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上门责问(二更)
    看到折子,皇上皱起眉头,沉思起来。

    北城的人们穷困,这一直是一个难题,皇上也曾严令北城的官员想法解决这个问题,可是官员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这个事情就一拖再拖,一直到现在,北城的大多数人还过着食不果腹的生活,卖儿卖女的事情常有发生。而孟倩幽此举,确实可以暂时解决一部分人的生计,挣得的工钱也许可以撑过将要来临的冬季。

    可是,她为何有这么大的手笔,是真的需要,还是想要做给自己看,为她和轩儿的婚事做筹码。

    思及此,皇上开口唤道:“来人!”

    从角落里走出一名黑衣人,恭敬道:“皇上!”

    “你去暗地调查一下,看那个乡下丫头是真的需要买地,还是想要做给我看?”

    “是。”黑衣人应声,快速离去。

    皇上又看了一下手中的奏折,把它放在了一边。

    孟倩幽和孟齐不知道他们这个招工的举动不仅引起了京城人们的注意,就连皇宫里的太后和皇上也知道了,并且起了疑心。两人带着马队回了家以后,吃过晚饭,就坐到一起商议明天的事情。

    孟齐道:“明日我先去作坊安排好一切,然后再领着众人去外城。”

    孟倩幽摇头:“这个作坊不比家里,还没有熟手,你必须亲自盯着,至于外城,我跟着去就行。文彪和他的众兄弟都在那里,到时我安排好了交给他们,以后我们也不必日日过去。”

    “你不是还要跟文夫人治病吗?哪里有时间?不然的话,开垦荒地的事就错后几日吧,等我把作坊里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再安排荒地的事。”

    “不行,你没看到今日那些过来报名的人吗?恨不得立刻就要去开垦荒地,如果我们再错后几天的话,恐怕会有人忍不住的,到时出了乱子给包大人带来麻烦就不好了。嫂子那边好说,一会儿我让青鸾去给文泗送个信,让她们明日下午再来就好了。”

    孟齐不同意:“这样,你太累了,这样吧,明日我先领着众人去荒地,安排好了,交给文彪以后,我再回来教作坊里的工人做工。”

    “二哥,”孟倩幽笑道:“在你眼里,你小妹我何时变的这么娇气了,这点小事算不得什么的。”

    孟齐还要坚持,孟倩幽笑着说道:“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明日一早,你忙你的,我忙我的,咱们兄妹俩争取把这里的生意早日做起来。”

    她的脾气说一不二,既然做了决定就轻易不改,孟齐无奈,点了点头。

    第二日早早的吃过早饭,孟倩幽和孟齐便坐着马车来到了北城。

    孟齐去了作坊。

    孟倩幽则领着带着工具的人们浩浩荡荡的出了北城门。

    守城的兵士们昨日也听说了孟倩幽招工的事情,不过看到几百人还是吓了一跳,要不是他们拿着开垦荒地的工具,兵士真的会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情呢。

    荒地离北城并不远,可是要走着大概也是需要一个时辰,到了荒地边上,孟倩幽让人们先等候,自己坐着马车来到了庄子前。

    文彪带着镖局的兄弟们在庄子里住着,不缺吃喝,这几日把该说的话也说了,心里正发愁,这些兄弟们光是这样白白的吃喝孟姑娘的也不是办法,这时听到了敲门声。

    文彪示意,一名镖师过去打开了门,见是孟倩幽,立刻回头高声说道:“少主,是孟姑娘!”

    所有人立刻走了出来,文彪问:“姑娘,你今日怎么有空过来了?”

    孟倩幽不答反问:“你们这几日过的如何?”

    “很好,有吃有喝,还可以和兄弟们一块唠嗑,就是太闲了,心里难受。”文彪回道。

    “知道你们烦了,我特意给你们找了一个活计,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你们可有的忙了。”

    孟倩幽不单让他们住在精致的庄子里,还每天让他们白吃白喝,镖局里的这帮人心里早已经过意不去了,闻言文远马上带头说道:“孟姑娘有什么事直接吩咐就行了,只要我们兄弟能做到的,绝不推辞。”

    “也不是什么大事,我需要你们帮我看住干活的人,每天给上工的人做个登记就行。”

    众人不解,孟倩幽便把她招了几百人过来开垦荒地的事告诉了他们,最后说道:“你们不需要做什么,只要监督好了他们干活就行。他们的手头慢一点的没有关系,但不能有偷奸耍滑的,一旦发现,就把他赶出去。”

    一名镖局弟子嘴快,道:“那这么说,我们就是管事了?”

    文远呵斥他:“别插嘴,让姑娘把话说完。”

    那名弟子红了脸。

    孟倩幽道:“他说的不错,你们就相当于管事的,但是你们只是负责监督他们干活,但决不能欺压他们。”

    文远保证:“姑娘,放心,绝对不会出现那种事情。”

    孟倩幽点头,掏出登记册,交给文彪:“这上面是所有来干活的人的名字,你们分开,每人负责一些,从今天开始,这些人就跟着你们。”

    文彪接过,打开一看,密密麻麻的有不少人,吓了一跳,惊讶道:“姑娘,这人也太多了吧?”

    “天快冷了,趁着这段时间把荒地开垦出来,明天春暖以后,我们就可以直接种土豆了。所以招的人多了一点,不过,你们人多,分到每人的手下也就没有多少了。”

    文彪点头,“我知道了。”

    “你们跟我出去吧,从今以后,不必只窝在庄子里了。”

    众人心喜,随着她出了庄子,来到做工的人面前。

    孟倩幽大声给做工的人说这些人是管事的,以后负责监督他们干活。

    干活的人们见这些人一个个五大三粗,虎背熊腰,心里有了几分惧怕。

    孟倩幽看到他们的表情,安慰道:“你们放心,只要你们踏踏实实的干活,他们不会怎么样你们的,反之,有人不好好干,想要浑水摸鱼,那就别怪他们不客气了。”

    听她这样说,众人放下心来。

    孟倩幽让文彪按登记册上的名字喊了一些人出来,先由文远带着去干活,告诉他,以后这些人就归他管,然后又让文彪依次喊出一些人,让文勇带着去干活,同样的也是说那些人以后归他管,然后就以此类推,每个镖局的弟兄都领着人找了不同的地方去干活。

    最后只剩下文彪,文虎、文豹好文松四人。

    孟倩幽道:“你们几人的伤还没好,暂时还回不了家,这样,你们几个想办法把这几百亩地,分成大小相同的区域,让他们每人带人负责一块,这样既好管理他们,干活也快。”

    文彪一一记下。

    孟倩幽道:“我先回去,一会儿就让人给你们送几口大锅过来,你们今天中午先做大锅菜,等明日我找一些厨娘过来,开始给人们做饭。”

    文彪应声。

    吩咐完了以后,孟倩幽就坐着马车往回走,走到半路,碰到小厮坐着马车来给文彪众人食材。

    孟倩幽喊住他,道:“我今日招了几百名工人过去,你这些食材是远远不够的,你还是随我回去,我列个单子,你再去买一趟吧。”

    小厮恭敬应声,车夫调转马头,跟在孟倩幽的马车后面,回了作坊。

    孟倩幽先找到做饭的女人,问:“你的邻居亲戚有没有和你一样愿意过来做饭的,工钱和你的一样。”

    女人连连点头:“有有有,有好多人跟我打听呢。”

    “你现在去把她们喊来。”

    女人应声,快步跑了出去。

    孟倩幽找到纸笔,列了一个单子给小厮:“你现在把这上面的东西买齐了,让他们送到城外的庄子上去。”

    小厮接过,吓了一跳,道:“姑娘,这些东西得花多少的银两呀,让我说,您还是和其让人一样,让他们自带干粮,给他们烧点热水行了。”

    “吃不饱饭,哪里有力气干活,快去吧,再耽搁下去,中午饭就不知道几时能吃到嘴里了。”

    小厮又心疼的看了单子上的东西一眼,才不情愿的吩咐车夫跟着他去买东西。

    做饭的女人很快喊来了另外三名女人。

    孟倩幽见她们穿戴还算干净,整个人看着也算利索,道:“从今天开始,你们负责给这作坊里的工人做中午饭,工钱每天是四十个铜板。”

    几名女人惊喜的眼里冒光,连连道谢。

    孟倩幽又道:“我还需要招十几个做饭的人,你们谁家里的邻居亲戚有愿意过来的吗,下午可以喊她们过来让我二哥看一下,不过她们每日得去城外的庄子上做饭,来回要走不少的路,辛苦一些,工钱也给她们加十文,五十文钱。”

    一个壮劳力出去累死累活的做一天工,才挣八十文钱,现在只做一顿饭就可以挣五十文,就算远点怕什么,几名女人纷纷惊喜的点头,说自己回家以后就去找人过来。

    安排好这一切,孟倩幽走进作坊。

    孟齐正在教工人们如何做土豆粉,看到她进来,示意工人们可以上手试一下,自己走到孟倩幽身边。

    看他满头大汗,孟倩幽掏出自己的帕子递给他,问:“怎么样?”

    孟齐接过帕子,随意的擦了一下自己脸上的汗,道:“恐怕得需要两天的功夫才能学会。”

    “不着急,店里还有卖的,一定能够要让他们学好了,咱们再开工。”

    “我知道,你那边安排好了吧?”

    孟倩幽点头:“全部安排好了,就剩下做饭的人没有招了。”

    她这一说,孟齐才想起,道:“昨天太忙了,竟然把这事给忘了,一会儿我就去找包大人。让他再帮咱们找些女人过来做饭。”

    “不用了,作坊里的我刚才已经找好了,你从今天开始给她们算工钱就行。至于荒地那边,今天先让文彪的那些兄弟们做,等下午的时候就会有人过来了。到时候你看一下,找个十几人就行。”

    孟齐点头:“知道了,你回家吧,休息一下,下午好给文夫人治病,我中午就不回去了。”

    孟倩幽应声。

    孟齐把帕子还给她,又回去教工人们。

    孟倩幽见没有自己的什么事,便回了南城的家中。

    齐王妃也听说了孟倩幽招人的事,想着她这么大的手笔,手里的银子肯定不富裕,便拿出了自己的一部分积蓄,派人把皇甫逸轩叫到了面前,交给他:“你把这些银两给孟姑娘送去,如果不够的话在回来给母妃要。”

    皇甫逸轩抿了抿唇,就把自己把这几年打理手头生意挣得银子都给了孟倩幽的事告诉了她,道:“我那些银子足够她用了,母妃的这些还是留着吧。”

    齐王妃先是惊讶,然后笑着把新票放到他的手里,“那些都是你的,这些才是母妃的心意。”

    见齐王妃执意给,皇甫逸轩接过,道:“好,我一会儿就给她送去。”

    齐王妃点头:“你告诉她,想要做什么事情,就大胆的去做,有什么事母妃给她撑腰。”

    所以孟倩幽到家的时候,皇甫逸轩已经在她的屋里等着哩,并把齐王妃的话告诉了她,有些酸溜溜的说道:“我怎么感觉母妃现在对你比对我还好呢。”

    孟倩幽失笑,不客气的接过银票,放进了皇甫逸轩给的那个小匣子里。道:“你等着,我去给你做两个菜。”

    皇甫煜立马就高兴了,忙殷勤的说道:“我帮你烧火。”

    世子每次来,孟倩幽做饭都是他帮着烧火,青鸾、朱篱两人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好几天没有过来了,吃过午饭,皇甫逸轩赖在孟倩幽的屋里不肯走,直言自己这两天没事,可以天天过来。

    孟倩幽告诉他一会儿文泗的夫人会过来治病,他不可以在这屋,让他去孟齐的屋子里休息一下,别和文泗的夫人照面,免得她们姐妹俩不自在。

    不知为什么,原本说了过年以后才开始让皇甫逸轩办差事的皇上,最近就开始时不时的派个小差事让他去做,以至于他不像以前那样每天下了国子监就过来。好不容易这两天有空闲了,偏偏还赶上文泗的夫人过来看病,皇甫逸轩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也知道这是大事,说他们姐俩一过来,自己就去孟齐的院子里,现在跟她多呆一会儿是一会儿。

    孟倩幽拿他没辙,随了他去。

    谁知道,冯静雯姐妹俩还没来,霍老爷父女俩却过来了。

    听了守门人的禀报,孟倩幽皱眉,问:“他们说没说有什么事?”

    守门人恭敬回道:“没有,只是说要求见东家。”

    霍家在这京城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直接撕破了脸皮说不见也不好,孟倩幽略一沉吟,吩咐守门人:“请他们进来。”

    守门人应声,去请了父女俩进来。

    霍老爷和霍香伶随着守门人走了进来,一名仆人提着礼品跟在后面。

    一见面,霍老爷拱手,朗声说道:“今日我们父女两人冒昧过来,希望没有打扰到姑娘。”

    孟倩幽半开玩笑,半是认真的笑着问道:“如果我说打扰了呢,霍老爷能否就此离去呢?”

    霍老爷先是一愣,随即哈哈一笑:“孟姑娘真是爱开玩笑。”

    话点到为止,孟倩幽也是一笑,伸出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霍老爷,霍小姐屋里请。”

    霍老爷大步走进屋内,霍香伶给她福了福身,也随着进去屋内。

    皇甫逸轩坐在屋内的椅子上没有动,手里随意的把玩着一个茶杯。

    霍老爷一进门,看到屋中有人,愣住。

    霍香伶在他身后,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也跟着站住。

    霍老爷不愧是做了多年生意的人,看皇甫逸轩的气度,再联想到自己调查到的事情,立刻就猜到了他的身份,急忙见礼:“小人不知道世子在屋里,惊扰到了您,还请恕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