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半夜敲门声 (二更)
    郭飞高兴的应道:“好嘞,姑娘,你坐好了!”说完,一抖缰绳,马儿就快跑了起来。

    进了城,路好走了,加之又是中午,路上的行人少,郭飞的马车赶的更快了,没用多长时间就到了德仁堂的门口。

    孟倩幽坐在车内整理了一下神色,下里马车,阴沉着脸走进德仁堂内,问值班的伙计:“你们东家呢?”

    伙计见她的脸阴的都快滴出水来了,吓得急忙用手指着楼上,慌忙说道:“东家正在楼上用饭,我这就去喊她下来。”

    孟倩幽拦着他:“不用了,我上去就行。”

    说完,没等伙计反应过来,就大步“噔噔噔”的去到楼上。

    青鸾和朱篱跟在后面。

    伙计愣愣的看她们上了楼,才反应过来,孟倩幽的脸色并不好,不会和东家打起来吧。想到这,一脸担心的看着楼上,预备着楼上要是有动静,自己就赶快去喊人过来。

    走到楼上,孟倩幽一脚就把门踹开,沉着脸走了走去。

    文泗正在吃饭,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嘴里含着饭菜,直愣愣的看着她。

    孟倩幽走进屋内,拉着一张椅子走到账桌前,“哐”的一下放好,一屁股坐在了上面。怒视着他。

    文泗吓得被嘴里的饭菜呛到,猛烈的咳嗽个不停。

    孟倩幽恨恨的说道:“活该,怎么不呛死你?”

    文泗咳嗽的眼泪都出来了,指着孟倩幽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你要是在敢拿手指着我,我就把你的手剁下来你信不信?”孟倩幽冷冷的说道。

    文泗吓得赶紧把自己的手缩了回头,拼命的抑制住自己的咳嗽,不解的问:“我又没得罪你,你今天发什么疯?”

    孟倩幽冷哼了一声:“谁说你没有得罪我,我今天差点被人杀死了,全都是拜你所赐。”

    “喂喂喂,”文泗不满的叫道:“你个死丫头,你被人追杀那是因为你得罪人了,与我何干?你不要什么事都赖在我的头上。我告诉你,这里是德仁堂,我是这里的东家,你给我收敛一点。”

    孟倩幽啧啧了两声:“好大的口气,还德仁堂的东家,很快就不是了!”

    文泗凑近她,仔细的看了她两眼,疑惑的问:“你没发烧吧,怎么竟说胡话?我怎么很快就不是德仁堂的东家了?”

    孟倩幽抬眼撇了他一下,道:“你这副蠢样子,连你那弟弟的一半都不如,你以为你这东家能做多久?”

    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文泗皱眉:“你见过他了?”

    孟倩幽不说话,一脸怒气的看着他。

    文泗明白过来,惊讶的问:“今天追杀你的不会是他吧?”

    “你说呢?”孟倩幽冷声问。

    文泗慌忙从桌子后面走了出来,上下打量了她几眼,关心的问:“你没受伤吧?”

    孟倩幽冷冷的哼了一声。

    文泗放下心来,奇怪的一连串的问:“你在哪里见到的他?他现在如何?他怎么会去追杀你?”

    孟倩幽放松身体,靠在椅背上,回道:“在我去城外庄子的路上。看样子过挺好,至于为什么追杀我,还还要问你?”

    “问我?”文泗指着自己的鼻子:“我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见过他了,我怎么知道他为什么会去杀你?”

    孟倩幽“腾”的站了起来。

    文泗吓得后退了一步,惊吓的问:“你、你要做什么?”

    孟倩幽不说话,上下打量着,围着他转了两圈。

    文泗被她看的心里发毛,心虚的结结巴巴的问道:“你这么打量我干嘛?”

    孟倩幽毫不留情的说道:“我看看你是如何活到现在的?”

    文泗已经完全被她弄懵了,气急的说道:“死丫头,有话好好说,你再这样不阴不阳的跟我说话,我真的给你急了。”

    孟倩幽撇了撇嘴,坐回了椅子上。

    文泗也回到了桌子后面,坐下,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清楚一点。”

    “你让我说我就说呀?我告诉你,我现在不高兴,不想说话。”

    “你”文泗被噎了一下,想要发火又不敢,只好软了声音,问:“你到底想怎样才说。”

    “我饿了,吃饱了才有力气说话。”孟倩幽道。

    “这个好说,我马上就吩咐伙计给你端上饭菜来。”文泗说完,就要起身去吩咐伙计。

    孟倩幽拦住他:“我要吃聚贤楼的饭菜。”

    文泗是个急性子,想要知道自己那同父异母的弟弟为什么要追杀她,闻言顿时着急的说道:“我的小姑奶奶呀,你先凑和着吃一口,赶快告诉我怎么回事。等晚上,我好好的请你去聚贤楼吃一顿。”

    孟倩幽摇头:“不行,不光是我,我那两个丫鬟和他们对打了一场,累坏了,怎么也得好好的吃一顿补补。”

    文泗急的直跺脚:“晚上,晚上不行吗?晚上你们想吃什么随便点。”

    孟倩幽看着他,慢慢的来回摇头。

    文泗气急,又无可奈何,只得说道:“好好好,我这就吩咐伙计去聚贤楼。”说完,快步走到门口,打开门,扬声对楼下喊了一声:“来人!”

    值班的伙计一直注意着上面的动静,听到文泗的喊声,急忙跑了上来,问:“东家,您有什么吩咐?”

    文泗急声吩咐他:“你速去聚贤楼,让他们赶快做一桌好菜你打包回来。”

    伙计一愣,随即应声,快步的跑了下去,到账房支了银子,拿了食盒,急匆匆的去了聚贤楼。

    吩咐完伙计,文泗关上门,回到孟倩幽面前,道:“伙计得等一会儿才能回来,你能不能先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孟倩幽懒洋洋的看了他一眼,吐出一个字:“饿。”

    文泗气得直翻白眼,却拿她无可奈何,气呼呼的坐回了椅子上。

    孟倩幽暗暗失笑,道:“你先给我说说,你这段时间调查的如何了?”

    说起这个,文泗收敛了神色,皱着眉头道:“我查了这几日,并没有查出我的院里有什么可疑之人。”

    “笨!”孟倩幽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文泗被噎了一下,刚要发火,孟倩幽接下来的话把他的火气全堵了回去:“我给嫂子治病的事你那好弟弟知道了,今日拦截我的马车就是为了警告我,不要多管闲事,否则没有好果子吃。”

    文泗“腾”的站了起来,“这怎么可能?你给雯儿治病的事,我连爷爷都没有告诉,他怎么会知道?”

    “这就要问你了,你这段时间到底在做什么?还有,你那弟弟自从被赶出家门以后,具体去了哪儿,在做什么?你调查清楚了吗?”孟倩幽皱着眉头问。

    文泗还处在震惊中没有回神,摇头,“没有,自从他被赶出家门后,与家里人再也没有了联系,我派出的人至今还没有查出他的下落。”

    听完他的话,孟倩幽扶额:“我真的纳闷这些年你是怎么活下来的,难道是因为你那继母和弟弟认为你不足畏惧,才没有对你下手,让你侥幸活到了今天?”

    说完,没等文泗回话,又说道:“我也是真够倒霉,怎么会碰到你这么个朋友?不但没有脑子,还乱做好人。”

    “你”文泗被她噎得说不上话来。

    孟倩幽呛白他:“你什么你,当年我就给你说过,不要手软,斩草不除根,会留下后患。你不听,妇人之仁的放走了他。现在可好,不但嫂子随时陷入危险之中,连我也牵连了进来。”

    孟倩幽说的都是事实,文泗无可反驳,坐回了椅子上,小声嘟囔:“我那不是想着他总归是我的弟弟,不愿意手足相残吗?”

    “您做的太对了,”孟倩幽讽刺他:“要不然您老人家怎么会失去孩子,将来怎么失去这德仁堂东家的位置呢?”

    文泗被她噎得彻底的说不上话来。

    门外的青鸾和朱篱对视了一眼,同时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惊诧:这文东家在京城也是数的着的人物,怎么会任凭主子这么数落呢?

    孟倩幽见文泗不说话,便也没有再吱声。

    伙计提着食盒上楼,走到门口,轻敲了一些房门:“东家,饭菜买回来了。”

    “提进来吧。”文泗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伙计推开门走了进去,把食盒里的饭菜全部摆在桌上,恭敬的说道:“东家,孟姑娘,这些都是聚贤楼的招牌菜。”

    孟倩幽点头:“多谢!”

    伙计慌忙摆手:“孟姑娘客气了。”

    “下去吧,有什么事我再喊你。”文泗吩咐他。

    伙计应声,收拾好食盒,退了出去。

    文泗刚要起身走过来,孟倩幽扬声对外面吩咐:“青鸾,喊郭飞上来吃饭,让伙计帮忙照顾一下马车,吃过饭以后,我们就回去。”

    文泗的动作顿了一下,又坐了回去。

    青鸾下楼,把郭飞喊了上来,三人走进屋内,给文泗见了礼,就直接坐在桌子旁和孟倩幽一块儿吃饭。

    平日里,如果皇甫逸轩不过去,孟倩幽是和家里的人一块吃饭的,所以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文泗看几人吃的香甜,再看看眼前桌子上的饭菜,咽了下口水,暗自嘟囔了一声孟倩幽是白眼狼,花的他的银子吃的他的饭,也不知道让他跟着一起吃。

    孟倩幽当然没有听到他心里的抱怨,美美的吃过饭后,又喝了一杯伙计端上来的茶,才对文泗说道:“既然你那弟弟已经知道我给嫂子治病的事,绝对不后善罢甘休,你要加快调查的速度,早日找到他除掉,否则的话不但嫂子有危险,就是你也可能遭了黑手。”

    文泗点头,表情凝重:“我知道了,一会儿我就回去安排。”

    “你打算怎么安排?”孟倩幽问。

    文泗回道:“我回去就去找爷爷,把这几日发生的事情告诉他,让他派人去处理。”

    “知道借力使力,还不是太笨,不过,这件事越早处理越好,嫂子的病已经治的差不多了,眼看你们就能要孩子了,可别在这个节骨眼上再出事了。这样吧,我回去以后,给逸轩商量一下,把我们手里的人借给你用一下。到时候我会让他们直接来德仁堂找你。”

    文泗点头,咧嘴笑道:“谢谢。”

    孟倩幽摆手:“用不着,我可不是为了你,当年老大夫临终的时候,我答应过他,会尽力护你周全,现在只不过是在兑现我的承诺而已。”

    提起老大夫,文泗脸上的笑容退了下去。

    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孟倩幽起身,下楼。

    文泗亲自把她送到楼下,看着她坐着马车远去,吩咐伙计赶了马车过来,也上了马车,回自己的家中找文老东家商议此事。

    孟倩幽回了家以后,看皇甫逸轩今日又没来,稍事休息了一下,便把青鸾、朱篱以及三名丫鬟喊到一起帮她研磨草药。这段时日忙的不可开交,已经好长时间没有配置治疗伤疤的药了,正好趁着今日有空,多配一些出来,省得以后忙起来顾不上,德仁堂再断了货。

    一下午就在几人的叽叽喳喳,说说笑笑中过去了。

    到了晚上,等孟齐回来,吃过晚饭,兄妹俩说了一会儿作坊里的事情,孟倩幽便回了自己的屋里,沉沉的睡去。

    迷迷糊糊的不知睡到了什么时候,一阵阵急促的敲门声远远的传来,孟倩幽睁开眼睛,猛然坐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