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骂的狗血淋头(一更)
    孟齐点头,起身。

    文泗也站了起来。

    两人去了会客厅。

    孟倩幽让冯静雯坐在凳子上,道:“我先给嫂子把一下脉。”

    冯静雯依言伸出右手。

    孟倩幽把手搭在了她的脉搏上,仔细的给她把脉。

    冯静姝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边。

    孟倩幽脸色既不可见的变了几变,才装作没事的笑道:“还和前段时间一样,我即刻去准备,一会儿就开始给嫂子治疗,你们先在屋里等一会儿。”

    冯氏姐妹同时点头。

    孟倩幽出了屋子,脸色就沉了下来,直接来到会客厅,对着文泗就是一顿臭骂:“文泗,你是猪吗?前段时间我就告诉你了,让你注意身边的人,你到底做到了没有?”

    文泗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被骂的一阵发懵,喃喃的问:“怎么了?”

    “你说怎么了?嫂子现在中毒比以前更严重了,如果不是我叫你们过来,恐怕再过一两个月,嫂子就会永远的躺在床上了。”

    文泗骇得猛然站起来,睁大了眼睛,失声问道:“这怎么可能,她每日入口的东西我都叮嘱人仔细的验过了。”

    孟倩幽真恨不得掰开他的脑袋看看:“然后呢,你就什么都不管了,连她的异常也没有感觉到?”

    文泗皱眉:“这几日晚上睡觉她总是感觉冷,我以为是天色渐冷的缘故,没往心里去,难道这就是中毒的反应。”

    “亏你还是德仁堂的东家,连自己的身边人中毒了都感觉不出来。你是长了一颗白吃饭的脑袋吗?”孟倩幽毫不客气的怒骂。

    文泗做了几年德仁堂的东家,掌管着德仁堂全国好几十家的分店,心理上自然也跟以往不一样了,如果是别人这样骂他,恐怕早就被他一脚踢飞了,可面对孟倩幽,却不敢这样做,只是乖乖的站在哪里,任由她训斥。

    看她把文泗训得像三孙子一样,坐在一旁的孟齐目瞪口呆。

    孟倩幽扬声对外吩咐:“青鸾,拿纸笔来!”

    青鸾应声,快速的把纸笔拿过来,放在桌子上。

    孟倩幽提笔写了一个药方,交给青鸾:“速去德仁堂把药抓来,最少十副。”

    青鸾接过药方就往外走。

    “等等。”孟倩幽又喊住她,转头问文泗:“找谁?”

    文泗还没从震惊中回神,不明白的问:“什么找谁?”

    孟倩幽没好气的说道:“给你媳妇治病,难道还让我出钱去抓药?”

    文泗这才回过神来,从腰间解下一块玉佩,递给青鸾:“你把这个交给抓药的伙计,他自会抓药给你。”

    青鸾接过,抓在手中,快速的去了德仁堂。

    孟倩幽的火气下不去,心里不痛快,又把文泗数落了一通。

    “你说你,好歹是个大药堂的东家,媳妇连番被人算计,你竟然丝毫察觉不出,这要是传出去,你丢不丢人?”

    “吃一堑长一智,你说说你吃了几次亏了?这样还不长心,那下药的人怎么不毒你算了?”

    “连个下毒的人都查不出来,你还好意思天天阴着一张脸装深沉。”

    “我告诉你,一会儿我就怂恿嫂子,让她把你给休了算了,免得好好的一个人因为你的没出息,不但被害的生不了孩子,说不定还会搭上自己的性命。”

    噼里啪啦的一顿乱骂,文泗没敢反驳,只是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慌了神,急忙说道:“别别别,我今日回去就把我院里随身伺候的人都发卖出去,保证雯儿以后再也不会有危险,你可千万别把事情告诉你嫂子。”

    孟倩幽一听更来气:“你这是治标不治本,发卖了这一批,下一批你就能保证不会有人再做手脚?”

    文泗低声下气的说道:“我知道,我知道,这段时间我已经派人在私下调查了,很快就会有消息的。等我知道是谁以后,我一定不会轻饶了他。”

    “文泗!”孟倩幽加重了声音:“四年前遭受的教训还不够吗?那次你侥幸逃过了一劫,你这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吗?我告诉你,斩草要除根,无论是谁,害嫂子如此,你一定不要在手下留情。”

    她这话是警告,也是提示,文泗不傻,听懂了她话里的意思,猛然抬头看向她,瞪着眼睛,不置信的问:“不可能吧?”

    “你说呢?”孟倩幽反问,“除了他们,你家里还有谁恨不得嫂子不能生孩子,恨不得置她于死地。”

    文泗不语,神色变幻莫测,脸色也是越来越阴沉。

    孟倩幽“哼”了一声:“别告诉我你从来没有往这方面想过。”

    “我派人调查过,我那弟弟自从被我赶出家门后,就一直没有了音信,我那继母也没有跟他联系过。”文泗道。

    “你那继母呢?整日以泪洗面,痛不欲生?”

    文泗摇头:“这倒是没有,不过这几年她一直深居简出,老实本分的很。”

    “所以呢,你不觉得很反常?唯一的儿子被赶出了家门,没有了依仗,继子和她又是死敌,她却依然过的这样淡然,你不觉得有问题?”

    文泗点头:“我也觉得反常,派人调查过,可是调查了好几个月也没有查出什么,便作了罢。”

    “你派出的是什么人?”

    “跟着我从清溪镇回来的德仁堂里的伙计。”

    孟倩幽简直不知说什么好了,“你就没有自己可用的人?”

    文泗无奈摇头:“你也知道,小时候爷爷不怎么待见我,后来又被赶去清溪镇好几年,只有德仁堂的伙计是我自己的人。”

    孟倩幽死死的盯着他。

    文泗被看的心里发毛,结巴的问:“你、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看你是怎么活到现在了。”孟倩幽毫不掩饰的说道。

    文泗愣住。

    孟倩幽又道:“刚来京城的时候,我听说你整日阴沉着脸,人也暴戾了几分,我还以为你长了多大的能耐呢,原来你这一切都是装给别人看的,实际上还是那个没心没肺的人。你说你怎么就能活到了现在呢?”

    这话说的有些过了,孟齐急忙喝止她:“小妹,别这样说话。”

    孟倩幽没再说话。

    文泗也默不作声,阴沉着脸,似乎在想孟倩幽的话。

    青鸾回来,把药包放在了桌子上,把玉佩也恭敬的还给了文泗。

    孟倩幽起身,拿起桌上的一包药,打开,仔细检查后,交给青鸾:“让小丫鬟立刻熬出来,送去我房里。”

    说完,头也不回的出了会客厅。

    孟齐见文泗不语,以为他生了气,便代替孟倩幽道歉:“我小妹就是这个脾气,但是没有坏意,文东家莫怪。”

    文泗点头又摇头:“我知道,我在清溪镇那几年已经领教过了,她说的话虽然不好听,但句句却都是为我好。也许我真的是太仁慈了,总想着给他们留一线生机,没想到却助长了他们的气焰,导致现在雯儿落得这个境地。她说的对,我不能再姑息下去了,该铲除的一个都不能留了。”

    孟齐不了解情况,不好多说。

    屋里的气氛顿时沉寂下来。

    文泗蓦然起身,对孟齐道:“我还有事,先回德仁堂了,如果我夫人治完了,麻烦您转告她一声,就说先让她在此等候,我晚一点就会过来接她。”

    孟齐应下,客气的送文泗到了大门口。

    文泗骑上马远去。

    孟齐隐隐觉得他周身的气息比来时阴骘了不少。

    孟齐摇头,回了院子。

    孟倩幽回了自己的院子后,调整了一下情绪,笑着走进屋里,道:“让嫂子久等了,我刚想起来,上次从德仁堂抓来的药少了一味,便又吩咐丫鬟去重新抓了几幅过来,耽搁了些时间。”

    冯静雯摆手:“无碍,正好可以跟幽儿妹妹多说会儿话。”

    孟倩幽坐在冯静雯身边的凳子上。

    冯静姝搬着自己坐的凳子自来熟的凑到她面前,道:“幽儿姑娘,反正现在也无事,你跟我讲讲当年是怎么把我姐夫救活的。”

    冯静雯笑着解释:“这个丫头,自从那次从相公的嘴里听说你当年救了他一命的事,就感兴趣的不行。又不好缠着相公问,今日终于见到你了,估计你要是不告诉她,她说不定会赖在你家不走的。”

    孟倩幽失笑,道:“哪是我救了文东家,这一切都是一个老大夫的功劳。我只是动了动嘴而已。”

    冯静姝眨着大眼睛,期待的看着她。

    孟倩幽把自己当时给文泗缝合伤口的事全部按在了老大夫身上,神乎其神的说给了她听。

    冯静姝听得津津有味,不时的发出赞叹声。就连冯静雯也来了兴趣,聚精会神的坐在一边听。

    孟倩幽讲完,冯静姝意犹未尽,惊奇的问道:“那位老大夫呢?怎么从来没有听姐夫提起过?”

    孟倩幽看向冯静雯。

    冯静雯抿唇,回了她:“当年你姐夫回京时,带回来的灵柩就是老大夫的。”

    “啊!”冯静姝惊讶的了一声,没有在继续往下问。

    想起老大夫以前的种种,孟倩幽脸上浮现出怀念的神情。

    冯静雯嘱咐自己的妹妹:“那老大夫是你姐夫心里不能碰触的禁忌,以后你在他面前,千万别提起此事。”

    冯静姝点头:“我知道了,姐姐。”

    丫鬟把药熬好,端了过来。

    孟倩幽让冯静雯喝下,稍等了一会儿才道:“嫂子,你去我的床上躺下,我给你开始治治吧。”

    冯静雯以为吃了药这就是治疗了,听了她的话后愣了一下。

    孟倩幽给她解释:“刚才那碗药事排毒的,是把你身体里以前残留的毒素排出来。现在的治疗,是恢复你的子宫的,有利于你以后生孩子。”

    虽然她的话冯静雯有些听不懂,但是知道她的为了自己好,便依言躺去了床上。

    冯静姝也跟了过去。

    孟倩幽拿过自己的棉被,盖在冯静雯的身上,道:“嫂子,把你的上衣脱掉,露出肚皮来,我好给你治疗。”

    冯静雯惊讶。

    冯静姝瞪眼。

    孟倩幽抿唇笑:“你我都是女人,怕什么?”

    冯静雯红了脸,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咬牙别别扭扭的缩在棉被里,把上衣脱了下来,仅留着一个红色的肚兜。

    孟倩幽把定制好的银针拿出来,摊在了床的一侧。

    看着这些长短不一的银针,冯静姝惊呼:“幽儿姑娘,你不是想要把这些银针插在我大姐的肚子上吧?那该多疼呀?”

    孟倩幽点头:“冯姑娘说的不错,正是这样,一会儿我下针的时候,你千万不要出声,免得影响了我。要是扎不对地方,你大姐可就受罪了。”

    冯静姝立刻闭紧了自己的嘴,连连点头。

    孟倩幽失笑。

    冯静雯看到那些银针,也是害怕,身体不由得开始打哆嗦。

    孟倩幽没有开始行针,而是和她说话:“嫂子,你越是绷紧了身体,我下针时你就会越疼的,放松了身体,反而就不疼了。”

    “我知道,”冯静雯点头说道:“可我就是控制不住我自己。”

    孟倩幽开始给她描绘美好的前景:“嫂子,你现在配合我治疗,幸运的话三两个月以后,你也许就会有身子了,而明年的这个时候,你就可以抱上自己的白白胖胖的娃娃了。”

    想到孟倩幽说的那种情景,冯静雯心里激动,努力的平息自己的紧张,尽力的使自己的身体放松了下来。好一会儿,深吸了几口气道:“好了,我不紧张了,幽儿妹妹,咱们开始吧!”

    孟倩幽点头,又拿过一床薄被,盖在他的上半身,把另一条盖在了她的下半身,中间露出她的肚皮,拿起一根短些的银针,轻轻柔柔的说道:“嫂子,其实这针灸并不疼的,我这就给你下第一针,你感觉一下。”

    冯静雯紧张的连头都不敢点,精神全集中在了肚皮上。

    孟倩幽利索的把针插在了相应的穴位上,轻捻了几下,笑着问:“嫂子,我已经下完第一根针了,感觉到了吗?”

    冯静雯松了一口气,惊喜的点了点头:“感觉到了,就跟蚊子叮了一下似的,果真不疼。”

    听她说不疼,冯静姝惊奇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又拿起第二根针,熟练的找准穴位轻揉慢捻的插了进去。

    冯静雯依然没有感觉到疼痛,这次是彻底的放心了,整个人也放松了下来。

    孟倩幽感觉到了她身体的变化,后面下针的速度就快了。

    冯静姝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的动作,满脸的敬佩,看她把最后的一针扎完,赶忙抽出自己的帕子递给她:“累了吧,擦擦汗,我去给你倒杯水喝。”

    “谢谢!”孟倩幽毫不客气的接过帕子,擦了下额头上冒出来的汗,笑道:“好长时间没有给人行过针了,手头上生疏了些,没有弄痛嫂子吧。”

    “没有。”冯静雯快速回道。

    “那就好。”

    冯静姝到了一杯热水过来,还细心的给她吹了几下,“刚刚好,赶快喝了吧。”

    孟倩幽接过,用舌头试探了一下,水温正好,一仰脖全部喝下。

    “还要吗?我再给你倒一杯。”冯静姝问。

    孟倩幽摇头:“不用了,谢谢冯姑娘了。”

    冯静姝把杯子放回了桌子上,爽朗的说道:“孟姑娘不要这么客气,你长我几岁,以后就直呼我的名字吧,或者叫我姝儿也行,我家里人都是这样叫我的。”

    孟倩幽也不客气,笑着从善如流的喊道:“姝儿。”

    冯静姝高兴的应声,“那我以后也不客气了,就直接喊你幽儿姐姐吧。”

    孟倩幽欣然同意,“好啊,你以后就是我的妹妹了。”

    冯静姝自然也是高兴万分,竟然自吹了起来:“幽儿姐姐,我告诉你,你认了我这个妹妹是有好处的,我可会逗人开心了,我家里的姐姐,哥哥都喜欢我。”

    孟倩幽起了逗趣她的心思,一本正经的说道:“我认你这个妹妹并不是因为你可爱,而是因为我以后终于有了可以任意欺负的人了。”

    “啊?”冯静姝瞪大了漂亮的大眼睛:“幽儿姐姐,你说的不是真的吧?”

    看她这样可爱,孟倩幽爆发出一阵大笑,就连冯静雯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几人正自说笑间,青鸾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主子,家里的马队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