐王爷道。

    “才不是呢。”皇甫煜这个二货也没有压低声音,大嗓门的说道:“大哥刚才被孟姑娘踩了一脚,我看到了。”

    齐王爷和齐王妃面面相觑。

    刚走到院子里的皇甫逸轩脚步停顿了一下,恨不得把皇甫煜的嘴用臭袜子堵上。

    满院子的丫鬟、仆人都低下了头,细看的话,肩膀都在抽动。

    孟倩幽没有理会众人的反应,径直出了齐王府。

    皇甫逸轩追上她,讨好的说道:“幽儿,我送你回去吧!”

    孟倩幽露出一个微笑:“如果你不想让二哥在揍你一顿的话,你尽管送我回去。”

    皇甫逸轩立刻没了那个胆,退后一步,“那你小心一些,过两日我再过去看你。”

    孟倩幽翻身上马,和朱篱一起打马回了家。

    孟齐确实是一直担心,连晚饭也没有吃好,听下人禀报孟倩幽回来了,急忙来到她的院中,在院子里就急声问:“小妹,逸轩出什么事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二哥,”孟倩幽也是刚回到屋里,听到他的话声立刻回道:“二哥,你进来吧。”

    孟齐走进屋内,孟倩幽把皇甫逸轩诓骗她过去帮忙查账的事告诉了他。

    原来是这么回事,孟齐放下心,竟然也很赞同:“这样也好,齐王妃身体弱,等你嫁过去以后,这些都是你要打理的,现在早入手,也省得以后手忙脚乱了。”

    “二哥,”孟倩幽笑道:“你怎么和王妃说法一样。”

    孟齐也笑道:“许是你命好,王妃根本就没有掌家的意思,这在别的高门大院里可是没有的情况,每个人都恨不得把大权抓在自己的手里,有时候甚至为了掌家之权斗的你死我活。王妃能这样对你,二哥也就放心了。”

    孟倩幽又把故意说给侧妃知道,铺子是她买下来的,以及侧妃气病了事当做笑话说给了孟齐听。

    孟齐听完,笑着摇头:“你呀,非得去招惹她,小心她以后伺机报复你。”

    “要的就是她动手,她要是不动手,我们还找不到机会除掉她呢。”孟倩幽道。

    兄妹俩又说了一会儿话,孟齐便回了自己的院子里休息。

    第二天吃过早饭,家里的马队还是没来,文泗夫妇和一名漂亮的女孩倒是过来了。

    几人一见面,文泗夫人就欢喜的拉着孟倩幽的手说道:“昨日相公回去一说,我激动的一晚上都没有睡着觉,今日早早的吃过饭就过来了,有做的不合适的地方,还请妹妹见谅。”

    “嫂子,”孟倩幽笑道:“这里就跟您的家一样,你随时都可以来,哪有不合适的地方。”

    “你就是孟姑娘?”文泗夫人身边的女孩一点不陌生的的凑到她的面前问。

    孟倩幽看向她,见她大概有十五六岁的年纪,大大的眼睛,弯弯的眉毛,身上透出一股欢快的气息。

    文泗夫人笑着介绍:“这是我小妹静姝,你不是说让我不要带家里丫鬟过来吗?我便回了娘家把她接过来陪我。今日也是跟家里人说陪她出来逛街的。”

    孟倩幽对着冯静姝点头。

    冯静姝自来熟的挽住了她的另一只胳膊:“我听姐夫给我说过,你救过他的的命,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多么彪悍的女子呢,原来是个比我还清秀的小姑娘。”

    文泗夫人有些不好意思,道:“我这小妹性格欢脱,跟谁都是自来熟,幽儿别介意。”

    “冯小姐心直口快,性格爽朗,我就喜欢这样的小姑娘。”孟倩幽说道。

    “是吗?”冯静姝面露惊喜:“我也觉得咱俩很投缘,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了。”

    “静姝!”文泗夫人呵斥她:“不要这么没大没小。”

    “好啊,”孟倩幽却笑着说道:“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了。”

    “真的?”冯静姝高兴不已。

    孟倩幽点头。

    冯静姝立刻高兴的笑了,脸上顿时出现了两个小酒窝,使她整个人增添了几分明艳的味道。

    文泗夫人没想到两人是这样的投缘,欢喜不已。

    孟齐虽然没有见过文泗,却对他耳闻已久,听下人说他们夫妇过来了,就过来陪客。

    孟倩幽道:“二哥,我马上就给嫂子治疗,男士不宜观看,你陪着文东家去会客厅里坐着等吧。”

    ------题外话------

    恭喜巧克力糖231荣升贡士,

    恭喜巧克力糖231荣升贡士,

    恭喜巧克力糖231荣升贡士,

    感谢亲的支持和陪伴,谢谢!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