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这只是警告 (一更)
    男人面色不屑,冷声开口:“你是孟倩幽?”

    孟倩幽笑着应声:“不错,是我,不知你是?”

    男人声音依旧很冷:“我是谁你不必知道,我今天在此拦截你,就是警告你,莫要多管闲事。”

    孟倩幽闻言反而放松了身体,倚在马车边上,笑着道:“我管的闲事可多了,不知阁下说的是哪一件?”

    “德仁堂的事。”男人冷冷道。

    孟倩幽故意装作不解:“阁下可真是找错人了,我与德仁堂的东家有交情是不错,可是我从来没有参与过他们的事,阁下今日拦我是多此一举了。”

    看她装疯卖傻,故作不知,男人的声音里有了几分怒色:“你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你近日做了什么你心里明白。”

    看来是自己给冯静雯治病的事泄露出去了,孟倩幽心里微惊,面上却不动声色:“阁下说的是什么,我真的不明白,阁下不妨再说的明白一些。”

    男人的磨牙声传来,声音已经到了发火的边缘:“我今日只事过来警告,并不想与你动手,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非要逼着我出手了。”

    孟倩幽轻轻拍了几下自己的胸脯,眼睛扫视过马车前的十几名大汉,故意做出害怕的样子:“我这人一向胆小,阁下千万不要吓我。”

    男人冷哼了一声:“知道害怕就好。”

    孟倩幽点头:“是,我很害怕。不过我这人有个毛病,就是惊吓过度了就容易发疯,一发起疯来就六亲不认,见谁砍谁。”

    男人一愣,随即恼怒吼道:“孟倩幽,你真的要与我为敌吗?”

    孟倩幽漫不经心的掏了下耳朵,道:“阁下是谁,我为了何事要与你为敌?”

    男人眯起眼睛,阴骘的双眼瞪视着她。

    孟倩幽毫不畏惧的回视了回去。

    周围安静的可怕。

    青鸾和朱篱一身戒备。

    郭飞暗暗握紧了手中的马鞭。

    马车前的十几名大汉也神情戒备的看着他们。

    气氛顿时剑拔弩张起来,只等着两人一声令下,双方就开始交手。

    孟倩幽回视着这人,心里却暗暗称赞,眼前的这人确实比文泗要沉着很多,要不是文泗占了天时,地利,人和,估计着德仁堂东家的位置早已经落到了他的头上。只可惜呀,身份不正,人心不足,才导致了现在的下场。

    心思翻转间,孟倩幽笑着开口,打破了这种剑拔弩张的气氛,道:“让我猜猜,阁下和文东家面容有几分相像,想必是不择手段,一次次的谋害自己的大哥,算计不成,反而被文老东家赶出家门的他的同父异母的弟弟。”

    男人面色浮现了一丝惊诧,很快便褪去,冷冷的看着她,没有开口。

    孟倩幽接着说道:“你今天在此拦截我,想必是这段时间文泗出手整治府里的人,你察觉到了什么风声,暗查之下和我有关,才过来警告我的吧。”

    男人的嘴角微撇了一下:“怪不得那个废物如此倚重你,脑袋确实够用。”

    “阁下这话,我就当做夸奖了。”孟倩幽气死人不偿命的笑着说道:“不过,我纳闷的是,你已经被驱逐文家,族谱上也消了名,就算你害了文泗夫妇又如何,你照样做不了德仁堂的东家。”

    男人冷声回道:“这个就不劳你费心了,只要你现在收手,不要再管那个废物的事,今天我就放你过去,并且保证以后不再找你的麻烦。”

    孟倩幽神色未变,依旧笑着问道:“如果我要是不收手呢?”

    男人的冷声更重:“那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好大的口气,以往对我说这话的人都去见了阎王,不知道阁下今日想不想试试?”孟倩幽面无惧色的说道。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挑衅,男人起了火气,道:“我素来先礼后兵,既然你如此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孟倩幽“呵”了一声,道:“你这样擅长背后耍阴招的人也会先礼后兵,别笑掉我的大牙了。”随即收敛了神色,扬声喊道:“青鸾!朱篱!”

    两人恭敬应声。

    孟倩幽道:“今日就让你们的主子我看看,你们武功到底有多深,不用客气。”

    两人响亮了应了一声,抽出腰间的软剑,走到马车前。

    男人一挥手,有两名大汉迎了上来,其余的后退了几步。

    男人阴沉着声音对两人下命令:“不必手软,给她们点眼色瞧瞧。”

    两名大汉也恭敬应声,拉开了架势。

    自从齐王妃把青鸾和朱篱给了她,孟倩幽就一直想着知道两人的武功有多深,今日正好,让她们展示一下身手,自己看看,因此示意郭飞放松神情,看着即可。

    郭飞坐在马车前,感受到了大汉们的气息,知道他们武功比两人差了一截,放下心来。

    青鸾和朱篱同时出手,手中的软剑直接对着两名大汉的要害刺去。

    两名大汉也不甘示弱,拿着手中的兵器挡开后立刻又攻了回来。

    孟倩幽眯起了眼睛,看来文泗这兄弟为了对付他没少下工夫,连手下培养的人武功也不弱。

    四人缠斗在一起。

    其余人屏息看着他们一来一往的招式,一阵刀剑碰撞的声音之后,青鸾和朱篱退回了马车前。

    两名大汉直愣愣的立在原地,保持着拿刀的姿势不变。

    男人皱眉,呵斥两人:“废物,愣着做什么,还不”

    他的话声未未落,两名大汉同时扑倒在地,溅起了厚厚的尘土,呛得众人忍不住一阵咳嗽。

    男人大惊,示意另一个大汉上前查看。

    孟倩幽语气懒洋洋的道:“不用看了,他们已经死了。”

    她的话落,两名大汉的颈部同时出现了血迹。

    男人的面色霎时难看起来,周身的气息更加的阴骘,看向孟倩幽的眼睛里冒火,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

    孟倩幽神色坦然的笑道:“技不如人,下场就该如此。”

    她的话落,男人周身阴骘的气息瞬间暴涨,朝着孟倩幽四人压迫而来。

    青鸾和朱篱握紧了手中的软剑,紧紧的看着眼前男人的一举一动。

    郭飞身体快速的移动了一下,挡在了孟倩幽面前。

    只有孟倩幽身体微动,神色未变,依旧笑望着他。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男人会命人发起攻击的时候,男人却突然撤去了威压的气息,露出了一个阴森森的笑容:“孟倩幽,咱们后会有期。”

    说完,一挥手,有人上前抬起两名大汉的身体,一伙人朝着城内退去,不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

    青鸾、朱篱和郭飞松了一口气。

    孟倩幽却暗暗心惊,在如此的形势下,男人竟然很快的权衡了利弊,控制了自己的情绪,避免了自己的手下再有伤亡,就这个城府就比文泗深了好多,怪不得文泗会一次又一次的败在了他的手下。看来自己回去后有必要提醒文泗一声,他这个弟弟难对付的很,让他以后小心一些。

    想到此,孟倩幽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吩咐郭飞:“走!”

    郭飞坐正了身体,扬起马鞭,轻轻的抽了马儿一下,马儿快步的朝着庄子跑去。

    文彪领着自己的那些兄弟,按照孟倩幽的吩咐,把几百亩荒地分成了大小差不多的块,每一个兄弟领着人在规定的地方干活,这样一来,不但好管理,干活的效率也起来了。每一块地里干活的人们,唯恐别的组干的比自己这边的多,让东家以为他们偷懒,都使出全身的力气低头干活。

    看他们老实干活,文彪的兄弟们也没闲着,拿着开荒的工具也参与了进去,所以一接近庄子,到处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

    看到郭飞赶着马车过来,文彪知道死孟倩幽亲自过来了,急忙迎了过来,等马车停下,立在车边恭敬的问:“姑娘,你怎么亲自过来了,有什么事让人送个信过来就行。”

    孟倩幽跳下马车,道:“好几日没有过来了,今日过来看看,顺便有几件事给你说一下。”

    “那咱们去庄子里说吧。”文彪恭敬道。

    孟倩幽点头,随着他往庄子里走,青鸾和朱篱跟在后面。

    孟倩幽对她们说道:“这里没有什么事,你们两人不必跟着过来了。”

    青鸾和朱篱停住了脚步。

    文彪和孟倩幽两人往庄子里走。

    吃饭的人多,庄子里盛不下,文彪便想了一个办法,在庄子外的空地上支了几口大锅,现在十几位女人正在忙活着做午饭。看到孟倩幽过来,纷纷恭敬的跟她打招呼:“东家!”“东家!”

    孟倩幽笑着点头,凑近锅边看了一眼,见她们是按照自己吩咐的,在大锅菜里加了不少肉,满意的点头,道:“做工的人们吃的好,才有力气干活,不要舍不得放肉。”

    女人们都是来自穷苦人家,过惯了俭省的日子,刚过来做饭的时候,尽管小厮每日买来不少的肉,她们也舍不得放,只是意思性的放一些,有个油腥就行。孟倩幽第一次过来的时候,看到好几口大锅里几乎都是菜,用勺子扒拉了半天,才看到一小块肉,呵斥了她们一顿,严令她们,每日买多少肉必须全部放进锅里,否则的话以后就不必过来做饭了。女人们吓坏了,立刻把剩余的肉全部放进了锅里。几日下来,也就习惯了。

    孟倩幽和文彪走进院内。

    文彪搬来了一张椅子,请孟倩幽坐下,自己则恭敬的立在一旁。

    文彪这些年来一直是这个习惯,孟倩幽也懒的说他了,直接说道“今日有三件事说与你。第一件,那几十亩地的玉米已经熟透了,明日你让工人们停息开垦荒地,把玉米摘了,然后按人头,把玉米分给他们,让他们自己运回家去。”

    文彪惊讶说道:“姑娘,那些玉米得打几万斤粮食呢,就这样白白的让他们分走了?”

    “这些玉米是上一任主人留下来的,我们买下这个庄子已经占了不少的便宜了,这些玉米就分给那些贫苦的人们吧。记住,分玉米的时候一定要维持好秩序,千万不要什么乱子。如果他们想要的话,把那些玉米杆也给他们分了去。”

    文彪不再劝阻。

    孟倩幽接着说道:“第二件,文豹和文松的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过几天马队回去运土豆,让他们跟着回去。嘱咐好他们,在这里发生的事一字一句都不要透漏给家里人。如果家里人实在问的紧,就说是这边事忙,人手不够,他们留下来帮忙了。”

    文彪点头应下。

    “第三件,也是最重要的一件,霍老爷已经知道了你的弟兄们在庄子上的事,前几日和霍小姐一起找去咱们府上,拿他们做筹码,要换你过去。我没有答应。霍老爷还好说,我看那霍小姐对你已经魔怔了,也许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来,你和你的弟兄们这段时间惊醒一些,如果有可疑的人靠近,先擒下再说,而且收工以后,就关紧庄子的大门,任何人禁止单独外出。”

    听完她的话,文彪满脸羞愧:“姑娘,我又给你惹麻烦了。”

    孟倩幽摆手:“错不在你,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本是侠义之举,谁知道会碰上霍小姐这样的人,也算你倒霉。只要你和她没有任何牵扯,一切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就行。”

    文彪连声保证:“姑娘放心,在我眼里,她就是一个陌生的女子,我绝对不会和她会有任何瓜葛。”

    “你能保持住分寸,别被美色迷花了眼就行。”孟倩幽道。

    文彪抬头,一脸严肃:“文彪跟了姑娘几年了,姑娘应该知道我是怎样的人,我有妻有儿有女,断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的。”

    孟倩幽笑道:“我也只是提醒你一下,你不为美色所动最好,省的我以后还得动手收拾你。”

    文彪抱拳,立誓保证:“姑娘放心,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孟倩幽起身,道:“该嘱咐的我也嘱咐完了,以后这庄子上的事就交给你了。你处理好就行。至于我的身边,现在有青鸾和朱篱两人,你不必担心。”

    虽然不知道青鸾和朱篱两人的来历,但她们两人平日里走路无声,气息平稳,一看就是武功高于自己的人,有她们两人在孟倩幽身边,文彪也确实能放下心里来,便应道:“知道了,我一定把这边的事处理好了,替姑娘分忧。”

    孟倩幽点头,出了庄子。

    已经中午,开肯荒地的人们都停了手,陆续的走过来,有秩序的到一边拿起一个碗过来盛菜,看着碗里的肉块,每个人都露出满足的笑容。

    孟倩幽站在一边,看着他们。

    镖局的众人们也跟着人们回来了,看到孟倩幽在这,纷纷过来打招呼。

    孟倩幽一一应过,微笑着点头。

    青鸾和朱篱是第一次看到好几百人,聚在一起吃饭,惊奇的都瞪大了眼睛,目瞪口呆的看着人们狼吞虎咽的摸样。

    她们身为暗卫,从小接受严苛的训练,吃的苦一般人绝对是想象不到的,但是于饭食上来说,主子还真的没有苛待过他们,每日里都是精致的饭菜,绝对管够。所以见到面前的好几百人都是一个动作,闷头猛扒碗里的饭菜,三两口就吃掉了一个掺面的馒头,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文彪众人平日里是和开垦荒地的人们一起吃饭的,见孟倩幽不走,文彪试探的问:“姑娘,我去给你盛一碗菜过来。”

    孟倩幽摆手:“不用了,我还有些事要办。你们慢慢吃吧,吃完歇息一下再去干活。”

    文彪点头记下。

    孟倩幽上了马车,青鸾和朱篱一个坐在车头,一个坐在车尾。

    等仨人做好,郭飞熟练的赶着马车往回走。

    文彪众人等马车走远了,和开垦荒地的人们一样,一人走到旁边拿起一个大碗,排队去盛菜。

    孟倩幽笑着对郭飞说道:“今日里我们受到了惊吓,全是拜文泗所赐,走,我们现在去德仁堂,敲诈他一顿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