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北城沸腾 (一更)
    孟齐无奈,只得吩咐一名精卫:“速去请包大人领兵过来。”

    怕惊吓到人们,精卫不敢使用轻功,只得使用一身蛮力往外挤,费了好大的劲才挤出人群,朝着衙门跑去。

    作坊迟迟开不起来,包清河这两天也正在着急,此刻正在衙门里来回踱步。文书也是一脸急色的站在他的身旁。

    精卫急慌慌的跑进衙门,看到包清河在,立刻拱手禀报:“包大人,我们的马队被围了,进不去作坊,我们公子请您带兵过去解围。”

    包清河立刻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又喜又惊。喜的是马队终于回来了,作坊可以开工了,惊的是人们竟然围住了马车,要是伤到了孟齐,孟倩幽一气之下不开作坊了可就麻烦了,立刻吩咐下面的人:“快,把兵士全部召集起来,去解围。”

    北城不受重视,府衙里也没有多少的兵士,很快便被召集起来。包清河亲自领着他们快步的朝着作坊走来。远远的看到这边的场景,众人还是都抽了一口气,这太疯狂了,作坊门口都是攒动的人们,远处还不断地有人跑过来。站在人群后,死命的往里挤,而除了几辆装满土豆的马车以外,根本就看不到孟齐几人的身影,只听见人群里面马儿狂躁的嘶鸣声。

    包清河的冷汗立刻就下来,急忙命令兵士:“快,把人群疏散开。”

    兵士们抽出腰间明晃晃的大刀,喊着就走到了人群的后面,吆喝着外围的人们先往后退。

    看到是手提大刀的兵士们,人们还是很害怕的,纷纷后退,一层有一层,用了好一会儿的功夫才把围着马车的人们全部驱散开。

    孟齐站在马车上,嗓子都快喊哑了,看人群散去,顾不得和包清河打招呼,立刻吩咐:“赶快把马车赶进去。”

    精卫们闻言松开了紧紧抓住马缰绳的手,感觉自己逃过一劫的车夫急切的挥动手中的鞭子,把马车赶进作坊了,后面的马车紧随着进去。

    看人群让开,孟齐没事,包清河松了一口气,沉下脸,冷着声音对人群说道:“有谁想要进作坊做工的,速去衙门口排好队等候,我和孟公子马上就过去招人,记住,不许乱挤,否则取消报名资格。”

    他的话刚说完,人群就像疯了一样朝着衙门口跑去,

    包清河也不着急,命令手下的兵士:“你们回去维持秩序,告诉文书准备好笔墨,我和孟公子一会儿就过来。”

    兵士们应声,回了衙门。

    包清河走进作坊内。

    孟齐和精卫们还全都惊魂未定,站在马车边喘着粗气。

    包清河询问孟齐:“孟公子,没事吧?”

    孟齐摆手,深喘了几口气,才回道:“多谢包大人解围了,否则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包清河的声音里带了歉意:“是我疏忽了,我早该想到会出现这种场景的,早些派兵士们过来。”

    孟齐道:“是我没有考虑周到,马队晚来了一天,我心里着急,便直接带着他们过来了,没有提前给包大人说一声。”

    精卫们这一会儿也恢复过来了。

    孟齐吩咐他们开始卸车。

    作坊里的几名工人看到了外面的情形,也是惊吓的不轻,听到孟齐的吩咐,才缓过神来和精卫们一起往作坊里搬土豆。

    包清河等孟齐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才客气的说道:“孟公子,我已将人全部支去了衙门那边,你可否随我过去,挑选一下可用之人。”

    “好,”孟齐应声,随着包清河去了衙门。

    他们走后,精卫们唯恐再出现刚才的那种不受控制的情形,便赶紧把作坊的大门关上,所以,孟倩幽来的时候,才感觉大街上静悄悄的。

    孟倩幽听完,吩咐人们把土豆卸完,呆在院子里别动,自己领着青鸾、朱篱两人来到衙门。

    看到衙门口排得几列长长的队伍,孟倩幽才知道连身手较高的精卫都谈之色变的来做工的人都多少了。此刻人们正焦急的看着前面出来的或高兴,或叹息的人。

    绕过人群,孟倩幽直接来到衙门口招工的桌子前。

    包清河一脸威严的坐在桌子边坐镇,几名兵士在桌前维持秩序,孟齐则坐在桌子后面挑选来上工的人。

    作坊再大,顶多也只能招一百多人,看看来的这些,足足有上千人,所以大部分是不能选中的。看着那些没被选中的人,垂头丧气,满脸沮丧,一副天塌下来的样子,孟倩幽皱眉,走到桌前。

    看到她过来,包清河点头示意,孟齐忙道:“小妹,你来的正好,我有事找你商量。”

    孟倩幽知道他要说的是什么,道:“不用商量了,今天把开垦荒地的人也一起招了吧,天色还不算冷,开垦一个多月的荒地没有问题。”

    孟齐点头。

    包清河大喜,站起来让开自己的位置,高兴的说道:“孟姑娘,这可真是太好了,你快坐!”

    孟倩幽笑着摆手:“不用,您还是另外请人再搬出来一张桌子吧。”

    包清河挥手,示意属下去搬桌子过来。

    有人很快把桌子搬来,孟倩幽指挥他放在了另一边,笑着对包清河说道:“包大人,麻烦您帮着说一声吧,在我二哥这边淘汰下来的人可以过来这边报名去开肯荒地,工钱和作坊里一样,八十文钱一天,中午管饭。直到几百亩地开垦完了为止。还有,那些荒地在北城外,离的较远,每天来回奔波可能会辛苦一些,有受不了那苦的请不要过来报名了。”

    包清河点头,清了清嗓子,提高了声音,把孟倩幽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来的人都是些穷苦人,平日里为了自己和一家人的温饱,什么样苦的,累的活计没有干过,来回走几十里路对他们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听完包清河的话,那些没被选中的人立刻就有了精神,两眼发光的跑到这边的桌前排好队,等着报名。

    开垦荒地什么人都干的了,因此孟倩幽并没有亲自坐在桌子后挑人,而是笑着请求文书:“这位大人能否帮忙招人?”

    被孟倩幽点名,文书受宠若惊,点头哈腰的说道:“孟姑娘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好了,不用这么客气。”

    “那就多谢您了,开肯荒地要求并不高,只要不是老弱病残都行。”孟倩幽笑着说道。

    文书点头:“孟姑娘放心,这件事我一定给你办的妥妥的。”

    孟倩幽笑着道谢。

    文书又是一番点头哈腰的保证后,才拿出纸笔,坐在桌子后面,认真的给来报名的人登记。凡是从孟齐那边淘汰下来的人,立刻就过来这边排队。

    后面排队的人看到即使进不了作坊去做工,也有活计干,心情就没有那么急迫了,一直骚动不安的队伍也平静了下来,一切井然有序的进行。

    包清河也松了一口气,这才有闲心跟孟倩幽说话,“孟姑娘,看样子这招工的事需要好长时间才能完成,你不如先去我府里等着,你这几天没来,我夫人想念你的紧。”

    有包清河领着众人帮忙,确实也没有自己的什么事情,孟倩幽点头,对孟齐道:“二哥,我去包大人府上,今日中午我们就在此吃饭了,这些人一时半会也招不完,到了吃饭的时辰你去先让他们散去,等下午的时候再来。”

    孟齐点头:“知道了,作坊里的人已经找的差不多了,再有个二三十个就可以了。”

    孟倩幽应声,带着青鸾和朱篱来到包府。

    守门人认得她们,也没有进去禀报,直接客气的请她们进府。

    孟倩幽领着两人熟门熟路的来到主院,还没进去,就听到院子里传来墨儿那欢快的笑声。

    快走几步,进了院子,孟倩幽伸开双手,扬声对墨儿说道:“墨儿,到姑姑这边来。”

    “姑姑!”墨儿对她已经不陌生了,看到他,迈着小腿,欢喜的喊着跑过来。

    “孟姑娘,你来了?”包夫人也欢喜的问。

    “幽儿妹妹,你可来了,你再不来我就去你府里找你了。”孙慧也高兴的说道。

    墨儿冲到孟倩幽的怀里,孟倩幽把他抱起来,转了几圈。墨儿开心的哈哈直笑。

    “你呀,真是会哄孩子开心,怪不得墨儿这今天总问你为什么没有过来。”孙慧笑着道。

    “是吗,”孟倩幽放下墨儿,声音愉悦的说道:“那墨儿今天就去姑姑的府里吧。”

    墨儿当了真,脸上的笑容退去,露出苦恼的样子,“可是奶奶说了,一天看不到我她就会睡不着觉的。”

    三人被他可爱的样子逗得哈哈大笑。

    墨儿不明所以的看着她们。

    包夫人领着墨儿,孙慧上前一步挽着孟倩幽的胳膊,三人走进屋内。

    吩咐丫鬟上了茶,孙慧笑道:“你们的作坊迟迟没有动静,这两天老爷都要急坏了。”

    “家里正在收土豆,大哥想着我们是新开的作坊,就让马队运来的是新鲜的土豆,所以耽搁了一天,别说包大人,我和二哥心里也犯嘀咕的,唯恐他们的路上在出点什么事。”孟倩幽解释。

    包夫人点头,道:“我们刚才听府里的下人说了今日招工的情形,当时吓了一跳,唯恐伤及到你们,没事吧?”

    “家里有客人,送走了以后我才过来,没赶上,伯母不用担心。”

    包夫人放下心来,道:“那就好。今日中午你必须留下来吃饭,我这就吩咐厨房去准备。”

    孟倩幽笑道:“都这个点了,您不说,我也是准备赖着不走的。”

    包夫人起身,道:“慧儿,你陪着孟姑娘说话,我领着墨儿去厨房看看。吩咐她们多做几个好菜。”

    “知道了娘。”

    包夫人领着墨儿走了出去。

    孙慧凑到孟齐面前,一脸兴奋的跟她说道:“幽儿妹妹,一凡来信了,说他们已经准备往回走了,大概半个月左右就可以回到京城了。”

    “这么快?”

    孙慧点头,脸上抑制不住的喜悦。

    孟倩幽跟她逗趣:“这下好了,包公子回来了,你们一家就可以团聚了,慧姐姐在再也不用受相思之苦了。”

    孙慧的脸上一下就布满了红霞,羞涩的说道:“我们成亲没有多长时间他就随着褚大将军去了边关,连墨儿的面都没有见过,一开始的时候,我担心他,日夜都睡不着觉,后来生了墨儿,心思放在了孩子的身上,这才好了一些,可是每每夜深人静的时候,还是惦念的厉害,唯恐他有什么不测,这一家老的老,小的小,该怎么办。现在好了,他要回来了,我这心里总算是踏实了。”

    “你呀,担心都是多余的,包公子不是一般的兵士,他的武功高强,肯定不会有什么事的。”孟倩幽劝慰道。

    “话是这样说,可是刀剑无眼,战场上谁知道会出现什么事情呢。我甚至还想过,只要他能活着回来,就是缺胳膊少腿我也认了。”

    孟倩幽拍拍她的手,调皮的说道:“包公子为褚大将军做事多年,褚大将军肯定是会为他谋个一官半职的,如今他跟着去了边关,立了大功回来,加官进爵不在话下,你就等着跟着他吃香的喝辣的吧。”

    孙慧“噗嗤”笑出声,“我可没有那样的好命,他只是一个军士,能升到哪里去,我不求跟着他大富大贵,只要他以后别再一走就是好几年就行了。”

    “这个好说,他回来以后,你就让他辞了军中事务,回家来带孩子,保准他以后哪儿也去不了了。”孟倩幽逗趣说道。

    孙慧笑的更大声了。

    包夫人吩咐完厨娘领着墨儿回来,一进院子就听得到了孙慧的笑声,心里酸涩的不行,想着自己有多长时间没有听道她这么高兴的笑声了。

    眼看到了中午,前来报名的人还是排着长队,包清河起身,威严的对还没有报上名的说道:“天已午时,你们先散去,未时初你们再过来报名。”

    包清河下里命令,没有报上名的人虽然露出失望的神情,却也不敢说什么。

    孟齐起身,收起桌子上的名册,交给了文书,随着包清河去了包府。

    文书也把走进面前的名册收起来,拿进了衙门内。

    兵士们也各自散去回家吃饭。

    没有报上名的人们却没有一个人散去,或坐或蹲的呆在原地。

    等孟倩幽和孟齐吃完饭,又稍微休息了一会儿才过来的时候,看到人们还如上午一般在原地排队,心里触动颇深。

    直到快天黑的时候,把所有的人都登记完。

    孟齐已经累得抬不起胳膊了,文书更甭提,恨不得直接趴在了桌子上,道:“老爷,我在这衙门里呆了这么多年,登记的人名也不如今日的多。”

    孟倩幽歉意的说道:“今日真是多谢大人了。”

    文书慌忙摆手:“孟姑娘千万别这样说,这是我的份内之事,应该的。”

    孟倩幽料想他应该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才会如此客气,便没有在多说。

    孟倩幽和孟齐给包清河道了别,回了作坊里吩咐车夫赶着马车回了家,去商议接下来的事情。却不知他们在北城如此大张旗鼓招人做工的事情已经传遍了京城,就连宫里的皇上和太后都听闻了消息。

    太后这一阵正为皇甫逸轩的亲事头疼,听了管事姑姑把这件稀奇的事说给她听以后,惊奇的问:“这么说,这乡下丫头还真有点本事。”

    管事姑姑应声:“谁说不是呢,我听齐王妃说,就连世子那些管理生意本事都是她教给的。”

    太后起了疑惑,“你说,她一个乡下丫头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本事呢?难道是拜了什么高人为师?”

    “有些人呀,本事都是天生的,不用别人教,就什么都会,我看孟姑娘就是属于这种。”管事姑姑道。

    太后半信半疑,道:“等哪日有时机了,把这个丫头宣进来我看看,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皇上同时也听到了消息,不过不是太监说给他听的,而是京兆府尹听说听了手下禀报,说北城的人们聚在了一起,以为是出了什么乱子,派人过去调查,才得知是孟倩幽在招人做工,觉得兹事体大,便写了折子报了上来。

    看到折子,皇上皱起眉头,沉思起来。

    ------题外话------

    推荐友文褪红妆:权谋君心三鱼/著

    “萧儿,为你成魔,不过一念之间。”——冥绝

    出生十六载,厌世嫉俗,掩却心性,化身为凡,甘心沦为人人堪笑的对象。

    执政数十年,如履薄冰,扮猪吃虎,步步惊心,只求有朝一日风云便化龙。

    且看gay里gay气小摄政王,碰上看似草包无用的新帝,会撞出怎么样的“基情”?

    剧场:

    夜深人静,某摄政王在呼呼大睡,却是被某重物突袭。

    “谁!”她跳身而起,看到一双明灭的眸。

    “是孤!”声音凌冽,某摄政王大骇,立马便是揪住了薄被。

    “你干嘛?大半夜擅闯本公子的房间,不知道男男授受不亲?”某摄政王理直气壮。

    “哦,那孤可能成了断袖!”某男咬牙切齿。却盯着某摄政王微隆的胸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