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不可同房(二更)
    孟倩幽停住说笑,起身,对两人说道:“嫂子,姝儿,我出去看看。”

    “去吧!别耽误了你的事情。”冯静雯道。

    孟倩幽走了出去。

    冯静姝坐上了孟倩幽刚才的位置,满脸的关心,掏出自己的帕子给冯静雯擦了擦头上的汗,心疼的说道:“姐姐,一定很疼吧?瞧你都出汗了。”

    冯静雯笑道:“傻丫头,姐姐不是说过了嘛,不疼。”

    冯静姝看了看她肚皮上乱颤的银针,摇头:“这么多针扎在肚皮上,怎么会不疼呢,我不信。”

    冯静雯没有办法给她解释,只好说道:“就算疼些也没有关系,为了孩子大姐能够忍受。”

    冯静姝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大姐,幽儿姐姐刚才说的是真的吗?明年我就可以看到我的小外甥了。”

    自己兄妹五个,冯静姝最小,家里的人从小就宠惯她,一点不好的事也不让她知道,所以养成了她的性格单纯的很,只要是亲近的人说什么她便信什么,刚才听了孟倩幽的话,竟真的信以为真了,这才满怀期待的问她。

    冯静雯在心里轻叹了一口气,勉强笑着说道:“如果大姐的命好,上天垂怜我,也许真的会送我一个孩子的。”

    听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冯静姝沉默了一下,随即又展开了笑颜,安慰她:“幽儿姐姐的医术那么好,连姐夫当年濒临死亡的时候,都被她拉了回来,大姐的病她也一定会治好的,您就放心吧。等我们今日回去后,我就陪着你开始给我小外甥做小衣服。”

    冯静雯笑出声:“孩子还没有呢,做什么小衣服,你还是想想你自己的终身大事吧。娘给你找了好几个你都不满意,小心哪天娘急了眼,随便给你订一个。”

    冯静姝满脸的笃定:“娘最疼我了,巴不得我在家里多呆几年的,她才不会那样做。”

    孟倩幽刚走出院门,孟齐也听到了下人的禀报,正好走到院子里,看到只有他一人,孟倩幽惊讶:“文泗呢?”

    孟齐把文泗的话告诉了她。

    孟倩幽听完没有说话,兄妹两人出了府门。

    领头的精卫看到他们,立刻恭敬的说道:“姑娘,孟公子,我们回来了”

    “怎么回来的这样晚,我以为你们昨日就该回来的。”孟倩幽问。

    “大公子让我们运来的是新鲜的土豆,所以就多等了一天。”精卫回道。

    孟倩幽恍然,家里现在正是收土豆的时节,大哥想着他们是在京城开作坊,特意的把刚挖出来的土豆给他们运来了。

    孟齐点头,对孟倩幽道:“我领着他们把土豆卸到作坊去,你家里有客人,就别去了。”

    “好,到了作坊以后,别在门口停留,直接把马车赶进去,免得那些等着活干的人们看到土豆运来了,争抢着上前,出现不可控制的场面。”孟倩幽嘱咐他。

    孟齐点了点头:“放心吧。我知道怎样做。”

    “还有,把土豆卸完以后,你去包大人家里,请他帮忙去招工人,最好是今日能够定下来,明日稍微准备一下就可以开工了。”

    “我知道了。”孟齐应声,坐上了最前面的一辆马车,指挥着车夫去了北城。

    孟倩幽在后面高声说道:“如果我忙完的早,下午我也会过去的。”

    孟齐领着马队远去,孟倩幽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冯静雯歉意的说道:“幽儿妹妹,我是不是耽误你的事情了?”

    “没有。”孟倩幽笑着回道:“我想在北城开个土豆作坊,让手下的人回去运土豆了,今日刚巧就回来了,我二哥已经领他们过去了,没有我的什么事。”

    随即,怕冯静雯在说些客气的话,便转移了话题,问她:“嫂子感觉怎么样?”

    “肚子里热乎乎的,自从我生了那个孩子以后,这肚子里一年四季凉的很,恨不得大夏天也在暖炉上烤一下,整个人难受的很。现在感觉那股凉气开始散去,肚子里有了温热的感觉。”冯静雯如实回道。

    “那就对了,”孟倩幽欣喜不已:“这说明治疗的有效果,等到你子宫里的凉气全部散去,就可以再次怀上孩子了。”

    “真的?”冯静雯不敢相信的问。

    孟倩幽笑着点头。

    冯静雯喜极而泣,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太好了,我终于又可以当娘了。”

    看她竟然哭了,冯静姝吓了一跳,赶紧用帕子给她把眼泪擦掉:“大姐,你真是的,这不是好事吗?你哭什么?”

    “你大姐这是高兴的。”孟倩幽道:“不过,嫂子,我也没有十成的把握,咱们只能是治一步算一步了。还有,从今天开始,你必须每天都来我这里治疗,一天都不能落下,否则就前功尽弃了。”

    冯静雯高兴的不停点头:“我知道,我知道,谢谢幽儿妹妹。”

    冯静姝转向孟倩幽:“幽儿姐姐,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

    “问吧。”

    “你刚才说的子宫是什么东西?”

    她一会儿就说了两遍,冯静雯也很好奇,可又不好意思问,现在听妹妹问起,姐妹俩一起看向孟倩幽,等着她的答案。

    孟倩幽微顿了一下,便笑着解释:“这个子宫呀,说白了就是小娃娃的在肚子里长大的地方,你姐姐就是这个子宫出了问题,才不会再次有孩子的。”

    冯静雯似懂非懂的点头。

    冯静姝却是惊奇的说道:“这太不可思了,我以为小娃娃就是在肚子里呢,原来是在子宫里。”

    孟倩幽点头:“所以等你姐姐的子宫不再感觉发凉了,就可以再次有孩子了。”

    冯静姝一脸崇拜的看着她:“幽儿姐姐,你知道的好多。”

    孟倩幽笑着摆手:“这些都是我师父交给我的,我只是照搬给了你们。”

    大概过了三刻钟,孟倩幽便把银针取了下来,道:“文东家已经先回去了,让你在这里稍等,他一会儿过来接你。”

    冯静雯盖好薄被,红着脸在被子里穿好了衣服,起身,边动手叠被子,边说道:“不用等他过来了,我和姝儿坐马车直接去德仁堂找他就行,你事情多,别再耽误你的时间了。”

    文泗突然回去,肯定是去查冯静雯中毒的事情去了,又不想让她知道,所以才趁着这个时间回去。如果自己这个时候放她们走,万一被冯静雯察觉到了什么,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所以孟倩幽便笑着说道:“嫂子莫急,我还有一些关于病情的事嘱咐与你。”

    一听是关于自己的病情的,冯静雯便暂时打消了去德仁堂的心思,和冯静姝一起坐在了椅子上。

    孟倩幽吩咐青鸾倒了三杯茶来,笑看着冯静姝道:“我嘱咐嫂子的事情有些私密,你不宜听,让青鸾带你去府里转一圈可好?”

    冯静姝欣然同意:“好,我正要在府里转转呢。”

    青鸾微笑着领着冯静姝出去了。

    孟倩幽思量着对冯静雯道:“嫂子,你上次生完孩子以后,误食的有毒的东西的毒性病没有清除干净,还有一小部分留在了体内,我现在不但要为你驱除子宫里的寒气,还要把你身体了残留的毒性排出来,这样你以后在有了孩子以后,就不会出现像上一次一样的情况了。”

    因为自己贪嘴,误吃了不该吃的东西,导致孩子生下来是个死胎,这是冯静雯最后悔的事情,现在听孟倩幽说,身体里还残留着毒性,惊恐的不行,立刻紧张的说道:“幽儿妹妹,我听你的,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孟倩幽拉起她的手,感觉她的手冰凉,知道她是吓坏了,忙宽慰她:“嫂子放心,这点毒性不算什么,轻而易举的我就能给你排除了。”

    冯静雯刚松了一口气。

    孟倩幽又道:“不过,得需要你做一件事情。”

    冯静雯的心又提了起来,急切的说道:“你说,嫂子一定照做。”

    “你这身体的毒性至少得一个月才能排出来,所以这一个月内你不可以和文东家同房。”

    冯静雯的脸“腾”的一下就爆红了:“幽儿妹妹,你”下面的话没有说出来。

    孟倩幽笑着给她解释:“今日我们的治疗有了效果,如果你和文东家同房,说不定哪天就有了孩子,可是你身体里的毒性没有排出来,孩子可能还会上一次一样,一出生就有问题,所以”

    冯静雯红着脸点头:“我知道,幽儿妹妹。”

    孟倩幽接着说道:“文东家正直壮年,如果你们住在一起,难免会控制不住,我的意思是嫂子先回娘家住一个月,等我把你身体里的毒性排干净了,您再回文家,到时候即便是有了孩子,你们也不用担心了。”

    孟倩幽的这个主意不错,可是她现在是当家主母,回娘家小住一两天可以,如果住一个月,不但府里会乱了套,就是别人也会说闲话的,冯静雯有些为难,道:“幽儿妹妹,不是嫂子不回家住,实在是府里的事情太多了,我要是离开一个月,别说相公了,就是我那老公公也不会愿意的。”

    “这个好说。”孟倩幽给她出主意:“你今日回去后,把我说的这番话告诉文东家,让他去给文老东家谈,请文老东家出来主持一个月的大局。文老东家盼孙子都快要盼疯了,相信他会立刻答应的。”

    这倒是一个办法,冯静雯点头:“我回去后让相公去试试,如果爷爷出来主持大局,我立刻就回娘家去住。”

    “还有,即使你回了娘家,除了你的爹娘以外,你到我这来治病的事也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你随身伺候的人。”

    这一点,孟倩幽早就嘱咐过,冯静雯点头应下:“我知道,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孟倩幽有吩咐朱篱把今天下午抓来的药,提了一包过来。道:“等晚上的时候,你自己亲手熬好,喝下去,不要借她人之手。还有以后每天你都从我这里拿走一包,回去熬好了喝。”

    冯静雯认真的一一记下。

    刚说完,文泗的声音在院子里响起:“你们姑娘还没有给我夫人治完吗?”

    孟倩幽笑看了冯静雯一眼,扬声回道:“进来吧。”

    冯静雯被她看红了脸,羞得低下了头。

    文泗进屋,看自己的夫人低头不语,心下奇怪,直接开口问道:“雯儿,是哪里不舒服吗?”

    冯静雯这次连脖子都羞红了,摇了摇头,声若蚊蝇的回道:“没有。”

    文泗奇怪的看着孟倩幽一眼。

    孟倩幽也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文泗心里更加的纳闷,欲要开口再问,冯静姝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文泗在屋子里,欢喜的问:“姐夫,你过来了,姐姐还说我们一会儿去德仁堂找你呢。”

    “哦”文泗应声:“我刚才突然想起来德仁堂里有点事没有处理完,就赶回去处理了一下,现在没事了。”

    冯静姝也“哦”了一声。

    冯静雯起身,道:“幽儿妹妹还有事,我们就不要再打搅她了,等明日我们再过来吧。”

    孟倩幽确实有事,没有挽留几人,亲自送他们出了府门,看着三人远去,才吩咐青鸾:“去备马车,我们去北城。”

    青鸾很快让车夫赶着马车出来,孟倩幽带着她和朱篱两人快速的来到北城的作坊。

    作坊的大门紧紧关着。

    青鸾上前敲门,好一会儿才有人过来把门打开一条缝,看到是孟倩幽她们,立刻把大门打开,让他们赶快进去。

    车夫赶着马车直接进了作坊。

    孟倩幽下了马车,看到精卫和那几名工人,正在往作坊里卸土豆,仔细看了一下,没有看到孟齐,心下奇怪,问前来开门的精卫:“二少爷呢,去了包大人府上还没回来,还有今日大街上怎么这么安静,连个等着找活的人都没有,是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听孟倩幽问起这件事,精卫似乎还心有余悸,回道:“主子,你是不知道,刚才那场景,如果不是我们有那功夫傍身,恐怕早就被挤成肉饼了。”

    孟倩幽皱眉,问:“怎么回事?”

    精卫一五一十的把刚才的事告诉了她。

    原来孟齐领着马队刚一来到北城,就被一直盯着作坊什么时候开张的人盯上了,见马车上装的满满当当的,就知道原料来了,作坊要开工了,肯定要招工人了,所有的人立刻就蜂拥的挤了过来,把十几辆马车围的水泄不通,高声嚷嚷着自己要报名去作坊里做工。

    孟齐几人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呢,就连人带车被围住了,顿时吓了一跳。孟齐从马车上站起来,大声对人群说道:“大家别挤,先让我们把东西卸下去,等一会儿自然会有人过来招工。”

    好多人都已经连续好多天没有找到活计了,家里的老人孩子饿的都不行了,而且他们还听几名修葺房顶的工人说,作坊里每日还管一顿带肉的大锅菜,早就已经等不及了。现在见了马队过来,唯恐自己被招不上,纷纷往前挤,谁还顾得上听孟齐说的是什么。

    这么多人乱嚷嚷,马儿受到了惊吓,不住的嘶鸣,精卫们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控制住了它们,可是人们的神情却越来越激动,骚动的也越来越厉害,再这样下去,马儿肯定会控制不住的,要是出了马儿踩踏人的事故就麻烦大了。

    孟齐无奈,只得吩咐一名精卫:“速去请包大人领兵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