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会是谁(二更)
    孟倩幽“噗嗤”笑出声来,“你要是敢当面这样说他,估计他会把你扔到院子外面去的。”

    冯静姝被惊吓住,睁着大眼睛问:“世子很喜欢打人吗?”

    孟倩幽笑的前仰后合。

    冯静姝不解,一脸发懵的看着她。

    冯静雯失笑,对孟倩幽道:“我这个傻妹妹什么事情都容易当真,我爹娘一直发愁这这个性子以后找个什么样的婆家好。”

    孟倩幽止住了笑声,“傻人有傻福,说不定姝儿妹妹以后会找个特别疼宠她的人呢,嫂子就不用担心了。”

    “但愿吧,我娘早就给她选婆家了,选来选去都不合适,都快把头发愁白了。”冯静雯道。

    冯静姝这才反应过来孟倩幽是在逗自己,也不恼,笑着说道:“我娘就是瞎操心,我都说了,我还小,等过几年再找婆家也不晚。”

    “你今年都十六了,再过几年都成老姑娘了,谁还娶你?”冯静雯说道。

    冯静姝丝毫不在意:“没人娶正好,我就可以呆在家里做老姑娘,天天陪着爹娘了。”

    冯静雯无奈的摇头,对孟倩幽道:“她就是这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我爹娘头疼的很。”

    “姝儿妹妹天性善良,活泼可爱,一定会有一个好姻缘的。”

    “那就借妹妹吉言了,她的亲事如果能定下来,我爹娘也是可以去一块心病了。”

    吩咐青鸾端了三杯茶水上来,孟倩幽端起茶杯,喝了几口之后放下,笑问:“嫂子,昨天我给你说的事你回去跟文东家说了没有?”

    冯静雯正在喝茶,听了她的问话差点没有呛到,脸瞬时就爆红了。

    孟倩幽看她的样子,起了逗弄的心思,笑道:“嫂子想什么呢,我只是问你和文东家说没说,让文老东家出来主持大局,你回娘家去住一个月的事情。”

    冯静雯的脸更红了,端着手中的茶水,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好一会儿才小声说道:“相公已经给爷爷谈过了,爷爷听后非常高兴,爽快的应了下来,至于我回娘家住的事情”说到这,声音更加的小了,“相公已经答应了,今日我治疗完以后就可以直接回娘家了。”

    看她羞得连脖子都红了,孟倩幽不再逗她,道:“这样最好,以后每日你就可以直接来我这里了。”

    冯静雯点头:“我跟相公说了,以后不需要他陪着过来。我和姝儿结伴过来就行了。”

    冯静姝听她们说正事,也不插言,静静地坐在一边喝茶。

    等冯静雯的羞涩退去,休息的也差不多了,孟倩幽道:“咱们开始吧。”

    冯静雯点头,没等孟倩幽嘱咐就去了床边,看到床上的薄被一拍自己的脑门:“我说怎么感觉有什么事呢,原来忘记把准备好的薄被带过来了。”

    “不用带薄被过来,嫂子要是不嫌弃的话一直用我的就行。我这薄被可是比别人的要好,是我来京城的时候我娘亲手给我做的,暖和的很。”

    冯静雯惊讶:“伯母连这个都给你准备好了吗?”

    孟倩幽笑着把自己来京城的时候孟氏给她准备了两大车的东西的事告诉了她们,最后道:“如果不是我大嫂拦着,估计我娘会把我以后五年内要穿的衣裳都准备出来。”

    “伯母可真是疼你。”冯静雯道。

    孟倩幽的语气里略带有自豪:“那是,我娘三个小子,就我一个女儿,宠得我不行,如果我和逸轩的亲事不是他们定下的,说什么他们也不会让我离开这么远的。”

    “我娘也是,”冯静姝说道:“说绝对不会让我远嫁,以后的婆家离我们家远近越好。”

    冯静雯已经打开了薄被躺在了床上,还和昨天一样把上衣脱掉,道:“你和幽儿妹妹不一样,你没心没肺的,爹娘怕你嫁的远了,受了气没人替你撑腰。”

    冯静姝吐了吐舌头,坐在一边没再说话。

    孟倩幽坐在床边,先伸手给她把了一下脉,然后拿出银针:“今天我们先扎针,等一会儿我吩咐丫鬟去给你熬药。”

    冯静雯点头:“都听幽儿妹妹的。”

    昨天已经扎过了,今日冯静雯就没有那么紧张了,完全放松了身体,孟倩幽手法也熟练了一些,用了比昨日较少的时间就把所有的银针都扎在了不同的穴道上,替她盖好薄被,才问:“昨日嫂子回去后,多长时间子宫才没有那股热热的感觉?”

    “大概是回去后一个时辰左右的样子,那股感觉就消失了。不过也不像以往那样凉的不能忍受。而且昨日回去后,身体也不那么怕冷了。”

    “看来你的情况比我想象中的要好,也许用不了一个月的时间就能恢复了。”

    冯静雯闻言惊喜的睁大了眼睛:“真的吗?幽儿妹妹,我的身体真的能治好?”

    “这只是我的推断,等过个半个月左右,看看治疗的情况,就能下结论了,嫂子别着急,耐心等着吧。”

    “我不着急,只要有希望,等多长时间我都愿意。”

    冯静姝走到床边,拿出自己的帕子细心地替冯静雯擦了一下儿头上的汗。

    孟倩幽扬声对外喊道:“青鸾!”

    青鸾应声而进。

    “你去亲自盯着丫鬟把文夫人的药熬好端过来。”

    青鸾应声,走了出去。

    三人开始了闲聊。

    冯静姝问孟倩幽是怎么认识自己的姐夫的。

    孟倩幽便把自己发现田七,卖去德仁堂,正好碰到了褚大将军和文泗在德仁堂的事讲给他们听。

    冯静雯是个温柔贤淑的性子,从不打听文泗过往的事,冯静姝也是从来没有听过,姐妹俩听着孟倩幽的讲述,不时的发出惊叹声,尤其是听到老大夫带着人去山上运草药,被她扣了两马车以后,坐在地上耍赖皮的时候,笑的不行。

    三人说笑间,时间过得很快,半个多时辰很快就过去了,孟倩幽将全部的银针都取了出来,小心地放好,问“今日感觉怎么样?”

    冯静雯把手放在肚子上,惊奇的说道:“似乎比昨日的感觉更热了,暖乎乎的,非常舒服。”

    孟倩幽也是非常高兴:“看来是一次比一次好,接下来的日子,嫂子一定要记得我对你的嘱咐,不要什么东西都随便入口。”

    冯静雯始终以为是自己吃了不该吃的东西,才导致孩子生下来是个死胎的,已经后悔的要命的,即使没有孟倩幽的嘱咐她也是不敢在乱吃东西的,闻言点头:“幽儿妹妹放心吧,我绝对不会乱吃东西的。”

    青鸾把熬好的药端了进来,冯静雯穿好衣服起身,把药全部喝干净,便要告辞。

    孟倩幽知道她是因为知道皇甫逸轩在,才这样急匆匆的要走的,也没有挽留,吩咐青鸾拿了一副药过来,交给她,亲自送她们姐妹俩出了府们,看她们坐上马车远去,才回了自己的屋里。

    皇甫逸轩已经在屋里等着呢,看她进来,满脸的不高兴:“以后让她们上午过来,我在那边等的无聊死了。”

    “她们原本就是上午过来的,只不过我今日有事才让人给她们捎信让下午过来的。”

    皇甫逸轩闻言才露出笑容:“现在我已经不去国子监了,以后如果没有什么差事,我会经常过来的。”

    “随你,不过,我不一定会呆在家里,作坊刚开工,荒地那边也开始干活了,土豆粉店里我也好久没去了,总不能这些全都让二哥和孟义哥去做,我做个甩手掌柜的吧。”

    皇甫逸轩皱眉,“文彪不是在荒地那边吗?让他去管好了,跟了你这么多年,这点小事要是再办不好,就枉你为了他得罪贺琏和霍老爷了。”

    “文彪当然能管理好,不过刚开始总要经常过去看看,等过几天全部的事情安排顺了,我再隔三差五的过去。作坊这边现在只是先开了土豆粉作坊,腊肠作坊和熏肉作坊以及辣椒油作坊都还没有开起来,这些也需要我亲自去盯一下的。还有孙良才的绸缎庄,我的绸缎庄,这些都要去打理的。”

    皇甫逸轩也知道这些事都要孟倩幽亲自去打理,不高兴的说道:“也就是说很长一段时间你没空陪我了。”

    孟倩幽见他不高兴,立刻哄道:“有,你可以陪我一起去。”

    也只能是这样了,皇甫逸轩无奈的点头答应。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果真就像孟倩幽说的那样,上午给冯静雯在家治病,下午就去忙活荒地和绸缎铺的事情。

    孙良才给云祥绸缎铺的掌柜的回了信,说是开分店的事一切都听孟倩幽的安排,他只要负责把存货备够就行。

    孙良才来京城的时候就已经把绸缎庄托付给孟倩幽了,这次又着重的重复了一下,掌柜的自然是不敢再怠慢,让伙计上门把孟倩幽请了过去,把孙良才的意思转达给了她。

    孟倩幽立刻回了自己的铺子,吩咐掌柜的把原来的招牌摘了下来,又重新定了一块云祥绸缎庄分店的招牌挂了上去,并选了一个好日子开业。

    离过年没有多长时间了,各家的太太小姐们开始定制布料做过年的新衣了,分店一开业,便吸引了不少的人过来,生意竟然比总店那边还要好。

    掌柜的和伙计们虽然忙的团团转,但是一个比一个高兴,因为孟倩幽许诺他们,如果店里的生意好,过年的时候一人最少给她们五两银子的红包。

    伙计们的工钱是一个月二两银子,五两银子几乎快是他们三个月的工钱了,伙计们当然高兴的不行,各个卖力气的很,即使忙的脚不沾地,依旧乐呵呵的招待每一位过来的顾客。

    孟倩幽观察了几天,看生意还算稳定,便全部交给了掌柜的,直说自己会隔个几天会过来查一回账。

    店里每天至少有几千两银子的进账,多的时候上万两,孟倩幽就这么放心的交给了他,掌柜的觉得这是对他莫大的信任,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会把店里的生意越做越好,账目也会做的清清楚楚。

    至于荒地的事情,文彪几人已经完全能担的起来了,孟倩幽也放心的交给了他。

    土豆作坊里的工人也开始上手了,孟齐也不是那么忙碌了,每日只是去作坊里看着,人轻松了很多。

    想着工人们家里都很贫苦,等着挣得的工钱买米下锅,孟齐和孟倩幽商议五天就给他们发一回工钱,这件事就落到了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的郭飞身上了。

    每人每天是八十文钱,五天的话就是四百文钱,这几百人需要太多铜板,到了发工钱的那一天,郭飞忙着去京城钱庄里的铜板换出来了,才凑够了这些人的工钱。

    五天就发一次工钱,这是闻所未闻的事情,孟倩幽的这一举又在京城引起了轰动,下到平民百姓,上到朝中大员,以及宫中的太后和皇上也知道了。

    太后到是开始有些佩服这个乡下的丫头了,至于皇上,坐那个位置久了,疑心的毛病自然是有了,又派人暗中去查探了一番。

    孟倩幽自然不知道自己又一次成了京中人议论的对象,照常还是每天上午给冯静雯治疗。

    这么多天过去了,冯静雯的状况是越来越好,孟倩幽每日给她扎针的时辰也越来越短,并笑着告诉她:“过了这个月,她就可以要孩子了。”

    听了孟倩幽的话,在人前一向冷静自恃的冯静雯竟然嚎啕大哭起来。

    孟倩幽理解她的心情,静静的坐在一旁看着她

    冯静姝从来没有看到过自己的姐姐这样失控过,吓坏了,手足无措的想要上前劝阻。

    孟倩幽阻止了她。

    冯静雯将心里隐藏的无助、绝望的情绪完全发泄了出来,整个人犹如重生了一样,全身重新焕发着希望的光彩。

    冯静姝惊讶于她的这种变化,道:“姐姐,你又变回了那个从前的你了。”

    大哭了一场,冯静雯红肿着双眼,不好意的的说道:“幽儿妹妹,吓到你了吧?”

    孟倩幽摇头:“嫂子这是喜极而泣,我可以理解。”说完,又开玩笑的说道:“文东家知道了,肯定会心疼坏了,希望他不要以为是我欺负了你,来找我算账。”

    冯静雯红了脸,道:“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如此失态,我都不相信刚才的那个人是我自己。”

    “以后你再也不会有这种大哭的时候了,只剩下高兴和欢乐了。”

    冯静雯连连点头:“这多亏了幽儿妹妹,你的大恩大德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

    孟倩幽摆手:“嫂子说这话就见外了,你我的交情用不着说这个。”

    说完再次嘱咐她:“现在是重要的时候,你饮食方面千万要仔细注意了。”

    自己要能再次有孩子了,冯静雯的心情一扫以前的阴郁,开朗了起来,睿智的头脑也跟着回来了,听孟倩幽一再提起自己的饮食,心里有了疑惑,问:“幽儿妹妹,莫不是我以往的饮食有什么问题吧?”

    孟倩幽笑着摆手,打消她的疑惑:“没有,我只是习惯性的提醒你一下。”

    冯静雯狐疑的看着她,见她笑容满面,不像是说谎的样子,打消了心里的疑虑,告辞了孟倩幽。高兴的去了德仁堂,给文泗说这个好消息。

    把两人送出了门,看她们坐着马车远去后,孟倩幽没有回屋,而是吩咐青鸾:“让郭飞准备马车,我们去城外的庄子上一趟。”

    青鸾应声,快步去了下人房里去找郭飞。

    郭飞很快的赶了马车过来。

    孟倩幽和青鸾,朱篱上了马车。

    郭飞赶着马车朝着北城外走去。

    天色将近中午,路上的行人已经很少了,出了北城门以后,路上更是一个人也没有,孟倩幽便吩咐郭飞把马车赶得快一些。

    出了城以后,路不好走,赶得太快了,马车颠簸的很,郭飞只能尽力把马车赶的快一些。

    大概走了有一刻钟,青鸾和朱篱的神情忽然戒备起来。

    郭飞也停下了马车,不再往前。

    孟倩幽也感觉到了不寻常的气息,打开车帘,探出头来查看。

    四周诡异的安静,连一只飞过的鸟儿都没有。

    孟倩幽扬声道:“是什么人在此,滚出来!”

    没人应声。

    孟倩幽对郭飞使了一个眼色,命令他:“继续走!”

    郭飞点头,状似一扬马鞭。

    十几名装扮一致的人从道沟里迅速窜出,挡在了马前。

    尔后一名男子慢悠悠的也从道沟里走了出来,站在马前,阴戾的说道:“既然停下马车了,就不需要再走了。”

    孟倩幽眯眼打量他,见他二十多岁的年纪,穿着一身普通的衣服,浑身透出阴骘的气息,此时正一脸不屑的看着她们。

    孟倩幽打量着男子,男子同时也在打量她,十七八岁的年纪,从外表来看柔柔弱弱的,除了模样长得清秀些,和其他的女子并没两样。

    见他打量自己,孟倩幽笑着问道:“看阁下的样子是没有见过我,不知为什么会拦下我的马车?”

    ------题外话------

    书院让填表格,两点才弄完,我要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