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不得靠近府门三尺以内(一更)
    皇甫逸轩犹如没有听见他的话,竟自摆弄着手里的茶杯,沉着脸色,一言不发。

    霍老爷只感觉一股威严的气势压下来,弓着身子,见礼的动作一动没动,鬓角却冒出了汗珠。

    霍香伶也看到了皇甫逸轩,急忙恭敬行礼:“民女霍香伶见过世子。”

    皇甫逸轩随意的瞥了她一眼,同样没有说话。

    父女两人行礼的动作没变,谁也不敢动。

    就在霍老爷承受不住皇甫逸的威压,想要开口说话的时候,皇甫逸轩才漫不经心的开口询问:“你们今日来找幽儿是有何要事?”

    霍老爷态度恭敬:“回世子,小人的庄子上前几日丢失了几十个人,小人派人多方调查之下,发现他们出现在孟姑娘的新买的庄子之中,今天特意过来问问是怎么回事?”

    “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都心知肚明,你又何必装糊涂?”皇甫逸轩毫不留情的直接冷声说道。

    霍老爷没想到他会这样直接,愣住。好一会儿才喏喏道:“可那些人到底是我买下的,孟姑娘就这样直接把人劫走了,是不是应该给我个交代?”

    皇甫逸轩放下手中的茶杯,是笑非笑的看着他:“哦,不知你可有她们的卖身契没有?”

    当初这些人都是替换出来的,就是为了怕惹麻烦,才把他们安置在京外的庄子中,又哪里会有卖身契,霍老爷被问住。

    皇甫逸轩接着问:“既然没有卖身契,他们就是自由的,霍老爷何来他们是你买下的人一说?”

    霍老爷被噎住。

    霍香伶却回道:“世子,我爹当初为了把这些人替换出来,可是没少费劲,既搭银子,又搭人情,孟姑娘这样招呼不打一声的就把人全部弄走,是否说不过去?”

    皇甫逸轩笑问:“霍小姐说的是,不知霍老爷当初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替换他们出来时为何呢?”

    为何,当然是为了在文彪面前讨个人情,好使自己能顺利的嫁给文彪,当然这话霍香伶只敢在心里说说,是决计不敢说出口的。

    一进门,还没说话,就被皇甫逸轩连番发难,霍老爷再傻也明白这是打搅了他的好事,世子把怒气撒在了他的头上。要是搁在往日,他早已经识趣的告辞走了,以后找机会再来。可看今天孟倩幽这个架势,估计今天要是这么走了,以后在想踏进这孟府的大门可就难了。一咬牙,霍老爷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在下已经告诉了孟姑娘,我们今日来没有别的要求,就用那些人换文少主吧。是死是活我们都愿意。”

    “霍老爷既然查到了人在我的庄子上,那么就知道文彪如今好好的,你这是死是活从何说起?再说了那些人是自动跑到我的庄子上的,又不是我派人去你的庄子上劫来的,我凭什么拿文彪给你换?”

    霍老爷在京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只是皇甫逸轩身份高贵,才不得不给他行礼,恭让他一些。现在见他和孟倩幽两人摆明了是想白白的弄走那些人,使自己手中没有了筹码,以后拿捏不住文彪,心里来了气,口气也强硬了一些:“上次我来时,文少主要死要活的,几日不见,却又变的活蹦乱跳了,这其中有什么缘由,孟姑娘心里清楚的很,想必是为了断绝我们的念头,而故意使得计策。如今镖局的人你们已经接走,我们不过多的纠缠,用他们换文彪一人即可,只是是死是活,我们顾不得了。”

    孟倩幽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奇怪的看着他们父女,一脸的疑惑:“霍老爷的所作所为真让人感到奇怪,霍小姐不就是想要嫁给文彪做平妻吗?如果他死了,你们搬回去一具尸体做什么?”

    “我发过誓,今生只嫁给文彪为妻,如果他死前不愿娶我,死后我也要抱着他的牌位跟他成亲。”霍香伶语气坚决的说道。

    孟倩幽啧啧了两声:“霍小姐好痴情的心,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霍小姐这是求而不得,因爱生恨,想要毁了文彪,和他共赴黄泉吗?”

    霍小姐抬起头,不卑不亢的回道:“孟姑娘错了,如果文少主没有回京,香伶准备此生不嫁,为他守身一生的。可是他回来了,让香伶有了念想,如今他执意不肯娶我做平妻,那我还不如守着他的牌位过一生。”

    听完她的话,孟倩幽咂舌,看着这位霍小姐知书达理,贤惠文静,没想到做事却这么偏激,得不到的宁愿毁了他。

    皇甫逸轩却黑了脸:“霍老爷可真是好家教,竟然纵容自己的女儿有这样害人害己的想法。”

    霍老爷老脸通红,女儿的性子执拗,因为这件事这些年没少给她操心,可是她数次以死相逼,自己和夫人也是万般无奈,才一直纵容她。而如今,文彪就在京城,心里有了希望,她的性子就越发的执拗,他也是怕女儿出点什么事情才一次次厚着脸皮上门的,否则以他当年救出镖局那些人的恩情,有朝一日,威远镖局翻了身,重新再起,他就是整个镖局的大恩人。

    五年的愧疚,五年的相思。在霍香伶的心中早已变成了执念,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她也要得到。所以,今日才和霍老爷一起上门,为的就是表明自己的心迹,求得一个圆满。

    孟倩幽惊讶过后,道:“如果无论死活,我都不打算放人呢,霍小姐准备怎么办?”

    霍香伶抬头,咄咄相逼:“孟姑娘,你和世子的亲事现在满城皆知,你肯定了解那种求而不得的痛苦,看在你和我同为女人的份上,你就答应了让我替文彪赎身吧。”

    “正因为我是女人,所以我才不会让你给文彪赎身,他有家有室,有儿有女,我答应了,他的妻儿怎么办?他那妻子和他一起蹲过大狱,一起被判做官奴,一起被发配,一起被发卖,是真正的陪他度过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刻的人。如果我答应了,是将他的妻子置于何地?”孟倩幽冷声说道。

    霍香伶声音急切:“我没想过要他抛妻弃子,我也没想到过独占他,只要他给我一个名分,我不争不抢,老老实实的做他的身边人。”

    孟倩幽摇头:“霍小姐性格执拗,连自己惦念多年的求而不得人都要毁掉,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的话?实话给你说了吧,文彪的家人对我来说就是家人,所以我要保护他们,恕我不能答应霍小姐的要求。至于霍小姐,我劝你还是放下执念,另找幸福吧。”

    听完她的话,霍香伶脑袋一热,不经过大脑的话脱口而出:“孟姑娘,据说你和世子情义深厚,可他如今还不是有了尚书府的小姐做未婚妻,为什么你不放弃,执意来到京城呢?”

    “伶儿,闭嘴!”她的话落,霍老爷就变了脸色,急忙呵斥她。

    皇甫逸轩的脸色却越发的阴沉,冷声道:“青鸾!”

    青鸾应声而进:“世子!”

    “把人扔出去!从今以后再靠近府门三尺以内,乱棍打死!”

    青鸾应声。

    霍家在京城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如果真的把霍小姐当众扔出去,霍老爷丢了脸面,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到时自己的京城里又多了一个难对付的对手,想到这,孟倩幽立刻阻止青鸾:“住手!”

    青鸾已经走到了霍香伶的面前,听了孟倩幽的话,立刻住了手。

    霍老爷松了一口气。

    霍香伶话出口以后也后悔了,听到皇甫逸轩的话吓得后退了一步,见孟倩幽阻止了青鸾,心里也微微松了口气。

    皇甫逸轩不赞同的看着她。

    孟倩幽对他微微一笑,安抚下他的情绪,笑着对吓得脸色苍白的霍香伶说道:“霍小姐好像弄错了一件事,逸轩有未婚妻不假,可是他还有没大婚,这一切都做不的数,这样对你说吧,如果逸轩大婚了,娶得不是我,即使我再深爱他,我也会掉头就走,绝不留恋,而不是像霍小姐这样明知道文彪有妻室,还妄想挟恩以报,满足自己的贪念。”

    “说的好听,”霍香伶冷哼了一声:“如果真到了那时候,你说不定会做出比我更加疯狂的举动。”

    孟倩幽也不恼,仍旧微笑着说道:“霍小姐不妨拭目以待,看看我到底如何做。”

    霍香伶的声音里有了几分恼怒:“好,我等着,我倒要看看孟姑娘是如何自打嘴巴的。”

    “既然如此,我和霍小姐做个约定如何?在逸轩大婚以前,你先放下你的执念,耐心等待,如果是我和逸轩大婚,你就彻底绝了嫁给文彪的念头,如果不是我,我就潇洒离去,你也绝了这个念头。”

    霍香伶的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好,我就应了你,我倒要看看,你一个乡下女子是如何斗得过尚书府小姐,斗的过这严苛的皇室规矩的?”

    “好,”孟倩幽痛快应声:“霍小姐从今以后,就瞪大了眼镜看看,我是如何做到的。不过在这以前,我希望你不要在骚扰文彪,如果你做不到,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孟倩幽已经给了台阶下,以霍香伶平日里的聪明,本应给见好就收了。可今日不知道是受刺激了,还是心里的愿望没有达成,心有怨恨,尽然冷声说道:“不客气你又能耐我何?我们霍家在这京城里也不是好惹的。”

    孟倩幽还未说话,皇甫逸的威严的声音响起:“幽儿不能拿你怎么着,那我呢?霍小姐想不想尝尝明日里就一无所有的滋味,逸轩虽然不才,这点本事还是有的。”

    皇甫逸轩的话一出,霍老爷额头上的汗就出来了,自古民不与官斗,即使他们霍家在官场上有一些人脉关系,那也是钱权交易而已,要是皇甫逸轩想要诚心整治他们,是不会有人出头帮他们的。

    霍香伶也是个聪明人,也想到了这其中的厉害关系,立刻住了嘴,不敢再挑衅孟倩幽。

    皇甫逸轩不依不饶,紧逼着问:“霍小姐想不想尝尝呢?”

    就这一会儿的功夫,霍老爷身上的冷汗出了一层有一层,整个后背都湿乎乎的,这才知道,传言不是假的,世子的确是对孟倩幽疼宠的很,由不得有人对她有一丝的不恭。再联想到前段时间,只因尚书府小姐带人上门挑衅,世子不但命人当街杖毙了丫鬟,还命人强制尚书府小姐观刑的事,身上的冷汗又下来了,急忙恭声说道:“是小女失言了,世子息怒。”

    皇甫逸轩冷冷的哼了一声:“霍老爷在京城里的口碑不错,别让这么一个女儿弄得晚节不保,回去后还是好好的管教一番吧。”

    霍老爷应声:“世子教训的对,小人回去后立刻就禁了她的足。”

    “爹!”霍香伶不满的惊叫。

    “闭嘴!”霍老爷呵斥她:“你想着害死全家吗?”

    霍香伶立刻就闭了嘴,眼睛愤恨的盯着孟倩幽。

    孟倩幽不以为意,道:“霍小姐是该磨一磨性子了,这样下去早晚会惹上大麻烦的。”

    就算再疼宠这个女儿,霍老爷也是不会赔上整个家族产业的,闻言急忙说道:“多谢孟姑娘不跟小女计较,今日是我冒昧了,改日我在亲自登门赔礼。”

    孟倩幽还没说话,皇甫逸轩冷冷的吩咐:“青鸾,送客!”

    青鸾应声,走了进来,对霍老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霍老爷连额头上的汗都没有敢擦,转身玩外走,霍香伶狠狠地看了孟倩幽一眼,跟在了后面。

    皇甫逸轩的冷声又起:“传令下去,以后再有不知所谓的人靠近府门,就打出去。”

    青鸾清脆的应声。

    霍老爷的脚步踉跄了一下,随即憋着脚的走了出去。

    青鸾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亲自送他们父女出来府门,上了马车走远了以后,回来把霍老爷的动作禀报给了孟倩幽。

    孟倩幽失笑,道:“霍老爷也是久经风雨的人了,今日竟然被你吓得如此,看来以后是不会再轻易上门了。”

    只剩下两人了,皇甫逸轩恢复了笑容,道:“能把生意做得如此红火的人,绝对是一只老狐狸,绝对不会为了女儿置整个家族于不顾,你放心吧,从今以后,他们决计是不回再过来的。”

    “你这一番敲打,霍老爷应该是记在了心上,不过,我看那霍小姐执念太深,有些走火入魔了,希望不要做出什么愚蠢的事情来才好。”

    “这个你不用担心了,霍老爷是聪明人,知道会怎么做的。”

    孟倩幽点头:“但愿如此。”

    两人花落,青鸾在门外禀报:“主子,世子,文夫人来了。”

    皇甫逸轩的脸垮了下来,哀怨道:“这刚走了一个,又来了一个,有完没完?”

    孟倩幽起身走到他身边,安抚性的摸了一下他的头:“给文夫人治病是早就说好了,推辞不得,你先去二哥的院子里休息一会,等她们走了,我就让青鸾过去喊你。”

    皇甫逸轩不情愿的起身,往外走。

    冯静雯姐妹俩已经进了院门,看到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先后从屋子里走出来,愣了一下,随即恭敬的行礼:“见过世子。”

    孟倩幽快走两步,扶起她们姐妹俩,“嫂子,姝儿,逸轩不是外人,以后见了不用行此大礼。”

    冯家也是生意中的佼佼者,要不然当初文泗的爷爷也不会许诺,谁娶了冯静雯谁就是以后德仁堂的东家,所以,冯静雯姐妹俩规矩礼仪方面被教导的非常好,听了孟倩幽的话,冯静雯笑道:“妹妹说的哪里话,世子身份高贵,我们哪能不行礼,传出去会被人笑话的。”

    “这不是在我们自家的院子里吗?哪里会传出去。”

    说完对皇甫逸轩介绍:“这是文夫人和她的妹妹。”

    皇甫逸轩看了两人一眼,微点了点头,清冷的从她们身边走过,去了孟齐的院子里。

    等他走远了,冯静雯姐妹俩才随着孟倩幽进了屋,刚坐下,冯静姝就凑到孟倩幽面前,一脸兴奋的说道:“孟姐姐,世子长的好漂亮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